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夜啼·昨夜風兼雨》李煜


烏夜啼·昨夜風兼雨

作者:李煜

朝代:五代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斷頻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一夢 一作:夢裡)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寫風-寫雨-抒情-人生


作者簡介:

李煜

  李煜,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鍾隱、蓮峰居士。漢族,彭城(今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於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後主。開寶八年,宋軍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後因作感懷故國的名詞《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千古傑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等詞。在政治上失敗的李煜,卻在詞壇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稱為「千古詞帝」。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昨天的夜晚,風雨交加, 遮窗的帳子被秋風吹出颯颯的聲響,窗戶外傳來了令人心煩的風聲雨聲,整整響了一夜。蠟燭燃燒的所剩無幾,壺中水已漏盡,我不停的多次起來斜靠在枕頭上。 躺下坐起來思緒都不能夠平穩。
人世間的事情,如同流水東逝,說過去就過去了,想一想我這一生,就像做了一場大夢,以前的榮華富貴生活已一去不復返了。醉鄉道路平坦,也無憂愁,可常去,別的地方不能去。

註釋
1.兼:同有,還有。
2.簾幃(wei):簾子和帳子。簾,用布、竹、葦等做的遮蔽門窗的東西。幃,同帷,帳子,幔幕,一般用紗、布製成。
3.颯颯(sa):象聲詞,這裡形容風吹簾幃發出的聲音。
4.燭殘:蠟燭燃燒將盡。殘,盡,竭。
5.漏斷:漏壺中的水已經滴盡,表示時間已經很晚。漏,漏壺,為古代計時的器具,用銅製成。壺上下分好幾層,上層底有小孔,可以滴水,層層下注,以底層蓄水多少計算時問。
6.頻:時常,頻繁。
7.欹(qī)枕:通彀,斜,傾斜。欹枕,頭斜靠在枕頭上。
8.平:指內心平靜。
9.世事:指人世間的各種各樣的事情。
10.漫:枉然,徒然。
11.浮生:指人生短促,世事虛浮不定。浮,這裡為短暫、空虛之意。
12.醉鄉:指人醉酒時神志不清的狀態。
13.穩:平穩,穩當。宜,應當。
14.不堪行:不能行。堪,能夠。

參考資料:

1、
(南唐)李煜. 《李煜詞選注》:吉林文史出版社,2001.06 :86

2、
[南唐]李煜.《李煜集》 :三晉出版社,2008:52


鑒賞

  詞的上片,主要寫作者的淒苦境遇和無奈情態。「昨夜風兼雨」,不從日而偏從夜寫起,是寫作者悲懷愁思的夜不能寐,「風兼雨」與「颯颯秋聲」相對應,是渲染環境、氣氛。在這種淒涼寒苦的景色中,作者的心境是可想而知的。之所以說「昨夜」,當還有一種不堪回首的感觸在其中罷。這裡雖然客觀的寫景,但主人公的形象,尤其是他的彷徨、鬱悶的心情卻已隱然可見。接下來二句就是直寫了。李煜在《喜遷鶯·曉月墜》中曾有「無語枕頻欹」之句,與此句「燭殘漏斷頻欹枕」用意相同,但所思不同。以前是懷想佳人,君存情愛在先,如今卻是是國破家亡成階下之囚,境遇不同,感觸自是相異,於是看「燭殘」、聽「漏斷」,雖然仍是「無語」,但卻已是「起坐不能平」了。「不能平」的不是身體,而是心境,這一次是連夢都沒有了。上片雖似寫景為主,描摹情狀,但事實上作者那種愁思如潮、鬱抑滿懷的心情卻已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深沉而又摯切。

  詞的下片以抒情為主,抒發作者的切膚之痛和人生感慨。這既是「起坐不能平」的原因,也是「起坐不能平」中思前想後的結論。「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昨日一國之君,今日階下之囚;昨夜歡歌笑語,今夜「燭殘漏斷」,明日明夜呢?作者的苦痛遭遇,不能不使他有人生如夢的感慨和浩歎。一個「漫」字,極空虛,極幻妄,準確地傳達了作者的萬千思緒。一個「算來」,既說明作者是總結回顧了自己的過去得出的結論,但同時也傳達出作者的那種十分迷惘、無奈的心情,同「漫」字一樣地生動、傳神。作者的這種慨歎是沉痛的,但同時也是消極的,於是作者寧願醉去不醒,寧願迷迷糊糊,「醉鄉路穩宜頻到」,原來作者指望的是一個「穩」字,一語道破天機,作者處境的危險困苦不言自明。所以我們並不能從這個角度太過嚴厲地去批評李煜的頹廢消極思想,環境使然,差可理解。更何況即便如此,李煜也仍是難逃惡運,不久於世。

  全詞比較鮮明地體現了李煜後期作品的特色:情感真實,清新自然。尤其是這首詞,作者對自己的苦痛毫不掩飾,把自己的人生感慨明白寫出,不假飾,不矯情,簡潔質樸,有現實感,雖然思想情調不高,但藝術價值不低。

參考資料:

1、
(南唐)李煜.《李煜詞選注》 :吉林文史出版社,2008:85-86

創作背景

  975年(開寶八年),宋朝滅南唐,李煜亡家敗國,肉袒出降,被囚禁待罪於汴京。宋太祖趙匡胤因李煜曾守城相拒,封其為「違命侯」。李煜在忍屈負辱地過起了囚徒生活。李煜的詞以被俘為界,分為前後兩期,後期詞作多傾瀉失國之痛和去國之思,沉鬱哀婉,感人至深。《烏夜啼·昨夜風兼雨》寫盡後主李煜降宋後生活實況和囚居心境。

參考資料:

1、
王仲聞.南唐二主詞校訂:中華書局,2007:83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