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春雪詠蘭》陳子龍


念奴嬌·春雪詠蘭

作者:陳子龍

朝代:明代



問天何意,到春深、千里龍山飛雪?
解佩凌波人不見,漫說芷珠宮闕。
楚殿煙微,湘潭月冷,料得都攀折。
嫣然幽谷,只愁又聽啼鴃。
當日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纖手分花葉。
曾在多情懷袖裡,一縷同心千結。
玉腕香銷,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
洛濱江上,尋芳再望佳節。

作品關鍵字:-詠物-抒情-愛國


作者簡介:

陳子龍

  陳子龍(1608—1647)明末官員、文學家。初名介,字臥子、懋中、人中,號大樽、海士、軼符等。漢族,南直隸松江華亭(今上海松江)人。崇禎十年進士,曾任紹興推官,論功擢兵科給事中,命甫下而明亡。清兵陷南京,他和太湖民眾武裝組織聯絡,開展抗清活動,事敗後被捕,投水殉國。他是明末重要作家,詩歌成就較高,詩風或悲壯蒼涼,充滿民族氣節;或典雅華麗;或合二種風格於一體。擅長七律、七言歌行、七絕,被公認為「明詩殿軍」。陳子龍亦工詞,為婉約詞名家、雲間詞派盟主,被後代眾多著名詞評家譽為「明代第一詞人」。


註釋

1此詞以蘭自喻人,痛悼抗清志士之犧牲,寄托了作者深深的愛國情愫。
2「問天」句:化用南朝宋鮑照《學劉公幹體》「胡風吹朔雪,千里度龍山」句意,以問句領起。問老天何以在春意正盛的時節千里迢迢送來北方寒山的飛雪?
3「解佩」句:言大雪漫空飛舞,解佩相贈的漢皋游女和凌波微步的洛水宓妃都不見蹤影,更何況天界的仙宮寶闕。
4「九畹」引《離騷》句意:「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 王逸註:「十二畝曰畹。」一說,田三十畝曰畹。見《說文》。後即以「九畹」為蘭花的典實。
5「光風」, 雨止日出時的和風。用《招魂》「光風轉蕙,汜崇蘭些」句意。
6「金跳脫」,一種婦女戴的首飾。詞句似指作者在宏光朝廷中任官時,所傷奏疏均未被採納。
7「洛濱江」句,謂復明有望,鼓舞自己與志同道合者繼續奮戰。


鑒賞

  明季愛國志士陳子龍(1608-1647年)字臥子,晚年自號大樽,是著名的人與詞人。其詩作以慷慨淋漓、沉雄豪邁傳世。「蒼勁之色與節義相符」(沈雄《古今詞話》)。其詞作成就更大,曾被譚獻譽為明代「第一」(《復堂日記》);但詞的風格卻「風流婉麗」(《古今詞話》)、「綿邈淒惻」    (《明詞綜》引王士禎語),以陰柔之美擅場,同其詩陽剛之風迥異其趣。這是由陳子龍的詞學觀所決定的。陳子龍承繼了北宋「詞別是一家」(李清照《詞論》)的觀點,在《三子詩餘序》等詞論中推崇「婉約」說,即傳統的「詞體以婉約為正」(徐釚《詞苑叢談》)的主張。不過陳子龍的「婉約」說並非單純復古,繼承中亦有變革,具備了新內容,有時代特點。概言之,陳子龍的「婉約」說主張詞應以流暢的韻律,婉麗自然的語言,構思婉媚的意境,含蓄委婉地抒發真情實感,寄托風騷之旨即愛國之思、復國之志。「婉約」說指導了創作實踐,因此陳子龍有詩莊詞媚之別。現試舉其名篇《念奴嬌·春雪詠蘭》為例證。詞云:

  問天何事,到春深,千里龍山飛雪?解佩凌波人不見,漫說蕊珠宮闕。楚殿煙微,湘潭月冷,料得都攀折。嫣然幽谷,只愁又聽啼鴂。

  當日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纖手分花葉。曾在多情懷袖裡,一縷同心千結。玉腕香銷,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洛濱江上,尋芳重惜佳節。

  這是一首詠物詞。沈起龍認為上乘的詠物詞,「凡身世之感,君國之憂,隱然蘊於其內,斯寄托遙深」(《論詞隨筆》)。此詞足以當之。陳子龍「婉約」說認為填詞首先應考慮「用意」,要有「深刻之思」(王介人詩餘序》)。所謂「意」即「風騷之旨,皆本言情」或曰「寫哀而宣志」(《三子詩餘序》)。寫於明亡之後的《念奴嬌·春雪詠蘭》正是旨通「風騷」,構思深刻,立意高遠之作。它名為「春雪詠蘭」,實際上寄寓了作者亡國之痛、故國之思與復國之志,抒發了深厚的民族感情。顧璟芳曾評此詞曰:「此大樽之香草美人懷也。」(《陳忠裕全集》附)。 可見,其詞旨繼承了屈原《離騷》的愛國主義精神。但是陳子龍「婉約」說重要的美學思想是強調詞境「貴含蓄不盡」(《王介人詩餘序》),感情表現要委婉,所謂「幽以婉也」(《幽蘭草詞序》)。《念奴嬌·春雪詠蘭》言抗清復國之志,就並不如岳飛《滿江紅》那樣慷慨激昂、直抒胸臆,而是採用楚辭美人香草的比興、象徵手法,極其「纏綿猗娜」(《三子詩餘序》)之致。全詞上片構思了春雪蘭殘、美人不見的意境,象徵時局的險惡,飽含亡國的悲憤;下片借描寫昔日美人與蘭草之情懷寄托故國之思,並表示了振奮民族精神,爭取抗清復國勝利的願望。

  上片分四個層次:

  一、「問天何意,到春深、千里龍山飛雪?」屈原曾寫《天問》,「呵而問之,以洩憤懣」(王逸)。子龍之「問天何意」,同樣是抒發「憤懣」之情。「到春深」該是東風化雨,鶯飛草長,雜花生樹的時節,但天意反常,竟是「千里龍山飛雪」,使江南籠罩在酷寒凍雲之中。「龍山」即楚辭《大招》「北有寒山,連龍逴之」之「逴龍」,王逸註:「逴龍,山書也。北方有常寒之山,陰不見日,名曰逴龍。」這裡它是滿清貴族的象徵。作者以北來「飛雪」之肆虐比喻政治氣候的乖戾,實指清兵南侵,使「春深」的明朝驟臨寒冬之災。這一層極寫政治形勢的險惡,抒發了憤懣之情。

  二、「解佩凌波人不見,漫說蕊珠宮闕。」這裡寫「美人」之消逝。「解佩」用劉向《列仙傳》中典故:江妃出遊於江、漢之湄,逢鄭交浦。鄭見而悅之,不知其神人也,謂其僕曰:「我欲下請其佩。」……江妃遂手解佩與交浦。「凌波」用曹植《洛神賦》典,指「凌波微步,羅襪生塵」之洛神。「人不見」即指作者心日中的江妃、洛神一樣的美人在「千里龍山飛雪」的淫威下一時銷聲斂跡。這裡的美人如同《離騷》「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中的「美人」,「蓋托詞而寄意於君也」(朱熹)。在封建社會,國君代表國家,子龍筆下的美人指明朝君國,側重於國。「人不見」即指明滅亡也。「蕊珠宮」系傳說中神仙所居處,這裡稱「漫說蕊珠宮闕」,意味著京師陷落,也不必說起。這層通過淒婉的境界抒發了作者因朱明王朝覆滅而生的悲痛之情。

  三、「楚殿煙微,湘潭月冷,料得都攀折。」經過前兩層鋪墊,這裡正式「詠蘭」——零落之蘭。「楚殿」、「湘潭」皆為蘭草滋長之地,但今日卻呈現出「煙微月冷」的蕭索淒冷的氛圍。蘭草被摧殘殆盡,已無蘭「五六月盛」(《本草》)的繁茂景象。王逸曾指明《離騷》寫「善鳥香草,以配忠貞」    (《離騷經序》)。陳子龍詞中的「蘭」也是忠貞愛國的志士的象徵,並寄托著作者復國的理想。寫蘭之零落是暗示仁人志士復國理想實現之艱難。

  四、「嫣然幽谷,只愁又聽啼鴂」詞意至此一轉折:蘭草並未滅絕,深山幽谷中仍有它嫣然笑容。這意味著志士們的忠貞與理想並未被放棄,口吻中不無自豪之意。但作者心緒複雜,面對嚴酷的現實,他不能不「愁」,擔心幽谷之蘭也將零落,理想要破滅。《離騷》云:「恐鵜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鵜鴂」是蘭草不芳的先兆。鴂即杜鵑。詞意至此又稍轉折,抒寫感情可謂委婉曲折。

  總的來看,上片色調比較冷、比較低;但作者的憤懣、悲痛、擔心與對君國的忠貞等複雜感情寫得真實而深刻,委婉而曲折,與上片相比,下片卻是暖色、高調,可分三層次:

  一、「當日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纖手分花葉。曾在多情懷袖裡,一縷同心千結。」險惡的現實使作者不能不去重溫舊夢,藉以激發繼續鬥爭的信心與力量。這一層次回憶昔日美人與蘭草血肉相連的關係,充滿了作者深情的故國之思及對未來的憧憬。詞由「當日」二字轉入回想。「九畹光風」,是先寫蘭草之總貌,如同全景鏡頭:「九畹」即《離騷》「滋蘭之九畹」之意,每畹等於十二畝。此極寫蘭草之豐茂;「光風」突出蘭草於麗日和風中流光溢采之神。「數莖清露」則寫蘭草的具體形象,如同特寫鏡頭:蘭草莖葉上清露如珠,晶瑩嫵媚。這是比喻仁人志士當年忠貞的美德。「纖手分花葉」,由蘭草轉向關心、培植蘭草的美人,是的,志士們忠貞的美德是君國所培育,因此也得到君國的寵信。蘭草曾在「多情」的美人懷抱裡,結下芳香的「同心之言」,《易·系辭上》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音xiu,味道)如蘭。」這「同心之言」就是仁人志士對君國的忠腸義膽。作者對此滿懷讚譽之情。它也正是今後「雖九死其猶未悔」的立場與態度。

  二、「玉腕香銷,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此寫作者從舊夢中醒來,面向現實,發現美人尚在,但已與蘭草分離。「玉腕香銷」即蘭草之香已不復存在於美人的玉腕衣袖。「雲鬟霧掩」,形容美人渴念蘭草之憔悴情態。「空贈金跳脫」用《真誥》典故:晉時女仙綠粵華曾降臨羊權家,贈權金玉跳脫各一。「跳脫」即手鐲,當為美人與蘭草「同心千結」的信物。因為蘭草「料都攀折」,油然而生「空贈」之憾,突出了君國對仁人志士抗清愛國理想的迫切渴望之心。

  三、「洛濱江上,尋芳再望佳節。」詞人最後這一筆把詞境推向了新的思想高度:既然蘭草與美人早有「同心千結」之誓,而蘭草也還尚有「嫣然幽谷」者在,那麼就不必悲觀、頹喪。作者也深信:「洛濱江上」的美人會回來重振精神,在美好的時節找到芳香忠貞的蘭草,重新開創未來。作者此時掃盡上片低冷的色調,使全詞境界呈現出朝暾般的亮色來,給人以鼓舞和希望。

  通過上面簡析,我們對陳子龍「婉約」說含蓄委婉的要求當有一定感性的認識了。「含蓄者,意不淺露,語不窮盡,句中有餘味,篇中有餘意,其妙不外寄言而已。」(沈起龍《論詞隨筆》)詞人深刻的思想感情皆無一語道破,而是寄托於「春雪詠蘭」的婉媚詞境與具體的飛雪、美人、蘭草等形象之中,讓讀者自己去細細體會其言外之意,味外之旨,從中享受到不盡的美感和豐富的詩意。

  陳子龍「婉約」說對語言風格的要求是   「文詞婉麗」(《宋子九秋詞稿序》),所謂「婉麗」是「既有鮮妍之姿,而不藉粉澤」(《王介人詩餘序》)。它有別於鏤金錯采的穠艷,更不同於粗豪直率的木質。《念奴嬌·春雪詠蘭》的語言堪稱「婉麗」二字,突出的句子如「楚殿煙微,湘潭月冷」、「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纖手分花葉」、「玉腕香銷,雲鬟霧掩」等皆婉而不靡,麗而不俗,既有文采,又自然清新,恰到好處地體現了詞旨。

  詞是音樂性甚強的體裁,婉約派都十分重視音律。此詞也嚴守詞律,其「流暢之調」有「圓潤明密,言如貫珠」(《王介人詩餘序》)的音樂美,可見子龍之功力。

  最後要指出的是,陳子龍「婉約」說是針對明季詞壇意格卑靡、感情虛偽、側艷俚俗等弊端而發的,因此具有補偏救弊的積極作用。但是也無庸諱言,陳子龍片面標舉「婉約」之旨而排斥豪放之風,是有其局限性的。陳子龍詞作的成就畢競難以企及同是抒寫愛國之情的辛稼軒豪放詞。

賞析

  這首詞約作於1647(清順治四年)三月。作者繼承《楚辭》香草美人的比興手法,以雪代指險惡的時代環境,以蘭代指堅貞的志士仁人,寄托了作者深深的愛國情愫。

  詞開頭即化用南朝宋鮑照《學劉公幹體》「胡風吹朔雪,千里度龍山」句意,以問句領起。作者責問老天在春意正盛的時節千里迢迢送來北方寒山的飛雪,「春深」而有「飛雪」,反常且令人痛苦,這幕情景實際是隱喻明朝的美好河山竟遭受清軍鐵蹄蹂躪。作者對此痛心疾首,遂效屬原呵壁問天,仰天悲呼。下面兩句,謂大雪漫空飛舞,解佩相贈的漢皋游女和凌波微步的洛水宓妃都不見蹤影,更何況天界的仙宮寶闕。這裡「解佩凌波」當喻指抗清的志土,「人不見」,則是說他們多遭不幸;「漫說蕊珠宮闕」,似言南明魯王和隆武政權都不能挽狂瀾於既倒。按:魯監國元年(1646)清軍搶渡錢塘江,浙東失守,魯王逃亡海上,1646(隆武三年)清軍入福建,隆武帝逃至汀州,為清將李成棟所殺,時間上與此處所言吻合,以上兩韻,扣題中之「春雪」,下面便轉入題中之「詠蘭」。「楚殿」、「湘潭」,所用地名令人聯想到流放沅湘的戰國楚偉大人屈原,他的《離騷》多有寫到蘭的句子,如「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時暖暖其將 罷兮,結幽蘭而延佇」等。「煙微」、「月冷」都是淒迷之景,見出作者的惆悵悲苦。而幽蘭皆遭「攀折」,就是他心懷惻愴的原因。聯繫史事,當時清平南大將軍孔有德正進擊湖南,而此前摯友夏允彝在江南抗清失利投水殉節,他作詩悼之,曾有「予為蕙兮子作蘭」、「拊膺頓足摧心肝」(《七歌》之六)之句,可知此三句慨歎之意甚深。歇拍作者以空谷幽蘭自擬,用《離騷》「恐鵜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的典故,表達他的傷時之情。作者清順治二年(1645)松江起義兵敗後,曾一度隱居,此處「幽谷」云云,即指此。

  下片換頭回憶往事,「九畹」用上引《離騷》句意,「光風」用《招魂》「光風轉蕙,汜崇蘭些」句意,表現幽蘭在佳人的「纖手」中流芬揚馥的情狀,隱喻自己深受大明王朝的國恩。「數莖清露」,象徵著作者高潔的情操和忠貞的氣節。這裡將香草美人結合起來,比興之義尤為精微。下面兩句,進一步用「多情懷袖」、「同心千結」傾訴自己的忠愛纏綿意緒,「多情懷袖」承上文之「纖手」,「同心千結」承上文之「花葉」。這幾句「當日」、「曾在」應是指崇禎朝之事,此後則 「玉腕香消,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也就是說他的報國之心不被理解,頗和明珠投暗之恨。「金跳脫」,一種婦女戴的首飾。聯繫作者身世,他在南明弘光時數上疏指陳時政,均未受重視,遂辭職歸家,這裡的「空贈金跳脫」便不難索解,「空贈」兩字,惋惜之意極濃,實在是感慨萬端之語。而「香消」、「霧掩」,也隱含對弘光時忠良遭斥、奸佞當道的批評之意,結拍兩句。「洛濱江上」,結構上遙應「解佩凌波」,似指剛成立的南明永歷政權,接受其領導的抗清義軍有瞿式耜等部,據有兩廣、雲貴、四川等地;「尋芳再望佳節」,就是期望這一股抗清力量能夠完成國家復興的艱苦事業。因魯王餘部退兵海上,詞中又有 「江」字,這兩句也可以理解為對魯王政權仍抱有希望。不過,因魯王所部主力張名振、張煌言溯長江克京口的一時之盛遠在作者殉國後多年(此時他們也都歸入永歷帝麾下),寫此詞時魯王政權正處低潮,而永歷政權則方舉義旗,更易令人對之寄以厚望,所以,說詞的結尾是屬望於永歷帝,恐怕更合情理。後來李定國、鄭成功等的幾次大捷,也證明作者的期望是有道理的。

  全詞主要以蘭自喻,個別地方喻抗清志士,另以美人或指忠臣義士,或指君王主上,都與楚辭美人香草之孤忠隱約之言一脈相承,意深情遠,亦婉麗亦蒼涼,堪稱明詞壓卷傑作之一。

  關於此詞的寫作時間,陳寅恪《柳如是別傳》云:「宋征璧《含真堂集》六《予以病請假,戲摘幽蘭緘寄大樽》云:「采采緘題寄所思,水晶簾幕 弄芳姿……』寅恪案:此詩之作成,當在弘光元年二月丙寅即十三日,……今拾陳氏詩集,未發見有類似之作,唯《陳忠裕公集》二十詩餘中有《念奴嬌·春雪詠 蘭》一闋,雖未能確定其何時所賦,但必是與尚木(宋征璧字)寄詩時相距不久之作,故疑是因宋氏之詩有所感念而成。」但玩子龍詞意,情調與征璧詩相去頗遠, 陳先生謂作於弘光元年(1645)二月的推測恐不能成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