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篇》曹植


美女篇

作者:曹植

朝代:魏晉


美女妖且閒,採桑歧路間。
柔條紛冉冉,葉落何翩翩。
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
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
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
羅衣何飄飄,輕裾隨風還。
顧盼遺光彩,長嘯氣若蘭。
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
借問女安居,乃在城南端。
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
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
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
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
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
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歎。


作品關鍵字:-樂府-寫人-美女-抒懷


作者簡介:

曹植

  曹植(192-232),字子建,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國曹魏著名文學家,建安文學代表人物。魏武帝曹操之子,魏文帝曹丕之弟,生前曾為陳王,去世後謚號「思」,因此又稱陳思王。後人因他文學上的造詣而將他與曹操、曹丕合稱為「三曹」,南朝宋文學家謝靈運更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的評價。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那個容貌美麗性格文靜的姑娘,正在鄉間岔路口忙著採桑。
桑樹的枝條柔柔的垂擺,採下的桑葉翩翩飄落。
挽起的衣袖可見她的手,潔白的手腕上戴著金色的手鐲。
頭上插著雀形的金釵,腰上佩戴著翠綠色的玉石。
身上的明珠閃閃發光,珊瑚和寶珠點綴其間。
絲羅衣襟在春風裡飄舞,輕薄的裙紗隨風旋轉。
她那回首顧盼留下迷人的光彩,吹口哨時流出的氣息彷彿蘭花的芳香。
趕路的人停下車駕不肯走開,休息的人們傻看時忘記了用餐。
有人打聽這個姑娘家住哪裡,她的家就住在城的正南門。
青漆的樓閣緊臨大路,高大的宅門用的是兩道門栓。
姑娘的容光像早晨的太陽,誰不愛慕她動人的容顏?
媒人幹什麼去了呢?為什麼不及時送來聘禮,訂下婚約。
姑娘偏偏愛慕品德高尚的人,尋求一個賢德的丈夫實在很困難。
眾人徒勞地議論紛紛,怎知道她看中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青春年華在閨房裡流逝,半夜裡傳來她一聲聲的長歎。

註釋
1.本篇是《雜曲歌·齊瑟行》歌辭,以美女「盛年處房室」比喻自己雖有才具,而無可施展。
2.妖:妖嬈。
3.閒:同「嫻」,舉止優雅。
4.冉冉:動貌。
5.攘袖:捋起袖子。
6.約:纏束。
7.金爵釵:雀形的金釵。「爵」,同「雀」。
8.琅玕:形狀像珠子的美玉或石頭。
9.木難:碧色珠,傳說是金翅鳥沫所成。
10.還(音「旋」):轉。
11.嘯:蹙口出聲,今指吹口哨。
12.城南端:城的正南門。
13.青樓:塗飾青漆的樓,指顯貴之家,和以青樓為妓院的意思不同。
14.重關:兩道閉門的橫木。
15.希令顏:慕其美貌。
16.玉帛:指珪璋和束帛,古代用來定婚行聘。
17.中夜:半夜。


鑒賞

  「美女妖且閒,採桑歧路間。」這是交代人物、地點。人物是一個美麗姑娘,她的容貌艷麗,性格嫻靜。地點是「歧路間」,即岔路口,她在採桑。「歧路間」是來往行人較多的地方,這就為下文「行徒」、「休者」的傾倒預作鋪墊。「柔條紛冉冉,落葉何翩翩。」緊接「採桑」,寫柔嫩的桑枝輕輕搖動,採下的桑葉翩翩飄落。這裡明是寫桑樹,暗是寫美女採桑的優美動作。景物的描寫對表現人物起了烘托作用。

  「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休,珊瑚間木難。羅衣何飄颻,輕裾隨風還。顧盼遺光彩,長嘯氣若蘭。」主要寫美人的服飾,也寫到神情。「攘袖」二句,上承「柔條」二句,美女採桑必然挽袖。挽袖方能見到潔白的手。為了採桑,素手必須高舉,這樣又可見到帶著金手鐲的潔白而光澤的手腕。用詞精當,次第井然。因為是採桑,所以先寫美女的手和腕,然後寫到頭和腰,頭上插著雀形的金釵,腰上掛著翠綠色的玉石。身上佩著明珠,還點綴著碧色寶珠和紅色的珊瑚。以上幾句寫美女身上的裝飾品,多為靜態的描寫。「羅衣」二句,寫美女輕薄的絲羅上衣,衣襟隨風飄動,是動態的描寫。動靜結合描寫美女的服飾,寫出美女婀娜的身姿和輕盈的步態。形象十分鮮明。「顧盼」二句,以精妙的字句,勾勒美女神情。美女的一顧一盼都給人留下迷人的光彩,長嘯時呼出的氣息,芬芳如幽蘭。使人感到如見其人,如聞其聲,能不為之傾倒嗎?所以,「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行路的人見到美女停車不走了,休息的人見到美女忘了吃飯,從側面描寫美女的美貌。應該指出,曹植的這段描寫,顯然受了漢樂府《陌上桑》的影響。《陌上桑》描寫羅敷的美貌是這樣寫的:「羅敷喜蠶桑,採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系,桂枝為籠鉤。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少年見羅敷,脫帽著綃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怨,但坐觀羅敷。」這是描寫羅敷的美麗,並不直接描寫她的容貌,而是描寫她用的器物(「籠系」「籠鉤」)和穿戴的服飾(「倭墮髻」「明月珠」「下裙」「上襦」)之美及「行者」「少年」「耕者」「鋤者」四種人見到羅敷以後的反應,從正面和側面來烘托羅敷的美麗。這些描寫與《美女篇》的描寫對比起來,二者在內容上雖然基本相同,但是寫法卻不盡相同,表現了曹植的一些變化和發展。

  「借問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交代美女的住處,點明她的高貴門第。美女住在城南大路附近的高樓裡。「青樓」「高門」「重關」,說明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兒,而是大家閨秀。「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美女的容光如同早晨的陽光,誰不愛慕她的美貌呢?上句寫美女容貌之美,可與前半首合觀;下句說無人不為之傾倒,引起下文。這裡寫美女高貴的門第和美麗的容顏,是隱喻詩人自己的身份和才能。有才能而沒有施展的機會,所為他不能不慨歎英雄無用武之地。

  「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媒人都幹什麼去了呢?為什麼不及時送來聘禮,訂下婚約呢?詩人對媒人的責怪,反映了自己內心的不平。媒人不來行聘,這是客觀上的原因。而美女愛慕的是品德高尚的人,要想尋求一個賢德的丈夫實在很困難。這是美女主觀上的原因。這是比喻志士有理想,但難於實現。美女的理想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可而吵吵嚷嚷,議論紛紛,他們哪裡知道她看得上的是怎樣的人。這是比喻一般人不瞭解志士的理想。「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歎。」美女正當青春盛年,而獨居閨中,憂愁怨恨,深夜不眠,發出長長的歎息。這是比喻志士懷才不遇的苦悶。

  這首詩通篇用比,比是中國古代詩歌的傳統手法,《詩經》、《楚辭》多用之。《美女篇》以絕代美人比喻有理想有抱負的志士,以美女不嫁,比喻志士的懷才不遇。含蓄委婉,意味深長。其實美女所喻之志士就是曹植自己。所以,清人王堯衢說:「子建求自試而不見用,如美女之不見售,故以為比」。(《古唐詩合解》卷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