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懷詩一首(時滄州用兵)》杜牧


感懷詩一首(時滄州用兵)

作者:杜牧

朝代:唐代


高文會隋季,提劍徇天意。扶持萬代人,步驟三皇地。

聖雲繼之神,神仍用文治。德澤酌生靈,沉酣薰骨髓。

旄頭騎箕尾,風塵薊門起。胡兵殺漢兵,屍滿咸陽市。

宣皇走豪傑,談笑開中否。蟠聯兩河間,燼萌終不弭。

號為精兵處,齊蔡燕趙魏。合環千里疆,爭為一家事。

逆子嫁虜孫,西鄰聘東裡。急熱同手足,唱和如宮徵。

法制自作為,禮文爭僭擬。壓階螭斗角,畫屋龍交尾。

署紙日替名,分財賞稱賜。刳隍by萬尋,繚垣疊千雉。

誓將付孱孫,血絕然方已。九廟仗神靈,四海為輸委。

如何七十年,汗赩含羞恥。韓彭不再生,英衛皆為鬼。

凶門爪牙輩,穰穰如兒戲。累聖但日吁,閫外將誰寄。

屯田數十萬,堤防常懾惴。急征赴軍須,厚賦資凶器。

因隳畫一法,且逐隨時利。流品極蒙尨,網羅漸離弛。

夷狄日開張,黎元愈憔悴。邈矣遠太平,蕭然盡煩費。

至於貞元末,風流恣綺靡。艱極泰循來,元和聖天子。

元和聖天子,英明湯武上。茅茨覆宮殿,封章綻帷帳。

伍旅拔雄兒,夢卜庸真相。勃雲走轟霆,河南一平蕩。

繼於長慶初,燕趙終舁襁。攜妻負子來,北闕爭頓顙。

故老撫兒孫,爾生今有望。茹鯁喉尚隘,負重力未壯。

坐幄無奇兵,吞舟漏疏網。骨添薊垣沙,血漲滹沱浪。

只雲徒有征,安能問無狀。一日五諸侯,奔亡如鳥往。

取之難梯天,失之易反掌。蒼然太行路,翦翦還榛莽。

關西賤男子,誓肉虜杯羹。請數系虜事,誰其為我聽。

蕩蕩乾坤大,曈曈日月明。叱起文武業,可以豁洪溟。

安得封域內,長有扈苗征。七十里百里,彼亦何嘗爭。

往往念所至,得醉愁甦醒。韜舌辱壯心,叫閽無助聲。

聊書感懷韻,焚之遺賈生。


作者簡介:

杜牧

  杜牧(公元803-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唐代詩人。杜牧人稱「小杜」,以別於杜甫。與李商隱並稱「小李杜」。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後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