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莊

  韋莊(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國陝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詩人韋應物的四代孫,唐朝花間派詞人,詞風清麗,有《浣花詞》流傳。曾任前蜀宰相,謚文靖。
  唐初宰相韋見素後人,少孤貧力學,才敏過人。為人疏曠不拘,任性自用。廣明元年(880)四十五歲,在長安應舉,正值黃巢軍攻入長安,遂陷於戰亂,與弟妹失散。中和二年(882)始離長安赴洛陽。中和三年(883)春,四十八歲作《秦婦吟》。不久避戰亂去到江南,五十八歲回到長安,一心想要應試,以伸展其治國平天下之抱負。乾寧元年(894)五十九歲登進士第,授校書郎。乾寧四年(897),時年六十二歲,被「宣諭和協使」李洵聘為書記,同至西川,結識了西川節度使王建,回長安後,改任左補闕。天復元年(901)六十六歲,應王建之聘入川為掌書記。天祐四年(907),朱溫篡唐。唐亡,力勸王建稱帝,王建為前蜀皇帝後,任命他為宰相,蜀之開國制度多出其手,後終身仕蜀,官至吏部侍郎兼平章事。七十五歲卒於成都花林坊。主要作品 詩詞都很有名,詩方面今傳《浣花集》十卷。韋莊曾經家陷黃巢兵亂,身困重圍,又為病困。 中和三年(883年)三月,在洛陽,著《秦婦吟》。長詩《秦婦吟》反映戰亂中婦女的不幸遭遇,在當時頗負盛名,但詩中對黃巢農民起義軍頗多詆毀。後人將《孔雀東南飛》、《木蘭詩》與韋莊的《秦婦吟》並稱為「樂府三絕」。所作詞語言清麗,多用白描手法,寫閨情離愁和遊樂生活,情凝詞中,讀之始化,以至瀰漫充溢於臟腑。其詞無專集,散見於《花間集》、《尊前集》和《全唐詩》等總集中,近人王國維、劉毓盤輯為《浣花詞》一卷,凡五十四首,蓋取其詩集為名者也。代表作有《菩薩蠻》([一]、[四]、[五])、《浣溪沙》(五)、《應天長》(二)、《荷葉杯》([一]、[二])、《清平樂》(三)、《謁金門》([二]、[三])、《河傳》(二)、《天仙子》([二]、[四])、《訴衷情》(一)、《女冠子》([一]、[二])、《木蘭花》等。韋莊溫庭筠同為花間派的重要詞人。溫穠麗,韋清新。詩人韋應物四世孫。至韋莊時,其族已衰,父母早亡,家境寒微。

生平
  韋莊一生經歷,可分前後兩期。
  前期為仕唐時期。廣明元年(880)他在長安應舉,適值黃巢起義軍攻佔長安,未能脫走,至中和二年(882)春始得逃往洛陽,次年作《秦婦吟》。後去潤州,在鎮海軍節度使周寶幕中任職。光啟元年(885),僖宗還京後,又因李克用逼迫,出奔鳳翔、興元。韋莊出於擁戴唐室之忱,離江南北上迎駕,中途因道路阻塞折返,後在婺州一帶客居。景福二年(893)入京應試,不第。乾寧元年(894)再試及第,任校書郎,已年近60。後昭宗受李茂貞逼迫出奔華州,韋莊亦隨駕任職。乾寧四年,奉詔隨諫議大夫李詢入蜀宣諭,得識王建。後又在朝任左、右補闕等職。這一時期的創作主要是詩歌。今存《浣花集》所收作品即止於光化三年(900),此後無詩作留存。
  後期為仕蜀時期。天復元年 (901),他應聘為西蜀掌書記,自此在蜀達10年。天寶四年 (907),朱全忠滅唐建梁,韋莊勸王建稱帝,與之對抗,遂建立蜀國,史稱前蜀。他被王建倚為心腹,任左散騎常侍、判中書門下事,制定開國制度。後官至吏部侍郎平章事。在蜀時,他曾於成都浣花溪畔杜甫舊居重建草堂作為住所。這一時期的創作主要是詞。今存韋詞大部分作於後期。

文學地位
  韋莊在唐末詩壇上有重要地位。清代翁方綱稱他「勝於鹹通十哲(指方干羅隱杜荀鶴等人)多矣」(《石洲詩話》),鄭方坤把他與韓偓、羅隱並稱為「華岳三峰」(《五代詩話·例言》)。他前逢黃巢農民大起義,後遇藩鎮割據大混戰,自稱「平生志業匡堯舜」(《關河道中》),因而忠於唐王朝是他思想的核心,憂時傷亂為他詩歌的重要題材,從而較為廣闊地反映了唐末動盪的社會面貌。《憫耕者》、《汴堤行》對戰亂中人民所遭受的苦難深表同情。《睹軍回戈》、《喻東軍》、《重圍中逢蕭校書》對當時屯居洛陽的援軍殘害人民、擄掠婦女的醜惡行徑作了譴責,同時又對他們擁兵自重、未能積極鎮壓起義軍表示不滿。而《銅儀》、《洛北村居》、《北原閒眺》、《辛丑年》等詩,則反映了他對唐室「中興」的熱切期待;《聞再幸梁洋》、《江南送李明府入關》等詩,表示了他對離亂中的君主、皇族多所眷念;《鹹通》、《夜景》、《憶昔》等作,更撫今追昔,為唐王朝的衰微唱出了深沉的輓歌。他又有一些出色的懷古詩,如《台城》、《金陵圖》、《上元縣》等,在對南朝史跡的憑弔中,也寄寓著他對唐末社會動亂的哀歎,情調淒惋。此外,他還有一些詩如《思歸》、《江外思鄉》、《古離別》、《多情》等,反映了他長期四處飄泊,求官求食的境遇和心情。他的寫景詩,如《題盤豆驛水館後軒》、《登咸陽縣樓望雨》、《秋日早行》等,取景疏淡,思致清婉,也有特色。他以近體詩見長。律詩圓穩整贍,音調響亮,絕句包蘊豐滿,發人深省;而清詞儷句,情致婉曲,則為其近體詩的共同風格。

  韋莊的代表作是長篇敘事詩《秦婦吟》。此詩長達1666字,為現存唐詩中最長的一首。詩中通過一位從長安逃難出來的女子即「秦婦」的敘說,正面描寫黃巢起義軍攻佔長安、稱帝建國,與唐軍反覆爭奪長安以及最後城中被圍絕糧的情形。思想內容比較複雜,一方面對起義軍的暴行多所暴露,另一方面在客觀上也反映了義軍掀天揭地的聲威及統治階級的倉皇失措和腐敗無能;一方面揭露了唐軍迫害人民的罪惡,另一方面又夾雜著對他們剿賊不力的譴責。它選擇典型的情節和場面,運用鋪敘而有層次的手法,來反映重大歷史事件的複雜矛盾,佈局謹嚴,脈絡分明,標誌著中國詩歌敘事藝術的發展。韋莊因此詩而被稱為「秦婦吟秀才」。由於某種忌諱,韋莊晚年嚴禁子孫提及此詩,也未收入《浣花集》,以致長期失傳。20世紀初始在敦煌石窟發現。

  韋莊與溫庭筠又是花間派中成就較高的詞人,與溫庭筠並稱溫韋。溫、韋詞在內容上並無多大差別,不外是男歡女愛、離愁別恨、流連光景。但溫詞主要是供歌伎演唱的歌詞,創作個性不鮮明;而韋詞卻注重於作者情感的抒發,如《菩薩蠻》「人人盡說江南好」 5首,學習白居易劉禹錫《憶江南》的寫法,追憶往昔在江南、洛陽的遊歷,把平生漂泊之感、飽經離亂之痛和思鄉懷舊之情融注在一起,情蘊深至。風格上,韋詞不像溫詞那樣濃艷華美,而善於用清新流暢的白描筆調,表達比較真摯、深沉的感情,如〔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殘」、〔女冠子〕「四月十七」、「昨夜夜半」等。他有些詞還接受了民間詞的影響,用直截決絕之語,或寫一往情深,或寫一腔愁緒。如〔思帝鄉〕「春日游」的「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於率直中見鬱結;〔菩薩蠻〕「如今卻憶江南樂」的「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以終老異鄉之「誓」,更深一層地抒發思鄉之苦。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說「韋端己詞,似直而紆,似達而郁,最為詞中勝境」,許昂霄《詞綜偶評》評韋詞「語淡而悲,不堪多讀」,都指明這一特點。王國維《人間詞話》認為韋詞高於溫詞,指出「端己詞情深語秀」,「要在飛卿之上」;「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也是從這點著眼的。但韋詞間有艷褻語,為其不足處。

  本集和研究資料 《蜀檮杌》著錄韋莊《浣花集》20卷。《補五代史·藝文志》著錄《韋莊箋表》1卷、《諫草》2卷、《蜀程記》1卷、《峽程記》1卷、《韋莊集》20卷、《浣花集》5卷、《又玄集》5卷。今僅存《浣花集》及所選詩《又玄集》,余皆佚。

  《浣花集》為韋莊弟韋藹所編,藹序說,韋莊在「庚子(880)亂離前」的作品,大都亡佚;到編集時,他才搜集到1000多首。然今傳《浣花集》僅存詩200多首,尚不足原編四分之一。此集有明正德間朱承爵刻本(《四部叢刊》即據以影印)和晚明汲古閣刻本,皆作10卷,大致以時地分卷,各卷篇數多少不均。《全唐詩》略加歸並,編為5卷,內容全同。另《補遺》1卷,大概為後人於結集後所增補。

  韋莊詞向無專集。《全唐詩》從《花間集》、《尊前集》、《草堂詩餘》等輯錄54首。劉毓盤輯有《浣花詞》1卷,共55首,刊入《唐五代宋遼金元名家詞集六十種》。

  近人向迪琮編有《韋莊集》,收韋詩300多首,詞55首,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印行,較為通行。

  關於韋莊生平事跡,《蜀檮杌》、《唐才子傳》、《十國春秋》均有材料。近人曲瀅生有《韋莊年譜》(北平清華園我輩語叢刊社1932出版)。今人夏承燾有《韋端己年譜》(見《唐宋詞人年譜》,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新1版),資料豐富,考訂精密,於韋莊一生行跡,鉤稽頗詳。

  其中《菩薩蠻》(一)寫江南春色,「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更兼有「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此情此景足使將欲遠行的遊子痛斷人腸,由此詞人有「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之勸詞。此詞情致纏綿,意象鮮明,堪稱詠「江南春色」的諸多詩作中罕見之佳作。

  韋莊的閨情詞亦寫得非常出色,詞語與閨中之美人渾然融於一體,見詞尤見人,詞音即人語,可謂風韻臻於極致矣。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談到:「『弦上黃鶯語』(見《菩薩蠻》),端己語也,其詞品亦似之。」稱其詞「骨秀」,評價他說「端己詞情深語秀,雖規模不及後主、正中,要在飛卿之上。觀昔人顏、謝優劣論可知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