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樂亭記》歐陽修


豐樂亭記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飲滁水而甘。問諸滁人,得於州南百步之遠。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顧而樂之。於是疏泉鑿石,闢地以為亭,而與滁人往游其間。

  滁於五代干戈之際,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嘗以周師破李景兵十五萬於清流山下,生擒其皇甫輝、姚鳳於滁東門之外,遂以平滁。修嘗考其山川,按其圖記,升高以望清流之關,欲求輝、鳳就擒之所。而故老皆無在也,蓋天下之平久矣。自唐失其政,海內分裂,豪傑並起而爭,所在為敵國者,何可勝數?及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向之憑恃險阻,鏟削消磨,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欲問其事,而遺老盡矣!

  今滁介江淮之間,舟車商賈、四方賓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見外事,而安於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養生息,涵煦於百年之深也。

  修之來此,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閒。既得斯泉於山谷之間,乃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又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游也。因為本其山川,道其風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

  夫宣上恩德,以與民共樂,刺史之事也。遂書以名其亭焉。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敘事-抒情-散文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我擔任滁州太守後的第二年,夏天,才喝到滁州的泉水,覺得甘甜。向滁州人詢問泉水的發源地,就在距離滁州城南面一百步的近處。它的上面是豐山,高聳地矗立著;下面是深谷,幽暗地潛藏著;中間有一股清泉,水勢洶湧,向上湧出。我上下左右地看,很愛這裡的風景。因此,我就叫人疏通泉水,鑿開石頭,拓出空地,造了一座亭子,於是我和滁州人在這美景中往來遊樂。
  滁州在五代混戰的時候,是個互相爭奪的地區。過去,太祖皇帝曾經率領後周兵在清流山下擊潰李景的十五萬軍隊,在滁州東門的外面活捉了他的大將皇甫暉、姚鳳,就這樣平定了滁州。我曾經考察過滁州地區的山水,查核過滁州地區的圖籍,登上高山來眺望清流關,想尋找皇甫暉、姚鳳被捉的地方。可是,當時的人都已經不在,大概是天下太平的時間長久了。自從唐朝敗壞了它的政局,全國四分五裂,英雄豪傑們全都起來爭奪天下,到處都是敵對的政權,哪能數得清呢?到了大宋朝接受天命,聖人一出現,全國就統一了。以前的憑靠險要的割據都被削平消滅。在一百年之間,靜靜地只看到山高水清。要想問問那時的情形,可是留下來的老年人已經不在人世了。
  如今,滁州處在長江、淮河之間,是乘船坐車的商人和四面八方的旅遊者不到的地方。百姓活著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安心耕田穿衣吃飯,歡樂地過日子,一直到死。有誰曉得這是皇帝的功德,讓百姓休養生息,滋潤化育到一百年的長久呢!
  我來到這裡,喜歡這地方僻靜,而政事簡單,又愛它的風俗安恬閒適。在山谷間找到這樣的甘泉之後,於是每天同滁州的人士來遊玩,抬頭望山,低首聽泉。春天採摘幽香的鮮花,夏天在茂密的喬木乘涼,颳風落霜結冰飛雪之時,更鮮明地顯露出它的清肅秀美,四時的風光,無一不令人喜愛。(那時)又慶幸遇到民眾為那年穀物的豐收成熟而高興,樂意與我同游。於是為此根據這裡的山脈河流,敘述這裡風俗的美好,讓民眾知道能夠安享豐年的歡樂,是因為有幸生於這太平無事的時代。
  宣揚皇上的恩德,和民眾共享歡樂,這是刺史職責範圍內的事。於是就寫下(這篇文章)來為這座亭子命名。

註釋
1.明年:第二年。
2.顧:向四周看。
3.按:查核。
4.勝:盡。
5.及:等到某時候。
6.涵煦:滋潤化育。
7.幸:慶幸。
8.因為:於是就。本:根據。
9.道:稱道。
10.夫:句首語氣詞。宣:宣揚。
11.畎(quǎn)畝:田地
12.書:寫下
13.名:命名
14.滃(wěng)然:水勢盛大的樣子
15.俯仰:這裡為環顧的意思
16.闢地:開闢出一塊土地
17.掇幽芳:採摘幽香的花朵。這裡意為欣賞清秀而芬芳的風景。
18.蔭喬木:在大樹下乘涼。
19.刻露:清晰地顯露
20.歲物:收成
21.事簡:公務簡單
22.掇(duō):拾取,採取
23.得:發現水源。
24.州:州城
25.太祖皇帝:趙匡胤(yin)
26.李景:南唐中主(李璟——李煜之父)
27.鏟削消磨:被剷平或自己消亡
28.遺老:經歷過那些事的人
29.上:指皇帝,天子
30.本:根據
31.滁:滁州[在今安徽省]
32.豐山:在滁州西南
33.聳然「高聳的樣子
34.窈(yǎo)然:幽暗深遠的樣子
35.特:獨


評析

  本文名為「記豐樂亭」,實際上作者卻用了較多的篇幅,通過今昔對比的手法歌頌了當時的「太平盛世」。儘管北宋前期的局勢還遠遠比不上以前的「文景之治」、「貞觀之治」,但從結束了唐末開始形成的戰亂紛爭的割據局面這一點來說,還是有利於社會發展的。作者雖把這種安定局勢的形成歸功於「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但是,他能同情並謳歌滁州百姓的「安於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的安閒生活,確實有積極意義的。同時,我們還應注意到,本文是在歐陽修被貶後寫出的。當他在宦海失意,地位一落千丈時,還能處之泰然,從中可以看到他的胸襟是何等開闊!

  文中寫景的地方有兩處。開頭介紹清泉附近的環境,作者用了簡練的語言概括出「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在第三段中,作者描繪遊客們在一年四季中的不同感受時,只用了「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寥寥十五個字,其用字之節省真令人拍案叫絕。對於這一點,我們可參看後面的《醉翁亭記》,便可悟出其中的奧妙。

  此外,本文充分反映了作者真摯而深厚的感情。他身為地方長官,能在百忙中「與滁人往游其間」,「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正體現了他「與民同樂」的愛民思想。其主要政治思想體現在「而與滁人往游其間」「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閒「」又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游也」「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中。

名句

  在這篇散文中,最有深意、最能引起時人和後人共鳴的句子就是:「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也就是說,百姓必須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夠在豐年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是因為天下和平安定,沒有戰事,因此應該倍加珍惜。無論哪朝哪代,老百姓最盼望的就是沒有戰爭,國家和平安定,因為這是幸福生活的根源。所以,一定要珍惜這種生活,消除不利於和平安定的負面因素。

延伸

  稍後於歐陽修的著名文學家蘇軾,在他的《教戰守策》一文中寫到了人民的安樂生活,但他有自己的憂慮:「天下既定,則卷甲而藏之。數十年之後,甲兵頓弊,而人民日以安於佚樂;卒有盜賊之警,則相與恐懼訛言,不戰而走。」蘇軾居安思危,在和平安定的年代,想到國家和人民所存在的不利因素,這當然與他生活的社會背景有關,但也表現了他的遠見卓識。清朝乾嘉年間著名學者洪亮吉,在他的一篇題為《治平篇》的文章中,也寫到了處於安定時代人民的快樂,但同時他又發現了新的問題:「人未有不樂為治平之民者也,人未有不樂為治平既久之民者也。治平至百餘年,可謂久矣。然言其戶口,則視三十年以前增五倍焉,視六十年以前增十倍焉,視百年、百數十年以前不啻增二十倍焉。」國家安定,人民安居樂業,是人心所向,但人口卻會因此增加,給社會帶來不安定因素,這種見解獨到而可貴。其實,不論是蘇軾,還是洪亮吉,他們和歐陽修的觀點從根本上講是一致的,也就是要珍惜和平安定的生活,想方設法使其保持久長。

鑒賞

  寫於慶歷六年(1046)。所謂「慶歷新政」,僅經過一年多時間,就在慶歷五年春宣告失敗,執政大臣杜衍、范仲淹等相繼被斥逐。歐陽修因上書為他們辯護,也被捏造罪名,貶於滁州。滁州五代時為爭戰之地,備受破壞,經過宋初近百年的休養生息,已初步恢復元氣。州西南琅琊山為遊覽勝地,歐陽修政事之暇,頗喜尋幽訪勝,闢地築亭。此文除記述建豐樂亭的經過及與滁人共游之樂外,還描繪了滁州從戰亂到和平的變遷,從而寄托了安定來之不易,應予珍惜的命意。

  無論是記述還是描繪,全文都是圍繞「樂」而寫:建亭取名為神經是思樂;與滁人共游為「樂」,是享樂。樂在亭中,樂在山川,樂在和平安定的歲月。

  歐陽修的散文,語言簡潔,含義深遠。全篇不足500字,卻多角度、深層面地寫出了「豐樂亭」的「樂」意。

  處地之「樂」——自然與創造。

  歐陽修能夠在滁州飲到甘甜的泉水,賞到優美的景致,都是大自然所賜,當然樂;看景致,僅在距滁州百步的地方,上有「聳然而特立」的「豐山」,下有「窈然而深藏」的「幽谷」,中有「滃然而仰出」的「清泉」,能不樂?樂是樂,但作者不想只得一時之樂,也不願獨享其樂,於是在自然賜「樂」的基礎上,又用人力去創造「樂」,去豐富「樂」——「疏泉鑿石,闢地以為亭,而與滁人往游其間」。真可謂是由「樂」而造亭,由亭而生「樂」,「樂」何其多,人「豐樂」,亭也就叫「豐樂亭」了

  處時之「樂」 ——機遇與幸運。

  只有「樂」之地不能成就其「樂」,還必須處在「樂」之時。而作者和滁州百姓,正巧碰見了這「樂」時,這「樂」的機遇,能不感覺幸運嗎?作者寫處時之「樂」,是從四個方面來寫的。一是「樂」之久。滁州在五代時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沒有什麼安定可言,而宋太祖趙匡胤「嘗以周師」平定此地。到了作者所處的時代,再想去尋戰爭的遺跡,也已經不可得,因為「故老皆無在也」,「天下之平久矣」,百姓「休養生息,涵煦於百年之深也」。二是「樂」之源。遠源是「唐失其政,海內分裂,豪傑並起而爭」,近源則是「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說白了,這「樂」之源其實就是大宋皇帝,是他使得「向之憑恃險阻,鏟削消磨,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三是「樂」之況。既然處於「樂」之地,「樂」之時,那百姓到底是怎麼個「樂」法呢?看吧,「今滁介江淮之間,舟車商賈、四方賓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見外事,而安於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用現代一點的詞語表達,就是「百姓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生老病死,順其自然,一派田園風光」,於是作者「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多麼愜意呀!這是想當年陶淵明連做夢都想過的生活,現在讓宋朝的歐陽修和滁州百姓過上了,這種「樂」,局外人怎麼能體會得到呢?四是「樂」之思。人常說:飲水思源。既然嘗到了「樂」的甜頭,那就一邊「樂」,一邊思——讓百姓「知上之功德」,「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而作者更沒有忘記「宣上恩德」是自己的職責。在「樂」的過程中,讓百姓思德報恩,懂得這「樂」來之不易,應當加倍珍惜,以擁護趙宋王朝。這也是本文的深層內涵。

  處人之「樂」——井然與融洽。

  作者歐陽修時為滁州刺史,是朝廷命官,如果他只知道自己享「樂」,自己陶醉於山水之間,沉迷於美景之中,那就不是真正的「樂」。真正的「樂」在老百姓那裡,在於民風民俗民願民心,也就是孟子所說的「與民同樂」。歐陽修深知這一點,因此,他體察民情,關心百姓疾苦,將滁州治理得井然有序,與百姓相處和諧,關係融洽,於是他才得情致,「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閒」,「又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游也」。百姓喜歡與自己游,那怎麼能不「樂」個痛快,「樂」個天翻地覆呢?

  這篇散文,融記敘、議論、抒情和描寫於一體,以「樂」開篇,以「樂」終結,「樂」貫串始終,景怡人,情動人,理啟人。他的《醉翁亭記》讓人跟著「醉」,他的《豐樂亭記》讓人跟著「樂」,真不愧為傳世的姊妹篇呀。當然,還必須認識到,這兩篇散文都間接地、含蓄地抒發了作者「樂」與「醉」之中的憤郁和不平。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