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英台近·北固亭》岳珂


祝英台近·北固亭

作者:岳珂

朝代:宋代



澹煙橫,層霧斂。勝概分雄占。月下鳴榔,風急怒濤颭。關河無限清愁,不堪臨鑒。正霜鬢、秋風塵染。
漫登覽。極目萬里沙場,事業頻看劍。古往今來,南北限天塹。倚樓誰弄新聲,重城正掩。歷歷數、西州更點。

作品關鍵字:-詠史懷古


作者簡介:

岳珂

  岳珂(公元1183~公元1243) ,南宋文學家。字肅之,號亦齋,晚號倦翁。相州湯陰(今屬河南)人。寓居嘉興(今屬浙江)。岳飛之孫,岳霖之子。宋寧宗時,以奉議郎權發遣嘉興軍府兼管內勸農事,有惠政。自此家居嘉興,住宅在金佗坊。嘉泰末為承務郎監鎮江府戶部大軍倉,歷光祿丞、司農寺主簿、軍器監丞、司農寺丞。嘉定十年(公元1217),出知嘉興。十二年,為承議郎、江南東路轉運判官。十四年,除軍器監、淮東總領。寶慶三年(公元1227),為戶部侍郎、淮東總領兼制置使。


註釋

(1)勝概分雄占:勝景曾是英雄豪傑分佔之地。
(2)鳴榔:用木條敲船,使魚驚而入網。


賞析

  作者以寥寥七十餘字,將夜登北固亭的所見、所聞、所為和所想刻劃出來,直抒胸臆,堪稱上品。

  詞人夜登北固山,正值層霧逐漸斂盡的時候,天邊淡煙一抹,作者首先想到的,是這裡乃是英雄豪傑爭雄之地。此時恰有漁人鳴榔(用木條敲船,使魚驚而入網),這是多少文人吟詠過的悠閒、超脫的聲音,然而作者在聽到鳴榔的同時,卻更深切地感到了急風掀起的怒濤。「關河」以下三句先說國家蒙恥,再說個人困頓,正是萬般不得意的窘境。這種描寫,使「不堪臨鑒」的含義變得極為深廣。「極目萬里沙場」承「關河無限清愁」,說極目所見,已成戰場。「事業頻看劍」承「正霜鬢、秋風塵染」,既表示功業未成卻已雙鬢如霜,又有「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意思。

  「古往今來,南北限天塹」兩句回到眼前,慨歎長江古今都是阻隔南北的天塹。最後四句說一重重的城門都關閉了,除了遠處樓上渺茫的歌聲之外,到處是一片死寂,唯有西州更點,清晰可聞。在這裡,詞人通過寫歌聲,寫更點將那種孤寂、淒清的感覺渲染得更為傳神。由此,情與景的交融,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在這首詞中,作者另闢蹊徑,不管是情景、事件,還是感觸,出現在作者筆下時,都只剩下了最關鍵的一些片斷,詞中雖沒有交代這些意象的前因後果,但讀者可以憑自己的經驗去想像。讀者想像力的調動,以及各句詞之間關聯詞句的剔除,都保證了有限的篇幅濃縮了最廣的內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