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鬼 / 曹司農竹虛言》紀昀


不怕鬼 / 曹司農竹虛言

作者:紀昀

朝代:清代



  曹司農竹虛言,其族兄自歙往揚州,途經友人家。時盛夏,延坐書屋,甚軒爽,暮欲下榻其中。友人曰:「是有魅,夜不可居。」曹強居之。夜半,有物自門隙蠕蠕入,薄如夾紙。入室後,漸開展作人形,乃女子也。曹殊不畏。忽披髮吐舌作縊鬼狀。曹笑曰:「猶是發,但稍亂;猶是舌,但稍長,亦何足畏?」忽自摘其首置案上。曹又笑曰:「有首尚不足畏,況無首也。」鬼技窮,倏然。及歸途再宿,夜半,門隙又蠕蠕,甫露其首,輒唾曰:「又此敗興物耶?」竟不入。

作品關鍵字:-初中文言文-寓言-故事


作者簡介:

紀昀

  紀昀 jǐ yun (1724年6月-- 1805年2月),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雲,道號觀弈道人。歷雍正、乾隆、嘉慶三朝,因其「敏而好學可為文,授之以政無不達」(嘉慶帝御賜碑文),故卒後謚號文達,鄉里世稱文達公。在文學作品、通俗評論中,常被稱為紀曉嵐。清乾隆年間的著名學者,政治人物,直隸獻縣(今中國河北獻縣)人。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曾任《四庫全書》總纂修官。代表作品《閱微草堂筆記》。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司農曹竹虛說:他的族兄從歙縣去揚州,途中經過朋友家。此時正是盛夏時節,此兄停下行程坐到友人書屋中,覺得這間屋子十分愜意涼爽。天色晚時想要住在這裡,友人說:「這裡有鬼,晚上不能住在這裡的。」此人不管,強要住下。深夜,有東西從門縫間慢慢進入,像夾帶的紙一樣薄。進入房間後,便逐漸展開化為人的模樣,原來是個女子。曹兄完全不怕。那女子忽然披散了頭髮吐出了長舌,變成吊死鬼的樣子。曹笑著說:「同樣是頭髮,只是有些凌亂;同樣是舌頭,只不過稍稍長了些,有什麼好怕的?」那鬼忽然又把自己的頭摘下來放到桌子上。曹又笑著說:「有頭的我尚且不怕,何況你這沒有頭的東西!」鬼的招數出盡了,便一瞬間消失了。待到曹從揚州回來,再次住到這裡,深夜,門縫再次有東西蠕動。剛露出它的腦袋,曹便唾罵到:「又是那個倒霉的東西嗎?」鬼竟然沒有進去。

註釋
曹司農竹虛言:曹竹虛司農說。司農:學管錢糧的官。清代的戶部尚書也別稱司農。
歙(she):縣名。今安徽省歙縣。
延:請。
是:這裡。
夾紙:作夾帶用的紙,極薄。夾帶:舊時考生應試,私帶預先抄好的文字資料或書籍入考場。
殊不畏:一點兒也不害怕。
倏然:很快地。這裡指很快地消失不見了。
甚:很,十分。
及:等到。
軒:寬敞。
狀:······的樣子
窮:用盡


啟示

  俗話說「邪不壓正」,鬼的伎倆在堂堂正正的人面前就無計可施了。鬼是不存在的,但社會上的邪氣卻是有的,只有發揚正氣,邪氣才無市場。

  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只要心裡坦蕩不怕,就沒有什麼可以嚇住你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