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情》李白


怨情

作者:李白

朝代:唐代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蛾眉 一作:蹙)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作品關鍵字:-唐詩三百首-女子


作者簡介: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後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於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餘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塗,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美人兒捲起珠簾一直等待,一直坐著把雙眉緊緊鎖閉。
只看見她淚痕濕滿了兩腮,不知道她是恨人還是恨己。

註釋
1「深坐」句:寫失望時的表情。深坐,久久呆坐。蹙蛾眉:皺眉。

譯文及註釋二

譯文
美人捲起珠簾,深閨獨坐還皺著蛾眉。
只見玉顏上淚痕斑斑,不知她心裡究竟恨的是誰。

註釋
1卷珠簾:意指其捲簾相望。珠簾:珠串的帷簾。
2深坐:長久的坐。顰(pin):皺眉。蛾眉:蠶蛾觸鬚彎而細長,故以稱女子之眉。《·碩人》:「螓首蛾眉。」

參考資料:

1、
金性堯 .唐詩三百首新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3 :312-313 .

2、
劉開揚 等 .李白詩選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 :217 .

3、
詹福瑞 .李白詩全譯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974-975 .


鑒賞

  五言絕句:語言平淺簡易,情態纏綿淒涼,含蓄蘊藉,言短意長。「含蓄有古意」、「直接國風之遺」,在理解李白歌的時候應該注意這些。古代的「美人」就不是一個普通的詞,與現代口頭時髦的「美女」很不一樣。《離騷》裡的「香草美人」指賢臣明君;《詩經》中的美人指容德俱美的年輕女子,「有美一人,清揚婉兮」。「美人卷珠簾」是指品性容貌都美好的閨中女子,李白詩歌的「含蓄蘊藉」是指詩歌中主人公情韻的婉轉,而非指寄托興寓,所以說它「直接國風之遺」。

  「深坐顰蛾眉」,「深」的意思是有多層的。「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幕簾無重數。」(歐陽修《蝶戀花》)女子所住的閨房在「幕簾無重數」的深院裡,十分幽深,十分寂寞,這是第一層;「深」還有深情的意思,所謂「美人卷珠簾」,古人思念親人,總要登高望遠,那是男子的做法,女子「養在深閨人未識」,不能拋頭露面,於是只好「卷珠簾」望著離人去的方向以寄托思念之情,期待離人回來,這是第二層;「深」的第三層意思便是「久」,指坐的時間很長了。顰是皺的意思,吳宮裡的西施「顰」起來的樣子比平日更加美麗,更加楚楚可憐,才有了東施的效顰。「顰蛾眉」更顯出了「美人」之美。

  「但見淚痕濕」,因為思念太深了,情太深了,所以不知不覺就流下相思淚。「濕」字說明是暗暗地流淚,情不自禁地流淚。聯繫到第二句的「顰蛾眉」,比「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怨情更重。

  「不知心恨誰」,明明是思念,是愛一個人,卻偏偏用「恨」。女主人公的心底是有點抱怨,離人去外地太久了,害她一個人在這深院裡忍受著孤單寂寞,離人卻還不回來。但這種恨,其實就是一種愛。愛一個人,總是恨對方不能陪伴在身邊。詩的前三句用賦,末尾用問句歸結「怨情」。這裡的賦是個動態的過程,首先是「卷珠簾」,然後「深坐」,再「顰蛾眉」,最後「淚痕濕」,行動可見,情態逼人。李白的這首詩寫的就是一個意境,一個孤獨的女子的思念之情。這樣一個很平凡的情景,作者捕捉到了幾個點,由這幾個點勾出一幅簡單的畫面,同時又留下無限的遐想。隨意的一個小細節,就可以洩露整個主題,可見詩人的洞察力。全詩哀婉淒涼,纏綿悱惻。

參考資料:

1、
《全唐詩》(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0月版

賞析

  語言平淺簡易,情態纏綿淒涼,含蓄蘊藉,言短意長。「含蓄有古意」、「直接國風之遺」,在理解李白歌的時候應該注意這些。古代的「美人」不是一個普通的詞,與現代的「美女」很不一樣。《離騷》裡的「香草美人」指賢臣明君;《詩經》中的美人指容德俱美的年輕女子,「有美一人,清揚婉兮」。「美人卷珠簾」是指品性容貌都美好的閨中女子,李白詩歌的「含蓄蘊藉」是指詩歌中主人公情韻的婉轉,而非指寄托興寓,所以說它「直接國風之遺」。

  「深坐顰蛾眉」,「深」的意思是有多層的。「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幕簾無重數。」(歐陽修《蝶戀花》)女子所住的閨房在「幕簾無重數」的深院裡,十分幽深,十分寂寞,這是第一層;「深」還有深情的意思,所謂「美人卷珠簾」,古人思念親人,總要登高望遠,那是男子的做法,女子「養在深閨人未識」,不能拋頭露面,於是只好「卷珠簾」望著離人去的方向以寄托思念之情,期待離人回來,這是第二層;「深」的第三層意思便是「久」,指坐的時間很長了。顰是皺的意思,吳宮裡的西施「顰」起來的樣子比平日更加美麗,更加楚楚可憐,才有了東施的效顰。「顰蛾眉」更顯出了「美人」之美。

  「但見淚痕濕」,因為思念太深了,情太深了,所以不知不覺就流下相思淚。「濕」字說明是暗暗地流淚,情不自禁地流淚。聯繫到第二句的「顰蛾眉」,比「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怨情更重。

  「不知心恨誰」,明明是思念,是愛一個人,卻偏偏用「恨」。女主人公的心底是有點抱怨,離人去外地太久了,害她一個人在這深院裡忍受著孤單寂寞,離人卻還不回來。但這種恨,其實就是一種愛。愛一個人,總是恨對方不能陪伴在身邊。

  詩的前三句用賦,末尾用問句歸結「怨情」。這裡的賦是個動態的過程,首先是「卷珠簾」,然後「深坐」,再「顰蛾眉」,最後「淚痕濕」,行動可見,情態逼人。李白的這首詩寫的就是一個意境,一個孤獨的女子的思念之情。這樣一個很平凡的情景,作者捕捉到了幾個點,由這幾個點勾出一幅簡單的畫面,同時又留下無限的遐想。隨意的一個小細節,就可以洩露整個主題,可見詩人的洞察力。

參考資料:

1、
吉林大學中文系 .唐詩鑒賞大典(四) :吉林大學出版社 ,2009 :222-223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