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影搖紅·賦德清縣圃古紅梅》吳文英


燭影搖紅·賦德清縣圃古紅梅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莓鎖虹梁,稽山祠下當時見。橫斜無分照溪光,珠網空凝遍。姑射青春對面。駕飛虯、羅浮路遠。千年春在,新月苔池,黃昏山館。
花滿河陽,為君羞褪晨妝茜。雲根直下是銀河,客老秋槎變。雨外紅鉛洗斷。又晴霞、驚飛暮管。倚闌祗怕,弄水鱗生,乘東風便。

作品關鍵字:-詠物


作者簡介:

吳文英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後出嗣吳氏。與賈似道友善。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餘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風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後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鑒賞

  「德清縣圃古紅梅」,詞人在其《賀新郎·為德清趙令君賦小垂虹》詞中也提到過「但東閣、官梅清瘦」,可以互為參照。此系詞人晚年重遊德清之作。  

  「莓鎖」兩句。言德清縣縣圃內有株年代久遠盤旋如虹入天的紅梅樹,樹身上長滿了斑剝的莓苔。由此,詞人想起:我在紹興城外稽山下禹王殿見到的正梁,恐怕就是這種梅樹做的吧。「橫斜」兩句,歎梅樹之無人賞識。言梅樹栽在縣圃中,無法使它像「疏影橫斜水清淺」似的受到人們的賞識,滿樹花蕊似珠網般的遍佈枝梢,卻獨自在縣圃內放香,沒有人前來欣賞。《賀新郎·為德清趙令君賦小垂虹》也說到:「東閣官梅清瘦」,喻清高落魄之人遭受冷落,這裡也是一語雙關,以梅喻人。「姑射」兩句,贊紅梅樹。言其實這株古老的紅梅樹鬱鬱蔥蔥可以與姑射山上的仙樹相媲美;其蒼老的枝幹彷彿可以化為虯龍,駕乘它去遙遠的羅浮山。「姑射」,「羅浮」皆古之仙山名。「千年」三句,點題中一「古」字,並寫梅樹四周及遠處景色。此言紅梅樹的樹齡估計已經有「千年」之數,然而樹木蔥鬱,青春猶存。梅樹旁有一彎新月型的池塘,水面上蒼苔青碧;黃昏時分,從樹下眺望,隱約可看到牆外遠處山上的小館舍。  

  「花滿」兩句贊花。「花滿河陽」句,用「晉潘岳為河陽縣宰時,在縣中遍植桃花,舉世傳為美談」的典故。說是河陽縣滿城桃花,在紅梅花的對比下,將黯然失色,自愧不如,羞得消失了它們的紅顏色。「蒨」即紅色。「雲根」兩句,以誇張手法譽樹。言樹旁流入小水池的溪流彷彿是從山上流下來的「銀河」水,所以詞人覺得這株老梅樹恐怕就是仙人乘之而來後,被遺忘在這裡的仙筏變成的。「雨外」兩句,歎花遭殘。言春雨瀟瀟樹上的紅梅花將會被淋去顏色,晴天轉暖後又將落盡了殘留在枝上的花萼。此雖自然規律,但由多情的詞人看來,仍覺傷感。「倚闌」三句,呼應首句。此言詞人倚欄凝望古梅樹,突生遐想:如果梅樹沾上了水,恐怕也會像禹廟梅梁那樣化作虯龍,乘東風而飛逝吧。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