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市》蒲松齡


山市

作者:蒲松齡

朝代:清代


  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然數年恆不一見。孫公子禹年與同人飲樓上,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高插青冥,相顧驚疑,念近中無此禪院。無何,見宮殿數十所,碧瓦飛甍,始悟為山市。未幾,高垣睥睨,連亙六七里,居然城郭矣。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歷歷在目,以億萬計。忽大風起,塵氣莽莽然,城市依稀而已。既而風定天清,一切烏有,惟危樓一座,直接霄漢。樓五架,窗扉皆洞開;一行有五點明處,樓外天也。

  層層指數,樓愈高,則明漸少。數至八層,裁如星點。又其上,則黯然縹緲,不可計其層次矣。而樓上人往來屑屑,或憑或立,不一狀。逾時,樓漸低,可見其頂;又漸如常樓;又漸如高捨;倏忽如拳如豆,遂不可見。

  又聞有早行者,見山上人煙市肆,與世無別,故又名「鬼市」雲。


作品關鍵字:-初中文言文-敘事-寫景


作者簡介:

蒲松齡

  蒲松齡(1640-1715)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世稱聊齋先生,自稱異史氏,現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洪山鎮蒲家莊人。出生於一個逐漸敗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19歲應童子試,接連考取縣、府、道三個第一,名震一時。補博士弟子員。以後屢試不第,直至71歲時才成歲貢生。為生活所迫,他除了應同邑人寶應縣知縣孫蕙之請,為其做幕賓數年之外,主要是在本縣西鋪村畢際友家做塾師,舌耕筆耘,近40年,直至1709年方撤帳歸家。1715年正月病逝,享年76歲。創作出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說集《聊齋誌異》。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奐山的「山市」,是淄川縣八景中的一景,但經常好幾年也不出現一次。(有一天)孫禹年公子跟與他志同道合的友人在樓上喝酒,忽然看見山頭有一座孤零零的塔聳立起來,高高地直插青天。(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驚奇又疑惑,想起近處沒有這寺院。不一會兒,看見幾十所宮殿,碧綠的瓦,翹起的屋簷,這才明白是「山市」。不久,(又出現了)高高的城牆,城牆上面成凹凸形的矮牆,連綿不斷六七里,竟然變成一座城市。城中有的像樓閣,有的像廳堂,有的像街巷,都清晰地出現在眼前,(多得)用億萬來計算。忽然刮起大風,塵土之大無邊無際,城市隱隱約約罷了。不久,大風停止,天空晴朗,一切全都消失了,只有一座高樓,直插雲霄,(每層)有五間房那麼寬,窗戶都大開著,每一行都有五處明亮的地方,那是樓外的天空。

  一層一層地指著數,樓層越高,亮點就越小;數到第八層,亮點只有星星那麼小;再往上就變得暗淡了,昏暗地看不分明,分不出它的層次了。樓上的人們來往匆匆,有的人靠著(欄杆),有的人站立著,形態不一。過了一會兒,樓漸漸低矮下來,可以看見它的頂部;漸漸地,又變得跟平常的樓房一樣;漸漸地,又變成了高高的屋舍;突然像拳頭、豆粒一般大小,終於完全消失。

  (我)又聽說,有早起趕路的人,看到山上有人家、集市和店舖,與塵世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山市」)又被稱為「鬼市」。

註釋
山市:山市蜃景,與「海市蜃樓」相似。
奐山 :山名。舊淄川縣有渙山,也寫作煥山。
邑:縣。這裡指清代淄川縣,今屬淄博市。
孫公子禹年 :對孫禹年的尊稱。公子,舊時用來稱呼豪門貴族子弟。
然數年恆不一見 :經常是多年看不見一次。然,但是。 數年,許多年。恆,經常。
同人:共事的人或志同道合的友人
飲:喝酒。
青冥 :青天,天空。青,形容天空的顏色。冥,形容天高遠無窮的樣子。
相顧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念:想。
禪院 :佛寺。禪,佛教用語,表示與佛教有關的事物。
無何 :不久,不一會兒。
碧瓦飛甍:青色的瓦和翹起的屋簷。飛甍:兩端翹起的房脊。甍,房脊。
始悟 :才明白。始:才,悟:明白
未幾 :不久,不一會兒。與前邊的「無何」含義相同。
高垣睥睨 :高高低低的城牆。高垣,高牆。睥睨,又寫做「埤堄」。指女牆,即城牆上呈凹凸形的矮牆。
連亙 :連綿不斷。
居然城郭 :竟然變成一座城郭了。居然,竟然。城郭,城市。
中有樓若者 :其中有的像樓。
堂若者 :有的像廳堂。堂,廳堂。
坊若者 :有的像牌坊。坊,街巷、店舖。
歷歷在目 :清晰地出現在眼前。
以:用。
莽莽然 :一片迷茫的樣子。莽莽,一片迷茫。
依稀 :隱隱約約。
既而:不久。
一切烏有:這個詞用來形容什麼都沒有,或者也可以用來形容漏得或者消磨、消耗得所剩無幾。現指,所有的(景象)都沒有了。烏有,虛幻,不存在。烏,同「無」。
危樓 :高樓。危,高。
直接:連接。
霄漢 :雲霄與天河。
窗扉 :窗戶。
皆:都。
洞開 :敞開
裁如星點 :才像星星那麼小。裁,通「才」,僅僅。
黯然縹緲 :黯淡下來,隱隱約約,若有若無。黯然,昏暗的樣子縹緲,隱隱約約,若有若無,又作「飄渺」。
而:然後。
往來屑屑 :形容來往匆匆。屑屑,忙碌的樣子。
或:有的人。
憑 :靠著。
不一狀 :形態不一。
逾時 :過了一會兒。
倏忽 :突然。
遂 :終於。
人煙市肆 :人家和集市。市肆,集市。肆,店舖。
孤 :孤零零。
聳 :聳立。
驚疑 :驚奇,疑惑。
碧 :青綠色。
同人:同業朋友。
然:但是。
數:幾。
明(出自文中「則明漸少」):光亮。
行(出自文中「又聞有早行者」):趕路(另一說行也為走的意思)
與世無別:跟塵世上的情形沒有什麼區別。
孫公子禹年:對孫禹年的尊稱。
風定天清:大風停止,天空晴朗。
孤塔聳起:意思是孤零零的一座塔聳立起來。

通假字
裁如星點:裁通「才」,僅僅,只有,剛剛。
烏:烏通「無」,沒有。

詞類活用
故又名「鬼市」雲 (名:叫,稱。名詞用作動詞)。
窗扉皆洞開(洞:像洞一樣,名詞作狀語)。
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名詞作狀語。依次譯為:城市中有像樓台的,有像廳堂的,有像牌坊的)。
樓漸低(低:降低。形容詞作動詞)

古今異義
恆:
古義:常常,經常。
今義:持久,普通。
顧:
古義:看。
今義:注意。
念:
古義:1.思考、思慮 2.惦念、懷思 3. 誦讀
今義:1.想念 2.讀.
悟:
古義:明白。
今義:瞭解。
始:
今義:開始。
危樓:
古義:高樓。危,高聳。
今義:危險的樓。
直接:
古義:一直連接到。
今義:不經過中間的事物。
黯然:
古義:1.黑色的樣子 2.暗淡無光的樣子 3.神情沮喪的樣子 4.和諧順利的意思。
今義:1.陰暗的樣子 2.心裡不舒服,情緒低落。
層次:
古義:層數 。
今義:說話、作文的次序。
睥睨:
古義:城牆上面呈凹凸形的短牆,亦稱女牆。
今義:眼睛斜著向旁邊看,形容傲慢的樣子。
居然:
古義:竟然。
今義:表示出乎意料,在自己意料之外
(原文:然數年恆不一見)連詞,但是,然而(表轉折)。
(原文:塵氣莽莽然)助詞,……的樣子。
(原文:居然城郭矣)尾詞,副詞後綴。
數:
(原文:見宮殿數十所)量詞,幾,幾個。
(原文:數至八層,裁如星點)動詞,計數。(原文:然數年恆不一見)多。
(原文: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有想樓台的,有想廳堂的,有像牌坊的。
無何:
古義:不久,一會兒。
今義:沒有什麼。
以:
(原文:以億萬計)用,(形容很多)。

文言句式

判斷句
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用「......也」表示判斷)。
始悟為山市(用「為」表示判斷)

省略句
與同人飲(於)樓上,(他們)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孤塔)高插青冥,(他們)相顧驚疑,(他們)念近中無此禪院和「孤塔」)。

倒裝句
惟危樓一座(一座危樓,定語後置)。
見宮殿數十所(數十所宮殿,定語後置)。


賞析

  縱觀山市出現的全過程,可分四個階段。

  初生階段

  這是目擊者眼中的畫面。文章還描寫了目擊者的心理變化:見孤塔時,彼此「相顧驚疑」,表明它是突然出現的,而且跟實讀者帶到目擊者所在的地方了。

  以下所寫仍是目擊者所見畫面,但讀者在感覺上發生了變化:一切都如同親見。

  發展階段

  先總寫一筆:「高垣睥睨,連亙六七里。」頗有恢宏的氣象。然後分寫:「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歷歷在目,以億萬計。」雖然寥寥數語,卻可以誘發讀者想像出一幅跟《清明上河圖》相似的畫捲來。這幅畫卷最後在風中消失,又不禁使人感到悵然。

  高潮階段

  因「風定天清,一切烏有」,只剩下一座高接霄漢的危樓,所以樓的形狀看得格外清楚,連樓外天空也顯現了出來,給人的感覺是距離比先前的城郭縮短了一些。更為特殊的是,樓上還有來來往往的人,或憑或立,與人有照應開頭的作用,說明奐山這個地方確實能看到這種奇異的現象。

  時間的變化:忽——無何——未幾——忽——既而——逾時——倏忽

  景致的變化:孤塔——宮殿——城郭——危樓——消失

  消退階段

  景象全部消失,山市景象結束。作者的最後一句話和第一句話相呼應,給山市增加了神秘感。

  主題思想

  《聊齋誌異》以談狐說鬼的形式.揭露當時現實的黑暗和官吏的罪惡,對科舉制度和禮教也有所批判,並以同情的筆調描繪了青年男女相愛的故事。但書中也存在著一些宣傳「忠,孝,節,義」的封建倫理觀念和迷信色彩。

  1、懸是作者筆鋒一轉「然數年恆不一見」,又給山市增添了一些神秘的氣氛,讀者的好奇心被強烈的激發了。

  融情入景

  以情襯景。作者在描寫時,是通過孫禹年及其朋友的眼睛來描寫山市奇景的。孫禹年在與朋友飲酒時,忽然看見遠處奐山山峰上出現了隱隱約約的高聳的「孤塔」,他們不禁「相顧而疑」,因為此處根本就沒有寺院,哪來的孤塔呢?這種強烈的驚奇、迷惑的情緒,既是對離奇的山市景色一種烘托,又是感染讀者的一種媒介。作者在描述的過程中融入了這種情緒,一步步吸引讀者,去揭開山市的秘密。文中伴隨著驚異的情緒波動,層層展開描寫,使山市的每一景物,每一次變幻都給人以新奇的感覺。接著,「孤塔」旁又出現了數十所華麗的宮殿,直到此時,作者才點明了「始悟為山市」。孫某及其朋友由「驚疑」而「悟」。伴隨著「悟」而來的應該是輕鬆、釋然的心情,集中精神觀賞難得一見的山市奇觀。

  樓上各色人的活動,細膩地點染了樓中人物的姿態和神韻。如果說,前面是以粗、虛、略的筆法勾勒了城市的概貌,寫起來氣勢飛動的話,那麼後面則是以細、實、詳的筆墨,具體描繪了山市中的一樓一景,一人一態,寫得極有情味,這樣的描寫,我們不只是看到了「山市」裡的高樓、城郭,而且似乎觸摸到了「山市」裡人情風俗的氣息。同時,也使得本是無中生有的山市蜃景充滿濃郁的生活氣息,富有實感。同時,作者在描繪景物時點到為止,給讀者留下了無限想像與玩味的空間。

  動靜互變

  山市景象變幻不定,作者著力捕捉山市的每一次變化,在短短的一百字中,將其描寫的生動、形象、令人拍案叫絕。

  絕大多數人只能望而興歎。這篇文章是根據目擊者的敘述寫的,它歷歷如畫地再現了山市由生成到消失的過程,無論是大筆勾勒或工筆描摹,都能曲盡其妙。

教學建議

  這是一篇自讀課文,可用一節課指導學生閱讀。

  首先我們要知道山市的形成:當光線在同一密度的均勻介質內進行的時候,光的速度不變,它以直線的方向前進,可是當光線傾斜地由這一介質進入另一密度不同的介質時,光的速度就會發生改變,進行的方向也發生曲折,這種現象叫做折射。當你用一根直桿傾斜地插入水中時,可以看到桿在水下部分與它露在水上的部分好像折斷的中去的光線了。這樣的現象叫做全反射。

  空氣本身並不是一個均勻的介質,在一般情況下,它的密度是隨高度的增大而遞減的,高度越高,密度越小。當光線穿過不同高度的空氣層時,總會引起一些折射,但這種折射現象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已經習慣了,所以不覺得有什麼異樣。

  可是當空氣溫度在垂直變化的反常,並會導致與通常不同的折射和全反射,這就會產生海市蜃樓的現象。由於空氣密度反常的具體情況不同,海市蜃樓出現的型式也不同。

  在夏季,白晝海水濕度比較低,特別是有冷水流經過的海面,水溫更低,下層空氣受水溫更低,下層空氣受水溫影響,較上層空氣為冷,出現下冷上曖的反常現象(正常情況是下曖上涼,平均每隔100米高度,氣溫降低0.5~0.6 左右)。下層空氣本來就因氣壓較高,密度較大,再加上氣溫又較上層為低,密度就顯得特別大,因此空氣層下密上稀的差別異常顯著。

  「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台觀,城堞人物,車馬冠蓋,歷歷可睹。」

  這就是他在蓬萊所看到的上現蜃景。1933年5月22日上午11點多鐘,青島前海(膠州灣外口)竹岔島上也曾發現過上現蜃景,一時轟傳全市,很多人前往觀看。1975年在廣東省附近的海面上,曾出現一次延續6小時的上現蜃景。

  不但夏季在海面上可以看到上現蜃景,在江面有晨也可看到,例如1934年8月2日在南通附近的江面上就現過。那天酷日當空,天氣特別熱,午後,突然發現長江上空映現出樓台城廓和樹木房屋,全部蜃景長20多里。約半小時後,向東移動,突然消逝。後又出現三山,高聳入雲,中間一山,很像香爐;又隔了半小時,才全部消失。

  折射光線到了貼近地面熱而稀的空氣層時,就發生全反射,光線又由近地面密度小的氣層反射回到上面較密的氣層中來。這樣,經過一條向下向下凹陷的彎曲光線,把樹的影像送到人的眼中,就出現了一棵樹的倒影。

  由於倒影位於實物的下面,所以又叫下現蜃景。這種倒影很容易給予人們以水邊樹影的幻覺,以為遠處一定是一個湖。凡是曾在沙漠旅行過的人,大都有類似的經歷。拍攝影片《登上希夏邦馬峰》的一位攝影師,行走在一片廣闊的乾枯草原上時,也曾看見這樣一個下現蜃景,他朝蜃景的方向跑去,想汲水煮飯。等他跑到那裡一看,什麼水源也沒有,才發現是上了蜃景的當。這是因為乾枯的草和沙子一樣,可以被烈日曬得熱浪滾滾,使空氣層的密度從下至上逐漸增大,因而產生下現蜃景。

  無論哪一種海市蜃樓,只能在無風或風力極微弱的天氣條件下出現。當大風一起,引起了上下層空氣的攪動混合,上下層空氣密度的差異減小了,光線沒有什麼異常折射和全反射,那麼所有的幻景就立刻消逝了。

  根據這篇課文的特點和教學要求,課堂教學可分為兩個部分:前一部分,任務是使學生能順暢地誦讀,熟悉課文中的描寫用語,並培養學生的想像力。需時約35分鐘。後一部分,任務是完成練習,需時約10分鐘。前者是基礎,基礎打得紮實,練習才能順利完成。

  下面僅就怎樣完成前一部分任務提幾條建議:

  一、預習還是要抓。本課生詞較多,儘管都有註釋,不多讀幾遍,仍恐難記住;文句要讀得順暢,也並非易事。對這些困難,必須充分估計到,要使學生在預習中對課文有有關聯詞或語末助詞,如「(既而)風定天清」「居然城郭(矣)」;有的在句中,如「(然數年)恆不一見」「(見山上)人煙市肆」等。讀好這些四字結構是關鍵。

  讀全文至少四遍(約需10分鐘)。

  三、把解詞和培養學生的想像力結合在一起。全用啟發提問的方式,按「山市」的三個畫面(塔和宮殿;城郭和其他建築;危樓一座)依次提問,最後再用時間詞語把它們聯結起來。(約需20分鐘)

  提問完畢,最好將全文再讀兩遍,要提示學生一邊讀一邊想像「山市」的圖景,以保持印象的完整。

  關於作家作品的介紹,切忌貪多,如果練習完成得快,也可以講一兩個短小的故事。題注已經講到了的,用不著重複。

創作背景

  以情襯景。作者在形貌時,是通過孫禹年及其朋友的眼睛來形貌山市奇景的。孫禹年在與朋友飲酒時,突然望見遠處奐山山峰上呈現了隱約約約的高聳的「孤塔」,他們不禁「相顧而疑」,由於此處基礎就沒有寺院,哪來的孤塔呢?這種兇猛的詫異、疑惑的情感,既是對怪僻的山市景致一種陪襯,又是傳染讀者的一種前言。作者在描寫的進程中融入了這種情感,一步步吸引讀者,去揭開山市的奧秘。文中陪伴著驚異的情感顛簸,層層睜開形貌,使山市的每一風景,每一次幻化都給人以新穎的感受。接著,「孤塔」旁又呈現了數十所綺麗的宮殿,直到此時,作者才點明白「始悟為山市」.孫某及其伴侶由「驚疑」而「悟」.陪伴著「悟」而來的應該是輕鬆、釋然的神色,齊集精力撫玩可貴一見的山市異景。

名句賞析

  【奐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然數年恆不一見。】

  起筆便寫山市奇特,為「縣八景之一也」,且數年難得一見。

  【孫公子禹(yǔ)年與同人飲樓上,忽見山頭有孤塔聳起,高插青冥(ming),相顧驚疑,念近中無此禪院,無何,見宮殿/數十所,碧瓦飛甍(meng),始悟為山市。】

  二變為宮殿。「碧瓦飛甍」展現出宮殿的宏偉壯觀,有點明人看的清晰、真實。山市二字點名主題。

  【未幾,高垣(yuan)睥(pi)睨(ni),連亙(gen)六七里,居然城郭矣。】

  三變為城郭。「高垣睥睨,連亙六七里」這九個字,以虛代實,以略代詳。

  【中有樓若者,堂若者,坊若者,歷歷在目,以億萬計。忽大風起,塵氣莽(mǎng)莽然,城市依稀而已。】

  粗略的勾勒了一個龐大城市的規模和輪廓。「歷歷在目」再現了山市的清晰。「以億萬計」運用了誇張的手法,顯示出城市繁榮的景象。由陰而晴。

  【既而風定天清,一切烏有,惟危樓一座,直接霄(xiāo)漢。樓五架,窗扉 ( fēi ) 皆洞開;一行有五點明處,樓外天也。】

  由陰而晴。四周變為危樓。」直接霄(xiāo)漢」突出樓高大、聳立的情狀。

  【樓上人往來屑(xie)屑,或憑或立,不一狀。逾(yu)時,樓漸低,可見其頂;又漸如常樓;又漸如高捨;倏(shū)忽如拳如豆,遂(sui)不可見。】

  「樓上人往來屑(xie)屑,或憑或立」寫樓上人的活動、風姿和神態,形象生動,使讀者似乎觸摸到「山市」裡的人情風俗氣息。樓的變化:由高而低,由大而小,由有而無。此處筆觸細緻入微,令人叫絕。「倏(shū)忽如拳如豆,遂(sui)不可見。」寫歡迎的消失,描繪了為樓的變化,使人目不暇接,又回味無窮。

  【又聞有早行者,見山上人煙市肆(si),與世無別,故又名「鬼市」雲。】

  末尾補敘,再寫山市的多姿。「又聞」側面證明「山市」之實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