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州臘夜》戎昱


桂州臘夜

作者:戎昱

朝代:唐代



坐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賒。
雪聲偏傍竹,寒夢不離家。
曉角分殘漏,孤燈落碎花。
二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

作品關鍵字:-春節-思鄉


作者簡介:

戎昱

  戎昱,(744~800)唐代詩人。荊州(今湖北江陵)人,郡望扶風(今屬陝西)。少年舉進士落第,游名都山川,後中進士。寶應元年(762),從滑州、洛陽西行,經華陰,遇見王季友,同賦《苦哉行》。大歷二年(767)秋回故鄉,在荊南節度使衛伯玉幕府中任從事。後流寓湖南,為潭州刺史崔瓘、桂州刺史李昌巙幕僚。建中三年(782)居長安,任侍御史。翌年貶為辰州刺史。後又任虔州刺史。晚年在湖南零陵任職,流寓桂州而終。中唐前期比較注重反映現實的詩人之一。名作《苦哉行》寫戰爭給人民帶來災難。羈旅遊宦、感傷身世的作品以《桂州臘夜》較有名。


註釋

賒:遙遠。
傍:靠。這裡指雪花飄落。
角:號角。
漏:漏壺。古代計時器,銅製有孔,可以滴水或漏沙,有刻度標誌以計時間。簡稱「漏」。
驃(piao)騎:飛騎,也用作古代將軍的名號。這裡指作者的主帥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巙(kui)。

參考資料:

1、
商務印書館《現代漢語詞典》1996年7月修訂第3版。


賞析

  戎昱在唐代宗的時候,先後在荊南衛伯玉、湖南崔瓘幕下任職,後來宦游到桂州(今廣西桂林),任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巙的幕賓。

  這首抒發了詩人離鄉萬里,臘夜懷鄉思歸之情。尾聯與首聯呼應,點出離家萬里,歲暮不歸的原因。

  開頭兩句寫除夕守歲,直坐到三更已盡。這是詩人在離鄉萬里,思歸無計的處境中獨坐到半夜的。一個「盡」字,一個「賒」字,對照寫出了鄉思的綿長,故鄉的遙遠。一個「仍」字,又透露出不得已而滯留他鄉的淒涼心境。

  三四兩句寫三更以後詩人淒然入睡,可是睡不安穩,進入了一種時夢時醒的朦朧境地。前句說醒,後句說睡。「雪聲偏傍竹」,雪飄落在竹林上,藉著風傳進一陣陣颯颯的聲響,在不能成眠的人聽來,就特別感到孤方淒清。這把南寂寒夜的環境氣氛渲染得很足。那個「偏」字,更細緻地刻畫出愁人對這種聲響所特有的心靈感受,似有怨惱而又無可奈何。「寒夢不離家」,在斷斷續續的夢中,總是夢到家裡的情景。在「夢」之前冠一「寒」字,不僅說明是寒夜做的夢,而且反映了詩人心理上的「寒」,就使「夢」帶上了悄愴的感情色彩。

  五六句敘時斷時續的夢大醒以後再不能入睡時的情形。「曉角分殘漏」。寫所聞。古代用滴漏計時,夜間憑漏刻傳更,殘漏指夜將殘盡時的更鼓聲。天亮後號角一響,更鼓聲歇,表明長夜過去,清晨來臨。「分」,是以聽覺上的不同,反映時間上的劃分,透露了詩人夢斷以後聞角聲以前,一直眼睜睜地躺在床上耳聞更聲,其淒苦之情可知。「孤燈落碎花」寫所見,青燈照壁,詩人長時間地望著那盞孤零零的昏暗油燈掉落著斷碎的燈花。「孤」字既表現了詩人環境的冷清,也反映了他主觀感受上的寂寞。此聯通過一聞一見,把作者的鄉思表現得含而不露,情在詞外。

  「二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最後一聯和首聯相呼應,點出離家萬里,歲暮不歸的原因,收結全詩。驃騎,是驃騎將軍的簡稱,漢代名將霍去病曾官至驃騎將軍,此處借指戎昱的主帥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巙。這首詩寫了除夕之夜由坐至睡、由睡至夢、由夢至醒的過程,對詩中所表現的鄉愁並沒有說破,可是不點自明。特別是中間兩聯,以渲染環境氣氛,來襯托詩人的心境,藝術效果很強。那雪落竹林的淒清音響,回歸故里的斷續寒夢,清曉號角的悲涼聲音,以及昏黃孤燈的斷碎餘燼,都暗示出主人公長夜難眠、悲涼落寞、為思鄉情懷所困的情景,表現了這首詩含蓄雋永、深情綿邈的藝術風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