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澥

   歐陽澥者,四門之孫也。薄善詞賦,出入場中,近二十年。善和韋中令在閣下,澥則行卷及門。凡十餘載,未嘗一面,而澥慶吊不虧。韋公雖不言,而意甚憐之。中和初,公隨駕至西川,命相。時澥寓居漢南,公訪知行止,以私書令襄帥劉巨容,俾澥計偕。巨容得書大喜,待以厚禮,首薦之外,資以千餘緡,復大宴於府幕。既而撰日遵路。無何,一夕心病而卒。巨容因籍澥答書,呈於公。公覽之撫然。因曰:「十年不見,灼然不錯。」(出《摭言》) 歐陽澥 《黃菊離家十四年》。齋離家已是夢松年。主落日望鄉處,何人知客情?(見《紀事》)歐陽澥是福建晉江潘湖歐陽四門詹的孫子。少稍稍見長於吟詩做賦,參加科舉考試近二十年。韋中令善主持考試,歐陽澥拿著自己的文章。即歐陽澥《詠燕上主司鄭遇》詩云:「翩翩雙燕畫堂開,送古迎今幾萬回。長向春秋社前後,為誰歸去為誰來?」登門求教,但十多年也沒有見到韋中令一面,然而他不論韋家婚喪嫁娶都上門請安送禮,從來不曾間斷。韋中令雖然沒說什麼,但心中對他很是可憐惋惜。中和初年,韋中令跟隨皇帝去西川,被皇帝任命為宰相。當時歐陽澥寄居在漢南,韋宰相知道以後,寫了一封信給襄陽大帥巨容,讓他推薦錄用歐陽澥做官。巨容得到信後非常高興,對待歐陽澥如上賓,推薦他做官外,又送給他上千貫錢,並在官署設宴待他。過後選擇日期送他去上任,然而他突然發作心臟病死了。巨容將歐陽澥寫給宰相的感謝信送給韋宰相看,韋宰相看完說:「十年沒有見到我的面,這次也沒當上官,命運安排得多麼明顯不會有錯。」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