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道洽

  張道洽(1202~1268)字澤民,號實齋,衢州開化(今屬浙江)人。理宗端平二年(1235)進士。曾從真德秀學。歷廣州司理參軍,景定間為池州僉判,改襄陽府推官。五年卒,年六十四。生平作詠梅詩三百餘首。有《實齋花詩》四卷(《千頃堂書目》),已佚。清吳允嘉抄《南宋群賢小集》中存《梅花詩》一卷。事見《桐江集》卷一《張澤民詩集序》、《瀛奎律髓》卷二○。張道洽詩,據《瀛奎律髓》卷二○及《宋百家詩存》等書所錄,去其重複,合編為一卷。

  北宋詩人林逋,晚年隱居杭州西湖,過著所謂的「梅妻鶴子」的清閒日子,很被一些知識分子所推崇。他的詠梅詩更被捧到天上,似成千古絕唱,無人能企及了。如王十朋所說:「暗香和月入佳句,壓盡今古無詩才。」但慕名去讀他的集子,發現他的詠梅詩不多,最著名的那首,也只「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一聯而己。《蔡寬夫詩話》說與下聯:「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太不和諧了。明代的王世貞乾脆說下聯這樣差的東西,就像小孩子的塗鴉。而好的這一聯,還是從江為那裡抄來的,江為原句為:「竹景橫斜水清淺,桂香浮動月黃昏」。不說「疏」和「暗」,卻把「竹」和「桂」的神態全寫盡了,只是沒人吹捧湮沒無聞罷了。把它移寫梅花,總覺與季節、環境不太配,如《陳輔之詩話》說更像詠野薔薇。

  其實,宋以梅為國花,愛梅詠梅的詩人很多,開化詩人張道洽一輩子愛的就是梅花,詠梅詩之多之精,遠遠超過林逋,生前所寫,不下三百首,流傳至今的有近百首,稱他為「梅花詩人」更是當之無愧。不過,由於選詩的人太懶,往往隨便拎簡單的搪塞,給人的印象就不全面了。我最初接觸的張詩是《嶺梅》,北師大出的《歷代四季風景詩三百首》也選了,就這麼四句:「到處皆詩境,隨時有物華。應接都不暇,一嶺是梅花。」評注認為詩寫得婉轉含蓄,我看不然,明明是坦直的詩,差不多和廣告一樣,這也是最初對張詩不以為然的原因。

  後來有機會拜讀他的全集,印象馬上全部改觀,怪不得方回說即使陸游劉克莊也要甘拜下風了。五言如「一白雪相似,獨清春不知」、「有月色逾淡,無風香自生」、「常留雪中看,遮莫鬢邊橫」、「雪屋人家好,霜橋野岸橫」,七言如「已枯半樹風煙古,才放一花天地香」、「暖回窮谷春常早,影落寒溪水也香」、「絕知南雪羞相並,欲嫁東風恥自媒」、「三點兩點淡尤好,十枝五枝疏更佳」、「百年幽樹古香淡,數個疏花春意深、「壓盡園林千萬蕊,只消籬落兩三花」」等等,都可圈可點。方回評論張道洽詠梅詩認為,「縱說橫說,信口信手,皆脫灑清楚,他人學詩三五十年未易及也。」

  只可惜如詩人所歎息的:「百餘年樹未為古,三四點花何限春。欲折一枝無處贈,世間少有識花人。」這或許也是詩人的夫子自道吧。張道洽雖然年過三十即中進士,出道較早,人也很隨和,但不知溜鬚拍馬,所以一直沉淪下僚,即使同鄉也不照顧他,龍遊人馬天驥還戲弄了他一回。張道洽長期抑鬱,最終因飲酒過量,一醉而逝。不過正像他神往的梅花一樣「吹落風簷到死香」,一生有所愛好,有所寄托,有所發現,有所感悟,也就行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