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金鎖重門荒苑靜》鹿虔扆


臨江仙·金鎖重門荒苑靜

作者:鹿虔扆

朝代:五代



金鎖重門荒苑靜,綺窗愁對秋空。翠華一去寂無蹤。玉樓歌吹,聲斷已隨風。
煙月不知人事改,夜闌還照深宮。藕花相向野塘中,暗傷亡國,清露泣香紅。

作品關鍵字:-愛國


作者簡介:

鹿虔扆

  鹿虔扆 ( yǐ )五代詞人,生卒年、籍貫、字號均不詳。早年讀書古詩,看到畫壁有周公輔成王圖,即以此立志。後蜀進士。累官學士,廣政間曾任永泰軍節度使、進檢校太尉、加太保,人稱鹿太保。與歐陽炯、韓琮、閻選、毛文錫等俱以工小詞供奉後主孟昶,忌者號之為「五鬼」。蜀亡不仕。其詞今存6首,收於《花間集》,其詞含思淒惋,秀美疏朗,較少浮艷之習,風格近於韋莊,代表作《臨江仙》。今有王國維輯《鹿太保詞》一卷。另據當代知名學者考證,鹿虔扆曾在前蜀做官,而所謂「五鬼」之說,純屬虛構。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層層宮門關鎖,荒涼的皇家園林異常安靜;我靠著窗戶,含愁望秋天的夜空。自從皇帝去後,這裡便一片寂靜,再也看不到皇帝的蹤影。宮殿裡歌聲樂聲,也早已斷絕,去追隨那一去不返的風。
雲霧籠罩的朦朧之月,不知人事已經變更,直到夜將盡時,還照耀著深宮。在荒廢的池塘中,蓮花正相對哭泣;她們像暗暗傷感亡國,清露如同淚珠,從清香的紅花上往下滴。

註釋
1、臨江仙: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原曲多用以詠水仙,故名。雙調五十八字或六十字,平韻。
2、金鎖重(chong)門:指重重宮門上了鎖。
3、荒苑(yuan):荒廢了的皇家園林。苑,古時供帝王游賞獵狩的園林。
4、綺(qǐ)窗:飾有彩繪花紋的窗戶。
5、翠華:「翠羽華蓋」的省語,皇帝儀仗所用的以翠鳥羽毛裝飾的旗子,此用以代指皇帝。
6、玉樓:指宮中樓閣。
7、歌吹:歌唱和演奏音樂的聲音。。吹,鼓吹,指用鼓、鉦、簫、笳等樂器合奏的樂曲。
8、煙月:在淡雲中的月亮。
9、夜闌:夜深。
10、藕花:荷花。
11、相向:相對。
12、香紅:代指藕花。

參考資料:

1、
黃瑞雲 .《歷代絕妙詞三百首》 .鄭州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7 :24 .

2、
徐慶宜 .《唐宋詞三百首》 . 廣州 :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 :83 .

3、
吳彬,馮統一 .《唐宋詞選注》 .杭州 :浙江文藝出版社 ,2004 :42

4、
亦冬 .《唐五代詞選譯》 .成都 :巴蜀書社 ,1991 :150 .

5、
張璋 .《中華詞綜》 .北京 :中國和平出版社 ,1994 :45 .

6、
潘慎,秋楓,趙木蘭 .《詞萃》 .北京 :中國社會出版社 ,2008 :37 .

7、
弓保安 .《唐五代詞三百首今譯》 .西安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93 :392-393 .


創作背景

  林庚、馮沅君《中國歷代歌選》、《唐宋詞鑒賞辭典》、《花間集註釋》、《花間集全譯》等,均認為此詞是鹿虔扆為傷後蜀之亡而作。趙崇祚編選《花間集》,據歐陽炯《花間集·敘》後題為「大蜀廣政三年夏四月」,為公元940年,即已收入此詞,是時距後蜀之亡(宋太祖乾德三年,公元965年),尚有二十五年,故此詞或為前蜀王衍亡國(925年)所作。

參考資料:

1、
艾治平 .《花間詞品讀》 .北京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11 :231-232 .

賞析

  此詞的作者生活在動盪的五代十國之際,他曾做過後蜀的永泰節度使,進檢校太尉,加太保,可說是位極人臣。然而蜀主孟昶究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後蜀終為趙宋所滅。鹿虔扆品性高潔,不仕新朝,得到了自由之身。然面,當他重遊故地,看到當年的雕樑畫棟變成了而今的殘垣斷壁時,不覺「中心搖搖」,一種強烈的黍離之悲油然升起在心頭。

  筆下全是景,景中全是情,是這首詞的最大特點。在詞人的筆下,完全是一片荒涼而淒清的景象。詞人雖也寫「金鎖」、「重門」、「綺窗」、「翠華」、「玉樓」,但這些不過是以當年曾經的繁華富麗來反襯此時的悄寂荒頹。揭示出正是這國破家亡的慘史才使得昔日的繁華如被雨打風吹去。在詞中,詞人不用一句直接抒寫自己的感情,而是筆下全是景,幾乎將其目之所及、身之所感的景物寫盡了,但「情、景名為二,而實不可離」,誠然,沒有單純的寫景,寫景的目的總是為了抒發一種情懷,在這首詞中,詞人抒寫的是他的亡國之隱痛,因而景中蘊含著的又全是一片哀情。

  王國維說:「以我觀物,則物皆著我之色彩」,在此詞中,詞人沒有讓自己露面,然而在詞的字裡行間卻隱現著他「行邁靡靡」的身影,喟歎著他「悠悠蒼天,彼何人哉」的心聲。「煙月不知人事改,夜闌還照深宮」,本是自然的場景,此刻卻染上了詞人的心緒,於是,又升發出一種物是而人非之感。就這樣,「綺窗」帶上了詞人的愁而對秋空,「藕花」含蘊了詞人的哀而泣香紅,暗傷亡國,一縷幽恨,都賦予秋空、野塘。將無知亦無情的景物寫得如此富於情致,正是詞人內心無限悲愴使然。「神於者,(善將情、景)妙合無垠」,作者以無一字寫情,而筆筆關情的高超技巧將內心的黍離之悲抒寫得如此有致,使人們彷彿可以從他筆下的景物中看到他憂患的面影,聽到他悠長的歎息聲

  這是一闋文人寫的最早的愛國詞。沈雄《古今詞話》上卷引倪元鎮《雲林》稱此詞「而曲折盡變,有無限感慨淋漓處」。譚獻《鐔評〈詞辨〉》卷二:「哀悼感憤。」所謂「曲折盡變」,是因為它表示「感慨」、「感憤」,並非秉筆直書,而是通過「撫今追昔」移情於景,借景抒情,並以「煙月」、「藕花」無知之物,反襯人之悲傷,烘托、渲染,而愈覺其悲。

參考資料:

1、
關立勳 .《宋詞精品》 .北京 :北京燕山出版社 ,1995 :372-373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