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賦》謝惠連


雪賦

作者:謝惠連

朝代:南北朝


  歲將暮,時既昏。寒風積,愁雲繁。梁王不悅,游於兔園。乃置旨酒,命賓友。召鄒生,延枚叟。相如末至,居客之右。俄而微霰零,密雪下。王乃歌北風於衛詩,詠南山於周雅。授簡於司馬大夫,曰:「抽子秘思,騁子妍辭,侔色揣稱,為寡人賦之。」[1] 

  相如於是避席而起,逡巡而揖。曰:臣聞雪宮建於東國,雪山峙於西域。岐昌發詠於來思,姬滿申歌於《黃竹》。《曹風》以麻衣比色,楚謠以幽蘭儷曲。盈尺則呈瑞於豐年,袤丈則表沴於陰德。雪之時義遠矣哉!請言其始。

  若乃玄律窮,嚴氣升。焦溪涸,湯谷凝。火井滅,溫泉冰。沸潭無湧,炎風不興。北戶墐扉,裸壤垂繒。於是河海生雲,朔漠飛沙。連氛累靄,揜日韜霞。霰淅瀝而先集,雪紛糅而遂多。

  其為狀也,散漫交錯,氛氳蕭索。藹藹浮浮,瀌瀌弈弈。聯翩飛灑,徘徊委積。始緣甍而冒棟,終開簾而入隙。初便娟於墀廡,末縈盈於帷席。既因方而為圭,亦遇圓而成璧。眄隰則萬頃同縞,瞻山則千巖俱白。於是台如重璧,逵似連璐。庭列瑤階,林挺瓊樹,皓鶴奪鮮,白鷴失素,紈袖慚冶,玉顏掩姱。

  若乃積素未虧,白日朝鮮,爛兮若燭龍,銜耀照昆山。爾其流滴垂冰,緣溜承隅,粲兮若馮夷,剖蚌列明珠。至夫繽紛繁騖之貌,皓皔曒潔之儀。回散縈積之勢,飛聚凝曜之奇,固展轉而無窮,嗟難得而備知。

  若乃申娛玩之無已,夜幽靜而多懷。風觸楹而轉響,月承幌而通暉。酌湘吳之醇酎,御狐貉之兼衣。對庭鶤之雙舞,瞻雲雁之孤飛。踐霜雪之交積,憐枝葉之相違。馳遙思於千里,願接手而同歸。

  鄒陽聞之,懣然心服。有懷妍唱,敬接末曲。於是乃作而賦積雪之歌,歌曰:

  攜佳人兮披重幄,援綺衾兮坐芳褥。

  燎熏爐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曲。

  又續寫而為白雪之歌,歌曰:

  曲既揚兮酒既陳,朱顏酡兮思自親。

  願低帷以暱枕,念解佩而褫紳。

  怨年歲之易暮,傷後會之無因。

  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鮮耀於陽春。

  歌卒。王乃尋繹吟玩,撫覽扼腕。顧謂枚叔,起而為亂,亂曰:

  白羽雖白,質以輕兮,白玉雖白,空守貞兮。未若茲雪,因時興滅。玄陰凝不昧其潔,太陽不固其節。節豈我名,潔豈我貞。憑雲升降,從風飄零。值物賦象,任地班形。素因遇立,污隨染成。縱心皓然,何慮何營?


作品關鍵字:-辭賦精選-寫雪

譯文

  時值年末,天色已晚,寒風聚積,愁雲密佈。梁王心中不樂,到兔園遊玩。於是擺上了酒席,邀請賓朋好友,請來鄒陽,召來枚乘;司馬相如最後到來,坐在賓客的首位。

  不久小雪粒飄落而下,繼而大雪滿天飛揚,梁王唱起《衛風·邶風》,又吟誦《小雅·信南山》,並把竹簡送給相如,說:「抒發您精密的文思,運用您華麗的詞藻,描摹眼前的景色,為寡人作一篇賦。」

  相如於是離席而起,向前鞠躬施禮,說:「聽說雪宮建築在東方,雪山峙立在西域。周文王曾吟詠『今我來思』,周穆王也反覆唱《黃竹》之歌,《曹風》曾以麻衣比雪色,楚辭也有《幽蘭》《白雪》之曲。雪厚盈尺是豐年徵兆,雪深一丈則成災害,由此來看,下雪的時間和意義可謂深遠啊。請允許我從頭講:如果四時將盡,寒氣上升,焦溪乾涸,湯谷凝固,火井熄滅,溫泉結冰,沸潭不再翻湧,熱風也不吹送。家家堵塞住北面的門窗,裸體國的人也穿上了衣服,於是河海籠罩起烏雲,大漠揚起了飛沙;連延的雲氣,重重的霧靄,遮蔽了太陽和霞光;先是小雪淅淅瀝瀝的飄灑,繼而大雪紛紛揚揚,漫天飛舞。雪花的形狀,散亂交錯,紛紛氳氳,散散落落,揚揚灑灑,翩翩飛舞於天空,迴旋堆積於地面。開始時沿著屋脊而覆蓋了樓宇,到最後透過門簾而進入室內;起初輕盈迴旋於台階下,後來飄舞縈繞於帷席旁。既可以隨方物成為玉圭,又能夠隨圓物成為玉璧。眺望原野,如萬頃縞素鋪展;仰望山嶺,則千巖銀裝素裹。這時,樓台就像重疊的玉璧,大路猶如連綴的美玉;庭院陳列著玉階,林中挺立著玉樹。白鶴被奪去了光彩,鷴鳥也失去了鮮艷;紈袖佳人自慚形穢,玉顏美女掩面失色。至於積雪尚未虧損,在朝陽的照耀下,鮮艷如燭龍銜著燭火照耀崑崙;待到雪融結成冰柱,沿著房簷屋角懸掛,燦爛似河伯剖開河蚌排列珍珠。至於那繽紛繁複的氣象,明亮皎潔的儀態,迴旋聚積的氣勢,飛舞閃耀的奇觀,真是變化無窮,實在難已盡述。如果反覆賞玩,意味無窮。夜深幽靜,使人感慨,風吹楹柱,呼嘯作響,月透紗窗,內外通明。斟出湘吳美酒,披上狐貂皮衣,看庭中鶤鳥雙雙起舞,望雲中大雁孤獨飛翔。踏著厚厚的積雪,憐惜飄零的落葉。思想千里外的知己,盼望與其攜手而歸。」

  鄒陽聽後,(對自己構思的賦)感到慚愧,佩服(相如的賦),驅遣心中艷麗的詞藻,恭敬續接相如的賦。於是他站起來,吟作積雪之歌,歌詞是:「攜手佳人啊進入重帷,擁抱錦被啊安坐芳褥。燒上熏爐啊點燃明燭,斟滿桂酒啊奏起清曲。」又續寫白雪之歌,歌詞是:「樂曲已奏啊美酒已陳,臉兒發紅啊希望相親。放下帷帳啊接近衾枕,解下環珮啊脫衣就寢。怨恨年歲啊飛快流逝,感傷此後啊相會無因。誰曾見到階上的白雪,陽春三月啊還能長存?」歌罷,梁王吟詠玩味,以手握腕,回頭看枚乘。枚乘會意,繼作尾聲。尾聲說:「白羽雖白卻很輕,白玉雖白空守貞;都不如這白雪,隨時生滅。月亮輝映,不能掩蓋它的皎潔;太陽照耀,也不固守它的氣節。氣節並非它的美名,純潔也不是它的堅貞,隨雲升降,從風飄零。遇物體成形狀,隨地勢而變形。潔白是因遇物乾淨,污濁也是外物污染。只要心胸虛靜,有什麼憂慮?有什麼經營?」


賞析

  《雪賦》以歷史人物問答鋪陳描寫結構全篇。賦首先敘述了冬日裡的一個黃昏(歲將暮,時既昏)」,當時的天氣不大好,寒風凜冽,陰雲四起,大雪紛飛(寒風積,愁雲繁)。「梁王不悅」,可以理解為心情不大好,於是率賓朋游於兔園,命人擺上美酒(乃置旨酒,旨酒即美酒)。鄒陽、枚乘、司馬相如先後蒞臨。鄒陽是西漢時期的文學家,山東淄博人,著有《上吳王書》等文作;枚乘也是西漢時的文學家,江蘇淮陰人,代表作《七發》:司馬相如大家都很熟悉,就是跟卓文君私奔那哥們,著名辭賦家,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相如來得可能稍晚一些(相如末至),居客之右,古代座次以右為尊, 右面可是上座,這說明司馬相如在梁王心目中是很有地位的。面對漫天大雪,梁王首先吟詠了《經》中有關雪的詩句,根據賦中寫到的《北風》於衛詩和《南山》於周雅,梁王吟的應該是「北風其涼,雨雪其雱(pang)」、「上天同雲,雨雪雰雰」這兩句。吟畢,授簡於司馬相如。「簡」是戰國至魏晉時期寫書的竹片。曰:「抽子秘思,騁子妍辭,侔色揣稱,為寡人賦之。」意思是說你要以神奇的思想,妍麗的文辭,惟妙惟肖恰到好處的描摹雪景。

  相如於是避席而起,古代人都是席地而坐,離開座位稱避席,逡(qun)巡而揖(形容恭順的樣子),以示尊敬。寫雪之前,先引出《孟子》、《漢書》、《詩經》、《穆天子傳》等涉及記雪的典籍,用來強調雪與人類生活的密切關係。「臣聞雪宮(戰國時齊國的行宮)建於東國,雪山(指天山)峙於西域(戰國時對玉門關、陽關以西地區的統稱),歧昌發(指周文王)詠於《來思》(指《詩.小雅.采薇》),姬滿(指周穆王)申歌(吟詠)於《黃竹》(詩篇名);《曹風》(詩經.曹風)以麻衣(古代白色的衣服)比色,楚謠(指楚地歌謠)以《幽蘭》(樂曲名)儷曲(名字叫做白雪的曲子);這句說周文王詠的《采薇》詩,也詠了雪;周穆王游黃台在北風雨雪中吟詩三篇:《曹風》詩中以雪的潔形容衣服:楚地的歌謠並奏《幽蘭》和《白雪》。白盈尺(大雪)則呈瑞於豐年,袤丈(指雪深至丈)則表沴於陰德(預兆瘟疫),雪的應時之義又何止這些。這一段隱喻著很深的寓意,絕不是作者閒發思古之幽情,而是傳達作者樸素的自然意識以及「天人合一」自然觀念。

  接著司馬相如用華美的辭藻從宏觀、微觀、聲色、動靜等多角度、多方位鋪敘描摹,極盡雪之形態時,「請言其始。若乃玄律窮,嚴氣升,焦溪涸,湯谷凝,火井滅,溫泉冰,沸潭無湧,炎風不興。北戶墐扉,裸壤垂繒」。這段話講的就是個「寒」 字。玄律指冬季,嚴氣指寒氣,冬季寒氣上升,溪河凍得不流淌了,溫泉結冰了,寒冷的天氣使人們緊閉門窗,初上厚衣服御寒。「於是河海生雲,朔漠飛沙;連氛累靄,掩日韜霞」。可謂疑雲密佈,滿天無色,飛沙走石,掩日避光,這一段突出一個「暗」字。「霰淅瀝而先集,雪紛糅而遂多」,這兩句寫的是下雪時的情景,先是細霰落地發出淅瀝之聲,然後雪花紛雜而落。接著寫雪落下來的形狀,「散漫交錯,氛氳蕭索;藹藹浮浮,瀌瀌奕奕」。然後寫雪落下後的形狀:「聯翩飛灑,徘徊委積。始緣甍而冒棟,終開簾而入隙;初便娟於墀廡,末縈盈於帷席。既因方而為圭,亦遇圓而成璧。」。說雪隨著方形的物體而成方形,隨著圓形的東西則變成圓形。「眄隰則萬頃同縞,瞻山則千巖俱白。於是台如重璧,逵似連璐;庭列瑤階,林挺瓊樹」.你看雪落到原野上就像白色的絲織品,落到山峰上山峰就變成雪山,落到樓台亭榭上樓台就成為玉璧,落在庭院的台階上,台階變成玉階,落到樹上,樹就成了瓊樹。賞讀此句,呈現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個美麗的冰雪世界。「皓鶴奪鮮,白鷴失素;紈袖慚冶,玉顏掩嫮。若乃積素未虧。」 這幾句是說白鶴、白鷴(xiao)、美女的潔白,面對雪都自慚不如,失去其美麗。「白日朝鮮,爛兮若燭龍銜耀照昆山;爾其流滴垂冰,緣霤承隅,燦兮若馮夷剖蚌列明珠。至夫繽紛繁騖之貌,皓旰(代han)皦絜之儀,回散縈積之勢,飛聚凝曜之奇,固展轉而無窮,嗟難得而備知。」白天在陽光映射下雪的潔白、美麗、燦爛、變化無窮的種種景象,感歎其不能備述。接下來寫夜晚,「若乃申娛玩之無已,夜幽靜而多懷.風觸楹而轉響,月承幌而通輝。」你看,在幽深肅穆的夜晚,風吹打著積聚冰凌的房柱發出響聲,月光映照著凝結著雪花的窗簾,多麼明媚多姿呀!相如賦雪寫出雪的天地大美,把寫景、抒情、說理融為一體。從冬日的嚴寒、雪的生成、落雪的飄灑、寫到雪後的銀白世界;從白日映雪寫到月夜賞雪,從動態寫到靜態,從天上寫到地面,從近處寫到遠處,從幃席走廊窗簾寫到房屋瓦脊樑柱,從階梯道路寫到庭院樹木,從平原萬傾如縞寫到萬嶺千峰素白,從白日的光輝燦爛寫到月夜的幽靜肅穆,窮盡了雪的姿態、輕盈、變化,描摹了雪的飄逸、潔白、燦爛、妍麗,謝惠連這位辭賦才俊把一幅色彩明媚的白雪圖呈獻給了我們。

  相如吟罷,鄒相登場。鄒陽聞相如賦,「懣然心服」, 懣然慚愧的樣子;「有懷妍唱」指鄒陽有感司馬相如妍美的詠雪辭,遂作「積雪之歌」。歌曰:「攜佳人兮披重幄,援綺衾兮坐芳縟;燎熏爐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曲。」此歌之中的佳人,重幄、綺衾、明燭,皆為閱目之色,給人帶來視覺的美感,而芳縟、燎熏,又給人的嗅覺帶來帶來享受,又續而為白雪之歌,歌曰:「曲既揚兮酒既陳,朱顏酡兮思自親,願低帷以暱枕,念解佩而褫紳。怨年歲之易暮,傷後會之無因。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鮮耀於陽春?」此歌在曲盡,酒陳、朱顏、暱枕、解佩、褫紳之間,情調忽變,初者「思自親」,繼而「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鮮耀於陽春?」,情緒之所以轉變如此之快,不是沒有原由的,其原由就在於「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鮮耀於陽春?」人生在世,良辰難遇,美景難求,但一切都是浮雲遮眼,稍縱即逝,就像台階上的白雪,豈能鮮耀於陽春?對比之下,司馬相如的白雪,曠達明朗,充滿勃勃生機;而鄒陽之雪,風華絕代,卻生命短促。這種來自生命本體的感傷,給雪蒙上了悲情的面紗.

  《雪賦》以「王乃尋繹吟玩,撫覽扼腕,顧謂枚叔,起而為亂」對全賦進行了總理。亂是辭賦的結尾,是對全賦的總結。亂曰:「白羽雖白,質以輕兮;白玉雖白,空守貞兮;未若茲雪,因時興滅。玄陰凝不昧其潔,太陽曜不固其節。節豈我名,節豈我貞,憑雲升降,從風飄零。值物賦象,任地班形。素因遇立,污隨染成,縱心皓然,何慮何營。」結尾由雪之節操而觸發了對雪的性質品德的議論,圍繞雪的「節」「潔」「貞」展開議論,說雪之「節」容易失,雪之「潔」容易污,雪的貞潔就像它的顏色一樣,最不足恃,對貞潔名譽進行了否定,「節豈我名」「 節豈我貞」 「縱心皓然,何慮何營」, 從而釋放了縱心物外的人生哲學,這也是南朝文人的一種情懷,一種心靈解脫吧!

  《雪賦》對物色的描寫細緻逼真,如同意得神傳,形神兼備。語言精工、遒勁、亟亟富感染力,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句勢長短穿插,錯落有致增強了節奏感和韻律美,彰顯了極高的美學價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