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金陵府相中堂夜宴》韋莊


陪金陵府相中堂夜宴

作者:韋莊

朝代:唐代



滿耳笙歌滿眼花,滿樓珠翠勝吳娃。
因知海上神仙窟,只似人間富貴家。
繡戶夜攢紅燭市,舞衣晴曳碧天霞。
卻愁宴罷青娥散,揚子江頭月半斜。

作品關鍵字:-憂國憂民


作者簡介:

韋莊

  韋莊(約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國陝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詩人韋應物的四代孫,唐朝花間派詞人,詞風清麗,有《浣花詞》流傳。曾任前蜀宰相,謚文靖。


註釋

金陵:指潤州,今江蘇省鎮江市,非指南京。
府相:對東道主周寶的敬稱,當時周寶為鎮潤州的鎮海將軍節度使同平章事。
中堂:大廳。
攢:(cuan)聚集。


鑒賞

  題中的金陵,指潤州,即今江蘇省鎮江市,非指南京。唐人喜稱鎮江為丹徒或金陵。如李德裕曾出任浙西觀察使(治所潤州),其《鼓吹賦·序》云:「余往歲剖符金陵。」府相,對東道主周寶的敬稱,其時周寶為鎮潤州的鎮海軍節度使同平章事。中堂,大廳。此詩是詩人參加周寶的盛大宴會,有感而作。

  起二句連用三個「滿」字,筆酣意深。滿耳的笙簫吹奏,滿眼的花容月貌,滿樓的紅粉佳麗,佩戴著炫目的珠寶翡翠,真比吳娃還美,若非仙宮似的富貴人家,不可能如此。

  頷聯「因知海上神仙窟,只似人間富貴家」,正以此意承接首聯歌舞喧闐、花團錦簇的豪華場面。可詩人匠心獨運,以倒說出之,便覺語新意奇。本來神話中的仙境,人間再美也是比不上的。而詩人卻倒過來說,即使「海上神仙窟」,也只能像這樣的「人間富貴家」。淡淡一語,襯托出周寶府中驚人的豪奢。沈德潛評此詩時說:「只是說人間富貴,幾如海上神仙,一用倒說,頓然換境。」

  頸聯「攢」、「曳」二字絲絲入扣。雕飾精美的門庭,燈燭輝煌,像是紅燭夜市一般。歌女們翩翩起舞,綵衣像牽曳著碧空雲霞。輕歌曼舞,輕盈搖曳之姿畢現。「夜攢」益顯其滿堂燈火,「晴曳」更襯出錦繡華燦。「夜」和「晴」又把周寶夜以繼日、沉湎於歌舞聲色之中的場面寫了出來。

  詩吟至此,已把爭妍鬥艷、溢彩流光的相府夜宴寫到絕頂了,收筆幾乎難以為繼。而詩人別具心裁,毫鋒陡然轉到了宴會場外的靜夜遙天:「卻愁宴罷青娥散,揚子江頭月半斜。」一個「愁」字,點出了清醒的詩人並未被迷人的聲色所眩惑,而是別抱深沉的情懷。酒闌人散,月已半斜,徘徊揚子江頭,西望長安,北顧中原,兵戈滿天地,山河殘破,人何以堪。傷時,懷鄉,憂國,憂民,盡在一個「愁」字中含蘊了。

  「月半斜」之「半」,既是實景,又寓微言。這時黃巢起義軍縱橫馳騁大半個中國,地方藩鎮如李克用等也擁兵叛唐,僖宗迭次出奔,唐王朝搖搖欲墜。只有東南半壁暫得喘息,然而握有重兵的周寶卻整日沉湎酒色。這樣一個局面,正是殘月將落,良宵幾何。

  全詩用四分之三的篇幅重筆濃墨極寫閥閱之家窮奢極欲、歌舞夜宴的富貴氣象,而主旨卻在尾聯,詩眼又濃重地點在一個「愁」字上。一「愁」三「滿」,首尾相應,產生強烈的對比作用。三「滿」正是為了襯托出深「愁」。「愁」,是這首詩通前徹後的中心軸線。

參考資料:

1、
《唐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1297-1298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