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引·秋懷》張可久


清江引·秋懷

作者:張可久

朝代:元代


西風信來家萬里,問我歸期未?
雁啼紅葉天,人醉黃花地,芭蕉雨聲秋夢裡。


作品關鍵字:-秋天-寫景-抒懷-思鄉


作者簡介:

張可久

  張可久(約1270~1348以後)字小山(一說名伯遠,字可久,號小山)(《堯山堂外紀》);一說名張可久肖像(林晉生作)可久,字伯遠,號小山(《詞綜》);又一說字仲遠,號小山(《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慶元(治所在今浙江寧波鄞縣)人,元朝重要散曲家,劇作家,與喬吉並稱「雙壁」,與張養浩合為「二張」。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西風送來萬里之外的家書,問我何時歸家?
鴻雁在紅葉滿山的季節呼喚著同伴南遷,而離人卻對著黃花遍地的景色沉醉其中,聽著雨打芭蕉的聲音,卻只能籍著秋夜的清涼,但願做個好夢,能夢迴家鄉探望親人。

註釋
清江引:曲牌名。
2未:什麼時候。
3紅葉天:秋天。紅葉,楓葉。深秋楓葉紅遍,霜林如醉。杜牧《山行》:「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4黃花地:菊花滿地。

參考資料:

1、
毛佩琦.元曲三百首:萬卷出版公司,2009年:239


賞析

  秋風中接到家信,遠自萬里之外寄來,諄諄「問我歸期未」,這兩句從空間和時間的兩個方面表現了「我」與「家」的暌隔。而人未對來信的殷望作任何正面的答覆,僅是鋪排了自己所處客鄉的秋景。「紅葉天」、「黃花地」,顯然受了《西廂記·長亭送別》中「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的啟導,而《西廂記》又是移用了范仲淹《蘇幕遮》詞的「碧雲天,黃葉地」,亦為感秋之作。紅葉黃花勾勒了清秋的輪廓,色彩鮮明,但卻有一種蒼涼冷頹的情韻。尤其是作者在這一背景中添現了「雁」、「人」的活動主角,且雁啼於天,人醉於地,便使這種蒼涼冷頹發揮到了極致。「雁啼」最牽愁惹恨,「人醉」則是為了忘憂,而「芭蕉雨聲秋夢裡」,秋雨的蕭疏冷酷,使得鄉夢也為之驚醒。這三句景句無不暗寓著人物的客鄉況味和主觀感受,代表著詩人的「秋懷」。深沉的鄉思與有家難歸的羈愁,便足以回答「歸期未」的提問了。

  這三句是作者收信後無言的感受,但它也可以視作詩人因家信問起歸期而惆悵苦悶的應接。可以這樣想像:詩人因在現實上不可能回到萬里以外的鄉園,無語可復,心中充滿了憂愁與歉疚。他抬頭望天,想看看那傳書的鴻雁可在,結果發現「雁啼紅葉天」,大雁似乎也在為他發出悲鳴。滿地秋菊盛開,但那並不是故園的黃花,詩人只能借酒狂飲,在酩酊中暫忘鄉愁。入夜了,他希望能在夢中實現回鄉的心願,可是「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聲」(白居易《夜雨》),蕉葉上的雨聲又無情地提醒著他的孤寂。「問我歸期未」,不敢答覆,至此也無須答覆。小令的這三句景語,在時間的跨度上可前可後,代表了「秋懷」的一貫淒涼,確實是頗見妙味的。

  應該說這個概括在這首短小精悍的曲裡能夠得到很好的體現,至於熔鑄名句這點,恐怕元曲三百首裡沒有多少非香艷的題材的作品能跳出唐宋的成就。

  回到曲上,「西風信來家萬里,問我歸期未?」看似簡單,實則也簡單明瞭,直奔主題,唯一比較特別之處是以西風送信,這個並不是很多見,古人一般是魚傳尺素,雁寄歸思,青鳥傳音,西風送信便是把西風擬人,賦予看似凜冽的西風一點人情味;「問我歸期未」,平實卻親切,彷彿正面對面問話一般。又令人想起「道是歸期未有期」這種情懷,有點淡淡哀愁。可見,這兩句應該沒有經過太多斟酌,完全是作者的真情實感的流露,因此讀來也沒有絲毫矯揉造作之感。

  「雁啼紅葉天,人醉黃花地,芭蕉雨聲秋夢裡」這一句其實頗為經典,既充分體現張可久「清麗派」的作風,又充分體現曲在營造意境上對詩詞手法的傳承,強調了一種有構圖講究的圖畫般的美感。這一句卻能夠從人的多種感官角度把一種寫來寫去的思鄉情懷具體化,形象化,把主觀感受融入客觀景物裡,雖是一種常用的表現手法,又因作者能對顏色、聲音、煉字、音韻都做出很好地把握,使得此曲經得起反覆的品讀。「紅葉」「黃花」秋意盡顯,顏色鮮明,令人印象深刻,腦海中立即出現相似的畫面;「啼」「醉」可以說是有煉字的功夫在內的,雁啼雖不同於杜鵑啼,但只要說到啼聲,總是會有些感情在其中,無非雁就是像「我」一樣,呼喚著同伴南遷,順便一提,張可久是浙江人,也就是南方人,那麼北雁南飛對於他的意義就更為具體了,而這啼聲中,也夾雜著一些複雜的情緒,也許隱含了悲傷、急切、思念、擔憂等等,醉,作者認為黃花遍地的景色醉人,但有道是景不醉人人自醉,能夠歸鄉的喜悅心情才真正讓作者沉醉其中;芭蕉雨聲秋夢裡,芭蕉在古代是有特定所指的意象,一般指代愁思、閨思、鄉懷、悲涼,而雨打芭蕉一般是指愁上加愁,不可排解。李清照就常用芭蕉的意象。作者是十分心急的,急得發愁,也許正遇上某些事,回鄉無望,因而聽著雨打芭蕉的聲音,似乎只能籍著秋夜的清涼,做個好夢,夢迴家鄉探望親人。

  從押韻這方面來說,不看曲有沒有固定韻位,應該是沒有的,「裡」「未」「地」「裡」都是有押韻的,故而朗讀起來,此曲也是琅琅上口,音韻和諧的。

  當一句話,一首曲有一種讓人在相似的情形下想起的力量時,已經可以算是成功的作品。正如每逢秋夜下雨時,都會想到「芭蕉雨聲秋夢裡」以及另一些無名氏的作品「一聲聲,一更更。窗外芭蕉窗裡燈,此時無限情」「樓外涼蟾一暈生,雨余秋更清」把幾種意境重疊在一起,然後整理起自己種種的愁緒。

  本詩前兩句,作者道出自己的鄉思情。然而這種鄉思情有多深有多濃?作者沒有直接外露,卻是以「西風」「紅葉」「黃花」「芭蕉」「秋雨」這些富有季節特徵的一組景物構成意境,渲染出一幅色彩濃麗的秋景圖,襯自己濃濃的鄉思情。

  唐李商隱《夜雨寄北》:「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是在歸未有期但又存在著「何當共剪西窗燭」可能的情形下,生慨於寄身之處的旁景。而本作連「未有期」的吐訴都鼓不起勇氣,心上的傷口就可想而知了。

參考資料:

1、
毛佩琦.元曲三百首:萬卷出版公司,2009年:239

創作背景

  此小令為作者秋風中接到遠自萬里之外寄來的家信時,內心流露出的真情實感,具體作年不詳。

參考資料:

1、
蔣星煜 等.元曲鑒賞辭典.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1990:935-936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