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武》佚名


殷武

作者:佚名

朝代:先秦


撻彼殷武,奮伐荊楚。深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

維女荊楚,居國南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設都於禹之績。歲事來辟,勿予禍適,稼穡匪解。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於下國,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極。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

陟彼景山,松伯丸丸。是斷是遷,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閒,寢成孔安。


作品關鍵字:-詩經-祭祀-頌歌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殷王武丁神勇英武,是他興師討伐荊楚。王師深入敵方險阻,眾多楚兵全被俘虜。掃蕩荊楚統治領土,成湯子孫功業建樹。
  你這偏僻之地荊楚,長久居住中國南方。從前成湯建立殷商,那些遠方民族氐羌,沒人膽敢不來獻享,沒人膽敢不來朝王。殷王實為天下之長。
  上帝命令諸侯注意,建都大禹治水之地。每年按時來朝來祭,不受責備不受鄙夷,好好去把農業管理。
  上帝命令殷王監視,下方人民恭謹從事。賞不越級罰不濫施,人人不敢怠慢度日。君王命令下達諸侯,四方封國有福享受。
  殷商都城富麗堂皇,它是天下四方榜樣。武丁有著赫赫聲名,他的威靈光輝鮮明。既享長壽又得康寧,是他保佑我們後人。
  登上那座景山山巔,松樹柏樹挺拔參天。把它砍斷把它遠搬,削枝刨皮加工完善。長長松木製成方椽,楹柱排列粗壯溜圓。寢廟落成神靈安恬。

註釋
(1)撻(ta):勇武貌。殷武:即殷高宗武丁,殷朝的一位中興之主,曾任用賢人傅說(yue)為相,並不斷對西北的□(上工下口)方、土方、鬼方、羌、周族等用兵,在位五十九年。
(2)荊楚:即荊州之楚國。《史記·楚世家》:「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其長曰昆吾;二曰參胡;三曰彭祖;四曰會人;五曰曹姓;六曰季連,羋姓,楚其後也。昆吾氏,夏之時嘗為侯伯,桀之時湯滅之。彭祖氏,殷之時嘗為侯伯,殷之末世滅彭祖氏。…周文王之時,季連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早)卒。其子曰熊麗。熊麗生熊狂,熊狂生熊繹。熊繹當周成王之時,舉文、武勤勞之後嗣,而封熊繹於楚蠻,封以子男之田,姓羋氏,居丹陽。」
(3)深(shēn):同「深」。古深字本作「突」,隸變作「深」。
(4)裒(pou):「捊」之別體,通「俘」,俘獲。
(5)湯孫:指商湯的後代武丁。緒:功業。
(6)女(rǔ):同「汝」。
(7)鄉(xiang):通「向」,今簡作「向」。
(8)自彼氐羌:自,猶「雖」;氐、羌,散居在今西北狹西、甘肅、青海一帶的邊遠民族。
(9)常:長。「常」是「尚聲」字,與「長」字古音同部,故可釋為「長」。
(10)多辟(bi):眾多諸侯國君。
(11)績:通「跡」。
(12)來辟:猶言「來王」、「來朝」。
(13)禍適:讀同「過謫」,義為譴責。
(14)解(xie):同「懈」。
(15)嚴(yǎn):同「儼」,敬謹。
(16)不僭(jian)不濫:毛傳:「賞不僭、刑不濫也。」
(17)封:毛傳:「大也。」
(18)商邑:指商朝的國都西亳。《史記·殷本紀》正義:「湯自南亳遷西亳,仲丁遷隞,河亶甲居相,祖乙居耿,盤庚渡河,南居西亳,是五遷也。」殷高宗武丁是盤庚之後的中興之主,其時建都西亳,在今河南偃師。翼翼:都城盛大貌。
(19)極:準則。
(20)濯濯:形容威靈光輝鮮明。
(21)後生:猶言後代子孫。
(22)景山:陳奐《毛氏傳疏》:「考今河南偃師縣有緱氏城,縣南二十里有景山,即此詩之景山也。」
(23)丸丸:形容松柏條直挺拔。
(24)方:是。虔: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虔當讀如虔劉之虔。」虔劉,砍削。
(25)桷(jue):方形的椽子。梃(chān):木長貌。
(26)旅:當依毛傳釋為「陳列」。有閒:閒閒,大貌。
(27)寢:此指為殷高宗所建的寢廟。古時的寢廟分兩部分,後面停放牌位和先人遺物的地方叫「寢」,前面祭祀的地方叫「廟」。孔:很。


鑒賞

  《殷武》一,是《商頌》的最後一篇,也是《詩經》三百零五篇的最後一篇,《毛詩序》所作題解為「祀高宗也」,謂其為商人祭祀歌頌殷高宗武丁之詩。但魏源本三家詩之說,云:「春秋僖四年,公會齊侯、宋公伐楚,此詩與《魯頌》『荊舒是懲』,皆侈召陵攘楚之伐,同時同事同詞,故宋襄公作頌以美其父(桓公)。」(《詩古微》)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以為「魏說為此詩定論,毛序之偽,不足辨也」。然吳闓生《詩義會通》云:「考《商頌》五篇,皆盛德之事,非宋之所宜有,且其詩有『邦畿千里,惟民所止,命於下國,封建厥福』等語,此復非諸侯之事,是序說無可疑者。」方玉潤《詩經原始》也指出:「或疑商時無楚,……殊不知《禹貢》荊及衡陽為荊州,楚即南荊也。……又況《易》稱『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與此詩『深入其阻』者合。鬼方,楚屬國也。」其辨甚核,當從之。

  殷高宗作為成湯之後的一代中興之主,《史記·殷本紀》載有他的業績:「帝武丁即位,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決定於塚宰,以觀國風。武丁夜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群臣百吏,皆非也。於是乃(乃)使百工營求之野,得說於傅險(亦作傅巖)中。是時說為胥靡,築於傅險。見於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與之語,果聖人,舉以為相,殷國大治。故遂以傅險姓之,號曰傅說。帝武丁祭成湯,明日,有飛雉登鼎耳而呴,武丁懼。祖己曰:『王勿憂,先修政事。』武丁修政行德,天下成驩(歡),殷道復興。」

  這首《殷武》詩的主旨,就在於通過高宗寢廟落成舉行的祭典,極力頌揚殷高宗繼承成湯的事業所建樹的中興業績。

  全詩共六章,一、四、五章章六句,二、六章章七句,三章五句。前五章寫殷高宗武丁中興之事,最後一章寫高宗寢廟落成的情景。

  這首詩歌在藝術表現上的突出特色,是各章都有它描寫的側重點。第一章言武丁伐楚之功。「撻彼殷武,奮伐荊楚」二句,表現了武丁對楚用兵的勇猛神速。「深(深)入其阻,裒荊之旅」,寫出武丁的軍隊是在突破險阻中取得節節勝利。「有截其所,湯孫之緒」,特別點明武丁之所以能征服荊楚之地,那是因為他是成湯的後世子孫,理應有所作為。第二章寫武丁對荊楚的訓誡。「維女(汝)荊楚,居國南鄉(向)」二句,從荊楚所處的地理位置,指出它理應俯首聽命。「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這是以成湯征服氐、羌的先例來告誡荊楚歸服,可謂是「剛柔並舉」。第三章只有五句,可能有脫文,是寫四方諸侯來朝。說殷武丁秉承「天命」統治諸侯,因之諸侯入國朝見天子、在封地勤治農事,都是他們應盡的職守。第四章,進一步申述武丁是受「天命」的中興之主,人民百姓只能安分守己,按商朝的政令行動。第五章,寫商朝的國都西亳地處中心地帶的盛況,這裡曾是中興之主殷武丁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地方,故特別用「商邑翼翼,四方之極」兩句詩來渲染它,而武丁在位長達五十九年,說他「赫赫厥聲,濯濯厥靈」,並不過分。末章描寫修建高宗寢廟的情景,用「陟彼景山,松柏丸丸」兩句詩作比興,不但形象生動,而且有象徵意義,象徵殷武丁的中興業績垂之不朽。

  這首詩在用韻上也有其特色。第一章句句用韻,「武」、「楚」、「阻」、「旅」、「所」、「緒」同葉魚部韻;第二章除「維女荊楚」一句不用韻,其餘句句用韻,「鄉」、「湯」、「羌」、「享」、「王」、「常」同葉陽部韻;第三章句句用韻,「辟」、「績」、「辟」、「適(謫)」、「解(懈)」是錫支通韻;第四章句句用韻,前後換韻,「監」、「嚴」、「濫」、「遑」是談陽合韻,「國」、「福」葉職部韻;第五章句句用韻,前後換韻,「翼」、「極」葉職部韻,「聲」、「靈」、「寧」、「生」葉耕部韻;最後一章句句用韻,「山」、「丸」、「遷」、「虔」、「梃」、「閒」、「安」葉元部韻。由於末章用元韻一韻到底,頗能渲染出宗廟落成的喜慶氣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