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詩三十首·其十》元好問


論詩三十首·其十

作者:元好問

朝代:金朝



排比鋪張特一途,藩籬如此亦區區。
少陵自有連城璧,爭奈微之識碔砆。

作品關鍵字:-評論-組詩


作者簡介:

元好問

  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系出北魏鮮卑族拓跋氏,元好問過繼叔父元格;七歲能詩,十四歲從學郝天挺,六載而業成;興定五年(1221)進士,不就選;正大元年(1224 ),中博學宏詞科,授儒林郎,充國史院編修,歷鎮平、南陽、內鄉縣令。八年(1231)秋,受詔入都,除尚書省掾、左司都事,轉員外郎;金亡不仕,元憲宗七年卒於獲鹿寓捨;工詩文,在金元之際頗負重望;詩詞風格沉鬱,並多傷時感事之作。其《論詩》絕句三十首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頗有地位;作有《遺山集》又名《遺山先生文集》,編有《中州集》。


註釋

特,只是。
少陵,天寶中,杜甫客居長安近十年,住杜陵(漢宣帝陵)附近的少陵,故世稱杜少陵。
微之,元稹字。


賞析

  這首是元好問針對元稹評論杜甫的言論的再評論。元稹在為杜甫所寫的墓誌銘中特別推重杜甫晚年所寫的長篇排律詩「鋪陳始終,排比聲律」,認為這方面李白連它的門牆也達不到。的確,杜甫在詩歌語言藝術上是很下功夫的,「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誓不休」。杜詩格律嚴謹,對仗工穩,尤其是晚年的長篇排律更為精細,「晚節漸於詩律細」。這是優點,但是另一方面也會產生過於雕琢和堆砌的副作用。如,後來宋代的江西詩派也杜甫為宗,但側重於杜甫詩歌煉字造句方面的形式技巧,而忽略了杜甫詩歌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即豐富深刻的社會內容和、憂國憂民的進步思想和深刻的現實主義精神,也忽略了杜詩多樣化的風格和藝術上全面的成就。因而,元好問對元稹的批評是有現實意義的。

  杜甫的晚年的長篇排律固然功力深厚,但多投贈之作,也非最精粹部分。元好問認為杜甫的排比鋪張只不過是一種手法,元稹過分稱頌這種手法,單把「排比鋪張」當作不可逾越的藩籬,是錯把似玉的石塊當成連城璧了。這也體現了元好問反對過分講求聲律對偶以及對詩歌社會現實內容的關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