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遊宮·葉下斜陽照水》周邦彥


夜遊宮·葉下斜陽照水

作者:周邦彥

朝代:宋代



葉下斜陽照水。卷輕浪、沈沈千里。橋上酸風射眸子。立多時,看黃昏,燈火市。
古屋寒窗底。聽幾片、井桐飛墜。不戀單衾再三起。有誰知,為蕭娘,書一紙。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婉約-寫水-思念


作者簡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國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歷官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徽宗時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典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後來格律派詞人所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有《清真集》傳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一抹斜陽透過樹葉照在水面,江水翻捲著細細的浪花,深沉地流向千里之外。橋上的寒風刺人眼目,令人神傷。我佇立已久,眼看著黃昏將盡,街市上亮起了燈火點點。
陳舊的小屋裡,我臥在寒窗之下,聽到了井邊幾片梧桐落地的聲響。不貪戀這薄薄的被子,幾次三番起身下床。有誰知道我如此心神不安,輾轉難寐,全是因為她的一封書信。

註釋
夜遊宮:詞牌名。《清真集》入「般涉調」。雙調五十七字,前後片各四仄韻。
葉下:葉落。
輕浪:微波。
沉沉:形容流水不斷的樣子。
酸風射眸子:指冷風刺眼使酸鼻。酸風,指刺人的寒風。
單衾(qīn):薄被。
蕭娘:唐代對女子的泛稱。此指詞人的情侶。唐楊巨源《崔娘》:「風流才子多春思,腸斷蕭娘一紙書。」

參考資料:

1、
上彊村民(編) 蔡義江(解). 宋詞三百首全解.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8/11/1 : 第139-141頁

2、
呂明濤,谷學彝編著 . 宋詞三百首 .北京:中華書局, 2009.7 :第144-145頁


賞析

  前人評清真詞,多認為其詞之風格為富艷、典麗,細密多變,但這首詞作卻寫得頗為明快曉暢,用近乎白描的手法,把相思之情敘寫得相當動人。此詞為傷離懷舊之作。詞的結構採用新巧的「懸念法」,先層層加重讀者的疑惑,最後一語道破意蘊,讀來跌宕頓挫,波瀾起伏,委婉淒絕。

  「葉下斜陽照水,卷輕浪、沉沉千里」,首二句,詞人描述眼中所見之情景,西下的夕陽,餘暉透過樹葉,把斑駁的陽光灑在水面上;再往前看,江水翻捲著細浪緩緩地迤邐而去。這兩句點明了時間、地點,為思念之情纏身的詞人,恰逢薄暮時分,更覺愁思難耐,悠悠不盡的愁思,亦如眼下流淌不絕的江水。後四句:「橋上酸風射眸子。立多時,看黃昏,燈火市」,原來此時詞人是佇立在橋上。詞人目光迎著刺眼的秋風,憑欄遠眺,疑望著黃昏時分華燈初上的鬧市,久久沒有離去。詞作上片,詞人的筆觸側重描繪室外,以粗細結合、濃淡相宜的筆墨勾勒出一幅黃昏夕陽之下,一位為相思所苦者,久久佇立橋頭,迎著蕭瑟秋風,疑神遠眺的情景。第三句中「酸風射眸子」,系借用唐人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詩中句子:「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李詩是敘寫金銅仙人離漢宮之淒婉情態,詞人借用此句,不無借此表露自己思念的悲苦之情。

  詞作下片,詞人的筆觸轉而敘寫室內情景。「古屋寒窗底,聽幾片、井桐飛墜」,此時已是夜闌人靜,詞人也已回到屋中,伴隨他的是古屋寒窗,他輾轉反側,為思念之情所困擾,無法入眠,井欄上墜落下的梧桐葉聲,不時地傳入耳際。詞人描述眼中幽淒的環境和臥聽蕭蕭落葉,正映襯了自己的孤寂與思慕之苦。後四句:「不戀單衾再三起。有誰知,為蕭娘,書一紙」,這四句是說,夜不成寐,輾轉反側,都是為了思念心上之人。思念至極,不顧天寒,起而揮筆傾瀉自己的情感,抒發自己的相思之情。「再三」二字,極言天寒猶不能阻攔自己。

  詞所表現的雖是思念情人這樣一種司空見慣的主題,寫法上卻頗有特色。詞之上下兩片描寫由傍晚斜陽到黃昏燈火,由橋上酸風到古屋寒窗的情景,時空依次推移,景物隨時變換,感情隨之深化,最後揭出「為蕭娘,書一紙」的底蘊,寫來層層深入,環環相扣,跌宕起伏,引人入勝。

參考資料:

1、
上彊村民(編) 蔡義江(解). 宋詞三百首全解.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8/11/1 : 第139-141頁

創作背景

  此詞為即景抒情之作。寫接到情人(蕭娘)一封信後的沉痛情緒。

參考資料:

1、
上彊村民(編) 蔡義江(解). 宋詞三百首全解.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8/11/1 : 第139-141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