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九日》潘希白


大有·九日

作者:潘希白

朝代:宋代



戲馬台前,採花籬下,問歲華、還是重九。恰歸來、南山翠色依舊。簾櫳昨夜聽風雨,都不似、登臨時候。一片宋玉情懷,十分衛郎清瘦。
紅萸佩、空對酒。砧桿動微寒,暗欺羅袖。秋已無多,早是敗荷衰柳。強整帽簷欹側,曾經向、天涯搔首。幾回憶,故國蓴鱸,霜前雁後。

作品關鍵字:-重陽節-悲秋-思歸-抒懷


作者簡介:

潘希白

  潘希白,字懷古,號漁莊,永嘉人(今浙江湖州人)。南宋理宗寶祐元年(1253)年中進士。存詞1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古老的戲馬台前,在竹籬下采菊釀酒,歲月流逝,我問今天是什麼時節,才知又是重九。我正好歸來,南山一片蒼翠依舊,昨夜在窗下聽著風雨交加,都不像登臨的時候。我像宋玉一樣因悲秋而愁苦,又像衛玠一般為憂時而清瘦。
我佩戴了紅色的茱萸草,空對著美酒,砧杵驚動微寒,暗暗侵逼衣袖。秋天已沒有多少時候,早已是滿目的殘荷衰柳。我勉強整理一下傾斜的帽簷,向著遠方連連搔首。我多少次憶念起故鄉的風物。蓴菜和鱸魚的味道最美時,是在霜凍之前,鴻雁歸去之後。

註釋
大有:周邦彥創調。
2採花籬下:用陶潛「采菊東籬下」意。
3宋玉情懷:即悲秋情懷,宋玉作《九辯》悲愁。
4衛郎清瘦:見前周邦彥《大酺》注。
5「帽簷」句:用孟嘉龍山落帽事。
6霜前雁後:杜甫詩:「故國霜前北雁來。」


鑒賞

  這是一首歸隱抒懷之作。上闋開頭用宋武帝重陽登戲馬台及陶潛重陽日把酒東籬的事實點明節令。接著表達嚮往隱逸生活的意趣。「昨夜」是突現未歸時自己悲秋的情懷和瘦弱身體,以及「歸來」得及時和必要。下闋第一句承開頭詠重陽事,暗含自歎老大傷悲之意。「幾回憶」三句亦是尚未歸來時心情。反覆推挪與呼應,最後歸結於「天涯歸來」者對當年流落時無限愁情的咀嚼。

  上片,首句「戲馬台」,有三處:一,在河南臨漳縣西,又稱閱馬台。後趙石虎所築。石虎於台上放鳴鏑,為軍騎出入之節;二,在江蘇銅山縣南,晉義熙中,劉裕大會賓僚,賦於此。三,揚州亦有戲馬台。從詞的內容看,應指賦詩所在銅山戲馬台。開頭四句是說,在戲馬台前賦詩,東籬采菊,問起時間,又是九月九日重陽節了。這四句點明了「九日」題意。「恰歸來,南山翠色依舊。」潘希白,永嘉人。這兩句是說,正巧這時我回到永嘉,江山依舊,而人的感情已大不一樣了,引起了下面四句的深沉的感慨。窗外昨夜的風雨,已不像是登高的時候了。潘希白處在南宋滅亡的前夕,國勢岌岌可危,哪裡有心情去登高遊覽。「一片宋玉情懷,十分衛郎清瘦。」宋玉,屈原的學生,曾入仕楚頃襄王。他期望對國家有所作為,受到黑暗勢力的排擠而失職窮困,在他的作品《九辯》中,表示歎老嗟卑的傷感與哀愁。「衛郎」,古有衛玠、衛協、衛恆諸人,協與恆為書法家,且年老,不合「衛郎」身份。衛玠似頗合詞意。玠衛恆之子,風神秀異,官太子洗馬,後移家建業,觀者如堵,終身無喜慍之色,年二十七而卒。這兩句是說,他內心裡充滿了宋玉般傷時感事的情懷和衛玠般的愁瘦。這兩句反映了宋代末世知識分子的苦惱情緒。

  下片,主要抒發詞人在重陽這一天內心的痛苦。「紅萸佩、空對酒。」重九是插茱萸、飲酒賦詩的時節。「空對酒」用一個「空」字,表現了他深沉的痛苦,意思是說,在這個國家遭到異族的侵略,瀕於滅亡的前夕,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德祐中(1275至1276),起用他任史館檢校,他不肯赴任,三年後,宋朝滅亡。這個「空」是包括了他無限的憂愁與苦悶。「砧桿動微寒,暗欺羅袖」,這是寫秋景,說秋風已吹入了他襟袖。「秋已無多,早是敗荷衰柳。」這個「秋」不是單純地指秋天,也暗寓了趙宋王朝滅亡在即的意思。「強整帽簷欹側,曾經向、天涯搔首。」勉強整頓了一下歪斜了的帽子,因為我曾經搔首問天。「天涯搔首」在無言中又吐露了他無窮的苦恨。「幾回憶、故國蓴鱸,霜前雁後。」江南秋天的鱸魚是很美的,這些也只成為對往事的回憶了。在淳祐年間(1241─1252),京城臨安附近,經濟徹底崩潰,物價猛漲,「殍饉相望,中外凜凜」高斯得作詩說:「人生衣食為大命,今已剿絕無餘遺」。老百姓連飯都沒有吃,「蓴鱸」美味,自然只是回憶中的事了。詞的末尾,是這個時代背景的寫照。

賞析

   這首詞寫重陽節有感陰曆九月九日重陽節,現今亦是「老人節」了。詞中抒寫了重陽節時傷秋思歸的意緒,滿篇衰颯之氣,有憫時傷世之慨。上片寫重九前夕風雨乍起,興起悲秋情懷;下片寫重九登臨的冷落,抒寫遊子愁懷和懷鄉思歸之情。上片前六句連用兩個與重陽節相關的典故,婉抒內心之棖觸。將兩典釋清,全詞之意脈便可理順。「戲馬台前」用南朝宋武帝北伐事。東晉末年,劉裕曾統率大軍北伐,一度破南燕,佔領華北大部分地區,也曾收復過洛陽和長安。南宋時期,基本上是投降派佔上風,抗戰派受壓。雖然也有過短時的抗戰局面,但都是雷聲大,雨點稀,或所用非人,或遇挫則退。一次大的勝仗也打過。所以,堅決主張北伐並取得過輝煌戰績的劉裕便成了南宋愛國文人心嚮往之的楷模。辛棄疾便不止一次在詞中歌頌過此人。「採花籬下」用陶淵明毅然歸隱而在重陽日采菊之事。前一典故志在提倡北伐,振興國威,收復中原,重整河山。後一典故則因不得志而歸隱。一入世、一退隱,看似矛盾,實則正是南宋時期許多文人矛盾心態的真實反映。把握信這一點,便可順利理解此詞了。「簾櫳昨夜聽風雨,都不似登臨時候」,兩句有弦外之音,有衰世難以挽回之意。下片開頭兩句切合重九來寫,「空對灑」,寫其心情極主的憂鬱感傷。「秋已無多,早是敗荷衰柳」與上片「都不是登臨時候」相呼應,寫出國勢每況愈下的深愁。全詞情調淒絕,透露出一種末世的哀傷情調。《銅喜鼓書堂遺高》評曰,用事用意,搭湊得瑰瑋有姿,其高淡處,可與稼軒比肩。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