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劇·半夜雷轟薦福碑》馬致遠


雜劇·半夜雷轟薦福碑

作者:馬致遠

朝代:元代



第一折

(沖末扮范仲淹同外扮宋公序上,詩雲)龍樓鳳閣九重城,新築沙堤宰相行。我貴我榮君莫羨,十年前是一書生。老夫姓范名仲淹字希文,累蒙擢用,頗有政聲。今謝聖恩可憐,除老夫為天章閣學士之職。這個是老夫幼年朋友,姓宋名公序。還有一個同堂小弟,姓張名鎬字邦彥。老夫自登仕途以來,與兄弟張鎬數載不能相會,未知進取功名也流落四方?老夫常切切於心,拳拳在念。今奉聖人命,著老夫江南採訪賢士,宋公序所除揚州為理。只今日俺兩個便索登程去也。(宋公序雲)哥哥,您兄弟已行,別無他事,止有一女,未曾許聘他人。哥哥可有甚麼好親事保舉,將來就勞哥哥主婚,成就這門親事。(范仲淹雲)相公放心。我有一同堂小弟張鎬,論此生的才學,不在老夫之下。我若有書呈到於相公跟前,便成就了這門親事。(宋公序雲)多謝哥哥,您兄弟謹領。則今日辭了哥哥,便往揚州之任走一遭去。(先下)(范仲淹雲)宋公序去了也。老夫不敢久停住,則今便往江南採訪賢士走一遭去來。(下)(淨扮張浩上,詩雲)段段田苗接遠村,太公莊上戲兒孫。莊農只得鋤刨刀,答賀天公雨露思。自家是個莊家,姓張名浩字仲澤,在張家莊居住。廣有莊田,牛羊孳畜不知其數,我做個大戶。近新來有一個秀才,到我這莊上。我問他名字,他也姓張,名鎬字邦彥。此人滿腹文章,留在莊上教些學生讀書。我偷聽他幾句言語"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我今日無甚事,看了田禾,我去書房裡望那秀才,走一遭去。(下)(正末扮張鎬引學生上,雲)小生汴京人氏,姓張名鎬字邦彥,幼小父母雙亡。我有八拜至交的哥哥,乃是范仲淹。他為翰林學士之職,數載不曾相見。小生飄零湖海,流落天涯。在於潞州長子縣張家莊上。有一人姓張名浩字仲澤,他見我和他同名同姓,留我在他莊上教著幾個蒙童度日。張鎬,幾時是你那發達的時節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我本是那一介寒懦,半生埋沒紅塵路。則我這七尺身軀,可怎生無一個安身處?

【混江龍】常言道七貧七富,我便似阮籍般依舊哭窮途。我住著半間兒草舍,再誰承望三顧茅廬。則我這飯甑有塵生計拙,越越的門庭無徑舊遊疏。(帶雲)常言道"三寸舌為安國劍,五言詩作上天梯。"(唱)既有這上天梯,可怎生不著我這青霄步?我可便望蘭堂畫閣,剷地著我甕牖桑樞。

(雲)學生每,門首覷著,看有甚麼人來。(學生雲)理會的。(范仲淹上,雲)老夫范學士。自離了汴京,隨咱採訪賢士,來到這潞州長子縣,打聽的我那兄弟張鎬在於張家莊上教學。老夫直來到此處,探望我那兄弟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祗候人接了馬者。學童,你師父在家麼?(學生雲)師父家裡有。(范仲淹雲)你報復去,道有范學士特來相訪。(學生報雲)有范學士在於門首。(正末雲)道有請。(范仲淹雲)賢弟別來無恙?(正末雲)哥哥請坐,受您兄弟兩拜。(唱)

【後庭花】哥哥也,咱可便相識了數載余。哎,你個故人音信疏;遠阻隔三千里。你可便近新來安樂無?(雲)比及哥哥來,我早知道了也。(范仲淹雲)兄弟,我又不曾有書信來,你如何知道?(正末唱)我昨夜看文書,猛抬頭,疑怪他這燈花兒結聚,今日個果門迎你個長者車。

(范仲淹雲)賢弟,論你高才大德,博學廣文,為何不進取功名,剷地在此教學為生,可是主何意?(正末雲)哥哥,你兄弟一言難盡!(唱)

【油葫蘆】則這斷簡殘編孔聖書,常則是養蠹魚。我去這六經中枉下了死工夫。凍殺我也《論語》篇、《孟子》解、《毛詩》注,餓殺我也《尚書》雲、《周易》傳、《春秋》疏。比及道河出圖、洛出書,怎禁那水牛背上喬男女,端的可便定害殺這個漢相如!

【天下樂】這世裡難乘駟馬車,想賢也波愚,不並居。我干受了漏星堂半世活地獄。(范仲淹雲)你積攢下些甚麼囊篋?(正末唱)我渾攢下不到六七斤家麻,五四斗家粟,幾時能夠播清風一萬古?(范仲淹雲)賢弟受窘。你肯謁托一兩個朋友呵,必有濟惠。得些盤費,進取功名,可不好那!(正末雲)哥哥,如今難投托人,今人與古人不同。(唱)

【那吒令】當日個結交有周瑜魯肅,當日個量寬有王陽貢禹,今日個義讓無管仲鮑叔。則我這運未通、時難遇,枉了狂圖。

【鵲踏枝】我如今帶儒冠,著儒服,知他我那命裡有公侯也伯子男乎?我左右來無一個去處,天也,則索閣落裡韞櫝藏諸!

(范仲淹雲)兄弟也,你是看書的人,便好道"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前賢遺語,道的不差也。(正末唱)

【寄生草】想前賢語,總是虛。可不道"書中車馬多如簇",可不道"書中自有千鍾粟",可不道"書中有女顏如玉";則見他白衣便得一個狀元郎,那裡是綠袍兒賺了書生處。

【么篇】這壁攔住賢路,那壁又擋住仕途。如今這越聰明越受聰明苦,越癡呆越享癡呆福,越糊突越有了糊突富!則這有銀的陶令不休官,無錢的子張學干祿。

【六么序】我想那今世裡真男子,更和那大丈夫,我戰欽欽撥盡寒爐。則這失志鴻鵠,久困鰲魚,倒不如那等落落之徒。枉短檠三尺挑寒雨,消磨盡這暮景桑榆。我少年已被儒冠誤,羞歸故里,懶睹鄉閭。

【么篇】則這寒儒,則索村居,教伴哥讀書,牛表描朱。為甚麼怕去長安應舉?我伴著伙士大夫,穿著些百衲衣服,半露皮膚。天公與小子何辜,問黃金誰買《長門賦》?好不直錢也者也之乎!我平生正直無私曲,一任著小兒簸弄,山鬼揶揄。

(范仲淹雲)賢弟,似此訓蒙呵,幾時是你發達時節也!(正末雲)您兄弟吃這些學生每定害殺我也。(唱)

【金盞兒】出來的越頑愚,忒乖疏;便有文宣王哲劍難拘束。一個個拴縛著紙毽子,一個個裝畫悶葫蘆。一個撮著那布裙踏竹馬,一個舒著那臁肕跳灰驢。他每那裡省的鴉窩裡出鳳雛,您兄弟常則是油甕裡捉魚。

(范仲淹雲)兄弟,請你那東道出來,我和他廝見。(請科,淨上,雲)我如今無甚事,學堂裡望那張鎬去。(正末雲)老兄,我哥哥范學士來在此,你和他廝見咱。(做見科)(范仲淹雲)老兄,賢弟在此多蒙垂顧。(淨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正末雲)小生往常曾說,此便是小生的哥哥范學士。(淨雲)多勞相公遠降,有失迎迓。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范仲淹雲)賢弟,這廝也是個愚理之人。(正末雲)哥哥,量他何足道哉!(唱)

【醉扶歸】這廝蠢則蠢家豪富,富則富腹中虛。(帶雲)哥哥,(唱)便道東道和門館德不孤,他純經義不詞賦,他識字呵不抵死十分看書;他則是個中選的鋤田戶。

(淨雲)老相公請坐,我執料些茶飯去。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下)(范仲淹雲)兄弟,你身邊有何功課。(正末雲)您兄弟積下萬言長策,哥哥你試看咱。(范仲淹雲)兄弟,我將此萬言長策獻上聖人,保舉你為官,意下如何?(正末雲)此處豈你兄弟久遠安身之地?(范仲淹雲)兄弟,既然你要轉動,我與你三封書,投托三個人去。頭一封書洛陽黃員外,你投托他去。他見我書呈,你那衣食盤費都在此封書上。第二封書是黃州團練副使劉仕林。他見我書呈必有厚贈。這第三封書是最要緊,是揚州太守宋公序,你下到這封書呵,休說你那盤纏鞍馬,就是前程事,都在此封書上。兄弟也,你著意者。你若不得第時,權在張家莊上住,我著人來取你為官。你意下如何?(正末雲)多謝哥哥賜我這三封書。我辭別東家,便索長行也。(淨上,雲)弟子孩兒不中用,燒著一隻鵝,卻揭開鍋蓋,可被他飛的去了。(正末雲)長者,小生在此多多混踐。著眾學生各自還家去,等我回時,可教他再來讀書。哥哥,小弟收拾了琴劍書箱,便索起程也。(唱)

【賺煞】您兄弟先謁信安君,後記揚州牧,看小子今番命福。你兄弟一片功名心更速,豈不聞光陰如過隙白駒。我將這護身符,你著我變幾貫青蚨。(帶雲)長者。(唱)我投人須投大丈夫。則這新豐一旅,將著馬周來不遇。(帶雲)哥哥,你可放心也。(唱)你看我專等常何的那一紙薦賢書。(下)

(范仲淹雲)兄弟去了也。長者恕罪。老夫就將著這萬言長策去獻與聖人,保舉兄弟為官。不敢久停久住。祗候將馬來,別處採訪賢士走一遭去來。(同下)楔子

(旦上,雲)妾身是黃員外的渾家。是好煩惱人也!昨日有個秀才投下一封書,俺員外接過書呈看罷,不知怎生,當夜晚間,員外害急心疼亡了。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末上,雲)自從張家莊上與哥哥約別之後,小生一徑的來到洛陽,投奔那黃員外。昨日下了書呈,在店肆中安下。今日無甚事,黃員外宅上走一遭去。哦,可怎生門首掛著紙錢那?(做喚門科,雲)門裡有人嗎?(旦雲)是誰?(正末雲)小生是昨日下書的張秀才。(旦雲)你是那下書的?兀那秀才,你聽者,自從你昨日下了書呈,將俺員外急心疼一夜,妨殺了。今日有甚臉上我門來?你若入門時,抓了你那臉。猝風暴雨,不入寡婦之門。你快回去!(正末雲)誰死了?(旦雲)員外死了。(正末做哭科,雲)張鎬,你好命薄也呵!哥哥與我三封書,頭一封書投與洛陽黃員外,昨日下了書,一夜急心疼死了那員外也。小生不避驅馳,索往黃州投著團練副使劉仕林走一遭去罷。(唱)

【仙呂】【賞花時】我恰做訪戴山陰王子猷,身似飄飄沒纜舟,為活計拙如鳩。則這客僧投寺宿,措大謁儒流。

【么篇】投至得千里書回碧樹秋,則怕這一夜霜天白髮愁。王粲謁荊州,我想那朝中故友,休教我空倚定仲宣樓!(下)

第二折

(范仲淹同使官上,雲)老夫范學士。自從江南采賢士,到於朝中,老夫就將兄弟張鎬所作萬言長策獻與聖人。謝聖恩可憐,就加張鎬為吉陽縣令。老夫本待親身自去,爭奈公事冗雜。老夫差一使命去加官賜賞。使命,你近前來,我囑付你:你去潞州長子縣張家莊上,有一個是張鎬,為他獻了萬言長策,聖人的命,加他為吉陽縣令,教他走馬到任。小心在意,疾去早來。(下)(使官雲)領了老相公言語,直到潞州長子縣張家莊上,加官賜賞走一遭去。(下)(淨上,雲)自家張浩。自從那張秀才散了學生,去了許多時也。我今日看了田禾,回來無甚事,且閒坐些兒則個。(使官上,雲)來到也。左右接了馬者。張浩,聽聖人的命。(淨雲)呀!快裝香來!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做跪科,使官雲)張浩,為你獻了萬言長策,聖人見喜,加你為吉陽縣令,教你走馬上任。謝恩。(淨拜科,雲)待茶飯了去。(使官雲)不必了。小官事忙。將馬來,回聖人話去。(下)(淨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嗨,我幾曾有那萬言長策來?是那張鎬的,錯加了官也。且由他,有誰知道?我如今不可久停久住,收拾鞍馬,便索理任去也。(下)(正末上,雲)小生張鎬。收拾琴劍書箱,且往黃州投奔團練使劉仕林走一遭去呵!(唱)

【正宮】【端正好】恨天涯,空流落。投至到玉關外,我則怕老了班超。發了願青霄有路終須到,剷地著我又上黃州道。

【滾繡球】這一遭,下不著,孔融好等你那彌衡一鶚。哥也,我便似望鵬摶萬里青霄。你搬的我撒了學,置下袍,去這布衣中莽跳。空著我繞朱門,恰便似燕子尋巢。比及見這四方豪士頻插手,我爭如學五柳先生懶折腰,枉了徒勞。

小生幼年間攻習儒業,學成滿腹文章,指望一舉狀元及第,崢嶸發達。誰想今日波波碌碌,受如此般辛勤也。(唱)

【叨叨令】往常我青燈黃卷學王道,剷地來紅塵紫陌尋東道。如今十個九個人都道,都道是七月八月長安道。兀的不困殺人也麼哥!看書生何日得朝聞道?

(雲)貧乃士之常。聖人道:"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唱)

【滾繡球】雖然我住破窯使破瓢,我猶自不改其樂,後來便為官也富而無驕。洛陽書坐化了,黃州書自窨約。比及那時節有一個秀才來投托,這世裡誰似晏平仲善與人交?(雲)到那財主門首,報復將去,有個秀才下書。那財主便道:著他門首等者。(唱)他腆著胸脯,眼見的昂昂傲。(帶雲)要他那繼發呵,(唱)將我這羞臉兒懷揣著慢慢的熬。(帶雲)投至得他那幾貫錢呵!(唱)輕可等半月十朝。

(雲)這裡是個三叉路,不知那條路往黃州去?天色喧熱,就在這柳陰直下歇一歇,等一個來往的人問路咱。(正末坐地科)(行者上,雲)好熱也,曬殺我也!(正末雲)一個出家人來了。我問訊咱。(唱)

【倘秀才】敢問你個禪師長老。(行者雲)問甚麼?(正末唱)這條路去黃州也不錯?(行者雲)正是黃州大路。(正末唱)長老也,則他這鍾不宜時,為甚敲?(行者雲)是無常鐘,死了人便撞這鐘。(正末唱)我道死了人的不是個鋤田漢。(行者雲)不是。(正末唱)必然是個富官僚。(行者雲)可知哩。(正末雲)這官人姓甚名誰?(行者雲)我說與你,死了的官人是黃州團練使劉仕林。(正末唱)我聽的他道了。(做歎氣科)(唱)

【醉太平】爭些兒把我撞著,可著我心癢難揉。揚州太守聽消耗,你這其間莫不害倒?第一封書已自無著落,第二封書打發誰行要?我將這第三封扯做紙題條。(帶雲)張鎬,(唱)則好去深村做教學。(行者雲)嚇我這一跳。秀才,你閒也是忙?忙便罷,閒便來寺裡吃酸餡來。(正末雲)長老恕罪。張鎬也,怎生如此般命蹇?哥哥與了三封書,妨殺了兩個人。第三封書謁托揚州剌史,罷、罷、罷,我不往揚州去,我則加那潞州長子縣張家村上,等哥哥消耗,可不好那。(下)

(龍神上,詩雲)獨魁南海作龍神,興雲降雨必躬親。曾因誤受天公罰,至今不敢借凡人。吾神乃南海赤須龍是也。奉玉帝敕旨,著吾神行雨。身體睏倦,在於廟中歇息片時,有何不可。(正末上雲)好大雨也!兀的是個龍神廟,我則那裡避雨去咱。(唱)

【倘秀才】則他這香火冷,把他莊家賽倒。莫不是雨雪少,把這黎民來瘦卻?古廟荒涼餓鬼嚎,我權捻土做香燒,怨書生的命薄。

(雲)供桌上有一個珓兒,我試問神道路。小生張鎬,流落在潞州長子縣張家莊,教著幾個村學。當時一日,有我的哥哥范學士為訪小生,將我萬言長策進了,保舉我為官;又與我三封書,兩封書妨殺兩個人。第三封書,小生不曾往揚州去。如今則回潞州長子縣,去張家莊上等待哥哥消耗。小生若是能夠為官,便與三個上上大吉;若是不能夠為官,便與我三個下下不合神道。(唱)

【滾繡球】將碑珓兒咒願了,香爐上度了幾遭。(做擲珓科,雲)原來是個下下不合神道。(三科)(唱)可怎生一擲一個不合神道?和這塊臭珓泥也折貴攀高。遮莫是角木珓、氐土貉,大古裡是今秋水落。你下、下、下,淹了我大段田苗。將我些有金銀富漢都亡過,我和你無祭享泥神兩個廝撞著。(帶雲)我罵你呵,(唱)那裡也雨順風調!

(雲)這披鱗的曲蟮,帶甲的泥鰍!我歹殺呵是國家白衣卿相,你豈敢戲弄我!怎生出的這惡氣?我則題破這廟宇,便是我平生之願。取出我這筆墨來。有這簷間滴水,磨的這墨濃,蘸的這筆飽,就這搗椒壁上寫下四句詩。(做寫科,雲)詩寫就了,我表白一遍咱。(詩雲)雨暘時若在仁君,鼎鼐調和有大臣。同捨若能知此事,謾將香火賽龍神。我題罷這詩也,覺一陣昏沉,就這殿角邊歇息咱。(末做睡科)(龍神雲)叵耐張鎬無禮!你自命蹇福薄,時運未至,卻怨恨俺這神祇,將吾毀罵,題破我這廟宇,更待干罷!你行一程,我趕一程;行兩程,我趕兩程。張鎬,你聽者:(詩雲)你虧心折盡平生福,行短天教一世貧。古廟題詩將俺這神靈罵,你本是儒人,我著你今後不如人!(下)(正末做醒科,雲)天色晴了,日影兒出來也。我趕程途去,便索長行。(下)(淨騎馬上,雲)自家張浩的便是。托賴祖宗餘蔭,得了這官,如今去赴吉陽縣令。萬言長策不是我的,是那個張鎬的。我就混賴了他的,有誰知道?今日走馬赴任,行動咱。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正末上雲)兀的不是張仲澤,仲澤!(淨雲)不中,我索走走走。(下)(正末唱)

【呆骨朵】我這裡高阜處不住的呀呀叫。(曳剌上雲)一匹好馬也。(正末唱)見一個帶牌子的曳剌隨著。(雲)敢問嗎?(曳剌雲)你問甚麼?(正末唱)這個姓甚名誰?(曳剌雲)姓張是張浩。(正末唱)他那年紀兒是大小?(曳剌雲)三十歲也。(正末唱)莫不在長子縣村中住?(曳剌雲)是長子縣居住。(正末唱)因甚上為官爵?(曳剌雲)為他獻了萬言長策來。(正末雲)他那裡有萬言長策?(唱)我則這舊相知張仲澤。(帶雲)哥哥休怪。(唱)管是我眼睛化,將他錯認了。(曳剌雲)傻屌放手!我趕相公去。(下)(正末雲)他那裡取萬言長策來?世上多有同名同姓的,我則回潞州長子縣張家莊上,待等哥哥消耗便了。(下)(淨騎馬上,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天色晴了也。我走了這一日,覺的有些睏倦,且下這馬來,拴在柳樹上,在這綠陰之下暫歇息咱。(曳剌上,雲)好塊子馬,腳打著腦杓子走,赴不上。兀的不是那塊子馬,相公敢在這裡。(曳剌見淨科)(淨雲)兀那廝是甚麼人?(曳剌雲)洒家是個曳剌,接相公來,則被那塊子馬走的緊,洒家緊趕著跟不上,接不著相公。(淨雲)你知道你那罪過嗎?(曳剌雲)洒家不知道。(淨雲)你要饒你那罪過嗎?(曳剌雲)可知要饒哩。(淨雲)你路上曾見個秀才麼?(曳剌雲)洒家見來。(淨雲)你殺了他去,我便饒了你罪過。(曳剌雲)洒家知道,我殺那傻屌去。且慢者,乞個罪名。(淨雲)他拐了我梅香,偷了我壺瓶台盞,你殺了他去!(曳剌雲)我便去。(淨雲)你回來!倘若你不殺他呵,你休瞞了我;要你三件信物:要他那衣襟衫子、刀上有血、掙命的土刻灘子。三體都有,你便回話。(下)

(正末上,雲)天色暄勢,打破了我這腳。我慢慢的行波。(曳剌趕上,雲)兀的不是那傻屌。兀那秀才,你住者,我和你說話。(正末雲)那騎馬的可正是張鍾澤嗎?(曳剌雲)俺那相公認的你,著我與你十兩棗穰金,在我這腿曲褳子裡打著,你自取去。(正末雲)在那裡?(做低頭取科)(曳剌雲)你黃泉做鬼休怨我!(做殺末科)(正末雲)哥哥饒俺生命!小生其實冤屈,死於九泉之下,我不告張仲澤,我則告著你。(曳剌放末科,雲)兀那秀才,他道你拐了他梅香,偷了他壺瓶台盞,教我來殺你。你可說你怎生冤屈,你試慢慢說一遍咱。(正末雲)哥哥,你停嗔息怒,聽小生從頭至尾告訴得來。小生姓張名鎬字邦彥,他姓張名浩字仲澤,因與俺同名同姓,他留小生在他莊兒上教著幾個村童。當初一日,有我的哥哥是范學士來相訪小生,將我的萬言長策收了,又與了我三封書。兩封書妨殺了兩個人。有第三封書,小生不曾往揚州去。眼見的小生離了那莊上,哥哥著人來喧喚我為官,小生可不在。他也姓張名浩,我也姓張名鎬,同名同姓,賴了我這官爵。他恐怕久後白破他這事,故意著哥哥來殺壞小生,他自封妻蔭子。哥哥,你沒來由替別人做甚麼?(曳剌雲)恁的呵,是俺那傻屌的不是。(正末雲)小生到不怪那張仲澤,則怪我那范學士哥哥。(曳剌雲)兀那秀才,你休胡說,那范學士你怎生怨他?(正末唱)

【倘秀才】我則為他三封書把我這前程來誤卻,萬言策被人賴了。大道上肯分的軸頭兒廝抹著,他請我在莊兒上教村學,也曾看成的我至好。

(曳剌雲)兀那秀才,他也姓張名浩,你也姓張名鎬。他是那一個浩字,你是那一個鎬字?你試說我聽咱。(正末雲)哥哥不知,聽小生說。(唱)

【滾繡球】我是金字邊著個高。(曳剌雲)可他呢?(正末唱)他是點水邊著個告,因此上一般名號。(曳剌雲)那加官的管著甚麼來?(正末唱)誰想這送宣的再也不辨個根苗。他道是蓋世豪,我道是兒女曹,咱兩個非同管鮑,哥也,則你那十兩棗穰金是鞘裡藏刀。俺兩個一時本是知心友,不想道半路裡翻為刎頸交。他怎肯將我耽饒?

(曳剌雲)兀那秀才,你不說呵,我怎麼知道。既然這等,饒你性命,不殺你。(正末雲)謝了哥哥。(做行科)(曳剌雲)兀那秀才轉來,問你要三件信物。(正末雲)那三件信物?(曳剌雲)要你那衣衫襟、刀子有血、掙命的土刻灘子。你與我這三件兒,你便去。(正末雲)哥哥,你要衣服,可割一塊雲。(曳剌雲)將來。(做割科,雲)衣襟有了也。這刀子上要有血。(正末雲)怎麼能夠這刀子有血?(曳剌雲)兀那秀才,揀你那不痛處,我扎一刀子。(正末做怕科,雲)哥哥,那答兒是不疼的(曳剌雲)兀那秀才,你打破鼻子。(正末做打鼻科)(曳剌雲)你重些打。(正末雲)哥哥,怎麼打?(曳剌自做打鼻出血科,雲)這般打。(正末雲)哥也,打破你的鼻子,就著那血抹在那刀子上罷,省的我打。(曳剌雲)倒好了你也。那秀才,你躲了!(做跌倒科)(正末雲)哥也,你甚麼?(曳剌雲)傻屌也,可是那掙命的土刻灘子。(正末雲)感謝哥哥,此恩念異日必當重報。敢問哥哥姓甚名誰?(曳剌雲)我姓趙,是趙實。你久後得官呵,休忘了趙實。(正末雲)哥哥是趙實,我牢記著哩。小生一句話敢說麼?(唱)

【煞尾】你是必興心兒再認下這搭沙和草,哥也,你可休不掛意揩抹了這把帶血刀。(帶雲)張浩,(唱)休想天公把你饒!鞭牛漢平白的賴了官爵,採桑婦沒來由受了郡誥。我空向他鄉走一遭,千里投人怕的是到。若不是吾兄義氣高,若不是哥哥怎生了?山海也似恩臨決然報!異日崢嶸廝撞著,請一個傳神巧待詔,一幅丹青寫容貌。堂上鋪陳掛幔幕,羅列杯盤置椅桌,百味珍羞不教少。一炷明香旦暮燒,將你那救我命的恩人,(帶雲)你是趙實哥哥,(唱)直供養到老!(下)

(曳剌雲)秀才去了也。三件信物都有了,我回相公話去。(下)

(淨上,雲)這廝好不幹事,這早晚不來回話。(曳剌上,見淨雲)相公,洒家回來了也。(淨雲)你殺了那秀才不曾?(曳剌雲)我趕上只一刀,殺了那秀才,三般驗證都有。衣衫襟、刀子有血,相公怕不信呵,去看那掙命的土刻灘子。(淨雲)這廝好男子,我饒了你接不著的罪過。(背雲)秀才也殺了,這廝久後說出來可怎了?則除是這般。兀那曳剌,你去了一日光景,馬不曾飲水,兀那裡有井,你那裡打些水飲馬去。(曳剌雲)洒家知道。(曳剌做打水,淨推科)(曳剌雲)有人推我!(做轉身按倒淨科,雲)叫有殺人賊也!(宋公序引隨從衝上,雲)小官宋公序。今取回京師去也。來到此處,是甚麼人吵鬧?拿近前來!你是甚麼人?你說。(曳剌雲)洒家是吉陽縣伺候,教小人接新官去,接著這個傻屌。他道,你怎麼誤了接待我?洒家便道,那馬走的緊,小人趕不上。他便道,你要饒你嗎?洒家便道,可知要饒哩。他便道,你路上曾見一個秀才來?我便道,見來。他道,你去殺了他去。我便道,乞個罪名。這個傻吊便道,他拐了我梅香,偷了壺瓶台盞。他又怕我不肯殺他,問我要三個信物驗證,要衣衫襟、刀子有血、掙命的土刻灘子。洒家趕上秀才,說了他項上事。那秀姓張名鎬,道傻屌也姓張名浩,他兩個一般名字。他混賴了他萬言長策,得了他官爵。洒家聽的說,我放的秀才去了,回這傻屌的話。他久後怕我說出來,著我飲馬去。我到井邊,恰待打水,這傻屌便要推我在井裡。相公,我死呵不打緊,我有八十歲的母親,可著誰侍養?說兀的做甚!(詞雲)小人說從頭至尾,說的來不差半米。殺了秀才又淹死洒家,傻屌也你做的個損人利己。(宋公序雲)我多聽的范學士哥哥說一個張鎬的名兒。這個未知是不是?祗候人,拿住這兩個人,跟隨我去到於京師,見了范學士親問明白。我自有個主意。左右,那裡將馬來,赴京師走一遭去。(淨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同下)

第三折

(范仲淹上,雲)老夫范學士。自從將兄弟張鎬加為吉陽縣令,至今音信皆無。老夫今奉聖人的命,差老夫饒州公幹。收拾行裝,便索往饒州走一遭去來。(下)(外扮長老上,詞雲)澗水煎茶燒竹枝,袈裟零落任風吹。看經只在明窗下,花開花落總不知。貧僧乃薦福寺長老。自幼出家剃度為僧,經文佛法無不通曉。我這寺中碑亭內有一統碑文,是顏真卿寫的,就是他親手鐫的。書法精妙,寺中以為至寶,等閒人不得見。近日有一人姓張名鎬,是范學士的朋友。因持三封書投托人,妨殺了兩個人,流落在此,貧僧每日齋食管待。今日無甚事,請到方丈中與此人攀話。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上,雲)打聽的范學士哥哥在此饒州為剌史,小生一徑的投到饒州來。不想哥哥又宣的回去,將小生淹留在這薦福寺中安下,多多的定害這長老。早間使人來請小生,須索方丈中走一遭去呵!(唱)

【中呂】【粉蝶兒】千里而來,早則不興闌了子猷訪戴,干賠了對踐紅塵踏路的芒鞋。則俺那守饒州、范學士,故人安在?哥也,不爭你日轉千階,我便是第三番又劫著個空寨。

【醉春風】行殺我也客路遠如天,閃殺我也侯門深似海。趁著這木魚聲,每日上堂齋;秀才也,更做甚麼客、客?謝長老慈悲,為小生貧困,將我做上賓看待。

(見長老科,雲)長老,小生在此多混踐長老也。(長老雲)不敢。請坐。敢問先生學成滿腹文章,為何不進取功名,剷地流落四方,是何主意?(正末雲)長老不問呵,小生不敢說。休賺絮煩,聽小生說一遍咱。(長老雲)先生慢慢說一遍。(正末唱)

【石榴花】小生可便等三年一度選場開,守村院看書齋。(長老雲)當初范學士可怎生相訪來?(正末唱)不想俺那月明千里故人來,他見我便困在、萬丈塵埃。(長老雲)說道了與你三封書,去投奔人如何?(正末唱)倚仗著他三封書,還了我這饑寒債。(帶雲)好處托生也。(唱)先妨殺一個洛陽的員外,奔黃州早則無方礙,半路裡先引的一個旋風來。

(長老雲)先生但肯謁托一兩個朋友呵,必有濟惠。(正末唱)

【斗鵪鶉】只為他財散人離,閃的我天寬地窄。抵死待要屈脊低腰,又不會巧言令色,況兼今日十謁朱門九不開。休道有七步才,他每道十二金釵,強似養三千劍客。

(長老雲)先生何不進取功名,自甘流落?(正末雲)小生待要往京師去,爭奈缺少盤纏。(長老雲)既然如此,你若進取功名呵,我無物相贈,我這碑亭中有一通碑文,乃是顏真卿書法,我將一千張紙,幾錠墨,教小和尚打做法帖,賣一貫錢一張,往京師去一路上做盤纏,意下如何?(正末唱)

【普天樂】謝吾師,傾心愛,有田文義氣、趙勝的胸懷。打一統法帖碑,去向京師賣。到處裡書生都相待,誰肯學有朋自遠方來?那裡取鳴時的鳳麟,則別些個喧簷的燕雀,當路的狼豺。

(長老雲)先生,今日天色晚了,到來日著行者與你打法帖。老僧回方丈中去也。(下)(正末雲)我閉上這門,就方丈中宿過一夜。明日五更前後,打了這碑文,慢慢的上路便了。(內做雷響科)(雲)兀的雷響,不下雨也!我開了這門試看咱。好大雨也呵!(唱)

【紅繡鞋】本待看金色清涼境界,霎時間都做了黃公水墨樓台。多管是角木蛟當直聖親差,把黃河移得至,和東海取將來,抵多少長江風送客。(帶雲)這雨越下的大也。(唱)

【上小樓】這雨水平常有來,不似今番特煞。這場大雨非為秋霖,不是甘澤,遮莫是箭桿雨、過雲雨,可更淋漓辰靄。(帶雲)我今夜不讀書。(唱)看你怎生飄麥。

(帶雲)兀的不嚇殺我也!(唱)

【么篇】振乾坤雷鼓鳴,走金蛇電影開。他那裡撼嶺巴山,攪海翻江,倒樹摧崖。這孽畜,更做你這般神通廣大,也不合佛頂上大驚小怪。

(龍神上,雲)鬼力轟碎了碑文。這張鎬,你聽者。(詩雲)莫瞞天地神祇,禍福如同燭影隨。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下)(正末雲)天色明瞭,我看那碑文。呀!一夜雷轟碎了這碑文也!(唱)

【滿庭芳】粉碎了閻浮世界,今年是九龍治水,少不少珠露成災。將一統家丈三碑,霹靂做了石頭塊,這的則好與婦女捶帛。把似你便逞頭角欺俺這秀才,把似你便有牙爪近取那澹石,周處也曾除三害。我若得那魏征劍來,我可也敢驅上斬龍台。

(雲)怎生不見長老到來?(長老上,雲)張先生,一夜雷雨不住,可是怎生?(正末雲)長老,一夜雷轟碎了這碑文也。(長老雲)你因甚惱著雷神來?(正末唱)

【快活三】你不去五台山裡且逃乖,干把個梵王宮密雲埋。則待要倒天河淹沒了講經台,那裡取日月光琉璃界。

【鮑老兒】當日個七個女思凡,養著俺這秀才,那其間可不好霹碎了天靈蓋。古廟裡題詩,是我罵來。我不曾學了煮海張生怪。我腹懷錦繡,劍揮星斗,胸卷江淮,饒你衝開海獄,磨昏日月,崩塌山崖。(雲)長老,小生命運如此,是天不容小生也。這殿角邊有株槐樹,要我這性命做甚麼?倒不如撞槐身死。(范仲淹衝上拖末,雲)螻蟻尚且貪生,為人何不惜命?(正末唱)

【十二月】我為甚麼的做鉏麑觸槐,拚捨了這土木形骸?(范仲淹雲)孔子有言:"吾豈匏瓜也哉!"好著我無處安排。(范仲淹雲)我不曾與你三封書來?(正末唱)再休題三封書與我添些兒氣概,怎知道救不得我月值年災。

【堯民歌】做了場蒺藜沙上野花開。(范仲淹雲)指望你金榜標名。(正末唱)但佔著龍虎榜,誰思量這遠鄉牌?那裡是揚州車馬五侯宅,今日個洛陽花酒一時來?哀也波哉,西風動客杯,空著我流落在天涯外!

(范仲淹雲)兄弟也,你則今日跟的我往京師見聖人去來。(正末雲)小生情願跟的哥哥走一遭去。(唱)

【耍孩兒】更怕我東南倦上紅塵陌,空惹的行人賽色。可不騎鶴人枉沉埋,把著個顏回瓢也叫化的回來。未曾結廬山長老白蓮社,正遇著東海龍王大會垓。他共我冤仇大,將這座藥師佛海會,都變作趙太祖凶宅。

【二煞】若不是八金剛護著寺門,險些兒四天王值著水災。偏這條龍不受佛家戒。恰才禪燈老衲開青眼,可又早薦福碑文臥綠苔。空悲慨!他風雲已遂,我日月難捱。

【一煞】雖然相公回百姓安,則怕小生行雨又來,也是我曾經著蛇咬自驚怪。我則見一株松影橫僧捨,錯認做個千尺蒼龍臥殿階,真無奈。今日貴神迎見喜,我問甚麼青龍洞求財。

【煞尾】相公文章欺董仲舒,詩才過李白。則為這三封書繼發我做十年客,你則休教八輔相葫蘆提了那萬言策。(同下)

(長老雲)貧僧無甚事,陪著范學士同赴京師走一遭去來。(下)

第四折

(范仲淹上,雲)老夫范學士,自與兄弟張鎬同到京師,見了聖人,日不移影,對策百篇。聖人見喜,加為頭名狀元。今日驛亭中安排茶飯,管待狀元。令人請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上,雲)張鎬怎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往常我望長安心急馬行遲,誰承望坐請了一個狀元及第。恕面生也白象笏,少拜識也紫朝依。今日個列鼎而食,煞強如淡飯黃虀。到今日恰回味。

【駐馬聽】當日個廢寢忘食,鑄鐵硯長分磨劍的水;到今日攀蟾折桂,步金階才覓著上天梯。得青春割斷管寧席,險白頭擲卻班超筆。謝罷禮,君恩敕賜平身立。

(做見科)(范仲淹雲)兄弟崢嶸之日,奮發有時。若不是這一番舉薦呵,豈有今日?(正末雲)不乾哥哥事。(范仲淹雲)果然不干我事,是兄弟的才學過人。(正末雲)也不是。(范仲淹雲)都不是呵,憑甚麼得這官來?(正末唱)

【雁兒落】都則為范張雞黍期,今日得龍虎風雲會。你休誇舉薦心,我非得文章力。

【得勝令】都則為那平地一聲雷,今日對文武兩班齊。想當初在古廟裡題詩句,誰承望老龍王劈破面皮。其實、驅逼的我無存濟;誰知、可元來運通也有發跡。

(長老雲)貧僧來到這京師,聽知的張鎬中了頭名狀元,在於驛亭中。我望相公走一遭去。(做進見科)(范仲淹雲)長老間別無恙?(正末雲)長老勿罪。(長老雲)恭喜相公已得美除。(正末唱)

【落梅風】當日個薦福碑,多謝你老禪師倒陪了紙墨。不想那避乖龍肯分的去碑上起,可早霹靂做粉零麻碎。

(宋公序上,雲)小官宋公序。聽知的范學士哥哥在驛亭中,我先去見哥哥去。趙實,你休著走了那張浩,只在這裡等著。來到門首,我自過去。(做見范科,雲)哥哥一別許久。(范仲淹雲)相公,你與這相公廝見。(宋問科,雲)敢問哥哥,這位是誰?(范仲淹雲)則這個便是張鎬。(看張雲)呆弟,這個便是揚州太守宋公序。(正末唱)

【水仙子】枉自有三封書札袖中攜,我則索撥盡寒爐一夜灰。眼睜睜現放著傍州例,我則去那菜饅頭處拖狗皮。早兩樁兒送的來路絕人稀。(范仲淹雲)兄弟,那死的死了,揚州為何不去?(正末唱)便道你揚州牧能義氣,我則怕又做了死病難醫。

(宋公序雲)哥哥不知,您兄弟路上拿住一個假張浩也。(范仲淹雲)在那裡?拿將過來。(正末雲)張仲澤,我和你有甚冤仇,著人殺壞我來?(淨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正末唱)

【川撥棹】你道你便老實,你不知為不知,你只會拽耙扶犁,抱甕澆畦。萬言策誰人做的?你待要狐假虎威。哎,你個賈長沙省氣力。

【七弟兄】就裡、端的,現放著試金石。這是萬邦取則魚龍地,對金鑾壯志吐虹霓,不比你那看青山滿眼騎驢背。

【梅花酒】呀,張仲澤你忒下得,說小生當日,正波迸流移,無處可也依棲。他倚恃著黃金浮世在,我險些兒白髮故人稀。當日在,村莊裡、村莊裡,教學的;教學的,謝天地;謝天地,遂風雷;遂風雷,脫白衣;脫白衣,上丹墀;上丹墀,帝王知;帝王知,我身虧;我身虧,那一日;那一日,便心坦克;便心裡,得便宜。

【收江南】呀,你今日討便宜翻做了落便宜。你待將漚麻坑,索換我那鳳凰池。(淨雲)可憐見我父親年紀高大,又有疾病哩。(正末唱)你道你父親年老更殘疾,他也不是個好的。常言道"老而不死是為賊。"(雲)只不見我那大恩人在那裡?(曳剌雲)相公認的洒家嗎?只我便是趙實。(末雲)哥哥,受張鎬兩拜。(曳剌雲)洒家不敢,相公請起。(范仲淹雲)兄弟,你為甚麼拜他?(正末雲)哥哥不知,我當此一日,若不是他饒了我性命呵,豈有今日!(范仲淹雲)原來有這等事。你一行人聽我下斷:假張浩暗賴了萬言長策,詐圖官爵,殺壞平人,市曹中明正典刑;趙實見義當為,不行邪徑,就加你為吉陽縣令;薦福寺長老加為紫衣太師;宋公序選吉日良辰,就招女婿張鎬過門。老夫殺羊造酒,做一個喜慶的筵席。(眾謝科)(正旦唱)

【鴛鴦煞】則這遠公休結白蓮會,謝安卻被蒼生起,誰知也有這日。成就了宰相薦賢心,才趁了男兒仗義膽,白破了賊漢拖刀計。倒招了個女嬌娃結眷姻,和你這老禪師為交契。大都來是書生命裡,不爭將黃閣玉堂臣,幾乎的做了違宣抗敕鬼。

題目三封書揭揚州牧

正名半夜雷轟薦福碑


作者簡介:

馬致遠

  馬致遠(1250年-1321年),字千里,號東籬(一說字致遠,晚號「東籬」),漢族,大都(今北京)人,另一說(馬致遠是河北省東光縣馬祠堂村人,號東籬,以示效陶淵明之志)。他的年輩晚於關漢卿、白樸等人,生年當在至元(始於1264)之前,卒年當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1321—1324)之間,與關漢卿、鄭光祖、白樸並稱「元曲四大家」,是我國元代時著名大戲劇家、散曲家。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