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日射人間五色芝》元好問


浣溪沙·日射人間五色芝

作者:元好問

朝代:金朝



日射人間五色芝,鴛鴦宮瓦碧參差。西山晴雪入新詩。焦土已經三月火,殘花猶發萬年枝。他年江令獨來時。

作者簡介:

元好問

  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系出北魏鮮卑族拓跋氏,元好問過繼叔父元格;七歲能詩,十四歲從學郝天挺,六載而業成;興定五年(1221)進士,不就選;正大元年(1224 ),中博學宏詞科,授儒林郎,充國史院編修,歷鎮平、南陽、內鄉縣令。八年(1231)秋,受詔入都,除尚書省掾、左司都事,轉員外郎;金亡不仕,元憲宗七年卒於獲鹿寓捨;工詩文,在金元之際頗負重望;詩詞風格沉鬱,並多傷時感事之作。其《論詩》絕句三十首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頗有地位;作有《遺山集》又名《遺山先生文集》,編有《中州集》。


註釋

1五色芝:即靈芝。能益精氣、強筋骨,久食延壽,舊以為兆端之草。
2鴛鴦宮瓦:宮瓦俯仰相次,故以鴛鴦名之。
3西山晴雪:作者自注,往年宏辭御題有西山晴雪。
4三月火:指蒙古軍隊的燒殺劫掠。《史記·項羽本紀》中載:項羽引兵屠咸陽,燒秦宮,火三月不滅。後世便以「三月火」為遭劫之典。
5江令:指南朝人江總,官至尚書令,世稱江令。不理政務,日與陳後主游宴後庭,頗有文名,陳亡入隋,此作者以江令自喻。


賞析

  金亡之後,詞人重遊故都,觸景生情,詠詞寄懷。

  上片追憶金朝往昔盛況。「日射雲間」二句意謂昔日在陽光照耀下的皇宮生長著五色神芝,宮殿鴛鴦碧瓦,紅牆參差,一片昌盛景象。「西山」句,回憶曾將「西山晴雪」寫入新的舊事,借眼前之景寫懷念舊君之情。

  下片轉寫現實。「焦土」二句,寫蒙古軍燒殺掠搶,社稷傾覆,故都化為焦土,而花枝樹木不知人事之悲,依然年復一年自開自落,物是人非,愈感悲痛。最後以亡國入隋的江令自喻,自己已淪為異國臣民,在亡國後又獨自重遊故都,怎不令人感慨萬千?

  全篇採用今昔對比的手法,寫世事變遷,寓黍離之悲,是血淚和流的國難實錄,語極痛切,情極感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