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劌論戰》左丘明


曹劌論戰

作者:左丘明

朝代:先秦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遍 同:遍)

  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作品關鍵字:-初中文言文-古文觀止-對話-讚美-寫人


作者簡介:

左丘明

  左丘明 (前556年-前451年),姓丘,名明。漢族,春秋末期魯國都君莊(今山東省肥城市石橫鎮東衡魚村)人。相傳為春秋末期曾任魯國史官,是中國古代偉大的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軍事家。晚年雙目失明,相傳著有中國重要的史書巨著《左氏春秋》(又稱《左傳》)和《國語》,兩書記錄了不少西周、春秋的重要史事,保存了具有很高價值的原始資料。由於史料翔實,文筆生動,引起了古今中外學者的愛好和研討。被譽為「文宗史聖」「經臣史祖」。孔子、司馬遷均尊左丘明為「君子」。歷代帝王多有敕封:唐封經師;宋封瑕丘伯和中都伯;明封先儒和先賢。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魯莊公十年的春天,齊國軍隊攻打我們魯國。魯莊公將要迎戰。曹劌請求拜見魯莊公。他的同鄉說:「當權的人自會謀劃這件事,你又何必參與呢?」曹劌說:「當權的人目光短淺,不能深謀遠慮。」於是入朝去見魯莊公。曹劌問:「您憑借什麼作戰?」魯莊公說:「衣食(這一類)養生的東西,我從來不敢獨自專有,一定把它們分給身邊的大臣。」曹劌回答說:「這種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老百姓是不會順從您的。」魯莊公說:「祭祀用的豬牛羊和玉器、絲織品等祭品,我從來不敢虛報誇大數目,一定對上天說實話。」曹劌說:「小小信用,不能取得神靈的信任,神靈是不會保佑您的。」魯莊公說:「大大小小的訴訟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我一定根據實情(合理裁決)。」曹劌回答說:「這才盡了本職一類的事,可以(憑借這個條件)打一仗。如果作戰,請允許我跟隨您一同去。」

  到了那一天,魯莊公和曹劌同坐一輛戰車,在長勺和齊軍作戰。魯莊公將要下令擊鼓進軍。曹劌說:「現在不行。」等到齊軍三次擊鼓之後。曹劌說:「可以擊鼓進軍了。」齊軍大敗。魯莊公又要下令駕車馬追逐齊軍。曹劌說:「還不行。」說完就下了戰車,察看齊軍車輪碾出的痕跡,又登上戰車,扶著車前橫木遠望齊軍的隊形,這才說:「可以追擊了。」於是追擊齊軍。

  打了勝仗後,魯莊公問他取勝的原因。曹劌回答說:「作戰,靠的是士氣。第一次擊鼓能夠振作士兵們的士氣。第二次擊鼓士兵們的士氣就開始低落了,第三次擊鼓士兵們的士氣就耗盡了。他們的士氣已經消失而我軍的士氣正旺盛,所以才戰勝了他們。像齊國這樣的大國,他們的情況是難以推測的,怕他們在那裡設有伏兵。後來我看到他們的車輪的痕跡混亂了,望見他們的旗幟倒下了,所以下令追擊他們。」

註釋
1.曹劌(gui):春秋時魯國大夫。著名的軍事理論家。
2.十年:魯莊公十年(公元前684年)。
3.齊師:齊國的軍隊。齊,在今山東省中部。師,軍隊。
4.伐:攻打。
5.我:指魯國。《左傳》根據魯史而寫,故稱魯國為「我」。
6.公:諸侯的通稱,這裡指魯莊公。
7.肉食者:吃肉的人,指當權者。
8.謀:謀議。
9.間(jian):參與。
10.鄙:鄙陋,目光短淺。
11.乃:於是,就。
12.何以戰:就是「以何戰」,憑借什麼作戰?以,用,憑,靠。
13.衣食所安,弗敢專也:衣食這類養生的東西,不敢獨自享用。安:有「養」的意思。弗:不。專:獨自專有,個人專有。
14.必以分人:省略句,省略了"之",完整的句子是「必以之分人」。一定把它分給別人。以,把。人:指魯莊公身邊的近臣或貴族。
15.遍:一作「遍」,遍及,普遍。
16.犧牲玉帛(bo):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犧牲,祭祀用的豬、牛、羊等。玉,玉器。帛,絲織品。
17.加:虛報誇大。
18.小信未孚(fu):(這只是)小信用,未能讓神靈信服。孚,使人信服。
19.福:名詞作動詞,賜福,保佑。
20.獄:(訴訟)案件。
21.察:明察。
22.情:實情。
23.忠之屬也:這是盡了職分(的事情)。忠,盡力做好分內的事。屬,種類。
24.可以一戰:就是「可以之一戰」,可以憑借這個條件打一仗。可,可以。以,憑借。
25.戰則請從:(如果)作戰,請允許(我)跟從去。從:隨行,跟從。
26.公與之乘:魯莊公和他共坐一輛戰車。之,指曹劌。
27.長勺:魯國地名,今山東萊蕪東北。
28.敗績:軍隊潰敗。
29.馳:驅車追趕。
30.轍(zhe):車輪碾出的痕跡。
31.軾:古代車廂前做扶手的橫木。
32.遂:於是,就。
33.逐:追趕,這裡指追擊。
34.既克:已經戰勝。既,已經。
35.夫戰,勇氣也:作戰,(是靠)敢作敢為毫不畏懼的氣概。夫(fu),放在句首,表示將發議論,沒有實際意義。
36.一鼓作氣:第一次擊鼓能振作士氣。作,振作。
37.再:第二次。
38.三:第三次。
39.彼竭我盈:他們的勇氣已盡,我們的勇氣正盛。彼,代詞,指齊軍方面。盈,充沛,飽滿,這裡指士氣旺盛。
40.難測:難以推測。測,推測,估計。
41.伏:埋伏。
42.靡(mǐ):倒下。
43.曹劌論戰:選自《左傳·莊公十年》。題目是(教材編寫者)後加的。

參考資料:

1、
語文出版社教材研究中心.八年級(上)語文版語文書.北京:語文出版社,2001年:203-204

2、
吳楚材,吳調侯.古文觀止.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3、
吳楚材,吳調侯選編,崔鍾雷主編.古文觀止.哈爾濱:哈爾濱出版社,2012.3(2013.7重印):12-13

文言現象

三行對譯
1.十年春,齊師伐我,
魯莊公十 年的春天,齊國軍隊來攻打我們魯國,
伐:進攻,攻打。 齊師:齊國的軍隊。
2.公將戰,曹劌請見。
魯莊公將要應戰。曹劌請求拜見(魯莊公)。
將:將要。
3.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
他的同鄉說:「有居高位享厚祿的人謀劃這件事的,你又何必參與呢?
肉食者:「居高位享厚祿的人。 間:參與。 謀:謀劃。
4.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曹劌說:「有權勢的人目光短淺,不能深謀遠慮。」
鄙:鄙陋。這裡指目光短淺。遠謀:深謀遠慮。
5.乃入見。問:「何以戰?」
於是他拜見魯莊公。曹劌問魯莊公:「您憑借什麼和齊國作戰?」
乃:於是,就。 何以戰:就是「以何戰」,憑什麼作戰?以,憑、靠。
6.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
魯莊公說:「衣食(這類)養生的東西,(我)不敢獨自享用,一定把它們分給臣子。」
衣:衣服。 食:食物。 安:有「養」的意思。 弗:不。 專:個人專有。
7.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
曹劌回答說:「這種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百姓是不會聽從您的。 」
遍:通「遍」普遍,遍及。 惠:恩惠。 從:聽從,服從。
8.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魯莊公說:「祭祀用的豬、牛、羊、玉和絲織品,我不敢虛報,必須對神說實話。」
犧牲玉帛: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犧牲,指豬、牛、羊等。玉帛,玉和絲織品。 加:虛報。信:實情。
9.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曹劌回答說:「小信用不能被人所信服,神不會保佑(你)。」
孚:為人所信服。 福:賜福,保佑。
10.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
魯莊公說:「大大小小的訴訟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也)一定根據實情合理裁決。」
獄:案件。 雖:即使。 察:明察。 必:一定。 以:根據。 情:(以)實情判斷。
11.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曹劌回答說:「(這是)盡了本職的一類(事情)。可以(憑這個條件)去打仗。作戰時請允許我跟隨著去。」
忠:盡力做好分內的事。 屬:類。 可以:可,可以;以,憑借。 請:請允許。 從:跟從。
12.公與之乘,戰於長勺。公將鼓之。
魯莊公和曹劌共同坐一輛戰車,在長勺(和齊軍)作戰。魯莊公一上陣就要擊鼓進軍。
鼓:擊鼓進軍。戰於長勺:倒裝句,於長勺戰。之:此為助詞,補足音節,無實在意義。
13.劌曰:「未可。」齊人三鼓。
曹劌說:「(現在)不行。」齊軍擂過三通戰鼓。
14.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
曹劌說:「可以了。」齊軍大敗。魯莊公又要下令追擊齊軍。
馳:驅車(追趕)。敗績:大敗。之:齊軍(也有一些教材譯為「補足音節」同「公將鼓之」的「之」,兩個解釋都可以用,或者聽老師的要求。)
15.劌曰:「未可。」下視其轍,
曹劌說:「(還)不行。」下了戰車,察看齊軍車輪軋出的痕跡,
下:下車。 視:察看。其:他們的。轍:車輪軋出的痕跡。
16.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又登上車,手扶車前的橫木,遠望齊軍的隊形,說:「可以了。」於是追擊齊軍。
軾:古代車廂前邊的橫木,供乘車人扶手用。 遂:於是,就。 逐:追擊。望:瞭望,眺望。
17.既克,公問其故。
戰勝齊軍後,魯莊公詢問曹劌取勝的原因。
既克:戰勝齊軍後。既,已經。 克:戰勝,攻下 其:其中的。 故:原因。
18.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曹劌回答說:「作戰,要靠勇氣。第一次擊鼓進軍能夠振作士氣;第二次擊鼓士氣就開始低落了;第三次擊鼓時士氣就耗盡了。對方的士氣耗盡了,而我方的士氣正旺盛,所以能戰勝齊軍.
夫:發語詞,議論或說明時,用在句子開頭,沒有實在意義。 鼓:擊鼓 作:振作。 再:第二次。 衰:衰弱。 竭:枯竭。彼:他們的。 盈:充滿。這裡指士氣旺盛。故:所以 克:戰勝。
19.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
(齊是)大國,是難以推測的,(我)恐怕在那兒有埋伏。
測:估計,推測。 懼:恐怕。 伏:埋伏。 焉:「於之」,語氣助詞。
20.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我看到他們車輪的印跡雜亂,望見戰旗倒下,所以才追擊齊軍。」
靡(mǐ):倒下。 故:所以。 之:代詞,指,齊軍。

古今異義
1.齊師<伐>我 (古義:進攻 今義:討伐)。
2.齊<師>伐我 (古義:軍隊 今義:老師)
3.又何<間>焉 (古義:參與 今義:隔開,不連接) 。
4.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古義:目光短淺 今義:語言、品行惡劣,不道德;輕視,看不起) 。
5.衣食所<安>(古義:養 今義:安穩)。
6.弗敢<專>也(古義:個人專有 今義:獨自掌握或佔有)。
7.<犧牲>玉帛 (古義:祭祀用的牛、羊、豬等 今義: 為了正義的目的捨棄自己的生命;放棄或損害一方的利益) 。
8.弗敢<加>也 (古義:虛報誇大 今義:增加) 。
9.必以<信>(古義:實情 今義:誠信)。
10.小大之<獄> (古義:案件 今義:監獄 ) 。
11.必以<情>(古義:以實情判斷 今義:感情)。
12.<忠>之屬也(古義:盡力做好本分的事 今義:忠誠、忠心)。
13.忠之<屬>也 (古義:類 今義:同一家族的人)。
14.<可以>一戰 (古義:可以憑借 今義:能,行) 。
15.神弗<福>也(古義:賜福,保佑 今義:幸運)。
16.< 再>而衰(古義:第二次 今義:事情進行重複,再一次)。

一詞多義
1.故:原因,緣故 (公問其故) 。
所以(故逐之) 。
2.(民弗從)從:跟從  。
(戰則請從)跟隨   。
3.其:代他的,這裡指曹劌 (其鄉人曰)。
他們,指齊軍   (吾視其轍亂)。
4.以:憑借   (何以戰)(可以一戰)。
按照  (必以信)。
把 (必以分人)
5.請:請求   (曹劌請見)。
允許  (戰則請從)。
6.之:助詞,的  (小大之獄)。
代詞,代曹劌  (公與之乘)。
7.加:戴上 (既加冠,益慕聖賢之道)。
虛報 (犧牲玉帛,弗敢加也) 。
8. 間:暗暗地,私自(又間(jian)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
中間,當中 (頹(tui)然乎其間(jīan)者)。
參與, (肉食者謀之,又何間(jian)焉)。
表示房屋的量詞, (安得廣廈千萬間)。
一會兒,頃刻,  (扁鵲見蔡桓公,立有間)。
夾雜, (中間力拉崩倒之聲)。
間斷, (雖與外人間隔)。
時刻, (奉命於危難之間)。
偶爾, (時時而間進)。
9.焉:句末語氣詞,相當於"呢"。(又何間焉)
兼詞,於此,在哪裡。(懼有伏焉)

通假字
小惠未遍:通「遍」,普遍,遍及。

詞類活用
1.神弗福也: 名詞用為動詞。賜福,保佑。
2.公將鼓之: 名詞用為動詞。 擊鼓。
3.忠之屬也: 形容詞用作名詞,盡力做好分內的事。
4.公與之乘:名詞作動詞,乘戰車,坐戰車。
5.下視其轍: 名詞作動詞,下車。
6.齊師敗績: 名詞用作動詞,大敗。
7.必以情:名詞用作動詞,(以)實情判斷。

文言句式
1.夫戰,勇氣也:判斷句「……,……也」,表判斷。
2.忠之屬也:判斷句「……,……也」,表判斷。
3.可以一戰:省略句「以」後省略了賓語「之」。
4.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省略句「再」和「三」後省略了賓語「鼓」。
5.何以戰:倒裝句,賓語前置,應為「以何戰」。
6.戰於長勺:倒裝句,「於長勺」,介賓短語,後置。
7.下視其轍,登軾(shi)而望之:省略句,省略主語,省略的主語應為曹劌

段意
第一段(曹劌問戰)
總: 敘述戰前曹劌求見魯莊公,通過對話說明政治上取信於民是作戰的先決條件。
分兩層
第一層(開頭到「乃入見」):寫曹劌求見魯莊公的原因。
第二層(「問」到段末) :寫曹劌和魯莊公關於戰前準備的對話,說明政治上取信於民是贏得戰爭勝利的先決條件。
第二段(曹劌參戰)
敘述齊魯長勺之戰的經過。
第三段(曹劌論戰)
戰後曹劌論述戰役取勝的原因。


重點

  重點寫曹劌「論戰」,而不是戰爭經過。並通過對話突出了曹劌的政治遠見和軍事才能,將曹劌和魯莊公作對比,突出了曹劌以上兩個特點。雖然魯莊公沒有遠見的才能,但是他能做到不恥下問,虛心的向曹劌請教。

分析

  全文共分三段。

  第一段(從開頭至「戰則請從」):寫戰前的政治準備——取信於民。

  這一段可分兩層。第一層寫曹劌求見魯莊公的原因。開頭先點明事態發生的時間,接著指出的是「齊師伐我」,說明戰爭是由齊國進攻魯國而引起的,魯莊公準備抵抗。以上對形勢扼要的介紹,為曹劌的請見、論戰交代了必要的背景。大軍壓境,曹劌準備參戰,作者通過曹劌與其「鄉人」的對話,一方面揭示了魯國當權者鄙陋寡見、尸位素餐的情況,為後文魯莊公在戰鬥中瞎指揮作了鋪墊;另方面顯示了曹劌關心國事,同時也暗示了他是一個有遠謀的人。第二層記述曹劌要莊公作好戰前的政治準備,這是本段的重點。曹劌謁見魯莊公,劈頭就問「何以戰」,抓住了作好戰前政治準備這一決定勝敗的關鍵問題。魯莊公在曹劌的一再啟發下,依次提出了貴族支持、鬼神保佑和察獄以情三個條件,曹劌否定了前兩條,肯定了後一條。在曹劌看來,戰爭的勝負既不取決於貴族的支持,也不取決於神明的保佑,而是決定於「取信於民」。他認為察獄以情是「忠之屬也」,「忠」是盡職於民,於是肯定「可以一戰」。曹劌重視民心得失與戰爭勝負關係的思想,確實比「肉食者」高明。但和我們今天依靠人民的力量進行人民戰爭的思想是有本質區別的。

  第二段(從「公與之乘」至「遂逐齊師」):寫曹劌指揮魯軍戰勝齊軍的經過。

  曹劌「取信於民」的見解,得到了莊公的贊同,「公與之乘」,說明了莊公對曹劌的信任與器重。文中先交代了利於魯國反攻的陣地,長勺在魯國境內,對魯國來說,地形地物熟悉,便於得到人力支援和物資供給,在士氣上也利於魯國向有利方面轉化。接著是對這次戰役經過的具體記敘,重點寫了「擊鼓」和「逐師」兩件事。寫曹劌指揮魯軍在「齊人三鼓」之後才開始反攻,寫曹劌在觀察了齊軍敗逃的情況之後才決定追擊,都記敘得非常簡略。這樣寫,一則符合實情(酣戰中魯莊公無暇問及,曹劌了不可能多發議論),一則此中道理正是曹劌論戰的中心,留待後文集中闡述,更見突出。「公將鼓之」、「公將馳之」,說明了魯莊公急躁冒進;曹劌的兩個「未可」、兩個「可矣」,表現了曹劌胸有成竹,沉著思斷,善於捕捉於反攻和追擊的時機。

  第三段(從「既克」至結尾):寫曹劌論述贏得戰役勝利的原因。是本文的中心。

  「既克」二字,意味著戰役的高潮已經過去,氣氛頓時緩和下來,該是莫名其妙的魯莊公問一個究竟的時候了。曹劌的回答可分為兩方面。一是論述了利於開始反攻的時機——彼竭我盈之時:魯軍按兵不動,養精蓄銳。齊軍第一次擊鼓進軍,士氣正旺;第二次擊鼓,士氣開始低落;第三次擊鼓,士氣已經完全衰竭。在此關鍵時刻,曹劌採取「敵疲我打」的方針,終於化劣勢為優勢。二是論述了追擊開始的時機——轍亂旗靡之時:魯軍雖然取得了反攻的初步勝利,但曹劌並未輕敵,「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反映了曹劌隨時沒有忘記自己是以小敵大,以弱敵強。兵不厭詐,不可不提高警惕。曹劌親自察看敵情,發現敵軍「轍亂」、「旗靡」,確認了齊軍是狼狽逃竄,潰不成軍,才乘勝追擊,終於取得了戰役的勝利。

  綜上分析,本文通過讚揚曹劌的遠謀,說明了在戰爭中如何正確運用戰略防禦原則——只有「取信於民」,實行「敵疲我打」的正確方針,選擇反攻和追擊的有利時機,才能以小敵大,以弱勝強。

主題

  本文以曹劌為主、魯莊公為賓,通過他們有關齊、魯戰爭問題的對話,闡明弱國在對強國的戰爭中所採取的戰略原則,即政治上取信於民,軍事上後發制人等。

  本文對戰爭原因和戰前雙方部署等都略而不寫,對戰爭過程也只是用「齊人三鼓」「齊師敗績」「遂逐齊師」十二字做了交代,但對曹劌與魯莊公的對話寫得很詳盡。本文通過寫曹劌對長勺之戰的論述以及弱魯戰勝強齊的史實,表現了曹劌卓越的政治才能和軍事才能,說明了只有取信於民和運用正確的戰略戰術,把握好作戰時機,才能取得戰爭勝利的道理。

背景

  本篇選文又題作「齊魯長勺之戰」或「長勺之戰」。

  《曹劌論戰》記載了發生在公元前684年魯國與齊國的一場戰爭。春秋時期,齊魯兩國都在現在的山東境內(齊都臨淄,魯都曲阜),齊國是大國,魯國是小國。公元前682年,魯桓公出訪齊國,被齊襄公暗殺。魯桓公死,他的兒子莊公繼位。由於齊襄公無道,他的弟弟小白預知齊國將有叛亂,便和鮑叔牙跑往莒國(現山東莒縣)寄身。魯莊公八年,公孫無知殺死齊襄公,自立為君。管仲、召忽輔佐公子糾逃往魯國。魯莊公九年,齊國大夫雍廩殺死公孫無知。這時,齊國無君,魯莊公欲送公子糾回國為齊君,但齊襄公的弟弟小白先入齊即了君位,是為桓公。桓公因為魯國欲納公子糾的事,懷恨在心,在桓公即位第二年,就是公元前684年,率軍攻打魯國,進行報復。這就是《曹劌論戰》所記載的齊魯長勺之戰爆發的直接原因。

  前此兩年,齊桓公(公子小白)與其庶兄公子糾曾進行過激烈的爭奪君位的鬥爭。當時篡君奪位的公孫無知(齊襄公堂弟)已被殺,齊國一時無君,因此避難於魯國的公子糾和避難於莒國的公子小白都爭相趕回齊國。魯莊公支持公子糾主國,親自率軍護送公子糾返齊,並派管仲攔擊、刺殺公子小白。然而魯國的謀劃沒有成功,公子小白已出乎意料地搶先歸齊,取得了君位。齊桓公即位後當即反擊魯軍,兩軍交戰於乾時(齊地),齊勝魯敗。乘兵勝之威,齊桓公脅迫魯國殺掉了公子糾。齊桓公雖在其庶兄的血泊中鞏固了權位,但對魯國卻一直怨恨難平,因此轉年春便再次發兵攻魯,進行軍事報復和武力懲罰。

寫作特點

  1、中心突出,詳略得當。

  這是一篇記敘戰爭的短文,但重點不是記敘戰爭的經過,而是著重寫曹劌的「論戰」,凡是與表現主題無關的枝節就盡量省略。如第一段寫曹劌謁見莊公,進見的細節一概省略了,劈頭就問「何以戰」;第二段對戰場的複雜情況及「未可」、「可矣」的理由均略而不寫,留待後面補敘,就更能突出「論戰」的見解;第三段只用「公問其故」代替了魯莊公一系列問話。但文章對戰前戰後反映曹劌戰略見解的談話,則詳加敘述,因為戰前是分析有無克敵制勝的條件,戰後是總結以弱勝強的原因,這些都是圍繞主題寫的,全文自始至終突出了「論」字,使人對長勺之戰的勝敗得失的原因一目瞭然。

  2、結構嚴謹,前後照應。

  全文只用二百二十二字,就把戰爭的開始、發展、高潮和結局記述得清清楚楚。第一段寫戰前準備,第二段寫戰時經過,第三段寫戰後總結,事態發展清晰,文章脈絡分明。段與段之間的過渡也非常自然,第一段的結尾「戰則請從」與第二段的「公與之乘」銜接,第二段的結尾「遂逐齊師」與第三段的「既克」銜接,三個段落層層遞進,環環相扣,渾然一體。此外,文章前後的照應也十分緊密。以第二段與第三段為例,「三而竭」與上段「齊人三鼓」相照應;「吾視其轍亂」與「下視其轍」相照應;「望其旗靡」與「登軾而望之」相照應;「故克之」與「齊師敗績」相照應;「故逐之」與「遂逐齊師」相照應。第二段只寫「其然」,第三段補寫「所以然」,一記一議、一實一虛,前後照應,相輔相成。

  3、用對話交代情節和刻畫人物。

  曹劌與其鄉人的對話,說明了曹劌是一個關心國事而有遠謀的人物。在交代戰前準備時,詳細地寫了曹劌與魯莊公的三次對話,通過對話揭示出魯莊公昏庸無知,曹劌深謀遠慮。寫戰役經過,作者雖只寫了曹劌兩次說的「未可」、「可矣」的簡單話語,但卻形象地表現了曹劌成竹在胸、待機而動的思想性格。最後由「公問其故」又引出曹劌對戰爭的一大段議論,表現出曹劌的可貴的軍事見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