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斯》佚名


何人斯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雲從?維暴之雲。

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雲不我可

彼何人斯?胡逝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於人?不畏於天?

彼何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絺攪我心。

爾之安行,亦不遑捨。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之來,雲何其盱。

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壹者之來,俾我絺也。

伯氏吹塤,仲氏吹篪。及爾如貫,諒不我鄭出此三物,以詛爾斯。

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作品關鍵字:-詩經-棄婦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那究竟是什麼人?他的心難測淺深。為何去看我魚梁,卻不進入我家門?現在還有誰跟他,只有他那暴虐心!
  二人同行妻隨夫,究竟是誰惹此禍?為何去看我魚梁,卻不進門慰問我?原先可不像現在,竟罵我不是好貨!
  那究竟是什麼人,為何堂前來往行?我只聽見他聲音,卻總不見他形影。你在人前不慚愧?連上天也不畏敬?
  那究竟是什麼人?簡直像那飄風轉。為何來時不自北?為何來時不自南?為何去看我魚梁?只是攪得我心亂。
  慢條斯理你出行,竟然沒空住一晚。急急忙忙你要走,油車卻還有空閒。為了你這來一次,多少天我眼望穿!
  歸家你入我房來,我的心兒就歡跳。歸家你不入我房,原因又有誰知道。為了盼你來一次,簡直把我憂病了。
  長兄吹奏那陶塤,小弟吹奏那竹篪。我與你心相連貫,能不相親又相知?我願神前供三牲,詛咒你竟背盟誓。
  倘若真是那鬼蜮,行徑也就難猜測。可你卻是有頭臉,行為表現沒準則。我只能作這好歌,捱過不眠長反側。

註釋
(1)斯:語助詞。
(2)孔:甚,很。艱:此指用心險惡難測。
(3)梁:攔水捕魚的壩堰。
(4)伊:其。從:跟隨。
(5)暴:粗暴、暴虐。
(6)二人:主人公與「彼」人。
(7)唁:慰問。
(8)如:像。
(9)可:通「哿」,嘉、好。
(10)陳:堂下至門的路。
(11)遑:空閒。捨:止息。
(12)亟:急。
(13)脂:以油脂塗車;或曰通「支」,以軔木支車輪使止住。
(14)壹:同「一」。
(15)盱(xū):憂、病,或曰望也。
(16)易:悅。
(17)否:不。
(18)俾:使。祇:病,或曰安也。
(19)伯氏:兄。塤(xūn):古陶制吹奏樂器,卵形中空,有吹孔。
(20)仲:弟。篪(chi):古竹製樂器,如笛,有八孔。
(21)及:與。貫:為繩貫串之物。
(22)諒:誠。知:交好、相契。
(23)三物:豬、犬、雞。
(24)詛:盟詛。古時訂盟,殺牲歃血,告誓神明,若有違背,令神明降禍。
(25)靦(miǎn):露面見人之狀。
(26)視:示。罔極:沒有準則,指其心多變難測。
(27)好歌:善良、交好的歌。
(28)極:盡。反側: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鑒賞

  舊說多從《毛序》之說,以為這當是「蘇公刺暴公」之作。因為暴公為周天子卿士「而譖蘇公,故蘇公作是詩以絕之」。那麼,它該是一首上層同僚間的政治絕交詩了。

  但從詩中內容看,似與蘇、暴糾葛毫無聯繫。此詩一再出現「胡逝我梁」之語。「梁」為古代築堰捕魚之所,《邶風·谷風》即有「毋逝我梁,毋發我笱」之訴,表明此乃家庭主婦執掌的職守,主人公當為女子,與「蘇公」又有何涉?至於「伊誰雲從?維暴之雲」,也與《衛風·氓》之指斥丈夫「言既遂矣,至於暴矣」相似,說的是只有粗暴之性與彼相隨,不可望文生義,拉「暴公」來加以附會。詩中又有「爾還而入,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知也」之語,點明所斥對象與「我」同住一處,「我」家亦即彼「爾」之家,因此他可以「還」歸,還能在庭中「脂車」。倘是指讒毀蘇公的「暴公」,則稱他的來訪為「還」,每「還」必得「入」「我」室中,簡直可笑了。所以斷此詩寫的是蘇、暴二公的政治糾葛,多有不通;而從主人公的女子口吻,斷其為指斥丈夫狂暴薄倖、棄妻不顧之作,似更恰當。

  這樣,讀者在《詩經·小雅》中,又結識了一位地位雖有不同,但命運卻與《衛風·氓》之主人公相似的可憐棄婦。她當初也許曾有過海誓山盟、夫婦相愛的短暫幸福。但隨著秋來春往、珠黃色衰,「其心孔艱」(心思難測正如「氓」之「二三其德」、其心「罔極」)的丈夫,待她便「始者不如今」,粗暴取代了溫柔,熱戀化作了冷漠。丈夫回到家中,想到的只是上河梁去取魚蝦享用,而對操勞在室的妻子,則連「入」房中慰問一下的興致都沒有。他總是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大抵早已有了「外遇」罷)。說他事忙吧,他卻能在庭中慢條斯理地油他的車;說他沒事吧,卻連「遑捨」(止息的閒暇)一夜的功夫都沒有。好容易盼得他回來一次,卻只給妻子留下暴虐相待的傷痛。想到命運之繩曾將自己和丈夫貫串在一起(「及爾如貫」),相互間理應親如「塤」、「篪」相和的「伯」、「仲」(古時常以兄弟相親喻夫妻相諧);而今,丈夫竟連起碼的夫婦之禮都不顧了,不能不激得女主人公悲憤難平。在長夜焦灼的「反側」之中,她終於發出了憤切的詛咒:「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你真正是枉然生了一張人臉,心思的險惡莫測,簡直勝過鬼蜮呵!

  從詩之結語「作此好歌(因為歌意涉及男女之情,故稱),以極反側」看,此歌作於女主人公長夜難眠的「反側」之際。詩雖也帶有相當的敘事成分,但脈絡並不清晰。在充滿疑雲的反覆詰問中,展出「彼」人的飄忽身影,又穿插進回憶中的種種生活片斷,使全詩的結構顯得似斷非斷、散亂飄忽。如果要找一個適當的詞彙來說明此詩的表現特點,那就是兩個字——「夢幻」。而這,大抵正與女主人公作歌時的「反側」難眠狀況有關。從詩中透露的消息可知,那位薄情丈夫對女主人公的冷遇,無疑已天長日久。每當她望眼欲穿盼其歸來時,丈夫卻總是遲遲不歸;就是歸來,也行跡詭秘、形同飄風,出沒於庭院、魚粱之際,只顧著自身的享受,極少有入房與妻子敘敘的誠意。一對往日的燕爾夫妻,竟變得如同陌路之人。這些景象,當然會深深烙在女主人公腦際而難以抹去。因此,當她輾轉反側之際、神思恍惚之中,往事今情便可能全化作散亂的片斷,夢幻般地湧現在眼前。此詩正適應了這一特定背景,採用疊章和問句、跳蕩不定和迅速轉換的意象,表現了女主人公似憶似夢間的疑惑與驚詫、痛憤和哀傷。進入女主人公夢思中的對象,明明是她丈夫,她卻似乎不認識他,開篇即以「彼何人斯」相詢,正絕妙地傳達了這種神思恍惚中的迷亂之感。後文的「胡逝我梁,不入唁我」、「我聞其聲,不見其身」,更以撲朔迷離之辭,表現了唯有幻夢才帶有的視聽和思慮特點。女主人公剛想細細審視,幻境卻又一變,車影、語聲竟化作一團「飄風」,忽東忽西地捲向魚梁去了;但轉眼間,她又似乎看到,丈夫分明還在庭中,正如往日那樣悠然自得地「脂車」呢。夢境的飄忽變幻,伴隨著女主人公神思恍惚間的疑惑、驚懼、失望和憤懣,一起化作詩行湧現,便產生了這首奇妙、獨特的棄婦歌。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