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引 / 野田黃雀行》曹植


箜篌引 / 野田黃雀行

作者:曹植

朝代:魏晉


置酒高殿上,親交從我游。
中廚辦豐膳,烹羊宰肥牛。
秦箏何慷慨,齊瑟和且柔。
陽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謳。
樂飲過三爵,緩帶傾庶羞。
主稱千金壽,賓奉萬年酬。
久要不可忘,薄終義所尤。
謙謙君子德,磬折欲何求。
驚風飄白日,光景馳西流。
盛時不再來,百年忽我遒。
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
先民誰不死,知命復何憂?


作品關鍵字:-宴會-感歎-人生


作者簡介:

曹植

  曹植(192-232),字子建,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國曹魏著名文學家,建安文學代表人物。魏武帝曹操之子,魏文帝曹丕之弟,生前曾為陳王,去世後謚號「思」,因此又稱陳思王。後人因他文學上的造詣而將他與曹操、曹丕合稱為「三曹」,南朝宋文學家謝靈運更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的評價。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譯文

好酒佳釀擺放在高殿之上,親近的友人跟隨我一同遊玩。
內廚做好了豐盛的菜餚,烹製鮮美可口的牛羊肉。
秦風的古箏聲是多麼慷慨激昂,齊地的琴瑟聲是那麼柔和婉轉。
還有出自陽阿的奇妙舞蹈,來自京洛的著名歌曲。
在歌舞中飲酒過了三杯,我們解開衣袋盡情享用了美味佳餚。
主人和賓客相互行禮,相互獻上最美好的祝福。
要謹記舊時結交的朋友不能遺忘,厚始薄終也不與道義相符。
那君子躬身而謙遜是因為他美好的品德,並不是有任何的企求。
白天裡疾風吹過,日光漸漸向西流走。
青春年華不會再來一次,死亡之期已忽然向我迫近。
就像花葉雖然生長在華美的庭院之中,飄零之後也要重歸於荒蕪的山丘。
然而從古到今,誰能沒有一死?既然知道了命運本該如此,我們還有什麼好憂愁?


賞析

  這是一首獨具特色的游宴。它通過歌舞酒宴上樂極悲來的感情變化,深 刻地展示了建安時代特有的社會心理。人生短促的苦悶和建立不朽功業的渴求交織成這首詩的主題,表現出「雅好慷慨」的時代風格。

  這首詩的章法巧妙,很見匠心。詩歌在以較多的筆墨描寫美酒豐膳、輕歌曼舞、主客相酬的情景之後,筆鋒一轉,吐露出欲求親友憂患相濟、共成大業的心願,再轉為對人生短促的喟歎,清醒地指出「盛時不再來」。至此,酒宴的歡樂氣氛已掃蕩一盡,樂極而悲來的心理歷程完整地表達出來了,引人回憶起開篇的濃艷之筆、富貴之景,更添幾分悲愴之情。如此立意謀篇,稱得上是思健功圓了。

  詩中兩個意蘊含蓄的設問句:「謙謙君子德,磐折欲何求」、「先民誰不死,知命復何憂」,是展示心理波瀾的關鍵,透露了詩人對於人生意義、生死大關的思考。「欲何求」,「復何憂」,寓答干問,大有意在言外之妙。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