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燕子不曾來》蔣春霖


卜算子·燕子不曾來

作者:蔣春霖

朝代:清代


燕子不曾來,小院陰陰雨。一角闌干聚落花,此是春歸處。
彈淚別東風,把酒澆飛絮:化了浮萍也是愁,莫向天涯去!


作品關鍵字:-婉約-愁苦-寫景


作者簡介:

蔣春霖

  蔣春霖(1818~1868)晚清詞人。字鹿潭,江蘇江陰人,後居揚州。咸豐中曾官兩淮鹽大使,遭罷官。一生潦倒,後因情事投水自殺(一說仰藥死)。早年工詩,中年一意於詞,與納蘭性德、項鴻祚有清代三大詞人之稱,所作《水雲樓詞》以身遭咸豐間兵事,特多感傷之音,詩作傳世僅數十首,稱《水雲樓賸稿》。


註釋

卜算子:詞牌名,此調始見於宋代蘇軾《東坡樂府》。雙調,四十四字,仄韻。又名「百尺樓」、「眉峰碧」、「缺月掛疏桐」、「黃鶴洞中仙」、「楚天遙」。 
2化了浮萍:柳絮落水化為浮萍,傳說如此。《本草》:「浮萍季春始生,或雲楊花所生。」唐宋人詞中每用此說。


賞析

  愁苦之寫,後來居上。這除了藝術的成熟及積累諸因素外,重要的是感受的深化,而感受的深化又表現著才士境遇困頓的現象的加劇。所以,沿流溯討「士」的發自心底的哀歎,能清晰地瞭解封建社會日益衰朽而心靈壓抑愈烈的軌跡。此詞所表現的衰世漂泊的淒苦,具有濃重的世紀末情調。警策之句是「化了浮萍也是愁」,這表達的是一種窘迫無路、無法解脫痛苦的極致語。作者心頭的淒苦能得化解則尚存生機,還有轉機。無以化解,即使轉化了仍是愁境甚或更見愁苦,那就不能有什麼生趣。結局是一段無異,也不必繼續飄泊天涯了。這末兩句有迴環之勢寓於平易語中:飛絮是愁,浮萍是愁,飄蕩或衰落,形態雖異,終端一致。在作者看來,飄泊多苦,前途無望,際遇難免,遲「化」不如早「化」,早「化」或還略勝遲「化」,可省卻跋涉、遭人擺佈之苦。陳廷焯《白雨齋話》卷五說得準確:「鹿潭窮愁潦倒,抑鬱以終,悲憤慷慨,一發於詞,如《卜算子》云云,何其淒怨如此!」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