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犯·謝黃復庵除夜寄古梅枝》吳文英


花犯·謝黃復庵除夜寄古梅枝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翦橫枝,清溪分影,翛然鏡空曉。小窗春到。憐夜冷孀娥,相伴孤照。古苔淚鎖霜千點,蒼華人共老。料淺雪、黃昏驛路,飛香遺凍草。
行雲夢中認瓊娘,冰肌瘦,窈窕風前纖縞。殘醉醒,屏山外、翠禽聲小。寒泉貯、紺壺漸暖,年事對、青燈驚換了。但恐舞、一簾胡蝶,玉龍吹又杳。

作品關鍵字:-春節-詠物-梅花-抒情


作者簡介:

吳文英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後出嗣吳氏。與賈似道友善。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餘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風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後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註釋

花犯:詞牌名。雙調,一百零二字,上片十句五仄韻,下片九句四仄韻。
2黃復庵:吳文英友人。夢窗詞集中提到黃復庵的還有《月中行·和黃復庵》和《倒犯·贈黃復庵》。
3孀:一本作「霜」。
4千點:一本作「痕飽」。
5凍:一本作「冷」,一本作「暗」。


賞析

  「剪橫枝」三句,寫友人寄梅前情景。首兩句化用林逋《山園小梅》「疏影橫斜水清淺」句。「翛然」,即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此言古梅樹生長在溪水傍,梅枝長得縱橫飄逸,復庵將它從樹上剪下來後,倒映溪中的梅枝影也即分成兩截,但映在平靜似鏡的溪水中的梅影卻顯得更加空疏、自在。「小窗」三句,詞人收到梅枝後的情景。言除夕夜詞人收到了復庵寄來的古梅枝,就將它們放置在窗台上。梅花的清香給詞人的居所帶來了春的氣息,獨守廣寒的嫦娥也將月光灑照在梅枝上陪伴詞人共度除夜。「孀娥」,即嫦娥。因她棄夫后羿奔月,故稱之孀娥。這裡引神話傳說,意謂嫦娥獨守廣寒宮淒涼孤苦,因而與同是孤苦一人獨伴梅枝冷清清地過著除夜的詞人同病相憐,所以灑照月光來陪詞人共度除夜。「古苔」兩句,點出一「古」字的特徵。詞人說:眼前的梅枝已有多年,你看它枝上長著淚痕似的斑斑白霜般的苔蘚,它與我頭上的蒼蒼白髮互相映襯,足以使人相憐相惜了。這裡「蒼華」,既指梅枝上的斑斑苔色,也指詞人的花白頭髮。「料淺雪」兩句,補敘送梅情景。陸游有《詠梅》詩「孤城山驛初飛雪」句,及《卜算子·詠梅》詞「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詞人化用之。料想復庵派人沿著驛道,踏著淺雪,將梅花的清香一路散發在淺雪中的凍草上,緊趕而來,終於在除夜黃昏時送到了我家。上片以時間為序,敘述了友人黃復庵的寄梅枝過程,層次井然。

  「行雲」三句,寫夢中梅神。「行雲」,宋玉《高唐賦》說,神女「旦為朝雲,暮為行雨」。這裡以行雲指代梅神。「瓊娘」,即是仙女許飛瓊,相傳是王母的侍女。此言詞人好像在夢中見到梅神冰肌玉骨,身披素縞在風中翩翩起舞。句中「冰肌」、「窈窕」是梅枝的特徵,也是將梅花擬人化。「殘醉醒」兩句,寫詞人夢醒後感覺。題曰「除夜」,故詞人獨酌伴梅枝守歲,因酒醉而作夢,夢醒後人卻仍在幻覺之中。所以楊鐵夫《夢窗詞全集箋釋》:「夢中見瓊娘,方以為真美人,乃醒來聞翠禽聲,方知原來是梅。」「翠禽」句,化用梅神傳說,據《龍城錄》說:「隋開皇中,趙師雄遷羅浮,天寒日暮,見林間酒肆旁捨一美人,淡妝靚色,素服出迎。趙師雄不覺醉臥,既覺,在大梅樹上,有翠羽(翠鳥)啁唧其上。」詞人即用這個傳說,演化成一種人梅夢魂相交的意境。「寒泉貯」兩句,寫詞人守歲伴梅達旦。「紺壺」,指插梅枝的天青色水壺。此言時間已過很久,連插著梅枝的壺中泉水也漸漸由冷變暖。只見青燈上的燈光也漸轉暗,室外已泛出曉光,詞人忽然感到又一個新年到來了。「但恐舞」兩句,述惜梅之心。「玉龍」,本喻下雪,北宋張元《雪》詩:「戰退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空飛。」這裡卻是將蝴蝶與白雪的飛舞都用以比喻梅花的凋落,並像它們似的漫天飄舞。這是詞人由惜梅而至擔心,可見詞人對梅花是愛惜備至。下片以詞人的心理活動為序,寫詞人得梅枝後的思維過程。

  此詞並不是純客觀的詠物,而是以擬人化的手法托物寄情。

創作背景

 此詞作於寫《倒犯·贈黃復庵》之後的除夕。在《倒犯·贈黃復庵》詞中,夢窗已提到了復庵住宅旁有「梅塢」,這裡緊接著就「寄」來梅枝。可知二首詞創作於前後時間。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