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曲闌深處重相見》納蘭性德


虞美人·曲闌深處重相見

作者:納蘭性德

朝代:清代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涴。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技花樣畫羅裙。

作品關鍵字:-離別-相思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他生活於滿漢融合時期,其貴族家庭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雖侍從帝王,卻嚮往經歷平淡。特殊的生活環境背景,加之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創作呈現出獨特的個性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富於意境,是其眾多代表作之一。


註釋

1.勻淚:拭淚。全句指在情人的懷中顫抖著搽拭眼淚。
2.不勝清怨:指難以忍受的淒清幽怨。唐 錢起《歸雁》:「二十五弦彈夜月,不勝清怨卻飛來。」不勝.承受不了。
3.分(fen):料想。
4.山枕:枕頭。兩端凸起中間低凹的山形枕頭。
5.檀痕,淺紅色的淚痕。是說沾上胭脂的淚痕。
6.涴(wo):浸漬、染上。枕頭上浸漬了粉紅色的淚痕。
7.銷魂:極度的愁苦或歡樂。
8.折枝,中國花卉畫技法,即不畫全株,只畫連枝折下的部分。宋仲仁《華光梅譜·取象》:「……其法有僵仰枝、覆枝、從枝、分枝、折枝。」

參考資料:

1、
趙明華著 .納蘭詞典評 :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0.12 :第164頁 .


賞析

  前兩句叫人讀來搖心動魄,後兩句詞意陡轉,道破這原是記憶中的美妙而已,現在已經是別後淒涼,淒清幽怨到讓人不堪承受了。下闋緊承上闋詞意,將失意一傾到底,用詞精美婉約,然淒愴詞意並未因此而消減,依然辛酸入骨。容若此詞和後主詞還有一點相似,就是不過多的借助外景,而選擇用白描的手法深入內心,感情懇切,用詞清淨。

  江淹說,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是怎樣難以排遣的離愁別緒讓人憔悴?半生已經孤零零地渡過,思念卻未消減。淚水卻依舊會毫無節制地濡出來,沁濕了枕頭。想來,餘生活著也只是為了生長繁衍重複延續這種孤獨。與她離別不過數年。容若卻覺得半生已過,心態一老如斯,這種蒼老是行在曠野中劈頭一道閃電,迅疾猛烈瞬間經年。

  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技花樣畫羅裙。蘭心惠質的女子,不屑用外面的庸脂俗粉,而別出心載的用山水畫的折枝技法,在素白的羅裙上畫出意境疏淡的圖畫。

寫作背景

  寫此作品時,納蘭的結髮妻子盧氏,已離世多年,長久孤寂的納蘭,總是抹不去與妻子在一起時的那些點滴快樂,總是抹不去心頭似被月光鐫刻上去一樣的溫暖回憶。於是寫下此詞以舒緩自己相思之苦。

參考資料:

1、
湖畔著 .人間極美納蘭詞 :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 ,2012.01 :第13頁 .

賞析二

  這首詞以白描的手法再現情人重聚時的情景,字句間一片春光淒涼。

  從詞意上看,大約是寫昔日的情人,通篇皆作追憶的口吻。「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開篇兩句化用了李煜《菩薩蠻》中的「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生動傳神。別後的淒涼,最難以忍受的是月明之夜的清冷相思。讀來令人搖心動魄。

  「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詞意陡轉,道破這原是記憶中的美妙而已,現在已是別後淒涼。淒清幽怨到讓人不堪承受。

  「半生已分孤眠過」,緊承詞意,將失意一傾到底,用詞精美婉約,淒愴詞意並未因而消減,依然辛酸入骨。

  結句處的「折枝花樣畫羅裙」,借物映人,含蓄委婉。整首詞從頭到尾都是寫實,寫對方的情態狀貌,中間數句皆是情語,有情有景,有盡而不盡之意,通體靈活雋美。

參考資料:

1、
趙明華著 .納蘭詞典評 :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0.12 :第163~164頁 .

2、
聶小晴,泉凌波,閆晗編著 .納蘭容若詞傳 倉央嘉措詩文傳合集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2.05 :第155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