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堠雪翻鴉》納蘭性德


滿庭芳·堠雪翻鴉

作者:納蘭性德

朝代:清代



堠雪翻鴉,河冰躍馬,驚風吹度龍堆。陰磷夜泣,此景總堪悲。待向中宵起舞,無人處、那有村雞。只應是,金笳暗拍,一樣淚沾衣。
須知今古事,棋枰勝負,翻覆如斯。歎紛紛蠻觸,回首成非。剩得幾行青史,斜陽下、斷碣殘碑。年華共,混同江水,流去幾時回。

作品關鍵字:-寫景-議論-抒情-哀怨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1685),滿洲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詞人之一。其詩詞「納蘭詞」在清代以至整個中國詞壇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在中國文學史上也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他生活於滿漢融合時期,其貴族家庭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雖侍從帝王,卻嚮往經歷平淡。特殊的生活環境背景,加之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創作呈現出獨特的個性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富於意境,是其眾多代表作之一。


註釋

1堠雪三句:堠 , 古代了望敵情之土堡,或謂記里程的土堆。龍堆,沙漠名,即白龍堆。《漢書·匈奴傳》揚雄諫書云:「豈為康居、烏孫能逾白龍堆而寇西邊哉!」註:「孟康曰:『龍堆形如土龍身,無頭有尾,高大者二三丈,埤者丈,皆東北向,相似也,在西域中。』」
2陰磷:即陰火,磷火之類,俗謂鬼火。   
3中宵起舞:《晉書·祖逖傳》:「(祖逖)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簿,情好綢繆,共被同寢。中夜聞荒雞鳴 , 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辛棄疾《賀新郎·同父見和,再用前韻》:「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  
4金笳:指銅笛之類。笳,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種樂器,類似笛子。劉禹錫《連州臘日觀莫徭獵西山》:「日暮還城邑,金笳發麗譙。」  
5須知三句:謂要知道古今的世事猶如棋局,或勝或負,翻覆無常。  
6蠻觸:《莊子·則陽》:「有國於蝸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屍數萬。」後有「觸蠻 之爭」之語,意謂由於極小之事而引起了爭端。白居易《禽蟲十二章》之七:「蟭螟殺敵蚊巢上,蠻觸之爭蝸角中。」  
7混同江:指松花江。見《清一統志·吉林一》:「混同江,在吉林城東,今名松花江。」


賞析

  唐柳宗元有「滿庭芳草積 」句,唐吳融有「滿庭芳草易黃昏」句,故此調名之緣有或柳或吳詩之不同說法。此調又名《鎖陽台》、《江南好》、《話桐鄉》、《滿庭霜》、《轉調滿庭芳》、《瀟湘夜雨》、《滿庭花》等。有不同體格,俱為雙調。本首為其一體,上、下片各十句,共九十五字。各片之第三、五、七、十句押韻,均平聲韻。   此篇前景後情,以賦法鋪寫。其下片全為議論,雖不免質實,但氣勢壯觀,真情四射,仍是生動感人的。上片前五句景語,寫古戰場的荒寒陰森,以「總堪悲」綰住。下句轉進,先說有「中宵起舞」的愛國之心,但「那有村雞」一句折轉,表明無由以報,徒增傷感。再接以金笳聲聲烘托,則更令人添悲增慨。下片承前之情之景轉為議論,表達了滿懷哀怨和痛苦。詩人以為「古今事」都是虛無的、短暫的,古來的一切紛爭,一切功業,到頭來除了「剩得幾行青史」,「斷碣殘碑」之外,余皆成空。這雖是消極的意緒,但從中亦可窺見詩人長期積於心中的苦情。這種「苦情」,有人認為納蘭對家族被滅往事的隱恨(見黃天驥《納蘭性德和他的詞》)。可備一說。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