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河令·秋陰時晴漸向暝》周邦彥


關河令·秋陰時晴漸向暝

作者:周邦彥

朝代:宋代



秋陰時晴漸向暝,變一庭淒冷。佇聽寒聲,雲深無雁影。
更深人去寂靜,但照壁孤燈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作品關鍵字:-秋天-羈旅-寫景-思鄉


作者簡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國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歷官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徽宗時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典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後來格律派詞人所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有《清真集》傳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時陰時晴的秋日又近黃昏,庭院突然變得清冷。佇立在庭中靜聽秋聲,茫茫雲深不見鴻雁蹤影。
夜深人散客舍靜,只有牆上孤燈和我人影相映。濃濃的酒意已經全消,長夜漫漫如何熬到天明?

註釋
1《片玉詞》「關河令」下註:「《清真集》不載,時刻『清商怨』。」清商怨,源於古樂府,曲調哀婉。歐陽修曾以此曲填寫思鄉之作,首句是「關河愁思望處滿」。周邦彥遂取「關河」二字,命名為「關河令」,隱寓著羈旅思家之意。自此,調名、樂曲跟曲詞切合一致了。
2時:片時、偶爾的意思。晴:一作「作」。
3佇聽:久久地站著傾聽。佇,久立而等待。寒聲:即秋聲,指秋天的風聲、雨聲、蟲鳥哀鳴聲等。此處是指雁的鳴叫聲。
4照壁:古時築於寺廟、廣宅前的牆屏。與正門相對,作遮蔽、裝飾之用,多飾有圖案、文字。亦謂影壁,指大門內或屏門內做屏蔽的牆壁。也有木製的,下有底座,可以移動,又稱照壁、照牆。
5消夜永:度過漫漫長夜。夜永,猶言長夜。


賞析

  這首詞寫羈旅孤棲的情景。詞的上片寫日間情境,於明處寫景,暗裡抒情,寓情於景;下片寫夜間的情景,於明處抒情,襯以典型環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開篇就推出了一個陰雨連綿,偶爾放晴,卻已薄暮昏暝的淒清的秋景,這實很像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難得有片刻的晴朗。在這樣的環境中,孤獨的旅客,默立客舍庭中,承受著一庭淒冷的浸潤,思念著親朋。忽然,一聲長鳴隱約地從雲際傳來,似乎是鴻雁聲聲;然而,四望蒼穹,暮雲璧合,並無大雁的蹤影。雁聲遠逝,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

  在極端的沉寂之中推出了過片:「更深人去寂靜」,把上下片很自然地銜接起來,而且將詞境更推進了一步。「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寫出身旅途的旅伴聚散無常,也就愈能襯托出遠離親人的淒苦。同時「人去」二字也呼應了下文孤燈、酒醒。臨時的聚會酒闌人散了,只有一盞孤燈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時此刻,人非常希望自己尚酣醉之中。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難熬過漫漫長夜的,旅思鄉愁一併襲來,此情此景,難以忍受。這首詞全無作者慣有的艷麗之彩,所有的只是一抹淒冷之色。

  這首詞不僅切合音律,而且精於鑄詞造句。「秋陰時晴」,一個「時」字表明了天陰了很久,暫晴難得而可貴。「佇聽寒聲」兩句寫得特別含蓄生動。寒聲者,秋聲也。深秋之時,萬物蕭瑟寒風中發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聲。「夜寂靜,寒聲碎」(范仲淹《御街行》),說的是風掃落葉的沙沙聲;「寒聲隱地初聽」(葉夢得《水調歌頭》),說的是風劃林梢的沙沙聲;周邦彥筆下的孤旅佇立空庭,凝神靜聽的寒聲,卻是雲外旅雁的悲鳴。鳴聲由隱約到明晰,待到飛臨頭頂,分辨出是長空雁叫,勾引起無限歸思時,雁影卻被濃密的陰雲遮去了。連南飛的雁都因濃雲的阻隔而不能一面,那自然是無比淒苦的情景。整首詞中幾乎無一字一句不是經過刻意的琢磨。可以說通篇雖皆平常字眼,但其中蘊含的深摯情思卻有千鈞之力。這也是周邦彥詞的一大妙處。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