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落魄·詠鷹》陳維崧


醉落魄·詠鷹

作者:陳維崧

朝代:清代



寒山幾堵,風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無今古,醉袒貂裘,略記尋呼處。
男兒身手和誰賭。老來猛氣還軒舉。人間多少閒狐兔。月黑沙黃,此際偏思汝。

作品關鍵字:-豪放-詠物-抒懷-壯志難酬


作者簡介:

陳維崧

  陳維崧(1625~1682)清代詞人、駢文作家。字其年,號迦陵。宜興(今屬江蘇)人。清初諸生,康熙十八年(1679)舉博學鴻詞,授翰林院檢討。54歲時參與修纂《明史》,4年後卒於任所。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幾座山巒像牆般低矮,鷹在廣闊平原上秋風迅猛急速地掠過大地。天空澄清靜謐古今不變。醉酣敞開貂裘,約略記得當年打獵時呼鷹逐獸的事情。
男兒的空有一身武功絕技來和誰一爭高下呢?年老了仍然意氣飛揚,因為人間還有多少狐兔啊!月黑天的時候,正是鷹出獵的時機,在這樣的時刻,我特別想你!

註釋
1堵:量詞,座,一般用於牆。
2袒:裸露。 略記:大約記得。
3賭:較量輸贏。
4軒舉:高揚,意氣飛揚。


賞析

  陳維崧被譽為清初詞壇第一人,生於明天啟五年(西元1625)十二月初六,字其年,號迦陵。「維崧」一名出自《大雅·崧高》「崧高維岳,駿極於天」,是國運長存,子孫賢惠之意。因家學淵源,他自幼聰慧,才思敏捷,10歲時即能代父援筆作序,倚馬千言,瑰瑋奇麗,令同行與長輩折腰。少年時拜當時文壇巨擘吳偉業、陳子龍為師。其流麗風化,語多涉六朝初唐之習俗;其詞風格雄壯,因身處明清易代之際,故詞多家國之憂,波瀾壯闊。

  詞的題目為「詠鷹」,故多有將此篇劃入詠物詞者。然細味詞情,其「詠物」的成分並不多,而是抒情主體「我」的形象更加突出些,在詞篇中的比重也更大。故作借物詠懷題材來認識似更恰當。

  這首詞大概寫於他流寓河南之時。全詞慷慨悲壯,抒發了懷才不遇、壯志難酬的憂憤。詞的上闋詠物抒懷,即先以粗獷的筆墨刻畫了蒼鷹的高傲、威武的形象;接著由鷹及人,寫到自己對往事的追憶。詞人善用襯托的筆法,前兩句不著一"鷹"字,但卻使我們分明感覺到鷹在低飛、在盤旋的矯健、剛勁的姿態。「寒山」「秋風」「碧空」為雄鷹翱翔提供了一個廣袤、遼遠的天地。「寒」字寫出秋山之肅殺。「幾堵」,意為「幾座」,突出山巒之高峻。「低」字寫秋風之勁。「削碎」,是用誇張筆法突顯風的猛烈。這「風」何以如此迅猛急速?原來是雄鷹在平原上高速低飛而激起的,這就從一個側面寫出鷹的凌厲激盪之勢。凝望鷹的剛毅奔放的身姿,詞人就不禁要心潮澎湃了:「我,能像這自由翱翔的鷹一樣擁有廣袤的天空嗎?」緊接著的一句「秋空一碧無今古」,既寫秋空之澄澈靜謐,又揭示了詞人心潮之澎湃跌宕。「無今古」,即不分今古,古今同一。無論歷史風雲如何變幻,而此時頭頂上的深邃的「秋空」仍是靜止不變的。江山亙古如斯,而人呢,卻是華年難駐。那些個流走的日子中,依稀清晰的怕就是「醉袒貂裘」的出獵場面。「略」是「大略」「約略」之意。約略記得當年打獵時呼鷹逐獸的事情。杜甫《壯游》詩中云:「呼鷹皂櫪林,逐獸雲雪岡。」渴望浴血疆場、殺敵報國的雄心徒成空夢,那只好在遊獵的追逐中找到一點精神的寄托了:這才是古今詩家醉中的愁、醉中的怨。

  《蕙風詞話》中說,好的詞多擅暗轉,即上下闋之間過渡自然巧妙。就此詞看,其過片一句「男兒身手和誰賭」,用議論句,轉得很妙。順上闋驅鷹逐獸的場景直抒發胸臆,表達了自己的牢騷不平,出語豪邁、悲憤,且精警犀利。空有一身武功絕藝,卻只能在獵場上與人一賭高下,未免無聊。「和誰賭」暗藏了懷瑜握瑾而不見用的抑鬱寡歡。「老來猛氣還軒舉」則表達了自己「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決心。為什麼有如此的壯懷呢?緊接的一句「人間多少閒狐兔」,交代了詞人發憤圖強的原因。「閒狐兔」其實是奸佞小、惡人的代稱。因為人間尚有很多的惡人、小人,在侵凌著正義和善良,所以「我」寢食難安,立志要像雄鷹搏擊狐兔一樣,去懲奸除弊,還人間以公道。這就是詞人渴望施展抱負、建功立業的人生理想。下闋末尾兩個句子,用荒莽的景象收束全篇,於奔放之餘作含蓄的曲折,呼應篇首的「寒山」二字。月黑沙黃,正是鷹出獵的時機,在這樣的時刻,「我」是特別地想你,渴望能像你一樣搏擊於寥廓的天宇。著一「偏」字,可見出此人對鷹的喜愛。「此際偏思汝」有言外意,即「此際誰知我」,就是說,在這樣落寞的時候,又有誰能欣賞「我」呢?在陳的不少詞作中,鷹的形象多是志存高遠、銳意進取的詞人自我形象的化身。

  「四十諸生,落拓長安」,(陳維崧《沁園春·贈別芝麓先生》),陳維崧入清後曾補諸生,未中舉人,兼家道中落,直到四、五十歲,仍未謀得一官半職,生活貧困不堪。這首詞應該是在這樣慘淡的境況下寫成的吧。全詞雖多不得志之幽憤語,卻極具「鼓舞風雷」「蹈揚湖海」 (陳廷焯語)的沉鬱之氣與「聲色俱厲」(陳廷焯語)的雄健之美,尤為感奮人心。

  陳維崧在諸多作品中皆以鷹自比,他所看中的是鷹的軒舉的「猛氣」與矯捷的「身手」,用以抒發自己疾惡如仇、懲奸除弊的人格風範與人生理想。讀這首詞不僅令人體察到「聲色俱厲」(陳廷焯語)的雄健之美,尤其可感受到「頑者警、懦者立」的精神震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