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登凌歊台感懷》李之儀


臨江仙·登凌歊台感懷

作者:李之儀

朝代:宋代



偶向凌歊台上望,春光已過三分。江山重疊倍銷魂。風花飛有態,煙絮墜無痕。
已是年來傷感甚,那堪舊恨仍存。清愁滿眼共誰論。卻應台下草,不解憶王孫。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寫景-抒懷


作者簡介:

李之儀

  李之儀(1038~1117)北宋詞人。字端叔,自號姑溪居士、姑溪老農。漢族,滄州無棣(慶雲縣)人。哲宗元祐初為樞密院編修官,通判原州。元祐末從蘇軾於定州幕府,朝夕倡酬。元符中監內香藥庫,御史石豫參劾他曾為蘇軾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職。徽宗崇寧初提舉河東常平。後因得罪權貴蔡京,除名編管太平州(今安徽當塗),後遇赦復官,晚年卜居當塗。著有《姑溪詞》一卷、《姑溪居士前集》五十卷和《姑溪題跋》二卷。


賞析

  這首詞,作於李之儀居今當塗期間的某年春天。

  凌歊台,南朝宋孝武帝曾建避暑離宮於此。實際上,凌歊台並不很高(據《太平寰宇記》載僅高四十丈 ),只是因周圍平曠,才望得很遠。李之儀的這首詞就是登此台遠望之所得。目的在借景發揮,借登凌歊台以抒發內心的感慨。

  「偶向凌歊台上望,春光已過三分。江山重疊倍銷魂 。」起首用「偶向」二字,便透露出他平時幽居抑鬱的心情。李之儀雖身在江南,心猶念汴京和故土(李之儀的家鄉在今山東無棣 )。登高以眺遠,自難免引起萬千感觸。但詞人僅用「春光已過三分」一句概括他種種思緒,把無窮的空間感化作有限的時間感,從而收到含蓄蘊藉的審美效果。「 銷魂」一詞,兼有極度高興和極度傷心兩方面的含義。

  「風花飛有態,煙絮墜無痕 。」飛花、墜絮,本都是自然形態的東西;但經過人的渲染,便都變成了含情物。飛花,指他人之乘風直上,舞態翩躚,得意非常;墜絮,喻己身之遭謗被逐,墮地沾泥,了無痕跡。

  下片點明題意 :「已是年來傷感甚,那堪舊恨仍存!清愁滿眼共誰論?」「傷感甚」,指以往歲月裡所遭受的政治打擊。「那堪舊恨仍存」,意味著此刻、此後仍然「舊恨」綿綿。「清愁」,指所觸起的新愁。詞人在「愁」字下加用「滿眼」一詞,便使人覺得愁如春天的游絲瀰漫空際。至於愁些什麼,詞人並未明言,因此給讀者留下了想像空間。「共誰論」,進一步表明詩人塊然獨處,竟無人可為解愁。

  「卻應台下草,不解憶王孫?」卻,這裡作「豈」解,「卻應」即「豈應」。詞人目睹凌高欠台下春草叢生,很自然會聯想起淮南小山《招隱士》中「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的著名詩句。但李之儀這裡的「王孫」指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詞人把歸鄉不得的怨恨歸咎於春草的不解相憶,實乃貌似無理卻至情的說法。

  紀昀《 四庫全書總目·姑溪詞提要 》謂李之儀「小令尤清婉、峭蒨,殆不減秦觀。」可謂一語中的,總括了李之儀小詞的特點。這首詞就是明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