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劇·包待制智賺灰欄記》李行甫


雜劇·包待制智賺灰欄記

作者:李行甫

朝代:元代


楔子

(老旦、卜兒上,雲)老身鄭州人氏。自身姓劉,嫁得夫主姓張,早年亡逝已過。只生下一兒一女,孩兒喚作張林,也曾教他讀書寫字;女兒喚作海棠,不要說他姿色盡有,聰明智慧,學得琴棋書畫、吹彈歌舞,無不通曉。俺家祖傳七輩是科第人家,不幸輪到老身,家業凋零,無人養濟。老身出於無奈,只得著女兒賣俏求食。此處有一財主,乃是馬員外。他在俺家行走,也好幾時了。他有心看上俺女孩兒,常常要娶他做妾,俺女孩兒倒也肯嫁他。只是俺這衣食飯碗如何便割捨得!且待女孩兒到來,慢慢的與他從長計議,有何不可。(沖末扮張林上,雲)自家張林的便是。母親,俺祖父以來,都是科第出身,已經七輩,可著小賤人做這等辱門敗戶的勾當,教我在人前怎生出入也!(卜兒雲)你說這般閒話做甚麼?既然怕妹子辱沒了你呵,你自尋趁錢來養活老身,可不好那!(正旦扮海棠上,見科,雲)哥哥,你要做好男子,你則養活母親者。(張林雲)潑賤人,你做這等事,你不怕人笑,須怕人笑我,我打不得你個潑賤人那!(做打正旦科)(卜兒雲)你不要打他,你打我波!(張林雲)母親,不要家煩宅亂,枉惹的人恥笑。我則今日辭了母親,往汴京尋我舅舅,自做個營運去。常言道"男兒當自強",我男子漢七尺長的身子,出門去便餓死了不成?兀那小賤人,我去之後,你好生看覷母親,若有些好歹,我不道的輕輕饒了你哩!(詩雲)匆匆發忿出家門,別尋生理度寒溫。男兒有軀長七尺,不信天教一世貧。(下)(正旦雲)母親,似這等唱叫,幾時是了?不如將女孩兒嫁與馬員外去罷。(卜兒雲)兒也說的是。只等馬員外來時,我就許下這親事,則便了也。(副末扮馬員外上,雲)小生姓馬名均卿,祖居鄭州人氏,幼習儒業,頗通經史,因家中有幾貫資財,人皆以員外呼之。則是我平昔間酷愛風流,耽情花柳。此處有個上廳行首張海棠,與小生作伴年久,兩意相投。我要娶她,這不消說了;他也常常許道要嫁我,被他母親百般板障,只是不肯通口。我想他也無過要多索些財禮意思。聞得海棠近日,與他哥哥張林,唱叫了一場,那張林離了家門,到汴京尋他舅子去了,料得一時間也未必就回。今日恰好是一個吉日良辰,我不免備些財禮求親去。若是有緣分,得成全這一樁好事,豈不美哉!呀,姐姐正在門首,這也是個綵頭。待我見去。(做見正旦、行禮科)(正旦雲)員外,你來了也。我再四與母親說,不如趁我哥哥不在家,許了這門親事。磨了半截舌頭,母親像有許的意思了。我和你見母親去。(馬員外雲)奶奶既有此意,也是我修的緣到了。(做入見科)(卜兒
)員外,我今日為孩兒張林不孝順,與老身合氣,你討些砂仁來送我,做碗湯吃。(馬員外雲)奶奶,自家孩兒,有甚麼氣。我如今特備白金百兩,專求令愛的親事。過門之後,但是你家缺柴少米,都是我來支持,定不教你愁沒錢使。今日是人大好日辰,奶奶,你接了財禮,許了這親事罷。(卜兒雲)左右我的女兒在家,也受不得這許多氣,便等他嫁了人去,倒也靜辦。員外,只是你家裡有個大渾家哩,我女孩兒過門來,倘或受他欺負,又不如在家的好,也要與員外說個明白。一發講到了,才好許你這親事。(馬員外雲)奶奶放心,莫說我馬均卿不是那等人,便是我大渾家,也不是那等人。令愛到家時,與我大渾家只是姐妹稱呼,並不分甚大小;若是令愛養得一男半子,我的家緣家計,都是他掌把哩。奶奶,再不要你憂慮別的。(卜兒雲)員外,只要說定了,我受了你的財禮,我家女兒,便是你馬家媳婦,只今日便過門去。孩兒也,不是我做娘的割捨得你,你可也做人家媳婦去,再不要當行首了也!(正旦雲)員外,你那大渾家處,凡百事你須與我做主咱。(唱)

【仙呂】【賞花時】憑著我皓首蒼顏老母親,待著我盡世今生不嫁人。(雲)員外,我可也不愛你別的。(馬員外雲)姐姐,你愛我些甚的來?(正旦唱)我只愛你性兒軟意兒真,我今日尋的個前程定准。(帶雲)我著那一班姊妹道,張海棠嫁了馬員外,可也不枉了。(唱)從此後不教人笑我做辱家門。(同馬員外下)

(卜兒雲)今日將俺女孩兒,嫁馬員外去了也。受著他這一百兩財禮,也夠老身下半世快活受用哩。如今別無甚事,尋俺舊時姑姊妹們,到茶房中喫茶去來。(下)

第一折

(搽旦上,詩雲)我這嘴臉實是欠,人人讚我能嬌艷。只用一盆淨水洗下來,倒也開的胭脂花粉店。妾身是馬員外的大渾家。俺員外娶得一個婦人,叫做甚麼張海棠,他跟前添了個小廝兒,長成五歲了也。我瞞著員外,這裡有個趙令史,他是風流人物,又生得驢子般一頭大行貨,我與他有些不伶俐的勾當。我一心只要所算了我這員外,好與趙令史久遠做夫妻。今日員外不在家,我早使人喚他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淨扮趙令史上,詩雲)我做令史只圖醉,又要他人老婆睡。畢竟心中愛者誰,則除臉上花花做一對。自家姓趙,在這鄭州衙門,做個令史。州里人見我有些才幹,送我兩個表德:一個叫做趙皮鞋,一個叫做趙哈達。這裡有個婦人,他是馬均卿員外的大娘子。那一日馬員外請我吃酒。偶然看見他大娘子,這嘴臉可可是天生一對,地產一雙,都這等花花兒的,甚是有趣,害得我眠裡夢裡。只是想慕著他。豈知他也看上了我,背後瞞著員外,與我做些不憐俐勾當。今日他使人呼我,不知有甚事?須索去走一遭。來到此間,逕自過去。大嫂,你喚我有何計議?(搽旦雲)我喚你來,不為別事。想俺兩個偷偷摸摸的,到底不是個了期。我一心要合服毒藥,謀殺了馬員外,俺兩個做永遠夫妻,可不好麼?(趙令史雲)你那裡是我搭識的表子?只當是我的娘!難道你有此心,我倒沒此意?這毒藥我已備下多時也!(做取藥付搽旦科,雲)兀的不是毒藥。我交付了與你,我自到衙門中辦事去也。(下)(搽旦雲)趙令史去了也。我且把這毒藥,藏在一處,只等覷個空便,才好下手。呀!我爭些兒忘了,今日卻是孩兒的生日。教人請員外來,和他到各寺院燒香,佛面上貼金,走一遭去來。(下)(正旦上,雲)妾身張海棠。自從嫁了馬員外,可是五年光景,俺母親也亡化了,連哥哥也不知那裡,至今沒個消耗。我跟前所生孩兒,叫做壽郎。自生下這孩兒來,就在那褥草之上,則在姐姐跟前抬舉,如今長成五歲了也。今日是我孩兒的生日,員外和姐姐領著孩兒,到那各寺院燒香,佛面上貼金去了。下次小的每安排下茶飯,等員外姐姐來家食用。張海棠也,自從嫁了員外,好耳根清淨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月戶雲窗,繡幃羅帳。誰承望,我如今棄賤從良,拜辭了這鳴珂巷。

【混江龍】畢罷了淺斟低唱,撇下了數行鶯燕占排場。不是我攀高接貴,由他每說短論長。再不去賣笑追歡風月館,再不去迎新送舊翠紅鄉。我可也再不怕官司勾喚,再不要門戶承當,再不放賓朋出入,再不見鄰里推搶,再不愁家私營運,再不管世事商量。每日價喜孜孜一雙情意兩相投,直睡到暖溶溶三竿日影在紗窗上。伴著個有疼熱的夫主,更送著個會板障的親娘。

(雲)怎麼這早晚,員外姐姐還不回來?我出門前看波。(張林上,詩雲)腹中曉盡世間事,命裡不如天下人。我張林自從和妹子唱叫了一場,出門去尋俺舅子,誰想他跟著一個什麼經略相公種師道,到延安守去了。一來投不著主兒,二來又染了一場凍天行的病證,不要說盤纏使盡,連身上的衣服也典賣盡了。走回家來,母親也亡化了,居房也沒了,教我怎麼好?聞得妹子嫁了馬員外,那員外是好家計,他肯看顧親眷,要抬舉我舅子,有何難處!我如今一徑的去投托他,問他借些盤纏使用。可早來到馬員外門首了。可可的我妹子正在門前,待我去相見咱。妹子祗揖!(正旦見,雲)我道是誰,原來是哥哥。我看你容顏肥胖,倒宜出外。(張林雲)妹子,你可早頭一句話兒也!(正旦雲)哥哥,你敢替母親做七來?起墳來?還是弔孝來?(張林雲)妹子,你不見我吃的,則看我穿的,自家的嘴也養不過,有甚麼東西與母親做七起墳那!(正旦雲)哥哥,俺母親亡化,一應送終的衣衾棺槨之費,那些兒不虧了馬員外來!(張林雲)妹子,這雖是馬員外把我母親發送,還是多虧了你,我知道了也。(正旦唱)

【油葫蘆】自喪了親爺撇下個娘,偏你敢不姓張,怎教咱辱門敗戶的妹子去支當!(張林雲)妹子,不必敲打我了,我也知道,多多的虧了你也!(正旦唱)到今日你便安排著這句甜話兒來尋訪。(張林雲)妹子,我今日特來投托,你怎做下這一個冷臉兒那!(正旦唱)也不是俺便做下的這一個冷臉兒難親傍,想當日你怒烘烘的挺一身,急煎煎的走四方。(張林雲)妹子,這舊話也休提了。(正旦唱)我則道你怎生發跡身榮旺,怎還穿著這藍藍縷縷的這樣舊衣裳?(張林雲)妹子,我和你是一父母生的兄妹,你哥哥便有甚的不是,你也將就些兒,不要記怨了。(正旦唱)

【天下樂】哥哥也,你便有甚臉今朝到我行,聽說罷這衷也波腸!(張林雲)妹子也,我也是出於無奈,特特投奔你來。沒奈何,不論多少,繼發些盤纏使用,等我好去。(正旦唱)口聲聲道是無奈何,哥哥也,你既無錢呵怎生走汴梁?(張林雲)妹子,你也不必多說了,你不繼發我,教那個繼發我?(正旦唱)你今日投奔我個小妹子,只要我繼發你個大兄長,(帶雲)你不道來,(唱)可不道是男兒當自強!(張林雲)妹子,你不曾忘了一句兒也。打落的我勾了,你則是繼發我去者。(正旦雲)哥哥不知,俺這衣服頭面,都是馬員外與姐姐的,我怎做的主好與人,除這些有甚的盤纏好繼發的你?哥哥,你則回去了罷,休來這門首也。(做不禮、入門科)(張林雲)妹子,你好狠也。你是我同胞親妹子,我特投奔著你,一文盤纏也不與我,倒花白了我這許多。我如今也不回去,只在這門首等著,待他馬員外來,或者有些面情,也不見得。(搽旦上,雲)我是馬員外的大渾家,領著孩兒燒香,我先回來了。呀!怎麼我家解典庫門首,立著個教化頭?你在此有甚麼勾當?(張林雲)姐姐休罵,小人是張海棠的哥哥,來尋我妹子的。(搽旦雲)原來你是張海棠的哥哥,這等是舅舅了。你可認的我麼?(張林雲)小人不認的那壁姐姐。(搽旦雲)則我便是馬員外的大渾家。(張林雲)我小人眼拙不認得,大娘子是必休怪。(做揖科)(搽旦雲)舅舅,你要尋你妹子怎麼?(張林雲)說也惶恐。因為貧難,無以度日,要尋我妹子,討些盤纏使用。(搽旦雲)他與你多少?(張林雲)他道傢俬里外,都是大娘子掌把著哩,自做不得主,一些沒有。(搽旦雲)舅舅不知,自從你妹子到我家來,添了一個孩兒,如今也五歲了,這是你的外甥。現今我家大小傢俬,都著他掌把,我是沒兒子的!(做敲胸科,雲)一些也沒分了!你是張海棠的哥哥,便是我親哥哥一般。我如今過去,問他討些盤纏與你。若有呵,你也休歡喜;若無呵,你也休煩惱,只看你的造化。你且在門首待者。(張林雲)小人知道。好一個賢慧的婦人也!(正旦見搽旦科,雲)姐姐,你先回來了!勞動著姐姐哩。(搽旦雲)海棠,門首立著的是甚麼人?(正旦雲)是海棠的哥哥。(搽旦雲)哦,原來是你的哥哥。他來這裡做甚麼?(正旦雲)他問妹子討些盤纏使用。(搽旦雲)你便與他些不得?(正旦雲)我這衣服頭面,都是員外和姐姐與我的,教我可甚麼與他?(搽旦雲)這衣服頭面與了你,就是你的了,便與你哥哥也何妨!(正旦雲)姐姐,敢不中麼。倘員外查起我這衣服頭面,教我說甚的那!(搽旦雲)員外查時,我替你說,還再做些與你。快解下來
,送與你哥哥去罷。(正旦做解下科,雲)既是姐姐許了,我便脫了這衣服,除下這頭面,與我哥哥去。(搽旦雲)怕我拿了你的?將來,待我送他去。(做取砌末出見科,雲)舅舅,則為你這盤纏,連我也替你惱起來。那知道你家妹子,這般個狠人,放著許多衣服頭面,一些兒不肯與你,只當剔他身上的肉一般。這幾領衣服,幾件頭面,是我爹娘陪嫁我的,送與舅舅,權做些兒盤纏使用。舅舅,你則休嫌輕道少者。(張林收科,雲)多謝大娘子。小人結草啣環,此恩必當重報!(做謝科,搽旦回禮,雲)舅舅,員外不在家,不好留的你茶飯,休怪也。(下)(張林雲)我則道這衣服頭面,是我妹子的,那知是他大娘子的。你是我一父母所生的親妹子,我討些盤纏使用,並無一文,倒花白我一場;這大娘子,我與他是各白世人,繼發我衣服頭面。我想他家中大妻小婦必有爭差,少不得要告狀打官司的。我如今將這頭面,兌換些銀兩,買小窩兒,做開封府公人去。妹子,你常揀吉地上行,吉地上坐,休要咱兩個軸頭兒廝抹著。若告到宮中,撞見我時,我一杖子起你一層皮哩!(下)(搽旦見正旦科,雲)海棠,你這衣服頭面,與你哥哥去了也。(正旦謝,雲)索是生受姐姐來,只怕員外回時,若問起呵,望姐姐與我方便一聲。(搽旦雲)不妨事,放著我哩。(正旦下)(搽旦雲)海棠也,你哥哥將那衣服頭面去,怕不歡喜;只是員外問起時,我倒替你愁哩。(馬員外引徠兒上,雲)我馬均卿,自從娶了張海棠,添了這個孩兒,叫做壽郎,可早五歲也。今日是壽郎的生日,到各寺院燒香去。見子孫娘娘廟,有傾頹去處,捨些錢鈔,與他修理,因此又耽擱了一會。可早來到門首也。(搽旦同正旦迎科)(正旦雲)員外回來了,索是辛苦也。我去取茶來者。(下)(馬員外雲)大嫂,那海棠的衣服頭面,怎生都不見了那?(搽旦雲)員外不問,我也不好說。你因為他生了孩兒,十分的寵用著他。誰想他在你背後,養著姦夫,常常做這不伶俐的勾當。今日我和員外燒香去了,他把這衣服頭面,都與姦夫拿去,正要另尋甚麼衣服頭面,胡亂遮掩,被我先回去撞破了。是我不許他再穿衣服,重戴頭面,只等員外回來,自家整理。這須不是我妒他,是他自做出來的!(馬員外雲)原來海棠將衣服頭面與姦夫去了。可知道來,他是風塵中人。有這等事,兀的不氣殺我也!(做喚正旦打科,雲)我打你這不良的賤人。(搽旦攛調科,雲)員外打得好,似這等辱門敗戶的賤人,要他何用?則該打死他罷。(正旦雲)我這衣服頭面,本不肯與俺哥哥將去,都是他再三攛掇我來,誰想到員外跟前,又說我與了
姦夫,著我有口難分。這都是張海棠自家不是了也。(唱)

【那吒令】我當初自傷,別無甚忖量;別無甚忖量,將他來不防,將他來不防;可送咱這場。俺越打得手腳兒慌,他越逞著言詞兒謗,端的個狠毒世上無雙。

(馬員外氣科,雲)你是生兒子的,做這等沒廉沒恥的事,兀的不氣殺我也!(搽旦雲)員外,你氣怎的?只是打殺他便了帳也。(正旦唱)

【鵲踏枝】普天下有的婆娘,誰不待要佔些獨強?幾曾見這狗行狼心,攪肚蛆腸?(帶雲)你養著姦夫,倒著我有這屈事也。(唱)倒屈陷我腌臢勾當,(帶雲)也怪不得他贓埋我來。(唱)也只是我不合自小為娼!

(搽旦雲)可知道你這賤人,舊性復發,把衣服頭面,與了姦夫去,瞞著夫主,做這等勾當哩。(正旦唱)

【寄生草】便是那狠毒的桑新婦,也不似你這個七世的娘,倒說我實心兒主意瞞家長。(搽旦雲)誰著你背地裡養著姦夫,還強嘴那!(正旦唱)他道我共奸大背地常來往,他道我會支吾對面舌頭強。不爭將濫名兒揣在我跟前,姐姐也,便是將個屎盆兒套在他頭上。

(馬員外做不快科,雲)則被這小賤人直氣殺我也!大嫂,怎生這一會兒,我身子甚是不快?你可煎一碗熱湯兒我吃。(搽旦雲)這都是海棠這小賤人,氣出員外病來。海棠,你快些去,熱熱的煎碗湯來,與員外吃。(正旦雲)理會的。(唱)

【後庭花】恰才我脊樑上挨了棍棒,又索去廚房中煎碗熱湯,一任他男子漢多心硬,大剛來則是俺這婆娘每不氣長。(做下、捧湯上科,雲)姐姐,兀的不是湯。(搽旦雲)拿湯來,我試嘗咱。(做嘗科,雲)還少些鹽醬,快去取來。(正旦應,下)(搽旦雲)前日這一服毒藥,待我取來,傾在這湯兒裡。(做傾藥科,雲)海棠,快來。(正旦上,唱)怎這般忒慌張,連催鹽醬?(雲)姐姐,兀的不是鹽醬。(搽旦做調湯科,雲)海棠,你將去。(正旦雲)姐姐,你將去波,怕員外見了我越氣也。(搽旦雲)你不去,員外又道你惱著他哩。(下)(正旦雲)理會得。員外,你吃口湯兒波。(員外做接吃科)(正旦唱)則見他悶沉沉等半晌,苦懨懨口內嘗。(員外做死科)(正旦驚,雲)員外,你放精細者!(唱)為甚的黃甘甘改了面上,白鄧鄧丟了眼光?

【青哥兒】呀!唬得我膽飛魂喪,不由不兩淚千行。眼見的四體難收一命亡,撇下多少房廊,幾處田莊,兩個婆娘,五歲兒郎。從今後無挨無靠,母子每守孤孀,孩兒也,你將個誰依仗?

(正旦哭,雲)姐姐,員外死了也。(搽旦哭上,雲)我那員外也,忍下的就撇了我去也!海棠,你這小賤人,適才員外是個好好的人,怎生吃你這一口湯,便會死了?這不是你藥死的,是那個弄死的?(正旦雲)姐姐,這湯你也嘗過來,偏是你不藥死,則藥死員外?(做哭科,雲)天那,兀的不苦痛殺我也!(搽旦雲)下次小的每,那裡與我高原選地,破木造棺,把員外埋殯了者。(做家僮上、抬員外下科,搽旦雲)海棠,你這小賤人,則等送了員外出去,我慢慢的擺佈你,看你好在我家裡過得那!(正旦哭雲)姐姐,員外無了,這傢俬大小,我都不要,單則容我領了孩兒去罷。(搽旦雲)孩兒是那個養的?(正旦雲)是我養的。(搽旦雲)你養的,怎不自家乳哺了?一向在我身邊,煨乾避濕,咽苦吐甜,費了多少辛勤,在手掌兒上抬舉長大的,你就來認我養的孩兒,這等好容易!你養了姦夫,合毒藥謀殺了員外,更待干罷!你要官休,還是要私休?(正旦雲)怎生是官休,怎生是私休?(搽旦雲)你要私休,將一應家財房廊屋舍帶孩兒都與了我,只把這個光身子走出門去;你要官休呵,你藥死親夫,好小的罪名兒!我和你見官去。(正旦雲)我原不曾藥死親夫,怕做甚麼!情願和你見官。(搽旦雲)明有官防,你不怕告官,我就拿你去。(正旦雲)我不怕,告宮去,告官去。(唱)

【賺煞】且休問你真實,休問咱虛謊,現放著剃胎頭收生的老娘,則問他誰是親娘,誰是繼養?(搽旦雲)我是孩兒的親親的親娘,這孩兒是我的的親親的親兒,是娘的心肝,娘的肚子,娘的腳後跟,那一個不知道的!(正旦唱)怎瞞得過看生見長的街坊。(搽旦雲)你合毒藥,謀死員外,也是我髒埋你的?(正旦雲)這毒藥呵,(唱)你平日裡預收藏,暗暗的傾下羹湯。(搽旦雲)明明是你下這毒藥在湯兒裡,怎賴得我?怕你不去償命!(正旦唱)這的是誰藥死親夫呵要將性命償。你暢好是不良,送的人來冤枉。則普天廠大渾家那裡有你這片歹心腸!(下)

(搽旦雲)如何?中了俺的計也。眼見得這傢俬大小帶孩兒,都是我的。(做沉吟科,雲)嗨,事要三思,免勞後悔。你也合尋思波,這孩兒本等不是我養的,他要問那剃胎頭收生的老娘,和那看生見長的一起街坊鄰舍做證見。若到官呵,他每不向我,可不幹著這一番。我想來,人的黑眼珠子,見這白銀子沒個不要的,則除預先安頓下他,見人頭,與他一個銀子,就都向著我了。則是衙門官吏,也要安置停當。怎得趙令史到來,和他商量告狀的事,可也好那!(趙令史上,雲)才說姓趙,姓趙便到。我趙令史,數日不曾去望馬大娘子,心裡癢癢的,好生想他,只是丟不下。如今到他門首,他家沒主了,怕做甚的?逕自入去。(見搽旦科,雲)大娘子,只被你想殺我也!(搽旦雲)趙令史,你不知道馬員外被我藥死了也?如今和海棠兩個打官司,要爭這家緣家計,連這小廝。你可去衙門打點,把官司上下,佈置停當,趁你手裡完成這樁事。我好和你做長遠夫妻也。(趙令史雲)這個容易。只是那小廝,原不是你養的,你要他怎的?不如與他去的乾淨。(搽旦雲)你也枉做令史,這樣不知事的。我若把這小廝與了海棠。到底馬家子孫,要來爭這馬家的家計,我一分也動他不得了。他無過是指著收生老娘,和街坊鄰里做證見,我已都用銀子買轉了。這衙門以外的事,不要你費心,你只替我打點衙門裡頭的事便了。(趙令史雲)大娘子說的是。這等你早些來告狀,我自到衙門打點去也。(下)(搽旦雲)趙令史去了。則今日我封鎖了房門,結扭了海棠告狀去走一遭。(詞雲)常言道: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我說道人見老虎誰敢湯,虎不傷人吃個屁!(下)

第二折

(淨扮孤引祗從上,雲)小官鄭州太守蘇順憤是也。(詩雲)雖則居官,律令不曉。但要白銀,官事便了。可惡這鄭州百姓,欺侮我罷軟,與我起個綽號,都叫我做模稜手,因此我這蘇模稜的名,傳播遠近。我想近來官府盡有精明的作威作福,卻也壞了多少人家;似我這蘇模稜,暗暗的不知保全了無數世人,怎麼曉得?今日坐起早衙,左右,與我抬放告牌出去。(祗從雲)理會的。(搽旦扯正旦、徠兒上,雲)我和你見官去來。冤屈也!(正旦雲)你且放手者。(唱)

【商調】【集賢賓】火匝匝把衣服緊攥著,(搽旦雲)你藥死親夫,該死罪的,我放了你,倒等你逃走去了?(正旦唱)你道我該死罪怎生逃?(帶雲)張海棠也,(唱)我則道嫁良人十成九穩,今日個越不見末尾三梢。則我這負屈的有口難言,赤緊的原告人見肚生苗,這一場沒揣的罪名除非天地表!(搽旦雲)可知道你藥死了親夫,自有個天理神明鑒察。(正旦唱)我將這虛空中神靈來禱告,便做道男兒無顯跡,可難道天理不昭昭?

(搽旦雲)小賤人,這裡是鄭州府門首了。你若經官發落,這繃扒吊拷,要樁樁兒挨過,不如認了私休,也還好收拾哩。(正旦雲)便打殺我也說不得。我情願和你見官去。(唱)

【逍遙樂】你道是經官發落,怎的支吾這場棒拷。我則道人命事須要個歸著,怎肯把藥死親夫罪屈招,平白地落人圈套!拚守著七貞九烈,怕甚麼六問三推,一任地萬打千敲。

(搽旦叫,雲)冤屈也!(孤雲)甚麼人在衙門首叫冤屈?左右,與我拿過來。(祗從拿進科,雲)當面。(搽旦、正旦、徠兒跪見科)(孤雲)那個是原告?(搽旦雲)小婦人是原告。(孤雲)這等,原告跪在這壁,被告跪在那壁去。(各跪開科)(孤雲)喚原告上來,你說你那詞因,等我與你做主。(搽旦雲)小婦人是馬均卿員外的大渾家。(孤做驚起科,雲)這等,夫人請起。(祗從雲)他是告狀的。相公怎麼請他起來?(孤雲)他說是馬員外的大夫人。(祗從雲)不是什麼員外,俺們這裡有幾貫錢的人,都稱他做員外,無過是個土財主,沒品職的。(孤雲)這等著他跪了。你說詞因上來。(搽旦雲)這個叫做張海棠,是員外娶的個不中人。(祗從喝科,雲)口退!敢是個中人?(搽旦雲)正是個中人,他背地裡養著姦夫,同謀設計,合毒藥藥殺了丈夫,強奪我所生的孩兒,又混賴我傢俬。告大人,與小婦人做主咱。(孤雲)這婦人會說話,想是個久慣打官司的,口裡必力不刺說上許多,我一些也不懂的。快去請外郎出來。(祗從雲)外郎有請。(趙令史上,雲)我趙令史,正在司房裡趲造文書,相公呼喚我,必是有告狀的,又斷不下來,請我去幫他哩。(做見科,雲)相公,你整理甚麼事不下來?(孤雲)令史,有一起告狀的在這裡。(趙令史雲)待我問他。兀那夫人,告甚麼?(搽旦雲)告張海棠藥殺親夫,強奪我孩兒,混賴我傢俬。可憐見與我做主咱!(趙令史雲)拿過那張海棠來。你怎生藥殺親夫,快快從實招來。若不招呵,左右,與我選下大棍子者。(正旦唱)

【梧葉兒】廳階下,膝跪著,聽賤妾說根苗。(趙令史雲)你說,你說。(正旦唱)狼虎般排著祗從,神鬼般設著六曹。(趙令史雲)你藥殺親夫,這是十惡大罪哩。(正旦唱)若妾身犯下分毫,相公也,我情願吃那殺丈夫的繃扒吊拷。

(趙令史雲)你當初是甚麼人家的女子?怎生嫁與那馬員外來?你說與我聽波。(正旦唱)

【山坡羊】念妾身求食賣笑,本也是舊家風調。則為俺窮滴滴子母每無依靠,挨今宵,到明朝。謝的個馬均卿一見投他好,下錢財將妾身娶做小。他鶯燕交,咱成就了。

(趙令史雲)原來是個娼妓出身,便也不是個好的了。你既然被馬員外娶到家,可曾生得一男半女麼?(正旦唱)

【金菊香】我與他生男長女受劬勞。(趙令史雲)你家裡有甚麼人,也還往來麼?(正旦唱)俺哥哥因為少吃無穿來投托,曾被我趕離門恰和他兩個廝撞著。(趙令史雲)是你的哥哥,便和他廝見,也不妨事。(正旦雲)俺姐姐道:海棠,既是你哥哥來投奔你時,你便沒銀子,何不解下這衣服頭面,與他做盤纏使用去。(趙令史雲)這般說也是他好意。(正旦雲)我信了他,將這些衣服頭面與哥哥去了。等的員外回來,問道海棠的衣服頭面,為何不見,他便道,瞞著員外,都與姦夫了也。(唱)豈知他有兩面三刀,向夫主廝搬調。

(搽旦雲)哎喲,我是這鄭州里第一個賢慧的,倒說我兩面三刀,我搬調你甚的來?(趙令史雲)這都是小事,我不問你,只問你為何藥死了親夫,強奪他孩兒,混賴他傢俬,一一的招來。(正旦唱)

【醋葫蘆】俺男兒氣中子,丕地倒,醒來時俺姐姐自扶著。(帶雲)他道,海棠,員外要湯吃,你去煎來。(唱)煎的一碗熱湯來又道是鹽醬少,(帶雲)他賺的我取鹽醬去呵,(唱)誰承望暗傾著毒藥。(帶雲)員外才把這湯吃下不的一兩口,就死了也。相公,你試尋思波。(唱)怎便登時間火焚了屍首,葬在荒郊?(趙令史雲)這毒藥明明是你的了。你怎麼又要強奪他孩兒,混賴他傢俬,有何理說?(正旦雲)這孩兒原是我養的。相公,你只喚那收生的劉四嬸,剃胎頭的張大嫂,並鄰里街坊問時,便有分曉。(趙令史雲)這個也說的是。左右,快去拘喚那老娘街坊來者。(孤做票臂科)(祗從出,喚雲)老娘街坊人等,衙門中喚你哩。(二淨扮街坊、二丑扮老娘上,淨雲)常言道,得人錢財,與人消災。如今馬員外的大娘子,告下來了,喚我們做證見哩。這孩子本不是大娘子養的,我們得過他銀子,則說是他養的。你們不要怕打,說的不明白。(淨、丑等雲)這個知道。(做隨祗從入跪科,祗從雲)當面。(趙令史雲)你是街坊麼?這孩兒是誰養的?(二淨雲)那馬員外是個財主,小的每平日也不往來。五年前因他大娘子養了個兒子,小的們街坊鄰里,各人三分銀子與他賀喜,那員外也請小的每吃滿月酒,看見倒生的一個好娃娃。以後每年兒子生日,那員外同著大娘子,領了兒子到各寺院燒香去,這是一城人都看見的,也不只是小的們這幾個。(趙令史雲)這等明明是他大娘子養的了。(正旦雲)相公,這街坊都是他用錢買轉了的,聽不得他說話。(二淨雲)我每買不轉的,都是傾心吐膽說真實的話,若有半句說謊,你嘴上害碗大的疔瘡。(正旦唱)

【么篇】現放著收生的劉四嬸,剃胎頭的張大嫂,俺孩兒未經滿月早問道我十數遭。今日個浪包婁到公庭混賴著您,街坊每常好是不合天道,得這些口含錢直恁般使的堅牢。

(雲)相公,則問這兩個老娘,他須知道。(趙令史雲)兀那老娘,這個孩兒是誰養的?(劉丑雲)我老娘收生,一日至少也收七個八個,這等年深歲久的事,那裡記得?(趙令史雲)這孩兒只得五歲,也不為久遠,你只說實是誰養的?(劉丑雲)待我想來。那一日產房裡,關得黑洞洞的,也不看見人的嘴臉,但是我手裡摸去,那產門像是大娘子的。(趙令史雲)口退!張老娘你說。(張丑雲)這一日他家接我去與小廝剃胎頭,是大娘子抱在懷裡,則見她白鬆鬆兩隻料袋也似的大奶奶,必定是養兒子的,才有這奶食,豈不是大娘子養的?(正旦雲)你兩個老娘,怎麼都這般向著他也?(唱)

【么篇】老娘也,那收生時我將你悄促促的喚到臥房,你將我慢騰騰的扶上褥草。老娘也,那剃頭時堂前香燭是誰燒?你兩個都不為年紀老,怎麼的便這般沒顛沒倒,對官司不分個真假辨個清濁?(趙令史雲)何如?兩個老娘都說大娘子養的,可不是你強奪他孩兒了?(正旦雲)相公,街坊、老娘都是得過他錢買轉了的。這孩兒雖則五歲,也省的人事了,你則問我孩兒咱。(搽旦扯徠兒科,雲)你說我是親娘,他是奶子。(徠兒雲)這個是我親娘,你是我奶子。(正旦雲)可又來,我的乖乖兒口樂!(唱)

【么篇】哎,兒也,則你那心兒裡自想度,自暗約,見您娘苦懨懨皮肉上挨著荊條。則你那出胞胎便將人事曉,須汜的您娘親三年乳抱,怎禁這桑新婦當面鬧抄抄。

(趙令史雲)這孩子的話,也不足信,還以眾人為主。只一個孩兒,還要強奪他的,這混賴傢俬,一發不消說了。你快把藥殺親夫一事招了者。(正旦雲)這藥殺親夫,並不干我事。(趙令史雲)這頑皮賊骨,不打不招。左右,與我採下去,著實打呀!(祗從做打,正旦發昏科)(搽旦雲)打的好,打的好,打殺了可不干我事。(趙令史雲)他要詐死。左右,與我採起來。(祗從做采科)(正旦做醒科,雲)哎喲,天那!(唱)

【後庭花】我則見颼颼的棍棒拷,烘烘的脊背上著,撲撲的精神亂,悠悠的魂魄消,他們緊攥住我頭梢。(祗從雲)口退!快招了者,不強似這等受苦!(正旦唱)則聽的耳邊廂大呼小叫,似這般惡令史肯恕饒,狠公人顯燥暴。(趙令史雲)你招,那姦夫是誰?(孤雲)他又不肯招,待我權認了罷。(正旦唱)被官司強逼著,指奸大要下落。

【雙雁兒】我向那鬼門關尋覓到兩三遭,您這般順人情有甚好?則我這濃血臨身要還報。有錢的容易了,無錢的怎打煞!

(趙令史雲)左右,再與我打著者。(正旦雲)我也是好人家兒女,怎麼挨得這般打拷,只得屈招了罷。相公,是妾身藥殺了丈夫,強奪他孩兒,混賴他傢俬來。天那!兀的不屈殺我也!(趙令史雲)我屈千屈萬,才屈的你一個兒哩。既是招了,左右,著那張海棠畫了字,上了長枷,點兩個解子,十甲送開封府定罪去。(孤雲)左右,將那新做的九斤半的大枷與他帶。(祗從雲)理會的。(做上枷科)(祗從雲)犯人上枷。(正旦雲)天哪!(唱)

【浪裡來煞】則您那官吏每忒狠毒,將我這百姓忒凌虐,葫蘆提點紙將我罪名招。我這裡哭啼啼告天天又高,幾時節盼的個清官來到?(趙令史雲)掌嘴。我這衙門問事,真個官清法正,件件依條律的,還有那個清官清如我老爺的?(正旦哭科,唱)則我這潑殘生,怎熬出這個死囚牢?(同祗從下)

(趙令史雲)這事問成了也。干證人都著寧家去,原告保候,聽開封府回文發落。(眾叩頭,同下)(趙令史雲)我問了一日事,肚裡饑了,回家吃飯去也。(下)(孤雲)這一樁雖則問成了,我想起來,我是官人,倒不由我斷,要打要放,都憑趙令史做起,我是個傻廝那!(詩雲)今後斷事我不嗔,也不管他原告事虛真。笞杖徒流憑你問,只要得的錢財做兩分分。(下)

第三折

(丑扮店小二上,詩雲)我家賣酒十分快,乾淨濟楚沒人賽。茅廁邊廂埋酒缸,褲子解來做酉窄袋。咱家是個賣酒的,在這鄭州城十里鋪上,開著個酒務兒,但是南來北往,經商客旅,都來我這店裡吃酒。我今日開開這店門,燒的這鏇鍋兒裡熱著,看有甚麼人來。(二淨扮解子同正旦上)(正旦做跌、起坐科)(董淨雲)小子是鄭州衙門裡有名的公人,叫做董超,這個兄弟叫做薛霸,解這婦人張海棠,到開封府定罪去。口退!兀那婦人,你也行動些兒。你看這般大風大雪哩,肚中飢餓了,有甚麼盤纏使用,也拿些出來,等我們買碗酒吃,好趲路去。(做打科)(正旦做起科,雲)哥哥,你休打我,我是屈受罪的人,死在旦夕,那討半分盤纏送你?只望可憐見咱。(董淨雲)兀那婦人,你當初怎生藥殺親夫,混賴他孩兒來?你慢慢的說與我聽波。(正旦雲)則我這身上罪何日開除?腹中冤向誰訴與?被他人混賴了我孩兒,更陷我毒殺夫主。吃不過吊拷繃扒,撞不著清廉官府。(薛淨雲)我兄弟兩個,曾見你半厘鏨口兒?是那個要了你銀子,說清廉不清廉?(正旦雲)那個是見義當為,肯憐咱這般苦楚?濕浸浸棒瘡疼痛,哽噎噎千啼萬哭。空蕩蕩那討一餐?薄怯怯衣裳藍縷。沉點點鐵鎖銅枷,軟揣揣婆娘婦女。哎,你個惡狠狠解子怎知?哥哥也,我委實的銜冤負屈。(董淨雲)便說殺冤屈,須不是我們帶累你的,教我怎生可憐你?雪越大了,行動些。(正旦唱)

【黃鐘】【醉花陰】頭上雪何曾住半霎?摧林木狂風亂刮。我這更耽煩惱受嗟呀,走的來力盡筋乏,又加上些膿撼撼的棒瘡發。(薛淨雲)著我們當這等苦差,還不走哩。(做打科)(正旦唱)怎當這嗔忿忿丫丫,但走的慢行的遲,他可便捨命的打。

(董淨雲)你當初不招也罷。誰著你招了來?(正旦雲)哥哥,不嫌煩絮,聽我說咱。(唱)

【喜遷鶯】遭這場無情的官法,方信道漫漫黃沙。怎當的他家將咱苦打,逼勒得將招伏文狀押。到今日有誰來憐見咱?似這等銜冤負屈,空吃盡吊拷繃扒。

(董淨雲)兀那婦人,你打掙些,轉過這山坡去,我著你坐一會再走。(正旦唱)

【出隊子】早來到山坡直下,凍欽欽的難立扎。(做走跌科,唱)腳稍天騰的吃個仰刺叉。(董淨喝雲)起來。(正旦唱)哎,你個火性緊的哥哥廝覷口假,須是這光出律的冬凌田地滑。

(薛淨雲)千人萬人走不滑,偏是你走便滑?待我先走,若是不滑呵,我打折你這腿。(做走跌科,雲)真個這裡有些滑。(張林上,雲)自家張林的便是,在這開封府當著個祗候。今有包待制西延邊賞軍,差著我去迎接回來。好大雪也。天那!也住一住兒波。(正旦做見科,雲)這一個走的,好像俺哥哥張林。(唱)

【刮地風】綽見了容顏敢是他,莫不我淚眼昏花?再凝睛仔細觀瞻罷,卻原來正是無差。我這裡挺一挺聳著肩胛,擺一擺摩著腰胯,緊待趕更那堪帶鎖披枷。(張林做看見科,雲)這一個帶鎖披枷的婦人,是那裡解將來的?(正旦叫雲)哥哥。(唱)哥哥也,且住咱,將妹子怎生提拔?(叫雲)哥哥。(唱)你是個洛伽山觀世的活菩薩,這裡不顯出救人心待怎麼?(叫雲)哥哥,救你妹子咱。(張林雲)你是誰?(正旦雲)我是你妹子海棠。(張林做打推科,雲)這潑娼根,那一日謝你好繼發我也。(做走科)(正旦做哭趕科,唱)

【四門子】我道他為甚的聲聲把我娼根罵,似這等無明火難按納。卻原來正是他,見了咱,思量起有前仇恨殺;正是他,見了咱,不鄧鄧嗔生怒發。(張走,正旦趕上做扯衣服,張林做摔科,正旦叫雲)哥哥也!(唱)

【古水仙子】他、他、他,不認咱,我、我、我,捨性命向前趕上他。恰、恰、恰,待扯住他衣服,(董淨做扯正旦發科,雲)被這婦人定害殺人也。(正旦唱)早、早、早,又被揪撏了頭髮。(張林雲)潑娼根放手。(正旦唱)告、告、告,狠爹爹寧耐唦,來、來、來,聽妹子細說根芽。(張林雲)你這潑娼根,你早知今日,當初那衣服頭面,把些兒與我做盤纏不得?(正旦唱)他、他、他,坑殺人機謀狡猾,你、你、你,是將我這頭面金釵插,我、我、我,因此上受波查。

(雲)哥哥,你妹子這場天來大禍,都在這衣服頭面上起的。你妹子當初不敢便將衣服頭面,與你做盤纏使用,也則怕那婦人來。豈知他教我解下來與哥哥將的去,待員外回時,卻說我養著姦夫,將衣服頭面,都送他去了,氣的員外成了病,又將毒藥暗地謀死,倒把你妹子拖到官司,問了個藥殺親夫、混賴孩兒的罪名。天那!可憐冤屈殺人也。(張林雲)這衣服頭面是誰的?(正旦雲)是你妹子的。(張林雲)是你的?這歹弟子孩兒說道是他爺娘陪嫁的,這等我錯怪了你。前面有所酒店,我和你且吃鍾酒去來。(同解子到酒店科,雲)賣酒的將酒來。(丑扮店保上,雲)有、有、有,請裡面坐。(張林雲)兀那解子,我是開封府五衙都首領,叫做張林,這個就是我的親妹子。我如今也接包待制回去,你一路上與我好生看覷咱。(董淨雲)哥哥不勞吩咐,只要到府時,早些打發我批回。(張林雲)這個容易。妹子,那個婦人,我只道他賢慧,卻原來有這般狠毒,你可怎生放得下他!(正旦唱)

【古寨兒令】那婆娘面子花花,你則道所事賢達,搬調的男兒問咱家。他便逞俐齒,弄伶牙,對面說三般話。

【古神仗兒】他道我將男兒藥殺,又道我將傢俬來盡把,又道我要混賴他孩兒,拖我去州衙中告發。也不管難挨難熬,只一味屈敲屈打,活斷送在劍頭刀下。這的是誰做就死冤家?哎,都是那攪蛆扒。(雲)哥哥,你在這裡,我要見風去也。(下)(趙令史同搽旦上,雲)自家趙令史的便是。如今將張海棠解上開封府去,我想那海棠,又無甚麼親人討命,不若到路上結果了他,何等乾淨!因此特特揀兩個能事的公人董超、薛霸解去。起身時節,每人與了五兩銀子,教他不必遠去,只在僻靜處所,便好下手。怎麼不見來回話?事有可疑,只得和大嫂親自打聽一遭去來。(搽旦雲)這等雪天,走了這一會,好生寒冷。我們且到酒店中買碗酒吃,暖暖寒再走。(趙令史雲)大嫂說的是。(做進店,正旦見科,雲)好也。他同姦夫趕到這裡,待我對哥哥說來。(唱)

【節節高】這婆娘好生心狠,好生膽大,相趕到這裡,要干罷,如何幹罷!(雲)哥哥,姦夫奸婦都在這店裡,咱和你拿他去來。(張林雲)兄弟,你撮哺著我,拿那姦夫奸婦去也。(正旦唱)忙出去,休驚散,快捉拿,這的是誰風情誰當罪法。

(張林同正旦出捉科)(二淨做擺手,令走科)(正旦扯住搽旦科)(搽旦奔脫,同趙令史走科)(正旦唱)

【掛金索】我這裡攥住衣服,則被她撇撒我階直下,因此上走了婆娘,空做一場話。枉著我哥哥,氣力有天來大,只恨那擺手的公人,倒說道放了奸大罷。

(張林雲)兀那解子,你這精驢禽獸!你和他一衙門中人,你擺著手教他走了。我是開封府五衙都首領,就打你一頓,怕你告了我來?(做打科)(董淨雲)你是上司弓兵打得我,這婦人恰是我管的囚人,我可打得也。(做打正旦科)(正旦唱)

【尾聲】他是奉命官差將我緊監押,不爭你途路上兩下爭差,(張林揪董淨發科)(董淨揪正旦發科)(正旦唱)把我個病懨懨的罪囚沒亂殺。

(酒保攔住科,雲)你們還了酒錢去。(薛淨雲)口走吱,有甚麼酒錢還你!(踢倒科,同下)(酒保雲)你看我這晦氣。今日在店門首等了半日,等得三四個人來買酒吃,不知為何打將起來,把兩個好主兒,也打了去,一文錢也不曾賣的。我如今也不開這酒店,另尋個買賣做罷。(詩雲)這樁營生不爽快,常常被人欠酒債。我今放倒望竿關上門,不如去吊水雞也有現錢賣。(下)

第四折

(沖末扮包待制引丑張千、祗候上)(張千喝雲)喏!在衙人馬平安,抬書案。(包待制詩雲)當年親奉帝王差,手攬金牌勢劍來。盡道南衙追命府,不須東嶽嚇鬼台。老夫姓包名拯,字希文,乃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為老夫立心清正,持操堅剛;每皇皇於國家,恥營營於財利;唯與忠孝之人交接,不共讒佞之士往還?謝聖恩可憐,官拜龍圖待制天章閣學士,正授南衙開封府府尹之職,敕賜勢劍金牌,體察濫官污吏,與百姓伸冤理枉,容老夫先斬後奏。以此權豪勢要之家,聞老夫之名,盡皆斂手;凶暴奸邪之輩,見老夫之影,無不寒心。界牌外結繩為欄,屏牆邊畫地成獄。官僚整肅,戒石上鐫"御制"一通;人從森嚴,廳階下書"低聲"二字。綠槐陰裡,列二十四面鵲尾長枷;慈政堂前,擺數百餘根狼牙大棍。(詩雲)黃堂盡日無塵到,唯有槐陰侵甬道。外人誰敢擅喧嘩,便是烏鵲過時不啅噪。老夫昨日見鄭州申文,說一婦人喚做張海棠,因奸藥死丈夫,強奪正妻所生之子,混賴傢俬,此系十惡大罪,決不待時的。我老夫想來,藥死丈夫,惡婦人也,常有這事。只是強奪正妻所生之子,是兒子怎麼好強奪的?況姦夫又無指實,恐其中或有冤枉。老夫已暗地著人弔取原告,並干證人等到來,以憑復勘。這也是老夫公平的去處。張千,抬聽審牌出去,各州縣解到人犯,著他以次過來,待老夫定罪咱。(正旦同解子、張林上)(張林雲)妹子,你到宮中,少不得問你,只要說的冤枉,這包待制就將前案與你翻了。若說不過時,你可努嘴兒,我幫你說。(正旦雲)我這冤枉,今日不訴,更等待何日也!(董淨雲)待制爺爺開廳久了,須要趕牌解到,快進去。(正旦唱)

【雙調】【新水令】則我這腹中冤枉有誰知?剛除的哭啼啼兩行情淚。恨當初見不早,到今日悔何遲!他將我後擁前推,何曾道暫歇氣。

(張林雲)妹子,這是開封府前了,待我先進,你隨解子入來。這包待制是一輪明鏡,懸在上面,問的事就如親見一般,你只大著膽自辯去。(正旦雲)哥哥,(唱)

【步步嬌】你道他是高懸明鏡南衙內,拚的個訴根由直把冤情洗。我可也怕甚的?則為帶鎖披枷有話難支對。萬一個達不著大人機,哥哥也,你須是搭救你親生妹。

(張林做先進科)(正旦同二淨跪見科)(董淨雲)鄭州起解女囚一名張海棠解到。(張千雲)刑案司吏,與解子批文,打發回去。(包待制雲)留下在這裡,待審過了,發批回去。(張千雲)理會的。(包待制雲)張海棠,你怎麼因奸藥殺丈夫,強奪正妻所生之子,混賴他傢俬,你逐一從頭訴與老夫聽咱。(正旦做努嘴,看張林科)(張林雲)妹子,你說麼,嗨!他出胞胎可曾見這等官府來?我替你說罷。(跪雲)稟爺,這張海棠是個軟弱婦人,並不敢藥殺丈夫,做這般歹勾當哩。(包待制雲)你是我衙門裡祗候人,怎麼替犯人稟事?好打!(張林起科)(包待制雲)兀那婦人,你說那詞因來。(正旦再努嘴科)(張林跪雲)稟爺,這張海棠並無姦夫,他不曾藥殺丈夫,也不曾強奪孩兒,也不曾混賴傢俬。都是他大渾家養下姦夫趙令史,告宮時又是趙令史掌案,委實是屈打成招的。(包待制雲)兀那廝,誰問你來?張千,拿下去,與我打三十者。(張千拿張林打科)(張林叩頭,雲)這張海堂是小的親妹子,他從來不曾見大官府,恐怕他懼怯,說不出真情來,小的替他代訴。(包待制雲)可知道為兄妹之情,兩次三番,在公廳上胡言亂語的;若不是呵,就把銅鍘來切了這個驢頭。兀那婦人,你只備細的說那實話,老夫與你做主。(正旦雲)爺爺呵!(唱)

【喬牌兒】妾身在廳階下忙跪膝,傳台旨問詳細。怎當這虎狼般惡狠狠排公吏,爺爺也,你聽我一星星說就裡。

(包待制雲)兀那張海棠,你原是甚麼人家的女子,嫁與馬均卿為妾來?(正旦唱)

【甜水令】妾身是柳陌花街,送舊迎新,舞姬歌妓。(包待制雲)哦,你是個妓女。那馬均卿也待的你好麼?(正旦唱)與馬均卿心廝愛,做夫妻。(包待制雲)這張林說是你的哥哥,是麼?(張林雲)張海棠是小的妹子。(正旦唱)俺哥哥只為一載之前,少吃無穿,向我求覓。(包待制雲)這等你可與他些甚的盤纏麼?(正旦唱)是、是、是,他將去了我這頭面衣袂。(張林叩頭,雲)小的買窩銀子,就是這頭面衣服倒換的。(包待制雲)難道你丈夫不問你這頭面衣服,到那裡去了?(正旦雲)爺爺,俺員外曾問來,就是這大渾家攛掇我與了哥哥將的去,卻又對員外說我背地送了姦夫,教員外怎的不氣死也!(唱)

【折桂令】氣的個親男兒唱叫揚疾,(包待制雲)既是他氣殺丈夫,怎生又告官來?(正旦唱)沒揣的告府經官,吃了些六問三推。(包待制雲)你夫主死了,那強奪孩兒,又怎麼說?(正旦唱)一壁廂夫主身亡,更待教生各札子母分離。(包制待雲)這孩兒說是那婦人養的哩。(正旦唱)信著他歹心腸千般妒嫉,(包待制雲)那街坊、老娘,都說是他的。(正旦唱)他買下了眾街坊,聽事兒依隨。(包待制雲)難道官吏每更不問個虛實?(正旦唱)官吏每再不問一個誰是誰非,誰信誰欺。(包待制雲)你既是這等,也不該便招認了。(正旦唱)妾身本不待點紙招承,也則是吃不過這棍棒臨逼。

(包待制雲)那鄭州官吏,可怎生監逼你來?(正旦唱)

【雁兒落】怎當他官不威牙爪威,也不問誰有罪誰無罪。早則是公堂上有對頭,更夾著這祗候人無巴壁。

【得勝令】呀!廳階下一聲叫似一聲雷,我脊樑上一杖子起一層皮。這壁廂吃打的難挨痛,那壁廂使錢的可也不受虧。打的我昏迷,一下下骨節都敲碎。行杖的心齊,一個個腕頭有氣力。

(張千稟,雲)鄭州續解聽審人犯,一起解到。(包待制雲)著他過來。(搽旦、徠兒,並街坊、老娘入跪科)(張千雲)當面,(包待制雲)兀那婦人,這孩兒是誰養的?(搽旦雲)是小婦人養的。(包待制雲)兀那街坊、老娘,這孩兒是誰養的?(眾雲)委實大娘子養的。(包待制雲)此一樁則除是恁般。喚張林上來。(做票臂、張林做出科,下)(包待制雲)張千,取石灰來,在階下畫個欄兒。著這孩兒在欄內,著他兩個女人,拽這孩兒出灰欄外來。若是他親養的孩兒,便拽得出來;不是他親養的孩兒,便拽不出來。(張千雲)理會的。(做畫灰欄著徠兒站科)(搽旦做拽徠兒出欄科)(正旦拽不出科)(包待制雲)可知道不是他所生的孩兒,就拽不出灰欄外來。張千,與我採那張海棠下去,打著者。(張千做打正旦科)(包待制雲)著兩個婦人,再拽那孩兒者。(搽旦做拽徠兒出科)(正旦拽不出科)(包待制雲)兀那婦人,我看你兩次三番,不用一些氣力拽那孩兒。張千,選大棒子與我打著。(正旦雲)望爺爺息雷霆之怒,罷虎狼之威。妾身自嫁馬員外,生下這孩兒,十月懷胎,三年乳哺,咽苦吐甜,煨乾避濕,不知受了多少辛苦,方才抬舉的他五歲。不爭為這孩兒,兩家硬奪,中間必有損傷。孩兒幼小,倘或扭折他胳膊,爺爺就打死婦人,也不敢用力拽他出這灰欄外來,只望爺爺可憐見咱。(唱)

【掛玉鉤】則這個有疼熱親娘怎下得!(帶雲)爺爺,你試覷波。(唱)孩兒也這臂膊似麻秸細。他是個無情分堯婆管甚的,你可怎生來參不透其中意?他使著僥倖心,咱受著腌臢氣。不爭俺倆硬相奪,使孩兒損骨傷肌。

(包待制雲)律意雖遠,人情可推。古人有言: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你看這一個灰欄,倒也包藏著十分利害。那婦人本意要圖占馬均卿的傢俬,所以要強奪這孩兒,豈知其中真假,早已不辨自明瞭也。(詩雲)本為傢俬賴子孫,灰欄辨出假和真。外相溫柔心毒狠,親者原來則是親。我已著張林拘那姦夫去了,怎生這早晚還不到來?(張林拿趙令史上,跪科,雲)喏,稟爺,趙令史拿到了也。(包待制雲)兀那趙令史,取得這等好公案!你把這因奸藥殺馬均卿,強奪孩兒,混賴傢俬,並買囑街坊老娘,扶同硬證,一樁樁與我從實招來。(趙令史雲)哎喲,小的做個典吏,是衙門裡人,豈不知法度?都是州官,原叫做蘇模稜,他手裡問成的。小的無過是大拇指頭撓癢,隨上隨下,取的一紙供狀。便有些甚麼違錯,也不干典吏之事。(包待制雲)我不問你供狀違錯,只要問你那因奸藥殺馬均卿,可是你來?(趙令史雲)難道老爺不看見的,那個婦人滿面都是抹粉的,若洗下了這粉,成了甚麼嘴臉?丟在路上也沒人要,小的怎肯去與他通姦,做這等勾當!(搽旦雲)你背後常說我似觀音一般,今日卻打落的我成不得個人,這樣欺心的。(張林雲)昨日大雪裡,趙令史和大渾家,趕到路上來,與兩個解子打話,豈不是姦夫?只審這兩個解子,便見分曉。(董淨雲)早連我兩個都攀下來了也。(包待制雲)張千,采趙令史下去,選大棒子打著者。(張千雲)理會的。(做打趙令史科)(正旦唱)

【慶宣和】你只想馬大渾家做永遠妻,送的我有去無歸。既不唦你兩個趕到中途有何意?咱與你對嘴,對嘴。

(趙令史做死科)(包待制雲)他敢詐死?張千,采起來,噴些水者。(張千噴水,趙令史醒科)(包待制雲)快招上來。(趙令史雲)小的與那婦人往來,已非一日,依條例也只問的個和奸,不至死罪。這毒藥的事。雖是小的去買的藥,實不出小的本意。都是那婦人自把毒藥放在湯裡,藥死了丈夫。這強奪孩兒的事,當初小的就道,別人養的不要他罷。也是那婦人說,奪過孩兒來,好圖他家緣家計。小的是個窮吏,沒銀子使的,買轉街坊老娘,也是那婦人來買。囑解子要路上謀死海棠,也是那婦人來。(搽旦雲)呸!你這活教化頭,早招了也,教我說個甚的?都是我來,都是我來。除死無大災,拚的殺了我兩個,在黃泉下做永遠夫妻,可不好那!(包待制雲)一行人聽我下斷:鄭州太守蘇順,刑名違錯,革去冠帶為民,永不敘用。街坊老娘人等,不合接受買告財物,當廳硬證,各杖八十,流三百里,董超、薛霸,依在官人役,不合有事受財,比常人加一等,杖一百,發遠惡地面充軍。姦夫奸婦,不合用毒藥謀死馬均卿,強奪孩兒,混賴家計,擬凌遲,押付市曹,各剮一百二十刀處死。所有家財,都付張海棠執業。孩兒壽郎,攜歸撫養。張林著與妹同居,免其差役。(詞雲)只為趙令史賣俏行奸,張海棠負屈銜冤。是老夫灰欄為記,判斷出情理昭然。受財人各加流竄,其首惡斬首階前。賴張林拔刀相助,才得他子母團圓。(正旦同張林叩頭科,唱)

【水仙子】街坊也卻不道您吐膽傾心說真實,老娘也卻不道您久年深記不得,孔目也卻不道您官清法正依條例,姐姐也卻不道您是第一個賢慧的,今日就開封府審問出因依。這幾個流竄在邊荒地,這兩個受刑在鬧市裡,爺爺也這灰欄記傳揚得四海皆知。

題目張海棠屈下開封府

正名包待制智勘灰欄記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