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桑子·群芳過後西湖好》歐陽修


採桑子·群芳過後西湖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群芳過後西湖好,狼籍殘紅。飛絮濛濛。垂柳闌幹盡日風。
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作品關鍵字:-婉約-寫景-寫水-西湖-抒情-曠達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雖說是百花凋落,暮春時節的西湖依然是美的,殘花輕盈飄落,點點殘紅在紛雜的枝葉間分外醒目;柳絮時而飄浮,時而飛旋,舞弄得迷迷濛濛;楊柳向下垂落,縱橫交錯,在和風中隨風飄蕩,搖曳多姿,在和煦的春風中,怡然自得,整日輕拂著湖水。
遊人盡興散去,笙簫歌聲也漸漸靜息,才開始覺得一片空寂,又彷彿正需要這份安謐。回到居室,拉起窗簾,等待著燕子的來臨,只見雙燕從濛濛細雨中歸來,這才拉起了簾子。

註釋
[群芳過後]百花凋零之後。群芳,百花。
[西湖]指穎州西湖,在今安徽阜陽縣西北,穎水和諸水匯流處,風景佳勝。
[狼籍殘紅]殘花縱橫散亂的樣子。殘紅,落花。狼籍,同「狼藉」,散亂的樣子。
[笙歌]笙管伴奏的歌筵。。
[濛濛]今寫作「濛濛」。細雨迷濛的樣子,以此形容飛揚的柳絮。
[闌干]橫斜,縱橫交錯。
[去]離開,離去。
[散]消失,此指曲樂聲停止。
[簾櫳]:窗戶。櫳,窗欞。


賞析

  上片描寫群芳凋謝後西湖的恬靜清幽之美。首句是全詞的綱領 ,由此引出「群芳過後」的西湖景象,及詞人從中領悟到的「好」的意味。「狼藉」、「飛絮」二句寫落紅零亂滿地、翠柳柔條斜拂於春風中的姿態。以上數句,通過落花、飛絮、垂柳等意象,描摹出一幅清疏淡遠的暮春圖景。「群芳過後」本有衰殘之味,常人對此或惋惜,或傷感,或留戀,而作者卻讚美說「好」,並以這一感情線索貫穿傷篇。人心情舒暢則觀景物莫不美麗,心情憂傷則反之。這就是所謂的移情。一片風景就是一種心情,道理也正在於此。

  過片表現出環境之清幽,虛寫出過去湖上遊樂的盛況。「笙歌散盡遊人去,」乃指「綠水逶迤,芳草長堤,隱隱笙歌處處隨」的游春盛況已過去,花謝柳老,「笙歌處處隨」的遊人也意興闌珊,無人欣賞殘紅飛絮之景;「始覺春空」,點明從上面三句景象所產生的感覺,道出了作者惜春戀春的複雜微妙的心境。「始覺」是頓悟之辭,這兩句是從繁華喧鬧消失後清醒過來的感覺,繁華喧鬧消失,既覺有所失的空虛,又覺獲得寧靜的暢適。首句說的「好」即是從這後一種感覺產生,只有基於這種心理感覺,才可解釋認為「狼藉殘紅」三句所寫景象的「好」之所在。

  最後二句,「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寫室內景,以人物動態描寫與自然景物映襯相結合,表達出作者恬適淡泊的胸襟。末兩句是倒裝,本是開簾待燕,「雙燕歸來」才「垂下簾攏」。結句「雙燕歸來細雨中」,意蘊含蓄委婉,以細雨襯托春空之後的清寂氣氛,又以雙燕飛歸製造出輕靈、歡娛的意境。

  這首詞通篇寫景,不帶明顯的主觀感情色彩,卻從字裡行間婉曲地顯露出作者的曠達胸懷和恬淡心境。此詞表現出詞人別具慧眼的審美特點,尤其最後兩句營造出耐人尋味的意境。作者寫西湖美景,動靜交錯,以動顯靜,意脈貫串,層次井然,顯示出不凡的藝術功力。

  西湖花時過後,群芳凋零,殘紅狼藉。常人對此,當覺索然無味,而作者卻面對這種「匆匆春又去」的衰殘景象,不但不感傷,反而在孤寂清冷中體味出安寧靜謐的美趣。這種春空之後的閒淡胸懷,這種別具一格的審美感受,正是此詞有異於一般詠春詞的獨到之處。

簡析

  這是歐陽修晚年退居穎州時寫的十首《採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寫了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懷。雖寫殘春景色,卻無傷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輕快的筆墨描繪了穎州西湖的暮春景甚愛穎州西湖風光。創造出一種清幽靜謐的藝術境界。而詞人的安閒自適,也就在這種境界中自然地表現出來。情景交融,真切動人。詞中很少修飾,特別是前後兩片,純用白描,卻頗耐尋味。

  歐陽修或結伴同游,或乘興獨往,經常徜徉於畫船洲渚,寫下了十三首紀游寫景的《採桑子》,並有一段《西湖念語》作為組詞的序言。本篇是組詞中的一首。它寫湖面飲酒賞曲。平波泛舟,雲影倒映湖底,澄澈透明,彷彿別有天地。本詞描寫了暮春西湖迷離的美,語言清麗,風格空靈淡遠,全詞充溢著悠然閒怡之趣。

賞析二

  這首詞,上片描繪載酒遊湖時船中絲竹齊奏、酒杯頻傳的熱鬧氣氛。下片寫酒後醉眠船上,俯視湖中,但見行雲在船下浮動,使人疑惑湖中別有天地。整首詞寓情於景,寫出了作者與友人的灑脫情懷。下片寫醉後俯視湖水,只見白雲朵朵,飄於船下。船在移動,雲也在移動,似乎人和船在天上飄飛。「空水澄鮮」一句,本於謝靈運《登江中孤嶼》「雲日相暉映,空水共澄鮮」,言天空與湖水同是澄清明淨。這一句是下片的關鍵。兼寫「空」、 「 水」,綰合上句的「雲」與「舟」。下兩句的 「俯」與「仰」、「湖」與「天」,四照玲瓏,筆意俱妙,雖借用成句,而恰切現景,妥貼自然,如同己出。「俯仰留連」四字,又是承上啟下過渡之筆。從水中看到藍天白雲的倒影,他一會兒舉頭望天,一會兒俯首看水,被這空闊奇妙的景象所陶醉,於是懷疑湖中別有一個天宇在,而自己行舟在兩層天空之間。 「疑是湖中別有天」,用「疑是」語,是就其形貌來說。說「疑」者非真,說「是」者誠是,「湖中別有天」的體會,自出心裁,給人以活潑清新之感。

  「殘霞夕照」是天將晚而未晚、日已落而尚未落盡的時候。「夕陽無限好」,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詩人歌詠過這一轉瞬即逝的黃金時刻。歐陽修沒有直寫景物的美,而是說「霞」已「殘」,可見已沒有「熔金」、「合璧」那樣絢麗的色彩了。但這時的西湖,作者卻覺得「好」。好就好在「花塢蘋汀」。在殘霞夕照下所看到的是種在花池裡的花,長在水邊或小洲上的蘋草,無一字道及情,但情卻寓於景中了。「十頃波平 」,正是歐陽修在另一首《 採桑子》裡寫的「無風水面琉璃滑」。波平如鏡,而且這「鏡面」浩渺無邊。「野岸無人舟自橫」,這句出自韋應物《滁州西澗 》詩「 野渡無人舟自橫」。作者改「渡」為「岸」,說明「舟自橫」是由於當日的遊湖活動結束了,因此這「無人」而「自橫」的「舟」,就更襯托出了此刻「野岸」的幽靜沉寂。

  「西南月上」,殘霞夕照已經消失。月自西南方現出,因為不是滿月,所以雖在「浮雲散」之後,這月色也不會十分皎潔。這種色調與前面的淡素畫圖和諧融洽,見出作者用筆之細。「軒檻涼生」,這是人的感覺。直到這時才隱隱映現出人物來。至此可知,上片種種景物,都是在這「軒檻」中人的目之所見,顯然他在這裡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這裡,作者以動寫靜,一切都是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使人們彷彿置身紅塵之外。

  「蓮芰香清,水面風來酒面醒。」「水面風來」,既送來蓮香 ,也吹醒了人的醉意。原來他喝醉了酒,就這麼長時間地悄無聲息地沉浸在「西湖好」的美景中。這位穎州西湖的「舊主人」懷著無限深情,譜出了一曲清歌。

  歐公在此詞中借嘯傲湖山而試圖忘記仕途的坎坷不平,表達了視富貴如浮雲的情趣。詞中用語平實卻極有表現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