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桂令·九日》張可久


折桂令·九日

作者:張可久

朝代:元代



對青山強整烏紗。歸雁橫秋,倦客思家。翠袖慇勤,金盃錯落,玉手琵琶。人老去西風白髮,蝶愁來明日黃花。回首天涯,一抹斜陽,數點寒鴉。

作品關鍵字:-重陽節-登高-寫景-遊子-思鄉


作者簡介:

張可久

  張可久(約1270~1348以後)字小山(一說名伯遠,字可久,號小山)(《堯山堂外紀》);一說名張可久肖像(林晉生作)可久,字伯遠,號小山(《詞綜》);又一說字仲遠,號小山(《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慶元(治所在今浙江寧波鄞縣)人,元朝重要散曲家,劇作家,與喬吉並稱「雙壁」,與張養浩合為「二張」。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面對著青山勉強整理頭上的烏紗,歸雁橫越秋空,睏倦遊子思念故家。憶翠袖慇勤勸酒,金盃錯落頻舉,玉手彈奏琵琶。西風蕭蕭人已衰老滿頭白髮,玉蝶愁飛明日黃花,回頭看茫茫天涯,只見一抹斜陽,幾隻遠飛的寒鴉。

註釋
九日:農曆九月初九,為重陽節,中國人素有登高懷鄉習俗。
2對青山強整烏紗:化用孟嘉落帽故事:晉桓溫於九月九日在龍山宴客,風吹孟嘉帽落,他泰然自若,不以為意。
3歸雁橫秋:南歸的大雁在秋天的空中橫排飛行。
4翠袖慇勤:指歌女慇勤勸酒。化用宋晏幾道《鷓鴣天》詞句「彩袖慇勤捧玉鍾」意。翠袖:此處借指女子或妓女。
5金盃錯落:各自舉起酒杯。金盃:黃金酒杯。錯落:參差相雜,一說酒器名。
6玉手琵琶:謂歌女彈奏琵琶助興。


鑒賞

  這首小令既寫「重陽」的美好,更寫了遊子的愁腸。此時正值秋高氣爽,同時萬物也開始蕭疏。大雁南歸,更易引發遊子思鄉。秋野豐美多姿,而秋景卻最令遊子淚下神傷,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

  前三句:「對青山強整烏紗,歸雁橫秋,倦客思家」, 意思是說,面對著青山勉強整理頭上的烏紗,歸雁橫越秋空,睏倦的遊子思念故家。這是人登高時所見之景,「秋」「歸雁」之意象傳出達出睏倦遊子對家的思念。這種感情,正如晉代陶淵明在《歸園田居》中所寫的「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一樣。 張可久的一生是在時隱時仕、輾轉下僚中度過的。他自己所說的「半紙虛名,萬里修程」(《上小樓·春思》),是很形象的概括。此時,已逾古稀之年的他,早已厭倦官場的傾軋,望著南歸的大雁,內心感到無限惆悵。

  接下來,「翠袖慇勤,金盃錯落,玉手琵琶」三句,詩人由寫眼前景轉為對昔日生活的回憶,其中「翠袖」「金盃」「玉手」就是詩人憶往昔歡樂生活時濃縮而成的意象。這裡化用了宋代詞人晏幾道《鷓鴣天》中的「彩袖慇勤捧玉鐘,當年拼卻醉顏紅」,寫盡了宴客場景的繁華熱鬧。昔日官場生活,翠袖慇勤勸酒,金盃錯落頻舉,玉手彈奏琵琶,是多麼熱鬧,這裡用的是以樂景寫哀的反襯之法,與前面的「歸雁橫秋,倦客思家」形成強烈的對比,更凸見詩人此時的孤寂心境。

  七八兩句:「人老去西風白髮,蝶愁來明日黃花」,化用了蘇軾的詩句:「相逢不用忙歸去,明日黃花蝶也愁。」由於添加了「西風白髮」這一意象,因而在意境上更勝一籌;同時,倒裝加對偶的句式,韻律和諧,也可以看出詩人的匠心。這也是這首曲中的名句,是詩人有感於眼前之景,有思於今非昔比的境況而發出的深沉感慨:西風吹著滿頭白髮,突然省悟到,人終有衰老之時,花亦有凋敗之日,面對已凋謝的黃花,連蜂蝶都要發愁,何況人呢。人生易老,好景不常,遊子不要留戀他鄉。

  末三句:「回首天涯,一抹斜陽,數點寒鴉。」這裡又化用宋詞人秦觀的《滿庭芳》的詩句「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詩人在此以景結情,寫出眼前的淒涼景象:回首茫茫天涯,只見一抹斜陽,幾隻遠飛的寒鴉。這是景語,又是情語;這既是實景,又是作者大半生人生路途的寫照。蒼涼微茫的景色,反映出詩人漂泊無依的情懷,倦客之心、思鄉之情溢於筆端。

  綜觀全曲,一個「思」字貫穿全篇。詩人由眼前實景寫起,觸景生情,憶往昔歡樂事,更添此刻思鄉之愁,最後,以景結情,回顧漫漫天涯路,抒遲暮思歸之情。語言清麗,對仗工整,特別是巧妙地引前人詩詞入曲,清雅自然,具有典雅蘊藉之美,堪稱元散曲中的精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