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謁金門·春漏促》韋莊


謁金門·春漏促

作者:韋莊

朝代:五代



春漏促,金燼暗挑殘燭。一夜簾前風撼竹,夢魂相斷續。
有個嬌嬈如玉,夜夜繡屏孤宿,閒抱琵琶尋舊曲,遠山眉黛綠。

作品關鍵字:-女子-孤獨


作者簡介:

韋莊

  韋莊(約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國陝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詩人韋應物的四代孫,唐朝花間派詞人,詞風清麗,有《浣花詞》流傳。曾任前蜀宰相,謚文靖。


註釋

1春漏促——春夜滴漏聲急促。
2金燼——燈燭燃後的余灰。
3嬌嬈——形容美麗嫵媚。這裡指代美女。一作「嬌饒」。
4「尋舊」曲——尋求往日與情人共賞的曲調。
5「遠山」句——眉黛如遠山翠綠。《西京雜記》:「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


評析

  這首詞上片寫女子春宵不眠,是通過她的感受表達的。因為夜深,又不能入睡,所以感到特別寂靜;因為靜也就感到漏壺的滴聲特別響。特別是「促」字,份量相當重,它不是指時間過得快,而是表達女主人公的不安和煩躁。「金燼」句,從女主人公的行動中顯示了她長夜不眠。燈暗了又挑,挑了又暗,直到燭殘火燼。她的行動是無聊的,情緒是紛亂的。「一夜」二句情景合寫。人將女子孤獨難眠之狀,織入斷斷續續的竹聲之中,把簾前風響與魂牽夢繞交融在一起,韻致無窮。

  下片點出女子的狀態和表情。「有個」二句是上片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嬌嬈」是借代,以見女子的美麗。然而這樣艷美的人兒,都是「夜夜繡屏孤宿」。一個「孤」字,不單是「孤獨」,而是上片女子複雜心緒的凝結。這兩句從女主人公外表的「美」與她處境的「孤」的矛盾中,顯示了她內心的怨情。「閒抱」句是上片「金燼暗挑」行動的持續,是上句「孤宿」的進一步刻畫,突現了她的淒涼。以往可能是高高興興地彈奏,而此時只是無聊地抱起了舊日的琵琶。「尋舊曲」也是對過去歡樂時刻的回憶,並想借回憶來沖淡眼下的孤獨與淒涼,但回憶也解脫不了困境,而只能更增加孤苦。「遠山眉黛綠」一句結尾,以貌寫情,女主人公的愁容怨態躍然紙上。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