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錫麟

  徐錫麟(1873年-1907年),字伯蓀,號光漢子,浙江山陰(今紹興)人。生於地主紳商家庭,幼讀私塾,喜歡算術、天文,先後取得廩生、副舉人等功名。因他常宣傳革命思想,仇視清廷,其父恐受連累,分了一部分財產給他,表示脫離父子關係。

  1901年徐錫麟出任紹興府學校算學講師,得到知府重用,後升為副監督。1903年赴日本參觀大阪博覽會,會中竟有中國古鐘在展,徐錫麟憤感列強欺中國太甚。不久結識陶成章、鈕永建等,在他們影響下,徐錫麟思想發生了巨大轉變,逐漸放棄對清政府的希望,棄改良而從革命。當時,「《蘇報》案」事起,日本留學生群起反對,徐錫麟也慷慨解囊,積極參與營救章炳麟。歸國後,在家鄉建蒙學、設書局,以期開啟民智,因遭排擠,事竟不成,仍退任副監督之職。此時,俄人逼我遠東,徐錫麟慟哭國弱受欺,於是投筆從戎,開始苦練槍法。

  1904年初,紹興城內大善寺地產被天主教覬覦,將至不保。徐錫麟得知後,抱病奔走,呼籲群眾與教會作鬥爭,又積極發動紹興各商號聯名上書官府。因群情激憤,官府不敢包庇,天主教圖謀終未得逞。該年冬,徐錫麟因事過上海,得遇蔡元培、陶成章,首批加入光復會,後成為光復會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回紹興後,徐錫麟創辦了大通師範學堂,羅致少年英俊,教以軍法紀律,為革命培養人才。他還積極結交各地會黨,甚至延請他們為學校教練。不久,徐錫麟借北上聯絡大盜馮麟閣之機,出山海關,過吉林、奉天,走西北邊疆,查看了山川形勢,並親見日、俄在中國疆土上張狂角逐,憤憤不平,欲揮刀沙場「為國死」。

  謀革命不易,為了達到反滿目的,徐錫麟等人逐漸產生了「以術傾清廷」的思想,他們打算以捐官之法,使光復會的成員學習軍事,乘機打入清廷內部,以掌握軍權。於是他向清廷捐了一道員頭銜,指分安徽候補。經多方活動,1905年冬,受紹興徐克丞資助和徐錫麟表叔、湖南巡撫俞廉三推薦,徐錫麟與馬宗漢、陳伯平各捐得官職,並被獲准前往日本學習陸軍。但到日本後,由於清廷駐日公使的阻撓,學習陸軍的計劃被破壞,無奈回國。

  歸國後, 徐錫麟等人又打算進一步打入官府,「藉權傾虜廷」。通過發動利用各方關係,徐錫麟謀得籌辦安慶陸軍小學之事。後因表叔俞廉三的推薦和徐錫麟本人的精明幹練,終於得到安徽巡撫恩銘重用,光緒三十二年。冬季他到了安慶,向撫院落報到,恩銘接見後,派他為安徽 巡警尹。他小心逢迎,拜恩銘為師,恩銘引為親信,又派他兼任巡警學堂會辦。徐錫麟食清廷之祿,卻時刻不改革命之志。1907年2月,徐錫麟與秋瑾約定在皖、浙同時舉行反清武裝起義。起義原定7月19日舉行,因一會黨人員在上海被捕,招供出革命黨人的一些別名暗號,兩江總督端方電令恩銘拿辦。恩銘召徐錫麟計議,徐錫麟見自己別號在列,知事機迫人,遂決定於7月8日巡警學堂舉行畢業典禮時舉義。誰知恩銘這天有事,要求將畢業典禮提前兩天,無奈起義只得於6日舉行。外援不至,準備未周,起義堪憂。

  6日,恩銘及文武官吏陸續齊集巡警學堂,畢業典禮開始.徐錫麟當時呈上畢業名冊,口頭報告了畢業官兵人數,隨後市場說:「報告,今天有革命黨人起事!」恩銘拍案高聲說:「在哪裡?什麼人?」徐即應聲說:「在這裡,就是我。」話音沒落,就朝恩銘連射數槍。大家奪門逃命。恩銘在被抬出去時鹹叫道:「快把亂黨就地正法。」於是藩台馮煦命令大家一齊集中到撫院。顧松也去了,他們集中在大堂後東邊大廳裡,忽聞上房內哭聲震天,又見同仁醫院院長、美國人戴世璜與拎著包的一行人匆匆走出,大家圍上去打聽消息,戴說」不中用了,身中六七槍,尤以右耳及腰部兩顆子彈無法治理。「一會兒,人聲又開始雜亂,幾名士兵將徐錫麟反綁著押來了。他見藩台說:「大帥安否?」馮將腳一跺,說:「畜生,大帥待你何等恩厚,現被你槍殺,還敢問安否?」徐笑道貌岸然:「問大帥安問正是私誼也。」接著說:「槍殺恩銘,此乃正義也。」這時忽然傳說「太太下來了。」宣稱要將徐先剜心,後斬首。

  公堂之上,面對審判,徐錫麟義正詞嚴,怒斥清廷專政誤國。清官質問徐錫麟:恩銘待你不薄,為何刺殺。徐錫麟厲言道:「恩撫待我,私惠也;我殺恩撫,天下之公也。」清官又問:汝常見恩銘,為何不於署中殺之。徐錫麟言:「署中,私室也;學堂,公地也。大丈夫作事,須令眾目昭彰,豈可鬼鬼祟祟。」遂自寫供詞,願一人承擔責任,不牽連學生。

  1907年7月6日,光復會成員安徽巡警處會辦兼巡警學堂監督徐錫麟,在安慶刺殺安徽巡撫恩銘,率領學生軍起義,攻佔軍械所,激戰4小時,失敗被捕,慷慨就義。審訊時揮筆直書:「蓄志排滿已十餘年矣,今日始達目的。本擬殺恩銘後,再殺瑞方、鐵良、良弼,為漢人復仇。」

  1907年7月7日,徐錫麟被清廷殺於安慶撫院門前,並被挖心拋屍,時年35歲。

  徐錫麟的英勇事跡和大無畏氣概為後人欽服,正像柳亞子詩中所言:

  慷慨告天下,滅虜志無渝。

  長嘯赴東市,剖心奚足辭!

  徐錫麟以官員身份刺殺恩銘,引起了清廷的極大震驚,一時間,人人自危。清政府先防康梁黨,後防革命黨,繼防留學生,今又防及侯補道,其心忐忑,其勢飄搖,革命成功已勝利在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