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天長·一鉤初月臨妝鏡》李璟


應天長·一鉤初月臨妝鏡

作者:李璟

朝代:五代


一鉤初月臨妝鏡,蟬鬢鳳釵慵不整。重簾靜,層樓迥,惆悵落花風不定。
柳堤芳草徑,夢斷轆轤金井。昨夜更闌酒醒,春愁過卻病。


作品關鍵字:-婦女-春愁


作者簡介:

李璟

  李璟((916-961年8月12日),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第二位皇帝,943年嗣位。後因受到後周威脅,削去帝號,改稱國主,史稱南唐中主。即位後開始大規模對外用兵,消滅楚、閩二國。他在位時,南唐疆土最大。不過李璟奢侈無度,導致政治腐敗,國力下降。李璟好讀書,多才藝。常與寵臣韓熙載、馮延巳等飲宴賦詩。他的詞,感情真摯,風格清新,語言不事雕琢,「小樓吹徹玉笙寒」是流芳千古的名句。961年逝,時年47歲。廟號元宗,謚號明道崇德文宣孝皇帝。其詩詞被錄入《南唐二主詞》中。


賞析

  這首詞以重簾層樓裡的思婦傷春傷別甚於作病的春愁,表達了深受後周脅迫、處境艱難、語多諱忌的南唐中主李璟對人生深刻痛苦的體認。這首詞之所以為人稱道,甚至被誤認為是南唐後主李煜詞,或馮延巳詞,乃至歐陽修詞,筆者以為,這是因為詞中意象的妙用,渲染了思婦的春愁,使春愁力透紙背,也浸透了看客的心扉。

  詞人在詞中主要使用了以下意象,一是「重簾層樓」,二是「落花風不定」,三是「柳堤芳草徑」,四是「轆轤金井」。

  「重簾層樓」,既是思婦所處的與外界、與春天隔絕的實景,也是李中主孤獨無依的艱難處境形象比喻;「落花風不定」,既寫景又寫人,既是景亦是人,春風不定而使人想到了落紅無數,落紅無數引起無限傷春情思,不停地傷春情思使人憔悴不堪,猶如春風不定而落紅無數;「柳堤芳草徑」,既是情侶惜別的實景,又是「楊柳依依」「天涯芳草」的傷心暗示;「轆轤金井」既是詞人夢斷之因的實景,又似在說,夢雖醒了但如轆轤金井般反覆上下的情思卻難以了斷。這實與虛的反覆出現、反覆對應,大大渲染了春愁情緒,以致詞人最後發出了春愁濃於酒、春愁之苦人且甚於作病的哀歎。

參考資料:

1、
李克林的新浪博客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