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海潮·自題小影》譚嗣同


望海潮·自題小影

作者:譚嗣同

朝代:清代



曾經滄海,又來沙漠,四千里外關河。骨相空談,腸輪自轉,回頭十八年過。春夢醒來麼?對春帆細雨,獨自吟哦。惟有瓶花,數枝相伴不須多。寒江才脫漁蓑。剩風塵面貌,自看如何?鑒不因人,形還問影,豈緣醉後顏酡?拔劍欲高歌。有幾根俠骨,禁得揉搓?忽說此人是我,睜眼細瞧科。

作品關鍵字:-豪放-感慨-壯志難酬


作者簡介:

譚嗣同

  譚嗣同(1865—1898),字復生,號壯飛,漢族,湖南瀏陽人,是中國近代資產階級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維新志士。他主張中國要強盛,只有發展民族工商業,學習西方資產階級的政治制度。公開提出廢科舉、興學校、開礦藏、修鐵路、辦工廠、改官制等變法維新的主張。寫文章抨擊清政府的賣國投降政策。1898年參加領導戊戌變法,失敗後被殺,年僅三十三歲,為「戊戌六君子」之一。代表作品《仁學》、《寥天一閣文》、《莽蒼蒼齋詩》、《遠遺堂集外文》等。


註釋

1骨相:人的體格狀貌,古人常以此估測一個人的前程後事。
2顏酡:飲酒臉紅。周履靖《拂霓裳·和晏同叔》詞:「金尊頻勸飲,俄頃已酡顏。」
3科:古典戲劇中表示動作的用詞。


賞析

  譚嗣同的這首自題小影,上片「曾經」三句,先寫自己年來蹤跡,他小時居京師,十三歲隨其父外放甘肅,十五歲回湖南瀏陽拜師讀書,再返西北,天南海北,道路遙遠,故頗多感慨。「骨相空談」三句,謂己少有壯志,從骨相看,必成大業,但歲月匆匆已歷十八春秋,卻一事無成,只有腸輪自轉,暗自感歎。「春夢」三句轉入小影,曾對春帆細雨,做過美麗的人生之夢,回首十八年春秋,無所作為,他只有對己大喝一聲「春夢醒來」。面對小影前的幾枝瓶花,他想到國事日非,外侮迭至,真是百感交集,鬱塞難抑。

  下片從寫小影轉而寫自身。從湖南水鄉來到西北高原,對鏡自照,風塵滿面,鏡中人與影中人對比,鏡不隨人意,那醉後的紅顏,實為風塵所致。還想慷慨高歌,但對現實的失望,使他發出「有幾根俠骨,禁得揉搓」的慨歎,再看鏡中之人那風塵掛面的模樣,他幾乎不能相信那就是自己。

  全篇借題小影而抒壯志消磨,事業難成的感慨,表現了詞人從青少年時期就有懷抱的雄心壯志,和壯志難酬的抑塞之感,慷慨激昂,頗見風骨,正如詞人所評:「尚覺微有骨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