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晶簾一片傷心白》納蘭性德


菩薩蠻·晶簾一片傷心白

作者:納蘭性德

朝代:清代



晶簾一片傷心白,雲鬟香霧成遙隔。無語問添衣,桐陰月已西。
西風鳴絡緯,不許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

作品關鍵字:-生活-感傷-相思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他生活於滿漢融合時期,其貴族家庭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雖侍從帝王,卻嚮往經歷平淡。特殊的生活環境背景,加之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創作呈現出獨特的個性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富於意境,是其眾多代表作之一。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白得叫人心驚的月光,映照在水晶簾上;我倆遙遙相隔,看不到你如雲的秀髮,嗅不到你似霧的濃香。想問候一聲要不要多添件衣裳,卻毫無辦法;月掛西天,梧桐的樹陰已經拉得很長。
  西風起,蟋蟀聲聲鳴響;不讓憂愁的人兒睡下;秋天還是去年的秋天,可為什麼面對秋景,淚水總想流上我的臉龐?

註釋
「晶簾」:水晶簾。傷心,極言之辭。傷心白即極白。李白詞:「寒山一帶傷心碧」,皆類於此。此句謂在月光的映襯下水晶簾看上去一片白。西風鳴絡緯,不許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雲鬟香霧」句:語出杜甫《月夜》:「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這是杜甫寫給妻子的,容若用此亦代妻子。此句謂頭髮烏黑如雲,香氣似霧濃,以此代指所愛所思的女子。「無語」句,承上句,謂所思的人不再身邊,即使天氣寒冷,也無法問她要不要加衣裳,照應了前句的「成遙隔」。「添衣」兩字,平淡深情。「桐陰」:梧桐樹陰,此句謂月已西沉,即夜色已深。「絡緯」:蟋蟀
「桐陰」:梧桐樹陰,此句謂月已西沉,即夜色已深。製衣,如斯似是習以為常,總覺得天長日久,手中好光陰無從消磨。你我似陌上戲春的孩童,看見花開花謝都惘然歡喜心無淒傷。只是今日,你離開我以後,再沒有人為我添衣,管我寒暖,而我亦失去照顧疼惜你的機會。看得見嗎?是一樣的秋色。秋風月夜,我佇立在桐陰之下。仍似去年秋,你知我為何淚欲流?生死相隔,我如此地無能為力。
「絡緯」:蟋蟀。一說紡織娘。
「只是」句:謂秋色和去年秋天相同。
去年秋時人尚在,今年秋時,風景不改,人已不在。這闋小令所截取的,不過是生活中「添衣」這麼一個細小的事。除卻「雲鬟香霧」的指代,言語極平實,上下闋折轉之間也是從容淡定,然而於小處極見真情,淒婉動人之處,似是眼前梨花飛舞,細碎地散落一地,讓人心意黯然。此詞當是康熙十六年秋之作。亦是容若小令中的經典之作。「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的「欲」字更是用的恰倒好處,「欲」是將出未出,想流不能流,容若將那種哀極無淚的情狀寫地極精準。。一說紡織娘。「只是」句:謂秋色和去年秋天相同。

參考資料:

1、
吳鵬飛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88a5c0101iwr2.html


賞析

  李白《菩薩蠻》詞有「寒山一帶傷心碧」,指日暮之時,山色轉深。傷心是極言之辭。傷心碧即山色深碧,傷心白即極白。後人之詞多類於此。在月光的映襯下水晶簾看上去一片白。水晶簾內端坐的美人已然不在。全詞除卻「雲鬟香霧」的指代略露艷色之外,言語極平實。如果知曉這指代是化自杜甫《月夜》,明白杜甫藏在「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後面的相思淒苦,恐怕只有艷麗之後掩飾的惘然。

  細讀「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欲」字更是用的恰到好處,「欲」是將出未出,想流不能流,容若將那種哀極無淚的情狀寫地極精準。

  年年秋日,看時光流轉,如習以為常,總覺得日久天長,看見花謝都心無淒傷。待得一日光陰流盡,才醒轉過來。秋風蟲鳴月色深濃,仍似去年秋,你知為飄渺孤鴻?感情的付出是相互映襯的。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