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孫會宗書》楊惲


報孫會宗書

作者:楊惲

朝代:兩漢


  惲材朽行穢,文質無所底,幸賴先人余業,得備宿衛。遭遇時變,以獲爵位。終非其任,卒與禍會。足下哀其愚,蒙賜書教督以所不及,慇勤甚厚。然竊恨足下不深推其終始,而猥隨俗之毀譽也。言鄙陋之愚心,若逆指而文過;默而息乎,恐違孔氏各言爾志之義。故敢略陳其愚,惟君子察焉。

  惲家方隆盛時,乘朱輪者十人,位在列卿,爵為通侯,總領從官,與聞政事。曾不能以此時有所建明,以宣德化,又不能與群僚同心併力,陪輔朝庭之遺忘,已負竊位素餐之責久矣。懷祿貪勢,不能自退,遂遭變故,橫被口語,身幽北闕,妻子滿獄。當此之時,自以夷滅不足以塞責,豈意得全首領,復奉先人之丘墓乎?伏惟聖主之恩不可勝量。君子游道,樂以忘憂;小人全軀,說以忘罪。竊自念過已大矣,行已虧矣,長為農夫以末世矣。是故身率妻子,戮力耕桑,灌園治產,以給公上,不意當復用此為譏議也。

  夫人情所不能止者,聖人弗禁。故君父至尊親,送其終也,有時而既。臣之得罪,已三年矣。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炰羔,鬥酒自勞。家本秦也,能為秦聲。婦趙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數人,酒後耳熱,仰天撫缶而呼烏烏。其詩曰:「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是日也,奮袖低昂,頓足起舞;誠淫荒無度,不知其不可也。惲幸有餘祿,方糴賤販貴,逐什一之利。此賈豎之事,污辱之處,惲親行之。下流之人,眾毀所歸,不寒而慄。雖雅知惲者,猶隨風而靡,尚何稱譽之有?董生不雲乎:「明明求仁義,常恐不能化民者,卿大夫之意也。明明求財利,常恐困乏者,庶人之事也。」故道不同,不相為謀,今子尚安得以卿大夫之制而責僕哉!

  夫西河魏土,文侯所興,有段干木、田子方之遺風,漂然皆有節概,知去就之分。頃者足下離舊土,臨安定,安定山谷之間,昆戎舊壤,子弟貪鄙,豈習俗之移人哉?於今乃睹子之志矣!方當盛漢之隆,願勉旃,毋多談。


作品關鍵字:-古文觀止-書信-諷刺


作者簡介:

楊惲

  楊惲(?—前45),西漢家。字子幼,漢族,西漢華陰(今屬陝西)人,宣帝時曾任左曹,後因告發霍氏(霍光子孫)謀反有功,封平通侯,遷中郎將。神爵元年(前61)升為諸吏光祿勳,位列九卿。其父楊敞曾兩任漢宣帝時丞相,其母司馬英是著名史學家兼文學家司馬遷的女兒。其文章《報孫會宗書》被後人認為頗有司馬遷的《報任安書》的風格。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我才能低下,行為卑污,外部表現和內在品質都未修養到家,幸而靠著先輩留下的功績,才得以充任宮中侍從官。又遭遇到非常事變,因而被封為侯爵,但始終未能稱職,結果遭了災禍。你哀憐我的愚昧,特地來信教導我不夠檢點的地方,懇切的情意甚為深厚。但我私下卻怪你沒有深入思考事情的本末,而輕率地表達了一般世俗眼光的偏見。直說我淺陋的看法吧,那好像與你來信的宗旨唱反調,在掩飾自己的過錯;沉默而不說吧,又恐怕違背了孔子提倡每人應當直說自己志向的原則。因此我才敢簡略地談談我的愚見,希望你能細看一下。
  我家正當興盛的時候,做大官乘坐朱輪車的有十人,我也備位在九卿之列,爵封通侯,總管宮內的侍從官,參與國家大政。我竟不能在這樣的時候有所建樹,來宣揚皇帝的德政,又不能與同僚齊心協力,輔佐朝廷,補救缺失,已經受到竊踞高位白食俸祿的指責很久了。我貪戀祿位和權勢,不能自動退職,終於遭到意外的變故,平白地被人告發,本人被囚禁在宮殿北面的樓觀內,妻子兒女全關押在監獄裡。在這個時候,自己覺得合族抄斬也不足以抵償罪責,哪裡想得到竟能保住腦袋,再去奉祀祖先的墳墓呢?我俯伏在地想著聖主的恩德真是無法計量。君子的身心沉浸在道義之中,快樂得忘記憂愁;小人保全了性命,快活得忘掉了自身的罪過。因此親自率領妻子兒女,竭盡全力耕田種糧,植桑養蠶,灌溉果園,經營產業,用來向官府交納賦稅,想不到又因為這樣做而被人指責和非議。
  人的感情所不能限制的事情,聖人也不加以禁止。所以即使是最尊貴的君王和最親近的父親,為他們送終服喪,至多三年也有結束的時候。我得罪以來,已經三年了。種田人家勞作辛苦,一年中遇上伏日、臘日的祭祀,就燒煮羊肉烤炙羊羔,斟上一壺酒自我慰勞一番。我的老家本在秦地,因此我善於秦地的樂器。妻子是趙地的女子,平素擅長彈瑟。奴婢中也有幾個會唱歌的。喝酒以後耳根發熱,昂首面對蒼天,信手敲擊瓦缶,按著節拍嗚嗚呼唱。歌詞是:「在南山上種田辛勤,荊棘野草多得沒法除清。種下了一頃地的豆子,只收到一片無用的豆莖。人生還是及時行樂吧,等享富貴誰知要到什麼時辰!」碰上這樣的日子,我興奮得兩袖甩得高高低低,兩腳使勁蹬地而任意起舞,的確是縱情玩樂而不加節制,但我不懂這有什麼過錯。我幸而還有積余的俸祿,正經營著賤買貴賣的生意,追求那十分之一的薄利。這是君子不屑只有商人才幹的事情,備受輕視恥辱,我卻親自去做了。地位卑賤的人,是眾人誹謗的對象,我常因此不寒而粟。即使是素來瞭解我的人,尚且隨風而倒譏刺我,哪裡還會有人來稱頌我呢?董仲舒不是說過嗎:「急急忙忙地求仁求義,常擔心不能用仁義感化百姓,這是卿大夫的心意。急急忙忙地求財求利,常擔心貧困匱乏,這是平民百姓的事情。」所以信仰不同的人,互相之間沒有什麼好商量的。現在你還怎能用卿大夫的要求來責備我呢!
  你的家鄉西河郡原是魏國的所在地,魏文侯在那裡興起大業,還存在段干木、田子方留下的好風尚,他們兩位都有高遠的志向和氣節,懂得去留和仕隱的抉擇。近來你離開了故鄉,去到安定郡任太守。安定郡地處山谷中間,是昆夷族人的家鄉,那裡的人貪婪卑鄙,難道是當地的風俗習慣改變了你的品性嗎?直到現在我才看清了你的志向!如今正當大漢朝的鼎盛時期,祝你飛黃騰達,不要再來同我多嚕。

註釋
〔1〕材朽行穢(hui),才能低劣品行骯髒。文質,文采和質樸,指文章、道德。底,至,到達,「底」通「抵」。賴,依靠。先人,指已經去世的父親楊敞。餘業,遺留的功業。備,備員,充數。宿衛,在宮中值宿警衛,這是郎官的職責。楊惲曾任郎官。
〔2〕時變,時局變故,指霍氏謀反、楊惲告發之事。以,連詞,用法同「而」。爵位,指揚惲所獲的「平通侯」。
〔3〕終,終究。其,代第一人稱。任,勝任,指勝任的官職。卒,最終,最後。會,遭遇,?碰到。
〔4〕足下,古代下稱上或同輩相稱的敬辭,可譯為「您」。哀,哀憐。其,代第一人稱。愚蒙,愚笨蒙昧。教督,教導督正。所不及,沒有做到的地方。慇勤,懇切的情意。
〔5〕然,轉折連詞,可是。竊,謙指自己,私下。恨,遺憾。推,推究,推尋。其,那件事。終始,首尾經過,原委。猥(wěi),副詞,隨隨便便地。俗,世俗,社會上一般人。毀譽,偏義複詞,義偏於「毀」,譭謗。
〔6〕鄙陋,淺薄粗陋。愚心,愚昧的見解。若,好像。逆指,違背來信的旨意。文(wen)過,掩飾自己的過錯。默,不說話;息,歇止,停止;乎,語氣詞,吧;默而息乎,默不作聲吧。孔氏,孔子。各言爾志,各人說說你們的志向。《論語·公冶長》:「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
〔7〕敢,表敬副詞,冒昧地。略,簡略地,稍微。陳,陳述。其愚,我的愚見。惟,句首語氣詞,表希望。君子,對孫會宗的稱呼。察,審察。焉,代詞兼語氣詞,於是。
〔8〕方,正,正當。隆盛,興盛,興旺。朱輪,指高官所乘的馬車,車輪是紅色的。漢制,公卿列侯及二千石以上的官員可以乘朱輪馬車。
〔9〕列卿,指九卿之列。九卿是古代中央政府的九個高級官職,各朝各代名稱不全相同。漢代的九卿是:太常、光祿勳、衛尉、太僕、廷尉、大鴻臚、宗正、大司農、少府。通侯,即列侯。漢制,劉姓子孫封侯者,叫諸侯;異姓功臣封侯者,叫列侯,也叫徹侯,後避武帝(劉徹)諱,改「徹侯」為「通侯」。總領,統領。從官,皇帝的侍從官。楊惲曾任「諸吏光祿勳」,所有侍從官都歸他管理,並負責監察彈劾群官。與(yu)聞,參與和知曉。
〔10〕曾(zēng),乃,竟。建明,建樹倡明。陪輔,輔助,輔佐。負,擔負,這兒指遭受。竊位,竊取官位,指不能恪盡職守。素餐,白吃,指不勞而獲、白吃官俸。責,指責,責備。
〔11〕懷、貪,思念,貪圖。變故,意外發生的災難,指楊惲被戴長樂上書告罪之事。
〔12〕橫(heng),意外地。被,遭受。口語,這兒指譭謗誣陷之語。幽,幽禁,關押。北闕,古代宮殿北面的觀闕,是大臣上章奏事或被皇帝召見的地方。妻子,妻子兒女。
〔13〕自以,自己認為。夷滅,消滅,指殺戮。塞責,抵塞罪責。意,意料,料想。全,保全。首領,頭頸。丘墓,墳墓。
〔14〕伏惟,伏在地上想,表敬之辭。聖主,皇帝,指漢宣帝。勝,盡。量,估量。
〔15〕游道,游於大道,即學習道義之事,浸身道義之中。以,連詞,而。說(yue),通「悅」,?高興。
過,過失,過錯。行,品行。虧,缺失,欠缺。長(chang),長久,永遠。沒(mo)世,過完一輩子。
〔16〕是故,因為這個緣故,因此。戮(lu)力,合力,齊心合力。耕桑,耕田植桑,泛指農業生產。灌園,澆灌園圃。治產,治理產業。以,連詞,表目的,以便,用來。給(jǐ),供給;公上,公家、主上;給公上,供給國家稅收。用此,因此,以此。
〔17〕夫(fu),句首語氣詞。人情,人之常情。止,禁止。
〔18〕君父至尊親,君至尊,父至親。這是修辭上的「分承表示法(並提)」。送其終,為他們送終、服喪。有時,有一定時限。古代臣子為君父服喪三年。既,盡,終。
〔19〕作苦,勞作辛苦。歲,指年;時,指春夏秋冬四季。伏、臘,夏天的伏日、冬天的臘日,秦漢時都是節日。伏,指夏至後第三個庚日(即初伏);臘,冬至後的第三個戌日(後世以陰曆十二月初八日為臘日,即「臘八」)。伏臘都是祭日。烹(pēng),煮;炰(pao),烤。勞(lao),慰勞。
〔20〕家本秦也,我家本來是秦地人。楊惲是華陰人,華陰本屬秦地。雅,甚,很。瑟(se),一種樂器,有弦可供敲擊。古代趙國婦女多善音樂。
〔21〕拊(fǔ),拍,輕擊。缶(fǒu),古樂器,瓦制,腹大口小,秦人歌唱時常按節擊缶。烏烏,嗚嗚,唱歌的聲音。
〔22〕田,用作動詞,種田。萁(qi),豆莖。須,等待。治、萁、時,押韻。這段歌詞隱含了對朝廷的諷刺,唐顏師古《漢書》注引張晏云:「山高而在陽,人君之象也。蕪穢不治,言朝廷之荒亂也。一頃百畝,比喻百官也。言豆者,貞實之物,零落在野,喻己見放逐也。萁曲而不直,言朝臣皆諂諛也。」
〔23〕奮袖,揮舞衣袖。低昂,高低起伏。頓足,跺腳。
〔24〕糴(di),買進(糧食)。逐,追求。什一之利,十分之一的利息。
〔25〕賈(gǔ),商人;豎(shu),奴僕,童僕;賈豎,對商人的賤稱。污辱之處,骯髒受辱的?地方。下流,原指水的下游,這裡比喻卑賤的身份和受辱的境地。歸,歸往一處。不寒而慄(li),不寒冷而發抖。栗,戰慄,顫抖。雖,即使,即便。猶,尚且。靡(mǐ),倒下。尚,還。何稱譽之有,有何稱譽,賓語前置句。
〔26〕董生,董仲舒(前179—前104年),西漢哲學家,漢景帝、漢武帝時的大儒。明明,意同「皇皇」,匆急慌忙的樣子。化民,感化老百姓。困乏,窮困。這兩句話引自董仲舒《對賢良策》三,原文是:「夫皇皇求財利,常恐乏匱者,庶人之意也。皇皇求仁義,常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
〔27〕道不同,不相為謀:這是引用《論語·衛靈公》的話,意思是思想信仰不同的人,不在一起謀劃事情。尚,還。安得,怎麼能夠。制,標準。責,要求。僕,第一人稱的謙稱,我。
〔28〕西河魏土,戰國時期魏國的西河在今陝西NB060陽一帶,與漢代的西河郡(今內蒙古伊克昭盟東勝縣)不是一個地方。楊惲故意把孫會宗的家鄉講成是戰國魏地,是為了與下文的安定郡對照,諷刺孫會宗。文侯,指戰國時期魏國的始創之君魏文侯(前445—前396年在位),是著名的賢君。興,建立,創建。
〔29〕段干木,戰國高士,魏人。魏文侯請他作宰相,他堅辭不受,文侯乃以客禮待之,尊他為師。田子方,也是魏文侯的老師,文侯視他為國寶。遺風,遺留下來的美好風範。
〔30〕凜(lǐn)然,嚴肅不可侵犯的樣子。一本作「漂然」,意同「飄然」,高遠之貌。節概,節操氣概。去就,辭官隱居和出仕為官。分,分別。
〔31〕頃者,最近,近來。舊土,這兒指家鄉。臨,光臨,來到。昆戎,古代西夷的一支,即殷周時的西戎,是當時西方的一個種族。舊壤,舊地。子弟,指後輩子孫。貪鄙,貪婪卑劣。移人,改變人的志向情操。
〔32〕於今,到現在。乃,才。睹,看清。隆,指鼎盛時期。願,希望。旃(zhān),「之焉」的合音字。毋(wu),不要。


賞析

  《報孫會宗書》是西漢的楊惲寫給孫會宗的一封著名書信。關於這封信的本事背景,《漢書·楊惲傳》記載惲失爵位家居,以財自娛。友人安定太守西河孫會宗,與惲書諫戒。惲內懷不服,寫了這封回書。在信中,他以嬉笑怒罵的口吻,逐點批駁孫的規勸,為自己狂放不羈的行為辯解。還賦譏刺朝政,明確表示「道不同,不相為謀」,與「卿大夫之制」決裂的意向。全信寫得情懷勃郁,鋒芒畢露,與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桀驁不馴的風格如出一轍。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