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柳外輕雷池上雨》歐陽修


臨江仙·柳外輕雷池上雨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

作品關鍵字:-夏天-寫雨-寫景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柳林外傳來輕輕的雷聲,旋即玉灑池塘,雨打荷葉發出細碎聲響。雨歇後,小樓兩角掛著半截彩虹。倚著欄杆的地方,等待明月升起。
燕子飛來似要窺視畫棟內的隱秘,而窗簾已經垂下。平展的竹蓆凝著涼意。兩隻水晶枕頭,旁邊挨著一枚金釵。

註釋
1月華:月光、月色之美麗。這裡指月亮。
2簾旌(jīng):簾幕。
3簟(dian):竹蓆。
4水精:即水晶。


賞析

  此詞寫夏日傍晚,陣雨已過、月亮升起後樓外樓內的景象,幾乎句句寫景,而情盡寓其中。

  柳在何處,詞人不曾「交待」,然而無論遠近,雷則來自柳的那一邊,雷為柳隔,音量減小,故曰「輕雷」,隱隱隆隆之致,反異於當頭霹靂。雷在柳外,而雨到池中,池水雨水難分彼此。雨來池上,雷已先止,唯聞沙沙颯颯,原來是「雨聲滴碎荷聲」。奇不在兩個「聲」字疊用。奇在雨聲之外,又有荷聲。荷聲乃其葉蓋之聲。又著「碎」字,蓋為輕雷疏雨,雨本一陣,而因荷承,聲聲清晰。

  雨本不猛,旋即放晴故曰「小樓西角斷虹明」。斷虹一彎,忽現雲際,則晚晴之美,無以復加處又加一重至美。又只下一「明」字,而斷虹之美,斜陽之美,雨後晚晴的碧空如洗之美,被此一「明」字寫盡,因為它表現了極其豐富的光線、色彩、時間,境界深遠。

  斷虹現於小樓西角。由此引出上片聞雷聽雨之人。其人獨倚畫闌,領此極美的境界,久久不曾離去,一直到天邊又見了一鉤新月,宛宛而現。「月華生」三字,繼「斷虹明」三字,美上增美,其筆致溫麗明妙,匪夷所思。

  下闋繼月華生而再進一層,寫到闌干罷倚,人歸簾下,夜深了。涼波比簟紋,已妙極,又下「不動」字,下「平」字,寫透靜處生涼之境。水晶枕,加倍渲染畫棟玉鉤,是以精美華麗之物寫理想的人間境界。而結以釵橫,則寫出夏夜人不寐的情狀。

  詞的上闋寫室外景色,輕雷疏雨,小樓彩虹,雨後晚晴,新月婉婉,尤其是「斷虹明」三字和「月華生」三字的妙用,把夏日的景象推到了極美的境界。下闋寫室內景象,以精美華麗之物又營造出一個理想的人間境界,連燕子也飛來窺視而不忍打擾。結尾兩句是人物內心情感的自然流露,引人遐想,艷而不俗。

解讀

  詞中的這位女主人公,她的生活無疑是華貴的,她的心靈卻並不歡快。涼席上,玉枕旁,陪伴她的只有她自己金釵。這就暗示著:她正獨守空閨。她在妝樓倚欄依望。她聽到雷聲、雨聲、雨打荷葉聲,卻聽不到丈夫歸來的馬蹄聲。她看到雨後彩虹,夜空的新月,卻看不到丈夫的身影。她又在無望的期待中度過一個炎夏的永晝。她只得悵悵的,懨懨的,獨自回到閨房,垂下珠簾,因為她不願那成雙捉對的燕兒窺見她的縈寞,嘲笑她的孤單,可以想見,睡夢中她一定仍在期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