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呂】一枝花_熬煎碎竊玉》程景初


【南呂】一枝花_熬煎碎竊玉

作者:程景初

朝代:元代



熬煎碎竊玉心,辜負損偷香膽。好姻緣成間阻,喬風月暢難擔。恩愛相攙,
連理枝和根砍,並頭蓮伏地芟。淹藍橋波浪漲漫,燒襖廟風煙焰慘。
  【梁州】美紺紺星前月底,都做了眼爭爭地北天南,這些時空惹風聲店。
分開寶鏡,掂損瓊簪,偷傳錦字,瘦褪春衫。病形容覽鏡羞慘,呆心腸無酒醺酣。
嗟歎聲口內無窮,別離恨心頭易感,且勉強待時暫。劣膽冤家再不敢,苦盡回甘。
  【二煞】淒涼白日猶閒暫,寂寞黃昏醉後擔,孤眠客舍靜。漏永更長,
更那堪風清月淡。那些兒最淒慘,獨對銀影半衾,這煩惱是俺全貪。
  【尾】都來曉月閒愁攬,寫向花箋謹就緘,囑付你個多嬌細詳鑒。你不曾因
咱為咱,行監坐監,那不得半霎工夫探覷俺。
  懶將經史習,只為功名兼。麝蘭□紫帳,脂粉汗青衫。這一場風月險,唬
的我急溜裡忙收纜。若不是鐵屑船門閉的嚴,教了些小撅來坐守行監,老波麼,
朝敲暮斬。
  【梁州】雖然是俏蘇氏真心兒陪伴,赤緊的村馮魁大注兒扛攙,總尋思必索
停時暫。由他倚強壓弱,硬買強貪。多凶多吉,有苦無甜。料配並二連三,怎當
他硪困零。我且納佯書詐會低微,卷旗槍佯推會羞慘,退殘兵假妝會癡憋。
小生,豈敢?的等你靠番時卻把你個姨夫攔,佔勝也那場鏟,使的骨損筋傷形像
兒淹,喘不迭向磨兒上橫擔。
  【尾】那其間親和疏自有知音鑒,好共歹從教曉事的談,錦信也似前程怎搖
撼。你早自信咱咱,咱咱,那從小的爭鋒按下的膽。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