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夢冷蘅蕪》納蘭性德


沁園春·夢冷蘅蕪

作者:納蘭性德

朝代:清代



夢冷蘅蕪,卻望姍姍,是耶非耶。悵蘭膏漬粉,尚留犀合;金泥蹙繡,空掩蟬紗。影弱難持,緣深暫隔,只當離愁滯海涯。歸來也,趁星前月底,魂在梨花。
鸞膠縱續琵琶,問可及、當年萼綠華。但無端摧折,惡經風浪;不如零落,判委塵沙。最憶相看,嬌訛道字,手剪銀燈自潑茶。令已矣,便帳中重見,那似伊家。

作品關鍵字:-悼亡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他生活於滿漢融合時期,其貴族家庭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雖侍從帝王,卻嚮往經歷平淡。特殊的生活環境背景,加之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創作呈現出獨特的個性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富於意境,是其眾多代表作之一。


簡析

  這是一首悼亡之作。柔情綿渺,哀惋深致,淒清傷感,令人蕩氣迴腸。上片從似夢非夢的幻覺寫起,用漢武帝命方士招魂之典,將思念亡妻至癡的深情和盤托出。接下「蘭膏」四句一轉,說她的遺物尚存,而人已仙去。其物是人非的失落使其傷感加深加濃了。又「影弱」三句再轉寫幻覺,並假想與亡妻不是永訣而是暫離。結處順承,說這夢幻般的感受是離別後乍歸來時的情景。下片前三句說縱然是續娶了後妻,但總也比不上亡妻,如此反襯之筆更深一層地表達出對亡妻的刻骨思念。「最憶」三句,追憶舊事,只用了亡妻生前的生活小事,但卻淒惋動人。最後以「今已矣」三句作結,從幻覺中,從癡情妄想中,從追憶中回到現實中來,傷逝傷感盡在其中了。此篇可以說是人用血淚融鑄的一首感人至為深切的作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