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新荷應詔》沈約


詠新荷應詔

作者:沈約

朝代:南北朝



勿言草卉賤,幸宅天池中。
微根才出浪,短干未搖風。
寧知寸心裡,蓄紫復含紅!

作品關鍵字:-詠物-荷花-寓人-抒懷


作者簡介:

沈約

  沈約(441~513年),字休文,漢族,吳興武康(今浙江湖州德清)人,南朝史學家、文學家。出身於門閥士族家庭,歷史上有所謂「江東之豪,莫強周、沈」的說法,家族社會地位顯赫。祖父沈林子,宋征虜將軍。父親沈璞,宋淮南太守,於元嘉末年被誅。沈約孤貧流離,篤志好學,博通群籍,擅長詩文。歷仕宋、齊、梁三朝。在宋仕記室參軍、尚書度支郎。著有《晉書》、《宋書》、《齊紀》、《高祖紀》、《邇言》、《謚例》、《宋文章志》,並撰《四聲譜》。作品除《宋書》外,多已亡佚。


鑒賞

  荷花是一種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又名蓮、芙蕖,古時也稱為芙蓉。它那「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性,素來為人墨客們所讚頌,用以自喻和他喻。此詩即是其中的一首。

  詩的一、二句以議論入題,針對人們因荷花是草卉而輕賤它的心理而發。天池,本謂神話中的瑤池。此詩是「應詔」之作,故這裡「天池」應指皇宮內的荷池。兩句意謂荷花雖為草卉之物,但其有幸植根天子之池,自與其他山澤中的草卉身份不同,也更易受人們的注目。

  三、四句轉入詠物本題,細緻而微地描繪荷花的初生水面,應題「新荷,二字。荷的根莖最初細瘦如鞭,俗稱蓮鞭。蓮鞭上有節,能向上抽出葉子和花梗。「微根才出浪」,就是說花梗剛剛伸到水面。這裡連用「微」字「才」字,已極言其細小,下面「短干未搖風」,則更形象地體現其細小;梗干之短,甚至風亦不能使它搖動,可見它只是剛剛在水面露頭而已。這兩句直逼出「新荷」的「新」來,觀察之細緻,用筆之精到,真堪令人叫絕。在這細微之處,詩人的功力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上二句寫初出荷莖之至微至小,文勢猶如尺蠖之屈,已蓄足了力。於是乎五、六二句,乃一變而由屈轉伸,忽出石破天驚之語。「寧知寸心裡,蓄紫復含紅!」那荷莖長不滿寸,看上去若有若無。然而誰能知道,那短莖裡寓含著的花蕾胚芽,卻蘊育著萬紫千紅的將來。只等夏天一到,它就要把那絢麗的色彩,灑滿整個池塘。「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楊萬里《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這滿眼紅綠的壯觀景象,正是「新荷」的未來世界。

  這首詩,單就詠物而言,也是清新可喜的。再看詩中的「勿言」、「寧知」這些強烈語氣,讀者就不免會推測:詩人如此用力為新荷抱不平,恐怕不會是無所寄托的吧。據《粱書·沈約傳》記載,沈約幼年因父親被誅,被迫潛竄他地,以後雖然「會赦免」,卻「流寓孤貧」。但他「篤志好學、晝夜不倦」,最終「遂博通群籍」,累官至步兵校尉,「管書記,直永壽宮,校四部圖書」,堂堂皇皇地進入「天池」,成為當世首屆一指的大學者、大手筆。詩人看到新荷初出時的微陋,遙想自己幼小時的辛酸,他不禁深感慨。他不禁充滿自信地說:新荷的今天雖然為人們所輕賤,但它在明天,定將是奼紫嫣紅的創造者。詩人幸而言中,後來他歷仕宋、齊、梁三朝,封侯拜相。他在文學上的「紫」「紅」之才,也充分發揮出來了,不僅衣被當世,而且也惠澤後人。

  所以,沈約的這首詩,既是詠物,亦是抒懷。詩人詠的是荷花,但讀者所感覺到的,同時又是詩人的自我形象。

參考資料:

1、
《漢魏六朝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1025-1026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