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應氏二首》曹植


送應氏二首

作者:曹植

朝代:魏晉


其一
步登北邙阪,遙望洛陽山。
洛陽何寂寞,宮室盡燒焚。
垣牆皆頓擗,荊棘上參天。
不見舊耆老,但睹新少年。
側足無行徑,荒疇不復田。
遊子久不歸,不識陌與阡。
中野何蕭條,千里無人煙。
念我平常居,氣結不能言。

其二
清時難屢得,嘉會不可常。
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
願得展嬿婉,我友之朔方。
親暱並集送,置酒此河陽。
中饋豈獨薄?賓飲不盡觴。
愛至望苦深,豈不愧中腸?
山川阻且遠,別促會日長。
願為比翼鳥,施翮起高翔。 


作品關鍵字:-寫景-送別-宴會-慰勉


作者簡介:

曹植

  曹植(192-232),字子建,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國曹魏著名文學家,建安文學代表人物。魏武帝曹操之子,魏文帝曹丕之弟,生前曾為陳王,去世後謚號「思」,因此又稱陳思王。後人因他文學上的造詣而將他與曹操、曹丕合稱為「三曹」,南朝宋文學家謝靈運更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的評價。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仙才」者,曹植、李白、蘇軾三人耳。


譯文及註釋

其一譯文
一步步登上北邙山山坡,遠遠望見洛陽四周群山。
洛陽城顯得多麼的寂寞,昔日的宮室全都被燒焚。
隨處可見的是殘垣斷壁,荊棘高高彷彿上與天齊。
再也尋不見舊時的老人,看到的儘是些小伙少年。
踏足地面覓不出條路徑,荒蕪了的土地誰來耕田!
遊子已經多年沒有歸來,再也認不得交錯的陌阡。
原野是何等的蕭條,千里地見不到人煙。
想起平日一道生活的人,傷心哽咽竟無片語只言。

其二譯文
太平的盛世百年難見,歡樂的聚會不可常逢
天地之悠悠無窮無盡,人生之壽命短如晨霜
願我的好友諸事順利,平安抵達鄴城的北方
親密的友人聚首相送,設宴餞行在名都洛陽
難道是酒宴不夠豐盛?是賓客觥酬不夠歡暢
情誼越深則離別越苦,怎能不使我心愧難當?
此去的山川既阻且長,離別時匆匆會面更難
我多希望化成比翼鳥,與你們展翅一同飛翔

其一註釋
1北邙:山名,在洛陽東北。阪(bǎn),同「阪」,山坡。
2宮室句:初平元年(公元190年),董卓挾漢獻帝遷都長安,把洛陽的宗廟宮室全部焚燬。
3頓:塌壞。擗(pǐ「匹」音):分裂。
4參天,上高至天。荊棘參天,形容十分荒涼。
5耆(qi):六十歲以上的人。耆老,猶言德高之老年人。
6疇:田畝。田:動詞,耕種。
7念我句:這句是代久不歸的遊子(即應氏)設詞,應氏曾居家於洛陽。平常居,一作「平生親」。

其二註釋
1 清時:太平之時,黃河變清,叫清時。 2嘉會:歡會。
3終極:窮盡。
4嬿婉:歡樂。
5我友:指應氏。之:去,往。朔方:北方,指鄴之冀州。
6親暱:朋友。河陽:孟津渡,在河南省孟縣南。
7中饋:酒食。這句說:難道是預備的酒食不夠嗎?是因為在此離別之際,飲一千杯酒都還覺得不夠罷了。
8愛至句:猶言朋友之間情誼越深,離別時的悲苦就越深。
9別促句:離別的時間過得很快,再見面卻遙遙無期。
十翮(he):鳥翎的莖,代指鳥的翅膀。施翮:展翅。


賞析

其一賞析
  此作於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應氏指應場、應璩兄弟。應場為"建安七子"之一。曹植時年二十歲,被封為平原侯,應場被任為平原侯庶子。同年七月,曹植隨其父曹操西征馬超,途經洛陽。當時應場也在軍中。之後不久,應場受命為五官將文學,行將北上,曹植設宴送別應氏,寫了兩苗詩。這苕寫洛陽遭董卓之亂後的殘破景象。

  "步登北邙阪,遙望洛陽山"二旬,寫信步登上北亡囂山,洛陽周圍的群山便會歷歷在目。北邙即亡墨山,在洛陽城北,是曹植送應場的必經之路。"登"和"望"提挈全詩。只有登上北亡山,才能遙望洛陽四周的群山。這二旬,既交待了詩人綜觀洛陽的立足點,又為下面描寫洛陽的荒涼景象,選取了適宜的角度。這樣寫,合乎事理,使人感到詩中所呈現的景物自然、真切。

  接著,詩人寫遠望中的洛陽。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派蕭條、淒涼的景象:"洛陽何寂寞,宮室盡燒焚。"往日洛陽繁榮、昌盛的景象不見了,眼前只是一座被焚燒後的寂寞荒城。讀到這裡,讀者會很自然地聯想到當年董卓焚燒洛陽時的情景。初平元年(公元190年),董卓為了逃避關東各州郡聯軍的討伐,挾持漢獻帝遷都長安,臨行前悉燒宮廟,官府,居家。二百里內,室屋蕩盡,無復雞犬 (《資治通鑒》卷五十九)。給人民帶來了無窮的災難。這裡,詩人用"何寂寞"引起下文,為後面具體描繪洛陽的殘破景象作了必要的鋪墊。

  被焚燒後的洛陽是何等景象呢?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是:"垣牆皆頓擗,荊棘上參天。"頓擗,倒塌崩裂。這兩句的意思是,廢的殘破不堪的牆壁都斷裂了,叢生的荊棘高接雲天。這是一幅衰敗荒蕪的景象。寥寥數語,勾畫出一幅傷心慘目的大動亂後的社會畫圖,為上兩句所反映的事實作了形象的說明和補充。遠望中的洛陽是這樣,那麼洛陽人又是一種什麼樣子呢?詩中寫道:不見舊耆老,但睹新少年。舊,這裡指原先的。耆老,年老、年邁的老人。睹,看見新,指後出生的。詩人眼含熱淚,在向讀者沉痛地訴說洛陽城中所見到的情景:往日那些年邁的老人都先後死去了,見到的儘是一些不相識的後生少年。可見,社會動亂給人民帶來多麼沉重的災難。

  接著,詩人又繼續為我們描繪:色郊外所見到的情景:"側足無行徑,荒疇不復田。"田園無人耕種,雜草叢生,路徑無法辨識,只好撥開草叢側身前進,足見其荒蕪的嚴重程度。詩人於此。

  攝取生動、具體的圓回,劌毀八似地荔到出仕叢中少一性叫情狀,使人感到自然、真實、可信。"遊子久不歸,不識陌與阡。"旬中的遊子指應氏。應氏曾在洛陽居住過。董卓亂起,應場漂泊在外,一直沒有回過洛陽,所以說"久不歸"。戰亂使家鄉一片荒涼,他又怎能辨識家鄉田間的小道呢?

  以上幾句,詩人寫遙望中所見及在洛陽所見的情景,在點上進行了必要的渲染,極形象地說明了戰亂給社會和人民所帶來的沉重災難。然而,詩人沒有就此止筆,而是把視線從點上向面上擴展開來,從洛陽移到整個遼闊的平原:"中原何蕭條,千里無人煙。"這兩句,在全詩中起著畫龍點睛的作用。作者採用一種感歎的旬式,用一個"何蕭條"的感歎,和"元人煙的概括,把千里平原一片荒涼的寂寞情景呈現在讀者的面前,從而使詩的意境昇華到一個新的高度。

  "念我平常親,氣結不能言"二句,是詩人代應場而言。面對災難深重的現實,對於人民的苦難和人生的漂泊不定,應場想到即將離開洛陽,"平常親"再也不能相親了,鬱積在胸中的憂愁湧上心頭,竟使他達到"不能言"的程度,集中地表達了詩人憎惡戰亂,同情人民的思想情懷。

  詩人作這首詩時,距董卓禍亂發生已有二十年之久,而社會景象仍如此荒殘,可見當時禍亂給人民所造成危害的程度。詩中從城市的破壞、田園的荒廢、人民的死亡,詳盡地描繪出戰亂之後洛陽和中原廣大地區殘破蕭條的景象,反映了"千里無人煙"淒涼、悲楚的社會現實,是那個時代社會動亂所造成的嚴重後果的形象反映。它可以和歷史相印證,也可以和曹操的《籬裡行》、王粲《七哀詩》其一、蔡琰《悲憤詩》相印證。

  這首詩在寫作技巧上也有許多獨到之處。首先,它是一首送別詩,但詩人突破一般送別詩寫作的框框,不是從寫送行入手,而是別開生面地描寫洛陽衰敗殘破的景象,而這種殘破不堪的景象又同特定的社會背景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使詩歌在反映現實生活的深度和廣吏上都超出了一般送:日詩的範圍。其次,詩人在藝術構思上也獨具匠心。開頭兩旬,總領全詩。詩人登山遠望,先從洛陽山下筆,然後再寫殘破的洛陽、蕭條荒涼的原野。最後,抒發遊子的離鄉別土之情。這樣,總述與分寫相問,由近及遠地展開。層次分明,前後照應,結構緊湊,渾然一體。第三,詩歌的語言也很準確、形象、生動。比如:"登"、"望"、"何寂寞"、"盡燒焚"、"皆頓擗"、"上參天"、"側足刀、"無人煙"等等。寫洛陽的殘破,詩人用"盡燒焚"來形容、渲染。"盡"字用得恰到好處。一個"盡"字,既寫出了董卓之亂給人民造成的災難,又交代了"何寂寞"的原因。又如:"側足無行徑"旬中的"側足"二字,也用得極妙。詩人把在草叢中步履艱難的情狀,生動、形象地刻畫了出來,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總之,這茜'詩無論是在思想內容,還是在藝術形式方面,都代表了曹植前期詩作的一定水平。它是建安詩歌中為數不多的直接反映漢末動亂現實的優秀詩篇之一。

其二賞析
  這首詩著重抒寫惜別之情。關於這首詩,清人陳祚明在《采菽堂古詩選》中曾評論說: "此詩用意宛轉,曲曲入情,以人命之不常,惜別離之難遣,臨歧淒楚,行者又非壯游,相愛雖深,愧難援手,留連片晷,但怨不歡,因作強辭自解,妄意會日之長。"這些,比較正確地概括了詩歌的含意,為我們更好地理解詩意提供了借鑒。

  詩人從清時難得、嘉會不常寫起,引起人生短促的感慨,再寫歡送宴會,最後以比翼鳥展翅高翔作結,表現了朋友間離別之情和對友人的慰勉

  "清時難屢得,嘉會不可常。"清時,指政治清明的時世。屢得,多得。嘉會,指美好的朋友聚集的盛會。政治清明的時世難以多得,美好的盛會不能經常。兩聯對偶句,既有比喻嘉會像政治清明的時世難得那樣不能經常,又含有前因後果的關係。正是由於戰亂沒有平息,社會不安定,國家沒有統一,清明的時世沒有到來,所以,朋友間的聚會自然就不能經常。詩人流露出對當時國家政治時世的不滿和對朋友的聚會的珍惜之情。本詩寫送別,先從當時的時勢下筆,為後面敘寫惜別之情定下了思想基調,給人以高屋建瓴之感,足見詩人運筆之巧妙。

  "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兩句,是說天地無窮無盡,沒有終極的時候,而人的壽命卻像早晨的霜露般短暫。讀到這裡,使我們聯想起曹操在《短歌行》中的詩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刀同是感歎人生之短暫,曹操從酒宴和歌舞場面說升去,慨義人生明翹召幣,半華剴同趔,出丌扁口、似吟低唱,過渡到"求賢若渴"的高昂情緒,洋溢著積極進取的精神。而曹植卻從天地沒有極限寫起,引發出人的壽命象晨霜般短促,蘊含勸慰朋友應珍惜難得的聚會之意。"無終極"和"若朝霜"兩相對照,明寫人生之短暫+,實指對朋友間相聚的珍惜,進一步說明上二句中的"嘉會不可常",暗示詩人壯志未酬的憂傷。

  接著,詩人寫對應氏兄弟的美好祝願:"願得展燎婉,我友之朔方。"展,申也。嫌婉,安樂而和順。朔方,北方,此當指鄴城而言。應場曾作為曹植的屬僚,同曹植一起,隨曹操西正馬超,路過洛陽,不久,應場受命轉為五官將文學,不得不離開曹植北上,投奔留守於鄴城的五官中郎將曹丕。應場在《侍衛五官中郎將建章台集詩》中曾以"朝雁"自喻,說:"問子游何鄉,戢翼飛徘徊往春翔二土,今冬客南淮。"當指這次"之朔方"。曹植在送行之際,表達了自己對朋友的美好祝願:祝願朋友諸事如意,平安順利到達北方。

  以下,詩人轉入對送別宴會的具體描寫。"親暱並集送,置酒此河陽",為了歡送應氏,親朋們聚集起來,在河的北岸設酒宴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古稱"水北為陽,水南為陰。""中饋豈獨薄?賓飲不盡觴",中饋,古代多由婦女主持饋食之事,叫主中饋。談,進食給長者。這裡捐餞行的酒宴。薄,不豐盛。觴,酒杯。盡觴,乾杯。難道是酒宴不豐盛?客人們為何飲得不那麼歡暢。這裡,詩人沒有直接敘寫朋友間的離別之倩,而是通過詢問客人們飲酒不歡暢的原因,暗喻離別時的憂傷,表達了詩人對應氏及朋友們的依依惜別之情。

  "愛至望苦深,豈不愧中腸?"二句,詩人跳出對筵宴的具體描述,向轉與朋及涸目馴期翌。刪厭厶州'硼屈'蚋'因而期望也就深厚,而詩人又無能為力,無法滿足應氏的殷切期望,所以內心感到很慚愧。詩中,蘊含著歉疚、深沉的感情,這種憂鬱的感情,可能與其兄曹丕此時被漢獻帝任命為五宮中郎將及副丞櫃事有關。

  接著,詩人繼續敘寫對朋友的依戀之情:"山川阻且遠,別促會曰長。"山川險阻而路途遙遠,別離的時間已很短促,再次相會的日子將會很長。這二句,一是言其懟朋友即將離別的依戀;二是說明聚會難得,應該珍惜,何不開懷暢飲。它和"中饋豈獨薄,賓飲不盡觴二句相照應,是對"不盡觴"的賓客的勸酒辭"。

  最後兩句:"願為比翼鳥,施翮起高翔。"比翼鳥,是指翅膀並在一起飛翔的兩隻鳥,古人常以此比喻男女間純真的愛情。此處比喻朋友閭的情誼。施翮(禾),展翅。這二句,是在上二句基礎上的合理的想像和發揮。既然朋友聚會很難,而且相會的日子叉很久遠,那麼盆:麼辦?詩人展開理想的翅膀,進行了大膽、合理的想像:願化作比翼鳥,和朋友們展翅高翔。這裡,詩人沒有抒寫離愁別緒,而是滿含激情,願與朋友們比翼雙飛,表現了詩人對未來的美好希望,讀來蕩氣迴腸,感人至深。

  《送應氏》第二首在寫作上有自己的特色。它主要的特色就是全鬣緊緊圍繞一個"情"字。詩人寫送別的筵宴,先不寫其場面和盛況,而是從當時的時勢著筆,造成一種聚會難得、機不可失的氣氛,領起全篇。接著,正面描寫對應氏兄弟的祝願和歡送。這裡,雖然交代了歡送筵宴,但仍未具體描寫,只是用"中饋豈獨薄"來反襯,最後以比翼鳥比喻。全詩虛寫聚會,實寫歡送惜別之情,虛實相生,用意宛轉,曲曲入情。此外,對偶句的運用也純熟自然,恰到好處。比如,"清時難屢得,為會刁:可常"和"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等旬式,對偶工整、朋審慎,增強了詩歌的感染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