《齊天樂·清溪數點芙蓉雨》周密


齊天樂·清溪數點芙蓉雨

作者:周密

朝代:宋代


丁卯七月既望,余偕同志放舟邀涼於三匯之交,遠修太白採石、坡仙赤壁數百年故事,遊興甚逸。余嘗賦詩三百言以紀清適。坐客和篇交屬,意殊快也。越明年秋,復尋前盟於白荷涼月間。風露浩然,毛髮森爽,遂命蒼頭奴橫小笛於舵尾,作悠揚杳渺之聲,使人真有乘杳飛舉想也。舉白盡醉,繼以浩歌。

清溪數點芙蓉雨,蘋飆泛涼吟艗。洗玉空明,浮珠沆瀣,人靜籟沉波息。仙潢咫尺。想翠宇瓊樓,有人相憶。天上人間,未知今夕是何夕。
此生此夜此景,自仙翁去後,清致誰識?散發吟商,簪花弄水,誰伴涼宵橫笛?流年暗惜。怕一夕西風,井梧吹碧。底事閒愁,醉歌浮大白。


作品關鍵字:-紀游-寫景-抒懷


作者簡介:

周密

  周密 (1232-1298),字公謹,號草窗,又號四水潛夫、弁陽老人、華不注山人,南宋詞人、文學家。祖籍濟南,流寓吳興(今浙江湖州)。宋德右間為義烏縣(今年內屬浙江)令。入元隱居不仕。自號四水潛夫。他的詩文都有成就,又能詩畫音律,尤好藏棄校書,一生著述較豐。著有《齊東野語》、《武林舊事》、《癸辛雜識》、《志雅堂要雜鈔》等雜著數十種。其詞遠祖清真,近法姜夔,風格清雅秀潤,與吳文英並稱「二窗」,詞集名《頻洲漁笛譜》、《草窗詞》。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清澈的溪水多次淋濕了溪裡的芙蓉,吹過水草的秋風泛過了詞人所坐的小船。水中倒影空靈明淨,水汽凝成了露珠,詞人靜靜地隨著溪水沉思。彷彿銀河近在咫尺。遙想瓊樓玉宇,天上人間,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蘇東坡走後,有誰能識得此夜此景,有誰能識得這清秀景色。披散頭髮吟唱商曲,自己的髮簪也好像沾上了露水,有誰能陪伴詞人在這良辰夜景下吹笛,只有默默的回憶逝去的時光。害怕一晚的秋風吹散了眼前的景色。閒來無事,只能飲一大碗酒,獨自唱歌。

註釋
既望:農曆十五日叫望,十六日叫既望。
同志:朋友。放舟:划船。遨涼:遨遊。三匯之交:開縣、開江、宣漢三縣交界之地。
採石:即採石磯,在 安徽省馬鞍山市長江東岸,為牛渚山北部突出江中而成,江面較狹,形勢險要,自古為大江南北重要津渡,也是江防重鎮。相傳為李白 醉酒捉月溺死之處。坡仙赤壁:指蘇軾漫遊赤壁。百年:指器物壽命長,經久耐用。
紀清適:記錄此時的清閒與悠適。
屬(zhǔ):相連。
快:愉快。
越明年:到了第二年。
蒼頭奴:以清巾裹頭而得名。
杳渺(yǎo miǎo):指深遠的樣子。
乘杳(yǎo): 指無影無聲。
白:酒杯。繼以浩歌:用歌聲代替酒。
清溪:清澈的溪水。
蘋:生長在淺水中的一種水草。蘋飆(biāo):吹過水草的秋風。
艗(yi):詞人乘坐的小舟。舊時於船首畫茲.故稱船為艗。
洗玉空明:形容月光倒影入水中.如水洗的玉石般空靈明淨。
沆瀣(hang xie):夜間的水氣。
仙潢(huang):潢:潢污(積水的低窪地),潢洋(水流深廣、寬闊的樣子),潢井(沼澤低窪地帶)。仙潢:喻指銀河。
翠宇瓊樓:隱括蘇軾《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叉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未知今夕是何夕:「未知今夕是何夕」句這裡也是隱括蘇詞《水調歌頭》的「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此生此夜此景:「此生此夜此景」,出自蘇《中秋月》「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吟商:商:中國古代五聲音階之一,相當於簡譜中的「2」 。吟商:吟詩放歌。
簪(zān)花弄水:插花,游泳。
浮大白:飲酒。大白:大酒杯。

參考資料:

1、
劉石.宋詞鑒賞大辭典:中華書局,2011.08:第1331頁


賞析

  此詞上片前五句起筆寫人間的清涼世界。吳興自古以來號稱「水晶宮」,多溪流湖泊,每到夏秋時節,十里荷花,滿塘蓮子,一派「水佩風裳無數」的景色。舊時船首畫鷁以駭水神,故船也稱為鷁。秋雨瀟瀟,灑在荷花叢中,清風習習,從白蘋洲上吹來,詞人的畫舫在湖中蕩漾,漸漸遠去。轉瞬間雨停風息,溪上寂靜異常,四無人聲。皎潔明月倒映於清澈明亮的小溪裡,荷面浮動著夜露凝成的水珠。一個「點塵飛不到」的清絕境界!絕無俗世的喧器,也無世間悲歡喜怒種種情緒的困擾,心境可謂清澈。「逸興橫生,痛飲狂吟」的發洩此時變為一種寧靜的悵想。於是天人合一,落想天外,引出上片的後五句:銀河低垂橫跨過夜空,遙想天上的牛郎織女,此刻正兩地相思,盼望著七夕重逢,在天上世界裡今夕何夕呢?

  下片抒寫高人情懷。是說自從蘇東坡去世之後,再也無人能領略這大自然的美麗景色。語氣自負而又矜持,大有與古人以心會心的意味。詞人們蓬亂著頭髮,吟詠秋歌,簪花弄水,在船尾吹起悠揚的笛曲,歲月流逝,如同落葉一般。既然如此,因此不必為區區塵事而煩惱,於是斟滿大酒杯,唱一曲醉歌吧。

  作者在詞序中已經提及,這兩次秋遊是摹仿李白泛舟採石磯、蘇軾泛舟赤壁,這一點值得注意。周密在記述這兩次雅游活動時曾這樣說:「坡翁謂自太白去後,世間二百年無此樂。赤壁之遊,實取諸此。坡去今復二百年矣,斯游也,庶幾追前賢之清風,為異日之佳話雲。」(《草窗韻語》卷二)正因為追慕蘇東坡,所以作者的詞中可見多處化用蘇軾文的地方。在詞中有許多的前人成句,而作者卻能做到的同已出,不露一絲痕跡,不顯一絲造作,自然貼切,這的確是一件易事,從中亦可見作者藝術造詣之深。

  這首詞的語言平易淺顯,流暢明快,沒有晦澀難懂的地方。但在可以對仗之處,作者還是雕琢字名,盡量「字字敲打得響」。如「散發吟商,簪花弄水」、「洗玉空明,浮珠沆瀣」等,清人的詞話還把它們奉為「工於造句」的典範。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8月版:第2154-2155頁

創作背景

  景定五年,周密與楊纘諸人在西湖之環碧園結吟社,江南風光,諸人常攜手同游。詞序記載了那段時期周密及友人兩次出遊的活動:丁卯七月,一同游於吳興三匯,良辰美景,諸友賦,樂不可抑;到了第二年的秋天,他們又乘船來到此地,以續前游。此夜月白風清,風衙送香,笛聲悠揚,眾人沉醉。於是周密浩歌賦詞,便有了這首《齊天樂》。

參考資料:

1、
劉石.宋詞鑒賞大辭典:中華書局,2011.08:第1331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