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桂令·春情》徐再思


折桂令·春情

作者:徐再思

朝代:元代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游絲,空一縷餘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證候來時,正是何時?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作品關鍵字:-少女-相思-愛情


作者簡介:

徐再思

  徐再思引(1320年前後在世),元代散曲作家。字德可,曾任嘉興路吏。因喜食甘飴,故號甜齋。浙江嘉興人。生卒年不詳,與貫雲石為同時代人,今存所作散曲小令約100首。作品與當時自號酸齋的貫雲石齊名,稱為「酸甜樂府」。後人任訥又將二人散曲合為一編,世稱《酸甜樂府》,收有他的小令103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生下來以後還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了相思。身像飄浮的雲,心像紛飛的柳絮,氣像一縷縷游絲,空剩下一絲餘香留在此,心上人卻已不知道在哪裡去留?相思病症候的到來,最猛烈的時候是什麼時候?是燈光半昏半暗時,是月亮半明半亮的時候。

註釋
1餘香:自己就像一絲香氣在此徘徊。
2何之:到哪裡去了。
3證候:即症候,疾病,此處指相思的痛苦。


簡析

  此曲寫得真摯自然,純乎天籟。題目為春情,寫的是少女的戀情。首三句說少女害了相思病,不能自拔,感情波瀾起伏。三、四、五句寫少女相思的病狀,用浮雲、飛絮、游絲比喻她病得魂不守舍,恍惚迷離,十分貼切。六、七句寫病因,遊子一去,徒然留下一縷餘音,彼此沒法相見,只有望穿秋水地盼望。最後兩句點出相思病最難捱的時刻,燈半昏,月半明,夜已闌。半明半暗的光景,最能勾起相思之苦。這意境與李清照《聲聲慢》詞所寫「乍暖還寒時侯,最難相息」相近。此曲押韻有其特色,開頭處連用「思」字三次,結尾處連用「時」字四次。連環重疊,寫法大膽而自然,頗得本色之趣。徐再思擅長寫相思之情,他另有一曲《清江引·相思》說:「相思有如少債的,每日相催逼」,也寫得真率坦誠,不假辭藻而墨花四照,與這首[折桂令]異曲同工。所以,《堅瓠壬集》卷三說這兩曲「得其相思三昧」。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